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三十七章 解救矿工(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事实上,李斌根本就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开清原县城之后,他们的根据地遭到鬼子的疯狂血洗,老乡们被成批成批的屠杀。鬼子把男人集中起来,用刀劈,刺刀戳,机枪扫射。女人被那些兽兵轮奸,有的当场就轮奸致死,末了还被鬼子用杂物石块塞入下体中。孩子被他们撕成两半,婴儿被丢进开水锅,老人被烧死,孕妇被剖开肚子把胎儿挑在刺刀尖上。

有部分青壮年男子和少女侥幸没有被杀的,可是他们却更加不幸,从此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男人被抓走,有的人被送到矿山当苦力,直到最后累死在那里为止,有的人被送去开垦荒地,最后不是冻死就是累死。而少女们则被抓进慰安所,从此开始非人的生活。

日本人在李斌原根据地大施暴行,同时他们还威胁东北各地方的农民,告诉他们,那些义勇军会大量屠杀百姓,会抓壮丁,会强奸妇女。鬼子想尽一切办法抹黑义勇军,让老乡们对义勇军感到恐惧。

由于日本人的宣传,令这些老乡感到恐惧,让他们不敢再帮助义勇军。

只不过,鸡西这些农民们还不知道,过来的是李斌他们的义勇军部队,还以为他们是马占山的部队。虽然民族道义,让他们不会去向日本人告密,可是他们却不敢接受李斌他们,却把义勇军拒之门外。

李斌见那些老乡们如此,他心里明白了点什么,他知道,如果是需要老乡们帮助自己的话,只怕是会让这些老乡大难临头。他心里暗道:“罢了罢了,还是一切都依靠我们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让队伍在村外的树林中扎下营地,等待攻击发起的时间,然后他自己则亲自带上一群侦察兵,去到处侦察鸡西一带日军的数量和动向,侦察日本人煤矿的情况,为即将发起的攻击做准备。

李斌进行侦察工作,他的队伍就在村外驻扎。日子过去了两天,那些老百姓见到李斌他们没有骚扰自己,渐渐就开始大胆起来,他们打开房门,走进农田开始耕作。不过,老乡们还是惧怕,根本没有人敢走到营地附近。

在执行侦察任务的时候,李斌看到前头出现一名瘦弱矮个子正趴在地上,他身穿兽皮衣服,肩上扛着一幅弓箭,腰间还挂着一副猎刀。此人一脸尘埃,一幅十分疲惫的模样,不过却长得眉清目秀,是一个看上去就挺让人喜欢的,大约十五六岁的小伙子。

看到这名少年,李斌心想他肯定是一名猎户,于是,他走到这名少年的面前问道:“小兄弟,你是什么人?”

这名少年也是胆大,他回答说:“我叫可政,是灯碗山的猎户。”

听说是名猎人,李斌十分喜欢。要知道,猎户都有一手好枪法,而且还有一身好武功。因此,李斌想要把这名少年争取到自己的队伍中来。

一听说是猎户,洪彪心中一喜,他走上前去,问这名少年:“小兄弟,不知道你箭法如何?能否让我们见识一下?”

可政也不答话,只是冷冷看着从远处野地里跑过的一只野兔,他张弓搭箭,只听得“嗖”一声响,他一箭就射中那只野兔的眼睛。

李斌估算一下,野兔距离自己至少有一百余米,能在那么远的距离一箭射穿野兔的眼睛,这样的箭法不知有多难得。

“好箭法!”李斌和洪彪都禁不住拍手称道。

李斌十分喜欢这名少年,于是,从腰间拔出他一直舍不得用的九二式手枪,再给手枪套上消音器,递给这名少年:“小兄弟,不知道你会不会用枪?”

可政接过手枪,他爱不释手的看着这支崭新发亮的手枪,在手中抚摸半天。

李斌告诉他,如何打开保险,如何发射,并告诉他,这支枪套有消音器,可以无声无息的发射,远处根本听不到枪声。教了几分钟,他已经学会如何使用这支手枪。

小伙子突然抓起手枪,对准空中飞过的一只麻雀扣动扳机。

“噗”一声枪响,麻雀应声落地。

见到这个少年枪法如神,惊喜的洪彪走上前,一把就抱住可政:“小兄弟!真是好样的!”

谁知,这位少年十分腼腆,他当即就闹了一个大红脸,在洪彪的怀里死命挣扎着喊道:“放开我!快放开我!”

