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纵横全国的黑帮女老大

叶落知声 收藏 0 977
导读:曾纵横全国的黑帮女老大 近日,重庆“扫黑风暴”中落网的黑帮人物开始陆续出庭受审 ,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女老大”谢才萍,庭审期间揭出的种种罪行令人称奇。其实早在70多年前,就曾经出现过一位纵横全国的黑帮女老大,她的势力范围之大、手下帮众之多,财力物力之强大,是谢才萍之流根本“望尘莫及”的...... 师父弟子变成夫妻 地下秘密国家渐成 1930年之后,秘密组织一贯道在张光璧的掌管下,逐渐从秘密教门蜕变成会道门,成为一个具有强烈野心的地下秘密王国。 张光璧为

曾纵横全国的黑帮女老大


近日,重庆“扫黑风暴”中落网的黑帮人物开始陆续出庭受审 ,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女老大”谢才萍,庭审期间揭出的种种罪行令人称奇。其实早在70多年前,就曾经出现过一位纵横全国的黑帮女老大,她的势力范围之大、手下帮众之多,财力物力之强大,是谢才萍之流根本“望尘莫及”的......




师父弟子变成夫妻 地下秘密国家渐成


1930年之后,秘密组织一贯道在张光璧的掌管下,逐渐从秘密教门蜕变成会道门,成为一个具有强烈野心的地下秘密王国。


张光璧为了增强实力以便于夺权,便同路中一的女弟子孙素贞勾结在一起。


孙素贞(1895─1975)又名孙慧明、孙明善,道名“广德”,山东单县人,1895年生。早年入过“归一道”,1915年拜路中一为师入了一贯道。未婚的丈夫施继五死后,她曾表示要“立志修道”,并带领单县一些女道徒修持,成为当地一贯道的女“领长”。1925年路中一故后,她到济宁奔丧时与张光璧邂逅相识,便邀请张光璧到单县与她一同办道。张光璧此时正欲夺取教权,为了增强实力遂与孙素贞一拍即合。由于当时孙素贞是个丧夫未久的寡妇,二人在一起在行动上颇不方便。为了掩人耳目,二人便想出一个“奉路祖之命”“天作之合”的妙计。据张光璧的第二个妻子刘率贞称:“孙素贞男的叫施继五,死了不久就嫁了,还穿着孝。”另据一贯道内重要道首徐秉钧即徐衡甫在20世纪50年代供称:“其(指张光璧——引者)二老婆孙月慧五十多岁(道中称为月慧菩萨),单县人,其实还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她本人系单县县大队列兵(二十年前)的老婆,她还是后续的,虐待前有女孩。其夫死后,被张天然看中,即说神定有缘,需要帮助办道,因此即相结合。”《徐衡甫供词》。徐衡甫称孙素贞为张光璧的“二老婆”不确,张光璧的原配朱氏早亡,刘率贞为其第二个妻子。





孙素贞,一贯道第十代师母




1930年张光璧与孙素贞在单县西关一王姓道徒家中开设所谓“八卦炉”的“法会”,以训练道内骨干。张光璧趁此机会,唆令“天才”金宝林扶乩,假借路中一的名义,发出一道“坛训”:“奉上帝命,由无极老母主张,金公祖师做媒,张、孙应结为夫妇,日月合璧,乃天作之合。”二人为了避免有奸夫淫妇之嫌,还演出了一幕幕推辞不受的闹剧。据齐铭周供称:“迨1930年间,在单县西关王姓道亲家中成立研究班,上方定名为八卦炉。其时张老师与孙师母等皆参加此炉,共相砥砺。事未完毕,路祖降批训,并借窍宣称,奉上帝命来作伐,着我们师尊师母二人成亲,以了前因,而办将来之道务。”为了掩人耳目,张、孙作了如下表演:“时二人痛哭叩恳誓难从命,饮食不下,哭辞数日,未能解决。”“路祖屡来催逼,云是天道逆行,违天不祥,必须如是方可。然师尊师母决绝难从,已成僵局。时太师母为此事忧虑万分,曾煞费脑筋,以信仰天命弥笃,终于毅然代为应承,始克解决。”《齐铭周自白书》。又据一贯道主要道首潘华龄称:当路中一坛训让张、孙二人结为夫妇时,“孙素贞坚决不答应,就去上吊,当时吊绳断了两三次。孙想天意不可欺,没有办法,后来也就答应了。”这个深悉个中真相的潘华龄解放后证实说:“孙素贞不惟用这等等的鬼话来掩盖他们的丑恶面目,而且自述与张光璧是清白的名义夫妻,用这些骗语来骗取人家对他的尊重,好当道首,易惑人心。”


