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五部:朝闻道 第三百三十七章:皇军说了

mamimima 收藏 3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七八月间,围绕商丘的斗争,卫富贵没有从日本人那里赚到太多便宜。虽然伪军伤亡了两万余,但是豫东防区卫富贵部也折损了万余生力军。 面对日军突然出手扫荡八十里宽非交战区,卫富贵正想还手,没想到武汉战区北面外围的信阳遭到日军进攻,情况危急,委员长电令一战区抽调部队南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七八月间,围绕商丘的斗争,卫富贵没有从日本人那里赚到太多便宜。虽然伪军伤亡了两万余,但是豫东防区卫富贵部也折损了万余生力军。

面对日军突然出手扫荡八十里宽非交战区,卫富贵正想还手,没想到武汉战区北面外围的信阳遭到日军进攻,情况危急,委员长电令一战区抽调部队南下增援,于是一战区程司令立即紧急从卫富贵手里要回三个师兵力立即南下,并将自己手里掌握的一集团主力调到淮河以北,在信阳对面的隔着淮河的地方布防。防止日军由淮河北上攻打一战区防区。

这立即使得卫富贵手里兵力不足。无奈地接受了在商丘的老熟人,日军华北派遣军第二军情报负责人村边冶胜的建议——两厢罢兵。

心有不甘的卫富贵,正琢磨着如何要找回这个场子,就忽然接到玉森的报告——有人找!

卫富贵跟着玉森,来到司令部会客室,进屋一望,卫富贵不由一愣——怎么是他?


来人竟然是民党高级成员、当年让自己混进国民革命军里的关键人物,在当年中原混战时偏帮反蒋联军的——马代表、马督办、马先生。

这么多年没见,马先生依旧以往那般削瘦,一身藏青色的长衫,带了一顶帽子,一副金丝边眼镜显得还是那么儒雅。不过鬓角露出的不少白发,显示了岁月的无情,


对于马先生的出现,让卫富贵极端意外。但是卫富贵也就一个愣神,也就立即反应了过来。笑呵呵地上前紧走几步,握住了马先生的手“这是那阵风呀,将马先生您吹到我这里了?”


“听说你回国了,一直都没有机会,也就今儿抽个空子,特地来拜访你呀。”


“呵呵!马先生有心啊!玉森,快把茶沏上来呀”卫富贵转头吩咐身旁的郑玉森,玉森应了一声,转头就出去了。


卫富贵转过头来,示意马先生落座,马先生也不客气,摘下帽子放在一旁,就坐了下来,两人寒暄两句,郑玉森端上两杯茶来。两人也不多说,就在屋里默默品起茶来。

卫富贵一边砸吧着嘴里的茶水,一边疑惑并猜测着马先生的来意。自己这次一回国就滚入对日作战的洪流中,象马先生这类不少当年的朋友或熟人,回国快一年了,基本都没有怎么接触。这次马先生突然出现,让卫富贵忽然想起当年中原大战之前,马先生也是这般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防区里,帮助反蒋联军当了说客。

如今在着对日局势巨变的节骨眼上,马代表再次突然出现,不请自来。卫富贵猛地有了个不祥的预感。


卫富贵长吸一口茶水后,忽然开口问道“如今时局动乱,马先生不在大后方求个安全,来到这前线,可是有特别之事要卫某做?”

马代表听了仰头哈哈大笑“难道没有事,我就不能来看看故人了?”


“真的没有什么事?”


“真的没有什么事!”


卫富贵有些不信地看着马先生,试探地问到“你我认识这么多年,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次是给谁当说客来了?日本人?!”


马先生神色坦然,自顾又品了一口茶,这才放下茶杯“也不算是。这次来拜会卫老弟,真的就是会会故友。”


“什么叫‘也不算是’?’卫富贵面色有些发冷。


“马某如今只是在替北平政府出力。”


“砰”卫富贵一掌怒击在桌子上,猛地地站了起来。怒视着马先生“马先生,你怎么也是个读圣贤书出身的,知道礼义廉耻,比不得老子一介莽夫。没想到你,跟那群汉奸混到一起去了。”


“呵呵!卫老弟何必说的那么难听,我又没有投靠日本人,我是在为北平救国政府做事。政治理念不同,人各有志。卫老弟你不用如此意气用事吧?再说了,就说卫老弟你,一边跟日本人打仗,不也一边跟日本人藕断丝连,私底下有所勾搭?!”


