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阿鲁纳恰尔邦的硝烟 德让宗!近在咫尺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5 1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设在德让宗的略马东散兵接收点,两天来络绎不绝的有从前面溃退下来的溃兵,有的三五成群,有的零星一个或者两个人,最多的时候一次有五十多人;登记姓名。 上千溃兵从略马东一路溃退下来,一路上他们丢弃了车辆和武器,公路上到处都是向南逃难的印度移民,在阿邦印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设在德让宗的略马东散兵接收点,两天来络绎不绝的有从前面溃退下来的溃兵,有的三五成群,有的零星一个或者两个人,最多的时候一次有五十多人;登记姓名。


上千溃兵从略马东一路溃退下来,一路上他们丢弃了车辆和武器,公路上到处都是向南逃难的印度移民,在阿邦印度一直在执行鼓励移民政策,而这次冲突的结果是这些移民不得不抛弃自己的房产和汽车向远离战场的邦迪拉逃难,在阿邦进行采风摄影的新西兰记者用照片记录下了阿鲁纳恰尔邦境内所发生的事情。


迈亚兰森中校在撤退的时候子弹擦了一下他的头皮,经过了简单的消毒包扎,他又带上了锡克教的头巾,一下巴壳子的大胡子被梳理的很干净,虽然仗打败了不过第一伞兵团却保留了三百多人的建制,他在这里期望可以收拢更多的伞兵团士兵,但他也明白这种可能性事微乎其微的。


中校,还是没有找到拉普特少校,不过我们找到了两名战车营的士兵。迈亚兰·森中校的警卫普蒂纳是他最信任的人,很多时候他都对这个与自己同乡的小伙子关怀备至。


他们怎么说?


他们也说不清楚,当时很乱,天上到处都是中国人的飞机,还有呼啸而来的炮弹,他们的座车在被12.7毫米穿甲燃烧弹打断履带和炮塔之后他们就跳车逃跑了,他们隐约看见拉普特的那辆BMP-2步兵战斗车的炮塔被一枚反坦克导弹击中整个车都燃烧起来了.......


可恶的中国军队他们竟然杀死了我最好的兄弟;迈亚兰·森中校脸上充满了痛苦和悲伤;公路上难民的汽车堵塞了整条公路,许多印军的履带装甲车和轮式装甲车以及卡车都被堵在了公路上,还好这是在夜晚解放军的空军很少光顾所以不会导致混乱,不过公路上仍然是一片混乱,汽笛声、叫骂声还有婴儿的哭声响彻整个山谷。


为什么让难民的车队先通过?如果中国军队赶过来我们甚至没有防御能力,让难民下公路走,把公路让开。


中校先生这是塔帕利特上校的意思,他命令先让难民先过去。普蒂纳下士一脸的无奈。


这个该死的傻瓜,作为在桑赫斯特军校同班同学的塔帕利特上校,迈亚兰·森中校对塔帕利特一直很不服气,这个官宦子弟家庭中养尊处优的环境中长大的世俗人投身军队中仍然不免一身娇气,他喜欢吃的食物即便是在前线他也要命令自己的厨师就地寻找材料制作,在98年印巴卡吉尔边境冲突中塔帕利特负了伤却在战地医院里整整休养到了冲突结束,要知道他在他的指挥部内只是偶感风寒而已。


胆小怕事优柔寡断成为迈亚兰·森中校对他的同学塔帕利特上校的最直观看法,而被分配到塔帕利特上校的作战编成内迈亚兰森一直有一种憋着一股劲儿要给第四军上上下下的人看一看到底是他勇敢机智还是塔帕利特上校沉稳干练。


黑夜的天空中一架无人侦察机正在德让宗附近的印军阵地上空盘旋,四千米高空中银灰色的无人机犹如一只高傲的猫头鹰一样在午夜中徘徊,它在寻找猎物,寻找今天晚上的美餐。


蓝剑无人机没有攻击能力只能侦查,不过即便是这样已经大大方便于前线部队作战需求了,他的侦查能力和高清晰的图像传输功能就如同步兵部队长了眼睛一样,敌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就在迈亚兰·森中校带领一个卫士班帮助疏导交通的时候公路不远处发生了爆炸,一辆沃尔沃越野吉普车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的汽车碎片和弹片将汽车周围半径十米范围内的平民打到,同时爆炸冲击波也将附近的人群向后或者向两边推开。地上一片血迹和残肢断臂,受伤的平民正在发出可怕的哀号声音,还有儿童的哭声以及嘈杂的宣泄。


接着,上坡上打来一串机枪子弹把公路上了一辆满载伤兵的卡车的驾驶楼打的稀巴烂,司机歪靠在车门玻璃上头部鲜血直流,副驾驶的肚子被开了膛,肠子流了出来,他嘴角在渗着血双手有气无力的捂着肚子上的伤口。


炸锅了,公路上的平民提着行李拽着孩子大包小包的没命的跑,汽车里的平民丢弃了行李和汽车也跟着往前跑,后边的卡车上的印军士兵立即做出了反应,他们跳下卡车趴在公路上盲目的用手中的步枪向山坡上扫射着,混乱嘈杂的枪声更平添了几分胆战心惊和可怕的气氛,人群变的拥挤和混乱起来。