尽管张、孙二人利用“坛训”并作了种种表演,却难以瞒过那些道首和骨干的眼睛,使得当时道内舆论哗然。人们纷纷议论,对于张光璧本来已经有妻子刘率贞,又身为道内首领却引诱刚刚死去丈夫的寡妇孙素贞为妾,加以耻笑。以至“舆论大哗,哪有佛门善道奸骗寡妇女人者?尤其孙之亲戚、族人,更为愤恨,扬言要处置他们。”张、孙二人因为受到当地舆论的谴责,难以容身,只得前往济南发展自己的势力。宋光宇:《天道传灯》(上),台湾三扬印刷企业有限公司,第56页。从此,一贯道便分裂成了四派:一派是以路中节、陈化清母子为首的“老姑娘派”,主要分布在山东济宁、曲阜及河南巩县一带;另一派是以郝宝山(郝震东)为首,主要在山西孝义、介休、太原、汾阳、临汾等地活动。郝宝山是山西汾阳人,1913年在山东拜路中一为师加入一贯道,成为路中一门下的主要大弟子之一。1919年他奉路中一之命,返回汾阳办道,翌年被路中一任命为点传师。在张光璧自任道首和“十八代祖师”后,郝宝山对张、孙二人的行为十分气愤,拒绝与之合作,他还以正统自居,也自称十八代祖师,倡立“白阳一贯道”,道内称之为“遗脱领袖派”。1932年在山西孝义县成立总佛堂,由郝宝山自任领长。第三派是以褚敬福为首的济宁地方派,势力较小。四派当中以张光璧、孙素贞为首的“师尊派”势力最大,最初主要活动在鲁西南及济南市,以后逐渐发展到全国,张、孙二人也就成了全国一贯道的总首领。张光璧为了在道内树立自己的权威,以区别于路中一时期的一些做法,他首先把路中一时期尊奉的十四代祖师,由金祖林一秘,改为姚鹤天。他还改变了路中一时期的称呼,如把“领长”、“代表师”改成“点传师”。又授意天一坛的“天才”把原来的“合同手式”也做了更改。原来的合同手式是右手在外,左手在内,双手环抱。改为左手在外,右手在内,左手搭在右手背上,两手放在胸前。


张光璧与孙素贞二人勾搭成奸的丑闻,在济宁道内遭到强烈谴责,以致使得二人难以在济宁安身,只得于1930年躲往济南开辟新的地盘。张光璧与孙素贞带领亲信徒弟胡桂金、阎步隆、马玉华等人,来到济南,正式打出一贯道“十八代祖师”的名号,自称“济公活佛下凡,奉天承命,普渡三曹,平收万教”,“渡尽九二原子归根认母”,“办理末后一着急收圆”。并且又以道内原有“三十年前师度徒,三十年后徒度师”的传统为据,自称当年路中一渡他为徒,现在应该是他渡路中一为徒了,所以他应当成为十八代祖师。为了替自己充当“祖师”作宣传,张光璧还让手下人传出“坛训”:“渡万国九州岛,渡尽九六方罢休,三期末劫一贯传,领命祖师张天然,九六佛子哈哈笑,携手同登返理天。”


张光璧打着“济公活佛转世”的招牌,势力逐渐扩大,全国教众已有百万之巨。这时候,孙素贞已经不甘心只作“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了,她甚至准备把黑手伸向自己的丈夫。




