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七章 祸起萧墙生内乱 同室操戈相煎急 第十七章(2)煽风点火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七章(2)煽风点火 袁恩沛从县政府出来以后,没有回他的老丈人家瓦官寨,而是带着从人去了殷墨翰家。他知道殷墨翰是金沙镇的商会会长,是新海县的上层人物,在工商界大有影响,想借助他的力量在上层社会中活动活动,帮自己找一条出路。 殷墨翰与他素未谋面,见一个身着中山装,公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袁恩沛从县政府出来以后,没有回他的老丈人家瓦官寨,而是带着从人去了殷墨翰家。他知道殷墨翰是金沙镇的商会会长,是新海县的上层人物,在工商界大有影响,想借助他的力量在上层社会中活动活动,帮自己找一条出路。

殷墨翰与他素未谋面,见一个身着中山装,公职人员打扮的中年男人登门前来拜访,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便笑嘻嘻地迎了出来。

等到袁恩沛自报名号并打出鲁伟昌这张大牌来以后,殷墨翰立马现出一副诚惶诚恐的面容恭维道:“哎呀呀,原来是父母官驾到,失迎,失迎!”拱手就向书房里让。

待把袁恩沛让到书房落坐之后,又热情地拜问道:“鲁老爷子可好?我这里成天杂务缠身,少有时间出去走走,可有一些日子没有见到他老人家了!”他是个场面上的社交专家,同样的话在他的嘴里一说出来,就使人觉得热乎乎的。一句话出口,便让袁恩沛有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袁恩沛笑道:“谢谢殷兄挂怀,岳父大人虽然现在上了一些年纪,精神头还是蛮足的,还时常做些户外运动锻炼锻炼,健朗得很呢!”说着,他把话题儿一转,开门见山地言道:“不怕兄台见怪,我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有公事要向兄台请教的!”

殷墨翰慌忙应道:“兄弟这是说的那里话,有鲁老爷子在上面罩着,咱们弟兄就是世谊了,快不要这样客气!再者说来,您还是我们的父母官呢!有话就请直说好了,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不过,我可只是个土地爷,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也不一定就说的在理儿。”他不知道袁恩沛究竟要问些什么事情,所以便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之下预先打了个小小的埋伏。

袁恩沛叹道:“我今天在来兄台这里之前,先去县政府去走了一遭儿,见了一个名叫许耀亭的人。我和他讲,我是南京国民政府新近任命的新海县县长,要他们来配合我的工作;可他就是冥顽不化,不肯认这个账,气得我到现在还肚子疼呢。兄台您给我参谋参谋,这个事情怎么办才好啊?”

“这个事情么?”殷墨翰在脑袋里打了个旋儿,加重语气回应道,“兄弟您走错了门路了!”

袁恩沛的心内一震,赶忙追问道:“兄台这话怎么讲?”

殷墨翰奸笑道:“兄弟是个知事明理的官人,难道这点儿小事情还勘察不透?时下是个乱世,有道是‘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眼时下在新海县势力最大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许耀亭,您去找他顶什么用?再者说,他现在就顶着个县长的名儿,要是认下了你这个账,岂不砸了自己的饭碗子?走这个门路断不可行!”

袁恩沛一听,大为振奋,又进一步追问道:“那照兄台的意思,该走哪一个门路儿才好?”

殷墨翰哈哈大笑道:“这就要看兄弟您放不放得下身架了!现在要是讲军事实力,第一要数邹同义和吕景文,他们手下的人马有好几千。许耀亭的手下不过区区几百人,连他们的零头都不够,怎么能与他们抗衡呢?您放着真神不拜偏去拜灶王,不是走错了门路是什么?”


袁恩沛一听,如梦初醒,一拍大腿叫道:“兄台真是一语中的,好见识,佩服!佩服!”

殷墨翰偷眼瞧了瞧袁恩沛,故意压低声音,迟缓地说道:“不过,他们都是绿林出身,都是些杀人放火的主儿,您能够放得下身架去与他们结交吗?”

