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七回 风流雅士错讹断云路 醉酒豪客病急乱投医 第七回(3)国色天香

bjunqing2008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七回(3)国色天香 正当惠达饲料公司全体股东和员工为进口秘鲁鱼粉经营项目大获成功而欢欣鼓舞的时候,日本的龙永泰和经销商来华考察“防水麻袋”生产基地的行程也拍定了下来。 过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重阳节已是十月下旬,在青岛已是金风送爽,天高云淡的季节。姗姗来迟的日本客人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七回(3)国色天香


正当惠达饲料公司全体股东和员工为进口秘鲁鱼粉经营项目大获成功而欢欣鼓舞的时候,日本的龙永泰和经销商来华考察“防水麻袋”生产基地的行程也拍定了下来。

过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重阳节已是十月下旬,在青岛已是金风送爽,天高云淡的季节。姗姗来迟的日本客人终于踏上了赶赴中国大陆考察的行程,中转站又选定在了青岛。

这次应龙永泰之邀来中国考察的有一老一少两位日本客人。其中一位年长的客人名叫松尾,时年已过花甲。另一位年青的客人名叫吉田,时年三十多岁。

松尾先生中等身材,长的精瘦枯干。由于他酷爱钓鱼,长期在海边经受风吹日晒,薄薄扇扇的长方脸给洗炼的黑里透红,红里透黑,看上去非常健旺。在他两只黑眼珠的周边隐有两圈淡黄的色带,乍一看酷似一对猫眼。在他上唇下的右侧镶着两颗光灿灿的大金牙,笑起来显的特别灿烂。

他身着一袭黑色的西服,脚上穿着一双尖尖的黑色皮鞋。在敞开的西服里面是一件洁白的衬衣,颈下系着一根红色的领带,结束的特别整齐。在黑白红三色的交相映衬之下,配上他那潇洒大气的大北头,显的特别精明干练,隐隐间向外释放着一种霸气。

松尾先生是日本工商界的名人。曾在著名的三圣株式会社供职。退休之前曾在三圣株式会社担任过二十多年的社长。

三圣株式会社在早年曾和三菱、丰田、索尼、东芝、丸红等大型株式会社齐名。在当代日本社会中非常富有影响力。包括欧洲各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在内,三圣株式会社在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自己的生产基地和分支机构。在日本工商界业绩卓著的三十六位著名企业家中,松尾先生在排行榜上曾名列第三十二位,因此在日本工商界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信誉度。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松尾先生曾率领一哨人马在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安营扎寨,兴建了当时开发区一家最大的外资电子企业。建厂初期,他在青岛工作过一段不短的时间。由于这一段工作经历,他在当地政界和工商界结识了不少的中国朋友。就他个人来讲,他对青岛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退休后,他再也没有来过中国。时下,他是龙永泰在日本开设的海神贸易株式会社的高级经济顾问。不是因为他的女儿和龙永泰是上研究生时的同学,两人又曾有过一段火热的恋情,松尾先生才不会屈居下僚给龙永泰当什么捞什子顾问呢!他自己没有儿子,在他自己的心里,他总是要把龙永泰当成儿子来看待的,尽管龙永泰并不买他的帐!

龙永泰为自己能有办法聘到大腕级的日本企业家做自己株式会社的顾问而感到无上的光荣和自豪。因为日本人有极为强烈的民族优越感,是不屑于为支那人服务的。他心里私下常想:“别看他妈的日本鬼子相当年气势汹汹地侵略欺负我们中国人;我现在跑到日本来,就要让日本的名人给我牵马坠蹬,看他妈的谁比谁能!”