黑道“师母”自称菩萨 抢班夺权心似蛇蝎


孙素贞虽然出身农家,及长也仅仅在底层社会生活,没有什么见识。但是入道后随着接触面日广,特别是成为一贯道的“师母”后,竟自称“月慧菩萨”。再加上张光璧的宠爱和道内有一般善于逢迎拍马者的吹捧,使她在道内便成了仅次于张光璧的第二号人物,拥有了一大股势力,并且培育了一些亲信道首作为羽翼,逐渐萌动了篡夺教权的野心。据张英誉称:“早在1939年的时候,家母(孙)以乩训所示,让家父修养,家母(孙)出来代表办理。”1940年冬,张光璧、孙素贞在天津过年,适有武汉线的领导点传师邢杰三自武汉来到天津。他带了一部《龙华经》当为《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请胡桂金转交张光璧和孙素贞。孙素贞听说经内有“双年双月度双成,火德交旨理域游”两句经文,是表示“弓长祖办理末劫收圆,指的是师尊张光璧,要在翌年清明归天交宫”大为高兴,认为是自己夺取教权的征兆。据张英誉称:“1940年古历十二月间,有汉口来的邢杰三,带来一部《龙华经》,上面俱(据)说多系玄机。尤(有)关于先父以往的事,均在此经上早已说明。尤其说异(翌)年清明,先父将隐(去世)。所谓《龙华经》与原本不同,已经宫彭龄删改,附会家母(孙)之说。此说一出,人心动摇,家母(孙)在此时机,暗中求训,并借故出外招集立愿,均跟孙师母修。”“此书未曾见着,早具野心的孙氏,今适其会,又得此有利宣传工具,于是就借此为说,并利用三才批训,孙氏应运,说先父将隐(即去世),天运已归孙氏,教大家均得跟孙氏修道。”张光璧对于这一玄机,一时信以为真,便从北平返回济宁老家,召集各地道首来到济宁,以便嘱托后事。为了保住张姓的道权,他把在济宁的妻子刘率贞、女儿张静馨、儿子张英誉皆放命为点传师,并提出他死后由儿子张英誉继承道权。孙素贞对此表示反对,要求由她本人继承道权,而张光璧却坚持不许。孙素贞于是借外出巡视道务的机会,乘机拉帮结伙扩展势力。张光璧虽然疾病缠身,可是并未在1941年死去。孙素贞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于1941年春,借口张光璧有病,趁请弥勒祖师到坛垂训之机,说上天考验弟子,需要由她代表张光璧到各地同弟子结缘。当时张光璧对她的野心尚未觉察,便同意她外出巡视道务。从1941年起,孙素贞便在北平点传师宫彭龄的护驾之下之下,带领领导点传师齐铭周,乩手李振华、侍从刘瑞贞(邢杰三的妻子)、王慧贞(齐铭周的妻子)等亲信,前往全国各地去培植自己的势力,并借坛训为自己夺取教权大造舆论,而张光璧却被蒙在鼓里。


孙素贞外出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教权而拉拢各处的道首。“孙氏数年中所到地方,计有京汉路、陇海路、津浦、正泰、平绥等,以及水路之九江、汉口、安庆,凡沿铁路较大城市道务稍有成绩者,带着一帮善于逢迎心腹助手,皆藉成全道务为名,而造个人势力系统。”“对于各地领袖,孙氏极尽笼络,又兼宫彭龄的如璜(簧)之舌的明引暗诱,和鸾机训坛指示,孙氏已有天明及立愿之说,使一般忠实之人尽入彀中。所有投机分子,无不拼命奔走,尽其阿谀奉承,以博孙氏之欢心,即多年修道,号称素有经验学问之齐铭周,亦惑此说。所有一般惟齐马首是瞻者,无不闻风加入。”张英誉此说,固然带有宗派情绪,不过,孙素贞到各地拉拢道首,发展自己的势力却是不争之事实。


孙素贞四处活动的另一个目的,是为她夺取教权作舆论和组织上的准备。他们一行在各地一贯道道首中,宣扬“道统转移”之说,借扶乩提出:“道盘暗转,日月换肩,佛主降旨月慧应运。”所谓“月慧应运”就是指将由孙素贞(月慧菩萨)继任道主。又在各地道首中宣传张光璧道运已终,他只有18年的道运,从1925年辅佐路中节办道,到1942年已经期满,应该由孙素贞“接盘”,以便引导大家去见“金公祖师”,因为只有孙素贞能直接接上金公祖师的线。所到之处,各地道首纷纷向她立“上山到顶,下海到底”的大愿,而孙素贞则趁机大量放命点传师,扩展自己的势力。通过这些活动,一大批“领导点传师”,如上海的冯月千、潘华龄、徐书印、李廷岗、李和庭、李丽久,南京的齐铭周,汉口的邢杰三,徐州的林宝璞等,均立愿表示拥戴孙素贞。孙素贞还不放心,还要求各地道首发誓:“要追随师母,不许追随师兄张英誉。”还把她在各地借乩垂训的乩文,编成一书,名曰:《一线真机》。


