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看看到了夜半时分,妇人做好了大约五天的干粮。前半夜有月光,后半夜漆黑天,仨人拿上些简单的行李,便匆匆上路。不走大路走小路,村里人不舍,一直送到十里开外。


刘际遇感慨万端:这才几天的功夫,竟起了这么大的变化?他父子二人孤孤单单渡河而来,还不到百十个时辰,就受到人们如此的爱戴,国人都是讲良心的,你给他们做点好事,他们永远把你记在心头。更有,妇人虽是年庚四旬,但人好心好,模样也不差,竟为了他父子,抛家舍业,白白地做了他的媳妇,这是多大的恩德?想到这儿,老刘不禁落下几滴热泪。


不说刘际遇唏嘘,单说臥虎山庄人送行归去,只见村中一片火海,留在村里看家的老弱病残妇孺人等,哭号连天。大家急忙救火,好不容易扑灭大火,已是天将放亮,粮食几被烧光,房舍东倒西歪,眼见冬日已到,以后的日子咋过?再仔细清点一下人口,所幸没有人口损失。村人纷纷嗟叹不已:如今这世道,虎吃人,人害人,虎啖只是一,人祸则成片,人不如虎,人比虎恶呀!


东方兆逃奔回去之后,半路碰上一支番军队伍,带兵的主将名叫麻答。这个麻答非同一般,年方三旬,瘦长脸,黄面皮,两撇山羊胡须,身高在八尺上说话,文有文道,武有武学,官授行军主帅,统制一万五七千人马,在契丹人的圈子里可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哩。这日麻将军带兵正要南下与石敬塘作战,忽闻下面有人报告说是有一位叛逃到北国的南人,遇强人袭击,负伤而归,并有重要军情相报。麻答挥挥手,命将此人带上来问话。东方兆此时头脸肿得像个发面馒头,说话也是语不成句,见了麻答双膝跪倒,喏喏连声道:


“大帅,小的受命去南地策反,遇有一个冒充打虎的小娃娃,至多十来岁光景。小的和他交手,不提防被他抓伤。”


“十岁的娃娃能打虎?”麻答不信,戏谑道,“你非是吃醉了酒,自己碰到墙上了吧?”


“小的说话句句是实,我愿拿我的项上头颅担保。大王如不信,现打麦场上尚有一张虎皮挂在木杆子上,虎皮连尾巴算上,足有两丈开外。”东方兆信誓旦旦,说得斩钉截铁。


麻答一想,这倒是个便宜,如把这小娃娃捉来,胡乱教他些武艺,说不定将来会派上些用场,让他回头再去杀汉人去。当年诸葛亮用“夷人治夷”之法,我何不用“汉人治汉”之术。麻答想罢,急速命人去捉拿那个小娃娃,既使拿不到活的,死的也行,决不能让这个小娃娃日后长大为他人所用。


东方兆带了一队人马连夜进发,急急赶到卧虎山庄,四处搜寻没找到。按东方兆的主意,索性把全村人口一并杀了,鞑子兵头儿说:


“算了,烧了他们的粮食,毁了他们的住处,冻饿而死不比一刀砍了更难受,叫他们活受罪去吧!”


东方兆点点头说:“将军这叫困兵之计,我们汉民的兵书上就有,你想得比我周到,将军真是高明。”


两人高兴,回到大营给麻答汇报消息,不提防被麻答一人踢了一脚本,叱道:


“混帐没用的东西,我的话你们当放屁呀?烧那几件破房有啥用?再去,务必把那个小娃娃给我找来,活的死的都行。如其不然,当心你们俩的项上脑袋!”


俩人一口水都没敢喝,只好带队伍又重新回到了卧虎山庄。


此时天将微明,卧虎山庄的百姓刚刚收拾好破砖头烂瓦块,正愁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突然又有一支队伍过来,首尾相接一两里长,粗略一数怕有好几千人哩!村民顿时大乱,急忙收拾东西准备逃跑。有人说,算了,跑也是白跑,两条腿怎能跑过四条腿?人家要杀要刮随人便了,反正是房也没了,粮也没了,能撑几天?不如听天由命,坐以待毙让他们杀了算了。众人听是有理,索性豁出一条命,死猪不怕开水烫,任从风浪从天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