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背后的大国心态亟待转变

重装武器 收藏 0 77


中国崛起背后的大国心态亟待转变

中评社香港10月30日电/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29日载文《中国崛起背后的大国心态》,摘要如下:


近年来,中国开始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在朝核危机、全球碳排放、联合国维和等方面积极发挥作用,并越来越多地在国际上独立发声,特别是在达沃斯论坛上大胆指责美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都是强国心态正在回归的一种表现。


30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释放出惊人的活力,综合国力持续回升。伴随着中国的崛起,刚从冷战思维中走出来的西方国家充满了怀疑和恐惧,认为中国这头睡狮的觉醒会给世界带来威胁,因此,中国军事、经济、文化威胁论、中国模式威胁论等轮番登场。除此之外,这些西方国家也在威胁的上面套上“责任”的光环,要求中国履行崛起后的大国责任。无论是中国威胁论,还是中国责任论,都体现出中国的崛起已成事实,这对中国的心态变化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近年来,中国开始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在朝核危机、全球碳排放、联合国维和等方面积极发挥作用,并越来越多地在国际上独立发声,特别是在达沃斯论坛上大胆指责美国引发全球经济衰退,都是强国心态正在回归的一种表现。但是,这种强国心态也与过去不同,它正趋于理性和成熟,体现出强弱相济的特征。在经济危机面前,将世界的目光聚焦到中国的时候,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就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 国庆阅兵所展现的大国心态


刚刚过去的中国国庆60周年阅兵,引发了国际社会的不同解读。一些西方国家、中国周边部分国家对中国武力的提升充满了忧虑,甚至就连拥有同样阅兵传统的俄罗斯也视此为威胁。本次阅兵是1949年以来的第14次国庆阅兵,除了遵循“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原则外,还有非常强的现实需要。


从中国内部来讲,由于走的是渐进式的改革道路,在经济发展取得骄人成就的同时,改革也进入了深水区。官员贪腐、贫富差距、民族矛盾、能源环境问题等不断暴露,群体性事件日益增多。加上受商业文化的冲击和全球化的影响,中国人的价值观念早已由单一的马克思主义信条走向了多元化。在此情况下,把民众团结在一起,就成为中国目前最急迫的任务之一。国庆阅兵就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它展示的不仅是军事实力,更是国家崛起后的经济实力和政权的可靠性。通过气势恢宏的阅兵场面,能够增强民族自豪与自信,激发民众对国家的归属感和政权的认同感,也为政权的合法性增加了砝码。


从中国的外部环境来看,近年来中国的周边并不太平。东边的钓鱼岛、南边的南海诸岛在中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策下,变成了“搁置争议,人家开发”,而且事态变化越来越不利于中国。西南的印度在边界问题上也频频刺激中国的神经。台海关系在经济火热的情况下,政治与军事互信却屡屡遭遇红灯。由于美国等西方大国的介入,中国解决周边事态的顾虑很多,困难重重。通过阅兵展示武力,如果能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换来和平的周边环境,将是中国政府梦寐以求的效果。


客观审视中国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是双刃剑。任何主权国家都会强调民众的凝聚,民族的团结。中国是拥有56个民族的多民族国家,强调以中华民族精神为内核的民族主义更是合情合理。这种民族主义的复兴,有利于增进民族的团结和社会的稳定,对外又能与国家政权互相借力,共同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尊严,是中国政府所乐见的。


从中国民族主义的发展历程来看,可以发现一个特点,就是其产生之时就带有天然的悲情色彩,当它随中国的崛起再次迸发时,依旧与悲情有关。无论是驻前南联盟使馆遭炸,还是奥运火炬传递巴黎受阻,或者西方世界对中国有关事件的恶意报道和无端指责,都会引发中国民众群情反击。中国的民族主义还有明显的压制——膨胀规律,就是外部压力越大,迸发得越强烈,他国的欺凌俨然就是中国民族主义迸发的导火索。中国人的悲情甚至写进了国歌,“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时刻提醒中国人民“万众一心”,捍卫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悲情的民族主义更易触发民众内心脆弱而敏感的民族自尊,短时间内就能集聚强大的能量。一旦处置不当,就可能催生可怕的极端民族主义,爆发出巨大的破坏力,尤其是当这个国家已经具备攻击能力的时候。令人欣慰的是,中国政府对此拿捏得还算恰当。驻前南联盟使馆遭炸后,中国政府及时疏导民意,批准了有组织的小规模示威游行;奥运火炬传递巴黎受阻后,中国出现了抵制“家乐福”的风潮,中国政府以此向法国政府施压,要求法国道歉;中日钓鱼岛争端,引发中国民众冲击日本驻华使馆、打砸日本在华商号,中国政府果断制止,并将有关人员绳之以法,不给他人以攻击的口实。只是近些年来网络民意的兴起,民族主义情绪变得复杂且不好控制,对中国政府而言确是一个大的挑战。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