可惜,姜还是老的辣,张光璧识破了孙素贞的夺权阴谋,将其软禁在北平3年之久,但这也不能组织孙素贞继续在“狱中”结党营私。最终,在张光璧死后,孙素贞为首的一派自称“师母派”,以成都为活动基地,声势一时无二。




“师母派”弟子遍西南 疏散道产寻机潜伏


以孙素贞为首的“师母派”,为了加强对各级道首和道徒的控制,在何文、李文斯等人的策划下,举办各种训练班,向受训者灌输仇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事业的反动思想,让受训者分别立下“顶劫救世”、“卫道护法”、“同心同德”等誓愿。并借所谓“度仙”、“度灵”的名义,大肆搜刮金钱,作为活动经费。另外,还按照孙素贞的指示,采取了许多进行隐蔽活动的措施,具体办法是:改变活动方式。将各支线改编为小组,垂直领导,各小组间不得发生横的联系,减少接触面。由孙素贞指定专人接线,统一领导。如将成都地区的一贯道支线,改编为12个小组,指定道首赵子厚、任弘毅等人负责接线。各地佛堂一律迁移地点,改用商号的名称,以做生意或其他办法进行掩护。道亲一律在自己家中修道,不上佛堂,点传师须寻觅职业。孙素贞还亲自指示成都地区的道首何文、李文斯、王中可等人,将成都、重庆、西安、广汉、汉口等地的坛堂,改成商号、店铺、诊所或一般住家。王可中遂将设在成都福兴街的慈忠坛改为“锦城诊所”,调重庆的点传师战锦韬为诊所医生。何文调河南前人孙复智到西安北大街开设“大通商号”,并派点传师甄仲和去香港,在九龙太子道设立秘密据点。可以继续点道传徒,唯须慎重,严防泄露机密,所收功德费、度仙各费,须买成土产品运往成都,不能办道的地方暂停活动。为适应形势,由各坛代放点传师,报孙素贞备案。1947年孙素贞离开四川时,给四川道首郭根峰3000名点传师的名额。郭分给各支线2960个,自己留下40个。道首王中可按照孙素贞的旨意,继续开办仙佛班、忏悔班,训练骨干千人以上,然后派往各地进行活动。


利用工厂或商店掩护外地潜逃来的道徒。各分坛名册用白绸书写两份,一份自己保存,一份交总坛埋藏。


为了便于秘密活动,还为孙素贞指定了“交通”,专门替孙素贞往来各地传递消息。规定通信一律使用暗语,如点传师为“经理”,吸收道徒为“收货”,度大仙为“鲜货”,放点传师为“吃股份”,有道徒被捕称“因病住院”,释放为“病愈出院”,被取缔为“生意不好做”,如在夏天又可说“时疫流行”,冬天称“天气寒冷,多加珍重”。书信由交通员缝于衣内。


疏散道产。为了减少目标,易于潜伏,孙素贞于临行前对她住过的地方,一律加以清理,以毁灭证据。并将道产完全疏散,进行伪装。如张光璧在成都居住过的王家堂街的房屋,伪装典当出去,并改成医院。所有家具、古玩、字画、瓷器皆分散到各支线道首家隐匿起来。将黄金8000余两、银元3000余个,分别埋藏在两个道徒家,而且做得十分诡秘,甚至连两个道徒本人都不知道。


1949年7月,孙素贞离开四川,经广州逃往香港,住在皇后大道的一贯道“香港公馆”内。同年9月,她又以侨胞身份,参加“归国华侨参观团”,带领秘书徐宗沂、侍从周存坤,从香港乘轮船到达天津,后转北京、济南、南京,并由齐铭周等陪同,到达上海等地,暗中巡视道务,发出指示。在上海,孙素贞住在富民路富民里25号的一贯道“上海公馆”,分批秘密召见南方各地道首开会,询问隐蔽活动的情况,并布置今后的秘密活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1950年,孙素贞在齐铭周的陪同下,经澳门转逃香港,住在“香港公馆”,窥视大陆,伺机活动。1952年,她通过台湾国民党“总统府参军长”刘士毅(其妻为一贯道徒),前往台湾,1975年2月死于台中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