不要乱,不要乱,到公路下边去,都到公路下边去!迈亚兰森中校赶忙带上钢盔把手中的步枪解开保险带着几个卫兵冲上去,后方的爆炸又连续的传来数声这更加剧了人群的失控和混乱,人们争先恐后的向前跑,脚下拥挤的连手上拎的行李挤掉以及抓着的儿童都有被踩踏的危险。在这里迈亚兰森中校体验的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慌乱和失控,这些移民真可怜他们丢弃了自己的土地和房屋。一名拉普基特族士兵喃喃的说了一句。


后面的枪声逐渐沉寂下去,公路上几辆燃烧的汽车还在熊熊燃烧,印军士兵正在协助扑火以便将损坏的车辆推下公路好让后边的车辆通过,等平静下来的人群开始慢慢的回到公路上继续懒吞吞的走时,森中校则带着人上到了打来子弹的山坡上,在这里他找到了一些95式自动步枪的弹壳还有些88式通用机枪的弹壳,这些该死的特种兵就像梦魔一样紧紧的帖子他们不让他们透过起来,一路上人群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涌向公路,他们已经无法控制内心中的恐惧和惊慌。仅有的一条公路上到处都是逃难的人群和车辆,公路拥挤的程度可想而知。


而在德让宗印军的防线还没有修筑好,第五师师长普拉沙德少将的直升飞机降落在德让宗,对于这里的严峻局势普拉沙德少将一脸的愁容,他瞒报了军情同时他还奢望企图依靠第五师自己的力量来进行反击,印度人没有良好的卫星系统,租借的俄罗斯军用卫星又收到多方面的限制,情报收集能力十分的有限。而开战之初到现在美国方面并没有限制中印两国使用的GPS,这样大规模使用GPS的解放军反倒占据了一些优势。


印度国防部也在调整思路,他们在研究了解放军的战法战术的同时得出必须使用优势空军夺取制空权然后利用航空兵的威力来扭转在东段阿鲁纳恰尔邦的战事,国防部责令空军调集更多的米格29以及苏-30MKI战斗机进入阿萨姆邦以对抗解放军的空中优势夺取制空权。但地面上的事印度国防部仍然认为暂时性的失败不会对整个阿邦局势构成大的威胁,至少在锡金邦还有一个第33军做策应,印度国防部的参谋们相信中国人绝对不敢跃过德让宗直插邦迪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中国军队的补给线将会拉长,那么以西藏地区的公路水平和阿鲁纳恰尔邦内的公路水平,维持大军的后勤补给将会非常困难。甚至一些人还乐观的认为虽然暂时阿邦印军战事不顺但印度在阿克塞钦地区也深入了中国实际控制线一侧,双方实际上是在犬牙交错之中作战印军并没有吃多大亏。但他们却秉承于英国人的一贯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最终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阿鲁纳恰尔邦西卡门县达旺-邦迪拉公路上解放军的BMD-3空降战车载着空降第一三四团部队向德让宗方向推进,步兵第127旅先头营以86A式步兵战斗车为先导,车队后方跟着轮式120毫米自行迫榴炮以及轮式100毫米突击炮;自从在略马东公路打通以后解放军从达旺到德让宗的公路就彻底打通了,补给车队正沿着蜿蜒曲折的达旺-邦迪拉公路源源不断的向前方输送给养物资。


两个装备了96式主战坦克的装甲连作为整个行进车队的先导部队开路,这是解放军第一次在阿鲁纳恰尔邦冲突使用坦克,同时也是国产96式主战坦克第一次亮相对外冲突。六架米-24P武装直升机搭载着特种兵向前方突击,整条公路上绵延数公里的军车颇为壮观。


德让宗,解放军的攻击机群刚刚离开,地面上留下了绵延的燃烧的残骸和尸体,有平民也有军人,有民用轿车也有军用卡车,整个不大的德让宗中心街区内斗涌进来了大量的难民,他们几乎把城里的东西都买光了,卢比在这里开始飞速贬值,硬通货开始流行起来,黑市盛行,一桶纯净的饮用水甚至可以卖到五美金。 塔帕利特上校此时没有出现在城市外围的阵地上慰问士兵抚恤士气而是坐在了德让宗城内的宽大的指挥部里喝着下午茶,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其他几名部队主管。


外边的情况真是糟透了,一败再败,恐怕这样下去没多久这里也不安全了。梅森中校看着窗外的难民潮眼神中竟流露出漠视的神情彷佛这一切他都置身事外一样。


城外刚刚传来的一个不好的消息先生们,一名少校推门走进来把雨伞交给勤务兵然后脱下了外套,他一脸的疲惫肩膀上的制服已经被雨淋湿了,皮鞋上也有少许的泥巴。


森中校,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么。塔帕利特上校好奇的问道。


我的人刚刚发现了中国军队的特种兵在城外活动,他们制造了混乱,很遗憾公路现在又拥堵住了,后面还有两个连的士兵被堵在路上;至于那些阿萨姆邦步枪队的混蛋就让上帝去保佑他们吧。一脸无奈的森中校轻轻的解下自己上衣的扣子然后松了松脖子,他身体发福的厉害,虽然在外表上还看不怎么出来不过微微隆起的将军肚可是显露了出来。自打从桑赫斯特学习归来森中校的身体就一直在快速发福,不得已他只能开始限制自己的饮食了。


