[转]刑警日记--一次不光彩的出警

裤布鲁 收藏 3 378
导读:吃过饭,打捞工具没来到,大家聚在牛队长身边猜测议论着。一向办事热情工作积极的郭大永说:‘‘要是案件我们又可大干一场了。”“最好能不是。”牛队长心情显得有些沉重地说.“早几天那个跳楼的事还没处理好,再添个凶案更让人心乱,但我看今天的这个十有八九跑不掉.”正说着,水利局的工人赶到了。 开来的器具我是第一次见,大体就如一架挖掘机,有根能伸缩的长铁杆,只是它工作的前端象人的一只大手掌,有几根对称的铁指头,在人的控制下,能够随意伸展与合拢。群众看到弄来个这样的稀罕物,到现场围观的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近了。

吃过饭,打捞工具没来到,大家聚在牛队长身边猜测议论着。一向办事热情工作积极的郭大永说:‘‘要是案件我们又可大干一场了。”“最好能不是。”牛队长心情显得有些沉重地说.“早几天那个跳楼的事还没处理好,再添个凶案更让人心乱,但我看今天的这个十有八九跑不掉.”正说着,水利局的工人赶到了。


开来的器具我是第一次见,大体就如一架挖掘机,有根能伸缩的长铁杆,只是它工作的前端象人的一只大手掌,有几根对称的铁指头,在人的控制下,能够随意伸展与合拢。群众看到弄来个这样的稀罕物,到现场围观的越来越多并且越来越近了。


牛队长指挥我们清理现场的围观者,让他们离得远远的。我们的群众有围观的老习惯,特别是公安人员出现场,往往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如果在市里街面上发生点突发事,自会招来众人看热闹,交通疏导不及时,道路一会准堵塞。勘查处理重大现场具有保密性,不准无关人员近前围观是纪律,有些人不理解,还有人往前挤。我们的警令显得很苍白,我只好推搡前面的人。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小伙子对我的做法不满意,瞪起眼睛说:“推啥推,我们站这里看看碍啥事!”“咦!你还不服气,我们有纪律,有法律,现场不服管理就能强制你!”到底还是大多数人较自觉,慢慢退后了,少数不情愿的在我们的管制下,全部退出了我们规定的警戒圈。


机器打捞开始了。它长长的铁管缓缓伸尽机井内,约莫半刻钟,它宽大的手掌就抓上来一块方形的东西。一浮出井面就知道是块建房用的水泥板,十多公分厚,几十公分长,一端还有塞满污泥的黑洞眼。


当它硕大的铁爪第二次探底复出时,在场的人都惊奇地瞪大了眼。抓上来一堆由残缺不全皮肉相连的白骨头,并带着段开头的朽绳子。这是人体筋肉腐烂已久的身架骨,粗细长短不一的白骨伸张着,就象一只刚出锅的宰杀煮熟的羊骨肉。死人先前我也见到过,但都是穿着衣服似睡着的完整人,首次看到这样的尸骨我被猛地惊叹呆了,心里直哆嗦,大脑惊慌得控制不了尿神经,小便因条件反射失禁了。警裤两腿间湿了大片,热乎乎的,一个近约一米八的大个男人让人发现多难看!我急忙往警车跟前跑。想起刚才吃的那碗羊肉汤,恍如吃了身后井中的死人肉,腹中的食物直往上翻腾,哇地一下呕吐开,未等吐干净,我匆忙上了车,躲避车上巴望太阳快点落西山。


丑媳妇越怕见俊公婆偏偏撞正着,牛队长偏偏这时来车上拿东西。见我一人独坐着,他的那张刀疤脸拉得极难看。“别人都在忙,你坐在车里干什么?”“我胃疼,很难受。”我夹了夹大腿,夸大其辞地说。不然要是下了车,秘密被他和老百姓洞穿会被嘲笑的,一定会被人拿了长久地当笑资和谈资。可能他看出我的脸上因刚才呕吐抽得没血色,关切地问:“要不要去医院?”“能坚持,多休息一阵子会好的!”我掩饰地说。


牛队长拿了东西走开后,我闻到了自己裤子上的尿骚味,眼泪偷偷地出来了。不是委屈的泪,而是懊恼的泪。我真是个无用的人、懦弱的人!队友都在现场做着各自的事,自己却因胆怯害怕躲起来,这是一个警察起码的胆量勇气吗?脚下的从警路刚起步,以后的路还很长,会有更大更多的凶险生死等候着,都象这样惧怕吗?


看看现场周围密集的围观者,我感觉他们都在讥笑嘲弄我,我羞愧难过,自责自己,甚至骂了自己。这就是一个年轻警刑难忘的一次不光彩的隐在心中的痛。


本文内容于 2009-10-30 11:05:36 被裤布鲁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