松尾先生这次来青岛可以说是旧地重游,心里特别的兴奋和激动。在飞机上,他一直和与他并排而坐的吉田崂唠叨叨个不停。说到兴浓处,还晃动着黑瘦干枯的双手做跳舞状,咯咯作笑,一付老顽童的开心怪象。

和松尾先生一同前来的吉田还是个小伙子,个子矮矮的,长着一张黑色的四方脸,瘦削的身架就象一具刚刚出土的木乃伊。他穿着一套并不宽大的黑色西服,却让人感觉就象里面只有几根骨头架子硬撑着似的,风一大就会被刮倒。

在他的头上,留着刀裁一样齐的小平头,头发黑的发亮。不知为什么,在他的额头正中还故意残留有一小缕长发,让其直扑眉间。额下的两只眼睛既小且亮,目光锐利,灼灼逼人。

他寡言少语,性格沉静。说话就象钟表的钟摆一样,一字一顿,每个音节都象刀劈斧砍的那样棱角分明,让人听了总是感觉不那么舒服。

自打娘肚子出来,吉田这还是第一次到青岛来,所以在他心里充满了奇异的猜想和猎奇的新鲜感。

时下,吉田是日本东京金野麻纺制品株式会社的会长。他所在的株式会社在日本本土有遍布全日本的防水麻袋的联系销售网点,具有很强的营销实力。不过,金野麻纺株式会社只是个进口产品的经销商,而不是直接面对市场的分销商。他们是依靠遍布全国的分销商来做生意的。

松尾和吉田这一老一少一同前来青岛,虽然感受各异,但高兴的心情却是一样的。面对松尾先生一路上的喋喋不休,吉田不仅不感到有什么厌烦,而且表现的极有兴致。


青岛的盛名于世和中国近代史上的“五四运动”密切相关,两者之间有着血肉不可分割的联系。可以说青岛是爆发“五四运动”的导火索,“五四运动”又是中国人民当年为维护青岛的领土主权而发起的。

自一八九八年签定《胶澳租界条约》以来,直至抗日战争的胜利,青岛相继沦为德国和日本的租界和殖民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日本人在青岛盘踞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历史在中国人民看来是一段历史的耻辱;而在有些日本人看来则是大和民族历史上的一段辉煌。因此,一提起中国青岛,有许多日本人很是津津乐道。如果把这种津津乐道上升到民族的、国家的、政治的高度来认识,那就是对伟大中国人民的大不敬了。

不过,大凡人生世事是无法统统从这种高度去认识、去处理的。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之间普通老百姓的相互交往,往往会漠视这种历史的存在,这是任谁也说不清的。毕竟个人不能人人都可代表国家。

中华民族的先人的胸怀是博大的,他的后世的子孙亦是如此。日本当代的平民百姓并不个个都是政治家,如果他们中有人因为历史的原因而对青岛有些亲切感,那是他们自己糊涂;我们可以晓之以理,促其正视两个民族的历史,也不必为此上纲上线大动干戈,兴师问罪。而如果他们是到中国来做生意的日本商人,我们在分清历史是非的前提下也大可不比为此而事事处处与之较真。

而对于嗜酒如命的酒徒来讲,不管他来自何方,有时对这段历史的是非和民族荣辱的印记是全然无法顾及到的。其奈他何!

龙永泰和松尾、吉田三人在日本既是生意场上的伙伴,又是酒场上的酒友。现在在青岛易地相逢,大汉民族的酒徒和大和民族的酒徒相聚在一起是无法不在酒场上一较高下的。更何况,秦汉文化传承下来的这种接风洗尘酒是一定要喝出点名堂来的;不然,怎么能让客人感受到中华民族优秀子孙“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好客和热情呢!

由于要打理枣酒厂兴办合资企业的事情,龙永泰已经先期回到了青岛。松尾和吉田来青岛乘坐的是东京到青岛直航的班机,上午十点半就安然降落到了青岛国际机场。为了招待好这两位尊贵的客人,龙永泰在假日大酒店把下榻的房间安排妥当以后,就在宴会厅里摆下了一桌海味盛宴,严阵以待!

为了给客人助兴,龙永泰还特意请来了当地经委的于主任和海星集团的游总出席相陪。他们二人都是松尾先生的老朋友,都曾应松尾先生之约多次出访过日本,与松尾先生私交甚笃。龙小峰做为龙氏家族的核心成员也位列其中。另外,龙永泰还相约了一位国色天香的小姐前来作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