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十九 考验(4)

淡淡一生 收藏 0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夜里雪停了,同志们都已入睡。炉子里的柴火,不时“霹叭”作响,上面的水壶“呲呲”冒着热气。

孙毅飞披着大衣坐在床边,守着煤油灯,手里拿着书,眼睛直勾勾看着帐篷外。团长在动员大会上的话,现在得到验证。作为连队先遣队的最高领导,先遣队能不能最终在这里站住生存,孙毅飞感到身上压力的沉重。现在唯一想的,是如何应对面前的困难,使先遣队站住脚。

孙毅飞坐直身体,一边想一边揉着腰。来到这里后,多年留下的病患,又在隐隐作痛。他放下书站起来,双手插在腰上,来回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腰,满脑子仍在设想还会出现的问题,寻找解决困难的办法。倦意渐渐袭来,孙毅飞吹灭了煤油灯。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马文瑞一边揉眼睛,一边向帐篷外走。他走出帐篷不一会,忽然惊恐地大叫起来:“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啦!”

马文瑞双手在空中漫无目的地摸索,惊慌恐惧地哭喊着:“指导员!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

马文瑞的喊声,惊动了所有人。战士的突然致盲,孙毅飞一惊,赶紧走出去扶住哭喊的马文瑞。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脑子里快速搜索可能的原因。

孙毅飞说:“不要紧!我想可能是营养不良,加上雪光的刺激,产生暂时的雪盲。你先别着急,先躺在床上休息,我来想办法,很快会好的!”

马文瑞紧紧抓着孙毅飞的手不放,害怕紧张的继续追问,带着哭音说:“指导员,我害怕!真的吗?我的眼睛真的不会瞎吗?指导员,真的只是雪盲吗?”

孙毅飞扶着马文瑞,极力用平静的声音安慰他:“我想应该是的!你的眼睛昨天还好好的,不应该突然有问题。别想太多了!情绪过于紧张,眼睛会更不好。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去营部,看有什么好药没有,再想办法给你补充一下营养。你放心!会很快好的!”

孙毅飞脸上平静,心里却在暗暗着急。他很清楚,可能还会有人出现类似问题,包括自己在内。给养解决不了,一切都无从谈起。继续下去,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整个进山部队,几乎都陷入困境。不再仅仅是一个站住脚的问题,连起码的生存,也受到威胁。

马文瑞在其他人的搀扶下躺到床上,不停揉着眼睛。静静的沉默中,帐篷里只剩下马文瑞委屈害怕的抽泣声。

已经发生的事实,未来的难以预料,对每一个身临其境的人,都构成威胁。无形中使人的恐惧感悄悄产生,并迅速膨胀,不满也随之滋生。

有人小声嘀咕道:“上级到底知道不知道?咱们会不会……?”

说话的人,虽然没有再敢往下说,却把每一个人的担心挑明了。所有人的复杂目光,都投向孙毅飞。

看着大家带着怀疑和质问的眼神,此刻,孙毅飞的心情比任何人都复杂。十几个人的生命安危,先遣队的命运,都将取决于他的决定。

孙毅飞沉思片刻,说:“同志们,我不想说大话,只想告诉大家:我也是凡人,和你们一样,同处一样的环境,一样的条件,也随时可能成为瞎子,甚至还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我不想成为瞎子,也害怕成为瞎子,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被困死在这里。我同样也有致命弱点,心里的牢骚、埋怨、委屈不比你们少,甚至可能比你们还要强烈。可在这时候,叫苦、骂娘、发牢骚有什么用?如果发牢骚骂人能解决问题,我宁愿和大家一起骂!”

“军人的职业,决定了他必定要为国家利益,委屈牺牲自己。一旦接受命令,再没有任何退路可言。否则,只能做逃兵!这使我想起我提干前,一次和副政委的交谈中,他对军人执行命令的解释:军人接受并执行命令,既意味着承担起责任。在某种意义上,接受命令是种承诺,也是誓言,一种用自己生命承诺的誓言。”

孙毅飞的情绪渐渐激动,放大声音说:“一种用自己生命承诺的誓言,这句话我一直记着。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在接受使命那一刻起,即意味着是在用生命,也是在用自己的尊严和人格,做出庄严承诺。一个敢于用自己生命坚守誓言,承担责任的人,还有什么困难能阻挡他?”

“接受命令,受命于国家,这对一个军人意味什么?是国家的重托和信任!这是军人的崇高荣誉!也是作为军人的骄傲!因为,能够享受此殊荣的,必定是那些敢于用鲜血和生命,承担责任的人。”

“害怕躲避困难,违背自己的誓言,是放弃我们的人格,丢掉尊严,也是放弃做人的原则。可能会有人说,人格和尊严又不能当饭吃,命都快保不住了,还讲什么人格和尊严?我不这样想,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生命对任何人都只有一次,没有人愿意随便放弃生的权利。我也一样,希望好好活着,享受人生该享受的一切。可没有人格和尊严的生命,形同行尸走肉,即使那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同志们!我们都是有血性的人,只要我们坚定信念,相信自己,办法会有的!这点困难还难不住我们!”

虽然先遣队员都是经过挑选的党员骨干,可面对一天难似一天的煎熬,每每想到明天会更难,无法得知会有什么更可怕,而又必须去接受的现实,人们赖以支撑的精神防线,难免会出现裂痕。自身的软弱,会趁机不自觉的发出呻吟,本能的,毫不掩饰的,释放出人性的所有弱点。

外面依然是白茫茫的冰天雪地,大家心里的冰雪,在指导员的话中开始慢慢融化。脸上退去刚才一时浮现出的惊慌、恐惧和不满。求生存的渴望,恢复信心,相互鼓励的眼情,重新回到大家脸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