给我一杯茶,谢谢!森中校从勤务兵那里接过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喝了一口,八月的雨真是让人糟透了,就跟这倒霉的战局一样让人心烦意乱。森中校接过勤务兵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和手。


塔帕利特上校听着森中校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刚才还津津有味的红茶转眼之间就变得索然无味了,他越喝越难喝最后索性不喝了,他心烦意乱的看着窗外所发生的一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对于这位性格内向并且优柔寡断的印度军队上校来说,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对他太过残酷,自己所学到的知识还没来得及用上就被稀里糊涂的打的大败亏空了,他现在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来行事。


窗外的指挥部大楼门前警卫正设立两道铁丝网和警戒线,两辆BMP-2步兵战斗车组成的火力支撑点部署在围墙附近,周围的士兵正在挖掘战壕。告诉那些混球别碰坏了我的草坪。塔帕利特上校皱了皱眉头,这块草坪是平日里他休闲散布所用而且这里他基本都是亲自来进行修剪和清洁工作,对这块草坪的关爱程度超乎寻常。


两名正在花园中劳作的印度士兵背着枪一边用铁锹和十字镐挖掘单兵坑一边不断的朝四周观望着,其他印度士兵都在各顾各的工作着,还有的坐在地上抽着烟聊天,装甲车上的驾驶员和炮手也都下车跑到门口和几个熟悉的老相识唠嗑去了,一名印度士兵拧了拧鼻子,一把鼻涕挤到了手上他用力的甩了甩,他冲旁边的印度士兵点点头。两人迅速解下背在后背上的英萨斯自动步枪竟朝着自己人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许多士兵临死前的眼神是难以置信和不相信,两支英萨斯步枪不断倾吐火舌直到打光了一个弹夹之后他们跳进单兵坑里换弹夹,花园里接着传来两声爆炸,围墙被人用手榴弹从外边炸塌,接着潜伏在指挥部内伪装成厨师和勤杂兵的锡金复国主义游击队乘员迅速控制了一楼大厅并且用冲锋枪向外暴露在空旷草地和围墙内的印度士兵疯狂扫射,两支PKD轻机枪被架在一楼大厅的窗户上朝外射击,许多印度士兵还没来得及打开自动步枪的保险就去见了上帝,惨叫声和枪声夹杂在一起辉映出一副战地交响曲。


从炸塌的围墙口处冲进来二十多名手持冲锋枪的武装分子,他们身穿印度陆军制服,唯一和普通印度陆军士兵的区别是在自己的左胳膊上绑了一个黄色的围巾以作区别,一辆装满了炸药的小汽车冲破了栅栏门前的铁丝网,警戒线附近的印度陆军士兵躲避在沙袋围成的掩体里用冲锋枪和机枪还击,驾车的司机被击中,在他就快要失去对车的控制前的一霎那,他一打方向盘汽车径直高速撞向了在路边停着的一辆BMP-2步兵战斗车上,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爆炸,爆炸的碎片和冲击波摧毁了大楼一楼、二楼的玻璃,爆炸点附近的印度陆军士兵消失在了爆炸之中。


三楼楼梯口附近六名印度陆军士兵正利用楼梯拐角还击企图冲上来的武装分子,指挥部里的几名参谋人员也已经拿起了武器从窗户向外射击,钢筋水泥结构的指挥部四层楼非常坚固,一般的武器奈何不了它; 一发PRG-7火箭弹顺着窗户打进了楼道里在房屋的墙壁上爆炸,接着墙壁外正在朝楼下射击的六名印度陆军士兵非死即伤,紧接着又有两发RPG-7火箭弹击中了两间屋子里有人向外射击的房间,爆炸彻底摧毁了两个屋子,塔帕利特上校和森中校带着二十几个印度士兵撤退到四楼,三楼里留下十几名参谋和士兵继续抵抗同时他们第一时间发出了求救信号。


印度陆军的增援车队一个连的士兵乘坐卡车和吉普车向指挥部运动,锡金复国主义游击队正在指挥部附近同就近赶来的阿鲁纳恰尔邦警察部队以及印度政府军进行激烈交火,印度阿鲁纳恰尔邦警察部队装备较差一些警察甚至在使用老旧的李·恩菲尔德栓动步枪,而他们最好的武器也只是AK-47自动步枪。虽然对面的锡金复国游击队的装备也不是很好,但清一色的AK74突击步枪的配置以及RPK轻机枪和RPG-7火箭筒就让这些警察流口水了。


街道上一片混乱,对面的警察部队和印度军不敢再人流穿梭的街道上扫射,而他们的敌人锡金复国游击队可不管这么多,AK74和RPK轻机枪的射击声就像炒豆子一样,无数无辜的平民中弹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