卫富贵气的差点没有乐起来。心说如今这世道就是开放,汉奸都当的理直气壮的。卫富贵不想再与这小子纠缠,就准备让人把这家伙拖出去,琢磨着到底是把他就地毙了,还是棍棒伺候。

正要张嘴喊人,话到嘴边,就让卫富贵想到了一件事情。卫富贵顿时止住了自己的冲动,竟然又坐了下来。

只不过冷哼了一声“我跟日本人是有私下联系,上下都知道,但是我可不是为了投降日本人。”

马先生瞥了一眼卫富贵,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与之纠缠。只是微笑着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卫老弟你的权宜之计。但谁没有个权宜之计呀!姓蒋的从东北开始,该打的不打。到如今,从申城、到南京、再徐州、到现在的武汉,不该打的死打到底。最近更丧心病狂,挖开黄河大堤,国土沦丧如此,百姓多少苦难,你让姓蒋的拍拍良心,你问他有愧没有?斗争和合作总是相辅相成的,就跟卫老弟你一样,跟日本人动手要留个退路,该停手的时候,总要歇歇手吧!这一竿子杵到底,害人害己呀。”


卫富贵不置可否地笑了下“照这个说法,马先生你到是个审时度势之人喽?”


马先生一摆手“审时度势说不上,但是我们北平政府的理念,就是利用与日本人的合作掌握政权,在合作中进行斗争逐步拿到自己的独立权,从而最终将中国从西洋列强的殖民中,从姓蒋的独裁之下将我们的祖国解救出来。日本人答应我们,只要华夏政府同意作为日本的盟友,就会支持未来的华夏政府独立地带领华夏人民走向富强、民主、自由地必然未来。因此如果姓蒋的不改弦更张,他必然被历史所抛弃。”


卫富贵听罢,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天,禁不住把眼泪也笑出来。卫富贵冲马说客摇了摇头“姓蒋的是不会改弦更张的。年初,日本内阁发的那份声明,声言不和华夏现任政府进行任何谈判,只接受投降。已经让老蒋没有退路了。至于日本人这次能不能将老蒋彻底打垮,我看玄。这次武汉战役,我面前商丘这股日军,宁可当缩头乌龟被我压着打,也要调兵南下,可见日军兵力的使用,面对如此长的战线,已经捉襟见肘了。另外,你们北平伪政府能不能独立于日本人,我更是怀疑。依我看,如今你们北平伪政府,能上得了台面,没有什么人。那几个所谓的头目,我看还没有你的资历高。老子在这里起码是皇亲国戚,是集团军副司令,手掌十几万雄兵。退一万步讲,我要跟北平政府这几个阿猫阿狗混在一起,我都觉得丢人。”


听卫富贵如此说,马说客笑而不语。


卫富贵见此暗道姓马倒沉得住气。不由有些好奇地问到“我说老马,既然你代表北平那边,可要替他们说服我些什么?”


马说客摇了摇头,摆出一幅认真严肃的模样“我一来就跟卫老弟你说过,这次只是拜访,不谈其他。”


卫富贵摇着脑袋站起来“我怎么都不会信的。真的没有什么要说?”

“没有!”马说客很坚决。

卫富贵呵呵笑道“打死我也不信呀,总觉得你一这一表露身份就该说些啥,比如呀,您这一露身份,我这一拒绝,您就该如此义正严词地规劝我”说着卫富贵摆出一幅献媚的模样“我来的时候皇军说了…..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只要您缴枪投降皇军,皇军保证您一辈子荣华富贵,金票大大的…”(1)


“哈哈哈哈!”瞅着卫富贵装出的那副猥琐模样,马说客哈哈大笑起来“都知道卫老弟你可是华夏顶尖的富豪,不用投降也是一辈子荣华富贵,金票大大的。您这是小瞧我。再说了,说客也分三六九等。卫老弟你演的这般不入流的说客。只能来受辱。”


“哦!看来你我都算入流的家伙了?!”卫富贵调侃道

两人不由得都呵呵笑了起来


……


马说客来的突然,去的也快。与卫富贵叙了会儿旧,还真的告辞离开。几乎没有谈论任何公事。

不过两人道别之前,马说客还是别有深意地表示,今天才是新的开始,今后还可能与卫富贵常联络。于是问卫富贵可否欢迎以后的叨扰.

卫富贵略一沉吟,点头应下。


马说客离开一个小时后,跟踪的人回来回报卫富贵,马代表出城直奔商丘方向,未有任何停留。

卫富贵点头知晓,返身找到周斌,拉住他就把一个刚冒出来的点子跟他一阵嘀咕。

听完卫富贵说的那个主意,周斌诧异万分,直说这个事,弄好了还成,弄不好沾了一身骚,会惹出大麻烦来。

卫富贵略一思付,随和周斌商量了半天,决定越过程司令,两人联名,向委员长发了一份私人密电,将情况及想法陈述一二。

随后卫富贵亲自拿电报,来到通信室,叫电报员发了出去。


从通讯室刚出来,就见黑子和愣子两人一脸焦急,一起急匆匆地来找自己。



-------------------------

(1)向佩斯和时茂的小品致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