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正文 今夜温情脉脉

人性禁岛 收藏 10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URL] 今夜温情脉脉 三个女人的眼睛,哭得有些浮肿,我没有说话,只是睁着眼睛看天空上方的火烧云。“你不要说话,我们现在都在洞顶,这里很安全,你总算醒了,太好了。”三个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又喜极而泣,从俊美的脸庞上滑落下很多泪水。 “你肩膀的伤口,我已经给你重新包扎过了,现在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


今夜温情脉脉


三个女人的眼睛,哭得有些浮肿,我没有说话,只是睁着眼睛看天空上方的火烧云。“你不要说话,我们现在都在洞顶,这里很安全,你总算醒了,太好了。”三个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又喜极而泣,从俊美的脸庞上滑落下很多泪水。

“你肩膀的伤口,我已经给你重新包扎过了,现在你失血过多,要好好地躺着修养,不要乱动,也不要费力说话。”池春一边抹着粉色眼角的泪珠,一边又哭又笑地对我说。

三个女人的脸庞,堵在我视线的上方,遮住了天上那片灿烂的火烧云,仿佛刚更新了一副更美的画卷。我感觉她们的美丽被镶嵌进了天空,正带给我无限的安宁。

我闭合了一下眼睛,示意她们不要担心,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康复。芦雅用棉布条浇蘸了一些淡水,慢慢地滴在我的嘴唇上,她哭泣过的小脸越发粉得可爱,也潜藏着一些笑意。能看到我现在还活着,她一定是开心得不得了。

伊凉是个聪慧的女孩儿,她看出我的眼睛里闪动着狐疑,知道我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破涕为笑地对我轻声讲述起来。

“你走了之后,我们都很担心,就在天刚露出太阳影子时,忽然听见院子的门被疯狂地撞击着,我们以为是坏人围剿过来了,便立刻躲进洞内的大石后面,准备和他们同归于尽,可是……”

听伊凉说着说着,突然停顿下来,我的眼睛里立刻跳出一丝亮光。池春见伊凉在讲述我离开后她们三个人的经历时,因为太激动而有些吃力,急忙接过话茬,想说得简明扼要些,以免引起我的不安。

“我来讲吧,我们在洞里等了半天,始终不见坏人出现在洞口,可是院子的木门还是响个不停,芦雅以为是岛上的亡魂在作祟,吓得腿都软了。我和伊凉确定这不是人类,就果断地抓住洞门前的藤绳爬上了谷顶,又把婴儿和芦雅绑好后再拖了上来,然后就趴在这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你们受伤没?”我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芦雅高兴地笑了出来,一双小手抚摸着我微烫的额头说:“我们没受伤,等那几只扑咬院门的花豹从水下潜游进来时,大家早已经上了谷顶。它们很大很凶,不断瞪着我们,嘶吼着往谷顶上窜跳。有一只灰黑色的豹子,竟用爪子勾着木门往上爬,眼看就要弓背跳跃上来,伊凉都被吓哭了,我就朝灰豹开枪了,最后把它们全吓得不敢再往上爬。”

芦雅的话刚一说完,伊凉的眼睛里便洋溢出一种忍俊不禁的表情,我想芦雅一定又把自己的糗事儿和伊凉颠倒了,这丫头的性格我最了解。

我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表示对芦雅的赞许。“豹群还在吗?”芦雅见我这么问,又像个小英雄似地讲述起来。“不知道,我开枪之后它们都跑得不见了踪影。你放心吧,我会保护你,我也会用枪。”

伊凉终于忍不住,用细嫩的手捂住嘴巴笑了一下,然后接过池春手里的孩子,抱到我的面前。不知道她是想拿我逗小孩,还是拿小孩逗我。其实,伊凉的父亲那天要是把她留在我的阁楼,也许她现在的肚子里,早已怀有我的骨肉。

“来,吃药。”说着,池春樱桃般红润的嘴唇略略张开,肉红的舌头顶出一小撮儿墨色粘稠的糊糊,用她细嫩的手指沾着,掰开我的嘴唇塞了进来。我舌头的味蕾,即刻感到苦涩异常,并不自觉地耸动一下喉结,把池春为我咀嚼的草药咽了下去。

女人天生就是哺育生命的圣灵,她们养育了男人又安抚着男人,而男人多是用他们旺盛的体力破坏生命。

“你们,不要下谷顶,等几个小时,我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坐在我头前的池春,突然弯下身子,用她柔软温馨的嘴巴,在我的额头吻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你好好修养吧,洞顶比山洞安全多了,要不是那几只野豹,我们就上不到谷顶,也不会看到你悬挂在这么高的峭壁上昏睡过去。”

听池春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自己悬挂在峭壁的时候,有多么险象环生。

“喊你半天,见你没反应,可把我们吓坏了,就急忙削断木门上的麻藤,垂下去套你的双脚。当时我们几个人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好怕慢上一秒,让你坠落下去。”

池春说话时的紧张表情,仿佛又令大家回到刚才救我时的情景,每个人的脸上流露出惶恐。

伊凉察觉到了这些,为了缓解这种沉闷的气氛,便轻声对我说:“你啊,真是顽固。我们几个费劲把你拉上来之后,你还在半昏迷着,怎么劝说也不肯放开手和脚上夹着的麻藤,总以为自己还挂在峭壁上,像个倔强的孩子。”

伊凉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从我把池春救出斯诺号,直到此刻,我才察觉到她对我隐瞒着一件事情。事实上,她是听得懂柬埔寨语的。这些日子里,她抱着幼小的婴儿,对我和芦雅伊凉等人,还是存有戒心。

一直以来,池春故意用半吊子英文和我交流,就是想知道我们私下都说些什么,是否会对她和孩子造成威胁。我之前一直没有怀疑过池春这一点,可伊凉刚刚的调侃,用的是柬埔寨土语,池春的会意让我立刻意识到她的城府。

我不知道该不该责难这样一个女人,她心里其实还在惦念着过去,惦念着孩子的父亲。当然,无论她对我的感情是真是假,我都不会怪她,也不会揭穿她,逼着她交出真诚。

现在我身体虚弱,感觉举枪的力气都没有了,别说对付野豹,就是过来几只豹猫,都可以把我吃掉。为了能尽快恢复自己的实力,我又闭上了眼睛,使自己慢慢睡过去。

今夜是不会再降雨水了,四周的岩石还散发着白日里吸收的热气,使我们感觉很温暖。几个女人一边用芭蕉叶子为我驱赶着蚊虫,一边望着晴空里的星星嬉笑。

这很不可思议,也许我命中注定要继续守护这几个女人,抑或我们之间还有未了的情缘。出乎意料的是,我竟被池春这个女人救了两次性命。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