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高的山岗

fhxfh 收藏 7 1057
导读: 2009年农历9月初9,我们弟兄姐妹送走了母亲。深秋的寒风中,伫立在山岗高高的台子上,望见远山连绵的波澜,长城像一道高高的围墙把故乡挡在了塞外。太阳将要露出山峁了,母亲却要安眠于地下。桑田沧海,在一座新坟筑起后,我才真正的确认了,母亲与我隔绝在了两个世界。 9月初7的晚上,接到了哥哥的电话. 哥哥说,母亲过去了. 我急问,谁送来的? 哥哥说,不是去你那里。。。。。。 我愕然,呆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母亲今年84岁,正是生命节律的坎上,我们却谁也没把过世与母亲联系过

2009年农历9月初9,我们弟兄姐妹送走了母亲。深秋的寒风中,伫立在山岗高高的台子上,望见远山连绵的波澜,长城像一道高高的围墙把故乡挡在了塞外。太阳将要露出山峁了,母亲却要安眠于地下。桑田沧海,在一座新坟筑起后,我才真正的确认了,母亲与我隔绝在了两个世界

9月初7的晚上,接到了哥哥的电话.

哥哥说,母亲过去了.

我急问,谁送来的?

哥哥说,不是去你那里。。。。。。

我愕然,呆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母亲今年84岁,正是生命节律的坎上,我们却谁也没把过世与母亲联系过,母亲一生真的太健康了,从来没吃过药,没得过大病。一生中,只有感冒是她生过的唯一一种病。却在毫无征兆与警觉的这个秋日,悄然离我们而去。从发病到弥留,只有短短的不到十分钟。

给老总打过电话,说明了情况,交代了重阳节这天会议的事情,我想,半夜里我该起身回故乡了。妻子说,早点休息吧,到家后,你哪里有睡觉的时间,后天的会有我呢,我会帮老总把会开好的。躺在床上,妻子问,你身体怎么这么烫人?老公,想哭就哭吧。我不哭,我想我是个男人,嚎啕的没完没了怎么离开妻儿去见我的母亲?但眼泪却流在了枕巾上,像无声的溪流。

半夜两点,在梦中惊醒,因为在梦中,刚和母亲说完话,转眼母亲就不见了。我大声喊,妈,妈!梦破碎了,我的身子却动弹不了,想起床,大脑指挥不了身体,母亲啊,我要去看您,您为什么不扶我坐起来呢?像我小时那样,寒冬的早上,您和父亲总是在屋里拢起一盆红红的炭火,为一溜睡在炕上的儿女们烤热衣服,再一个一个帮我们穿上。那时,都是我最后一个起床,母亲说,让我老儿子多睡一会儿。。。。。。没敢和妻子说,挨到五点,身体逐渐恢复了,去火车站寻找西去的列车。大声买票,发现嗓子已经沙哑,疼痛浸入身体。

大雾。从上车开始,火车本就晚点,汽车又像老牛一样。天空的浓重,一直持续到中午,欲问苍天,您是为母亲溘然长逝动容还是要煎熬我这颗飘零的心?

土炕上,苍老的父亲沙哑着嗓子,老儿子啊,你妈不管我了,自己先走了。我咬紧牙关,紧握住父亲松树一样的手,别过脸去,两边拥着父亲的侄儿侄女已泪流满面,我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在下车后,两个侄儿一边一个架着我走进村,我的腿虽软,却没有哭,我还劝侄儿别哭;在走到母亲的灵前,在我的脸贴在母亲的脸上时,我没有哭,在我给母亲磕头跪在地上,我没有哭,我只想跪在她的灵前,匍匐着不要起来。。。。。。在父亲含混的叨念中,我的泪流在脸上,流在心里。我不能出声音,不能让父亲再添悲痛。又有吊唁的人来了,哭声一片,我看见父亲心情又起了波澜,我问哥哥,不能让父亲去别处待着么?哥哥说,不行,谁也劝不动。不断的有人来,不断地让我的心一阵阵发紧,那些安慰父亲的人来一个,我的心紧一次,甚至在心里想,你们别再安慰了,父亲能经得住一次次的刺激吗?

哥哥说,这都是外村的,咱村的一家不拉,全来了。我知道。离乡26载,算不上万水千山,故乡浓浓的乡情始终萦绕在我的心中。满面皱纹,头发发白,这些被岁月的沧桑磨砺得衰老的乡亲们,我不会忘记他们,就像忘记不了我的双亲。母亲是热心人,村里许多的现在的中年人都是她接生的。多少家小孩让她用双手揉去了疾病,她却不是医生。多少家红白喜事她去张罗操办,她却不是支宾。如今,令人尊敬的母亲离开了这片熟悉的土地,这片土地上的乡亲们给了她质朴的敬仰与情谊。在城里打工的他们赶了回来;放下家里农活的他们聚在我的家里帮着操办。母亲啊。。。。。。

站在高高的台子上,看着超过45度的斜坡,我的心完全溶化在这开满红叶的群山之中,融化在淳朴与厚重的乡情之中,母亲啊,您知道吗,乡亲们用绳子拽,前面抬的人几乎跪在了地上,后面的人把木杠子举过了头顶,把您的棺椁送了上来,在这片沃土上送您走进了永恒的世界。我的皇天,我的后土,我的连绵的大山。

母亲,重阳节您终于登上了高高的山岗。


本文内容于 2009-11-10 9:00:28 被流星战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