洪彪这才放开这位少年,谁知,这少年却转头狠狠打了洪彪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知所措的洪彪捂住自己的脸,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这个孩子打。就在这尴尬的时刻,却只见李斌走上前来对这名少年说:“小兄弟,你要是喜欢这支手枪,就送给你好了!”说着,他又从腰间摸出四个弹匣,递给这个少年:“这里是子弹,你都拿去吧。”

可政喜出望外,他连忙跪在地上对李斌磕了个头:“多谢这位好汉!这枪我也不客气,就收下了!”

李斌最见不得人下跪的,他连忙扶起少年:“小兄弟,千万使不得,男子汉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你不能对我下跪。”

这少年回答说:“这位大哥,我有姓名的,你们以后叫俺小可儿好了。”

洪彪虽是一个粗人,却是粗中有细,他一听这个名字怎么那么女性化,而且联想到刚刚怪异的行为,突然,他自己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可政突然问李斌道:“大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李斌回答说:“我叫李斌,是义勇军独立旅旅长李斌,国民革命家少将。”

“啊!”可政大吃一惊,“你就是威震锦州的李将军啊!你们在锦州,可把小鬼子打怕了啊!只可惜国军就是不肯增兵救援,不然也不会这个结果啊!”

听这个少年说的这些话,李斌心知此人不是一个简单的猎户,肯定还读过一点书的,于是他问道:“小可儿,你小时候读过书吗?”

可政回答说:“读过一点,上了两年的私塾,就会识得几个字吧。后来又去镇里的学校上了两年洋学,日本人来了俺就没有读了。”

“小可儿,你跟我们来我们的营地去看看吧。”李斌说道。

这个可政,毕竟是一名未成年的少年,他对一切都感到好奇,于是答应了李斌的要求,跟着李斌和洪彪,来到他们的营地。

进入树林,来到营地之后,可政见到各种各样的枪械,有步枪,轻重机枪,甚至还有迫击炮的时候,他的眼睛放出亮光,他走到那些枪的面前,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这些武器。

战士们对这名可爱的少年都很热情,有人递上馒头烙饼,有人递上烤狍子肉。可政也不客气,他接过食物就大口打开开始咀嚼起来。

李斌从狙击手小组那里拿过一支莫辛-甘纳狙击步枪,递给可政:“小可儿,这支枪你喜欢吗?”

可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带有瞄准镜的武器,他一把抓起这支精美的步枪,左看右看的,根本就舍不得放下这支狙击步枪。

“小可儿,如果你肯加入我们义勇军,那这支枪就归你了!”洪彪笑着说道。

“不!俺还要回家,我爸妈还在等我呢!”可政还是抵挡住了这支步枪对他的诱惑,他提出他要回家。

李斌笑了笑说:“既然你要回家,那我也不勉强你了,这样吧,我们要在这里大概呆上半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们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你这段时间能不能给我们当向导?如果可以的话,这支枪就送给你!”

“真的?”可政一把就抱过狙击步枪。

“当然!我们大人说话都是算数的!”李斌回答说。

“俺也不是小孩了!俺今年都十八岁了!”可政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李斌说道。

李斌又继续问:“小可儿,日本人来了,你书都读不成,你怕不怕日本人?”

可政回答说:“不怕,俺村里穷,也没有什么好抢的。不过,最讨厌的不是日本人,是那些伪军和收税的家伙,他们一来就鸡飞狗跳的,看到什么东西都抢。”

有了一个当地的向导,要去侦察附近地形,也方便得多了。当晚,李斌他们把可政送回他们村里。次日,这个小伙子果然没有食言,他一大早就在村口等着李斌他们。

见到这个少年没有食言,出来给自己当向导,李斌从怀里掏出一把大洋递给他:“小可儿,你帮我们带路,这些钱就给你了。”

这一把大洋,足足有三十多块,这对于一个山村少年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于是,他连忙推开李斌的手:“李大哥,千万使不得!俺不能收你的钱啊。”

“这是你应该得的!”李斌说道,“你帮我们带路,我们要给你报酬的!”

“可是这也太多了点。”少年红着脸低下头。

“没事的,只要你肯帮我们,这些就是你的报酬!”李斌说道,“小可儿,你可知道我们这次来是干嘛的吗?我们要救那些矿工。”

一听说李斌他们要救矿工,可政对李斌说:“那些矿山,俺打猎的时候也从边上路过,周围都是日本人,根本就不敢靠近。那边天天晚上都有人在惨叫,好可怕的。又一次,日本人从里面出来,俺都差点被抓进去,幸亏俺是山里人,跑山路跑得快,日本人才没有追上俺。”

“那里面都是我们的同胞在惨遭蹂躏!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把他们救出来的!”洪彪愤怒的说道。

“李大哥,洪大哥,你要来救他们,我自然是可以带路。”可政毫不犹豫的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