袁恩沛一听还是这么档子事儿,扑哧一声笑道:“这有何难?只要他们能够帮助兄弟实现既定的目标和愿望,我俯身去求他们就是了!现在国民政府的要员绿林出身的多了,蒋委员长不是也一样得礼贤下士地去安抚他们,这也算不得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这还只是一件!”殷墨翰又道,“若是能够把他们哥俩给摆平了,您还得去拜访一个人!这个人门生众多,社交广泛,名高望重,地位显赫,论人气声名不亚于水泊梁山的宋公明,若是再得到这个人襄助,兄弟的事情就好办了!”他这一句话出口,又吊足了袁恩沛的胃口。

“那兄台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袁恩沛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殷墨翰嘿嘿一笑,把大拇指一伸,振振有辞地说道:“就是咱新海县抗日救国总会的主任贾相臣呀!这个贾相臣过去不仅干过多年的小学校长,还是一大武术门派崆峒派的掌门人,论名分地位还在许耀亭这个草民县长之上,怎么连这样一位社会名流您都给忽略了?难怪您的事情推进的不顺利!”

“照我的眼光来看!”殷墨翰继续说道:“现在对许耀亭来讲,论声望地位不如贾相臣;论军事实力不如邹同义和吕景文。要是能够得到这两边的人襄助,兄弟的县长大印不就可以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掌心了吗?还用得着低三下四地去求那个乳臭未干的草民县长!”

经殷墨翰这么一点拨,袁恩沛立时茅塞顿开,他忽地想起了在瓦官寨与景元甫、吕信文、孔冠奎等人雾夜巧遇的情景,便兴致勃勃地把来龙去脉给殷墨翰讲了一遍。又道:“当时不是得他们巧遇相助,那兄弟我可就惨了!”

殷墨翰笑道:“若是这样的话,您老弟岂不就有了去联络他们的最好的理由了吗!救命之恩,胜同再造,备上一份儿厚礼,登门前去致谢,不就有了说话的由头了。有了这份儿情谊在,这就要比您端着县长的架子去做说客要强多了!”

袁恩沛笑逐颜开地说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兄台这主意好极了。我这就回去备办,等我把礼物备办齐了,兄台帮忙给我引荐引荐如何?”


殷墨翰见说到这一差上,便拧着眉毛辞道:“这个事情嘛?由我来出面怕就有些不便了!”

袁恩沛诧异道:“同在一个街面上的相识,这有什么让兄台作难的?”

“兄弟有所不知!”殷墨翰叹道,“还不是因为我那冤家表弟的缘故。这自古以来,绿林道上的人就与富豪官府为敌,似我这样的人是与他们这些杀人放火的强盗攀不上交情的。”

又道:“前一阵子,我那康侯表弟又受日本人的委派来到这里成立什么县政府,又拉着我出任什么维持会会长,又出动大批人马去黑龙港里围剿他们,这个扣子就算是给结死了。他们又知道我是康侯的姑表兄弟,这个时候若是由我来出面去打关节,恐怕只会给您增加麻烦!”

袁恩沛失惊道:“这样说来,还真是一道不大容易跨过去的坎儿!不过,要来成就这个事情,兄台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吗?”他又把期望的目光投到了殷墨翰的脸上。


殷墨翰的话虽如此来说,其实心里想得并不完全是这个原因。从打袁恩沛一亮出底牌,他就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他是个奸商,又是个阴谋家,他对共产党八路军领导下的抗日民主政府是不感冒的。对他来讲,无论是由阎康侯的伪政权主政,还是国民政府的游击政府主政,都要比抗日民主政府强百倍。袁恩沛的到来让他看到了莫大的希望,因此才这么热心地来给袁恩沛出谋划策。

他琢磨着,若是出力把袁恩沛给扶上了马,他就会成为拥立的功臣,大树底下好乘凉,他不就又跟着抖起来了吗!不仅再不用象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听任那些泥腿子八路摆布,甚至比跟着阎康侯顶着个汉奸的帽子还要强,毕竟这个袁恩沛打出的是国民政府的招牌。就是退一万步来想,即使这个事情鼓捣不成,只要能够把水给搅混了,他不还可以跟着浑水摸鱼,松松土八路的紧箍咒吗!

可是他转念又一想:若是袁恩沛时运不济,半路上败下阵来,他跟着摇旗呐喊地太过招摇,到头来脱不了得跟着吃瓜落儿。那可就是雪上加霜,把自己打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了。

眼见的袁恩沛手下既没有实兵在握,又没有什么靠得住的大后台,折腾起来到底有几成胜算,他的心里也拿不准。思来想去,便决定在背后里跟着煽阴风点鬼火,明面上不来充这个大尾巴鹰。他讲与邹同义、吕景文等人攀不上交情,则一大半是托词。

他见袁恩沛一直在用期望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把拧紧的双眉舒缓地一展,亮起两只狼眼应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这个桥让谁来搭最好,还得琢磨琢磨!”

不等袁恩沛搭话,他又继续说道:“要去搭这个桥有两个适宜的人选,一个就是咱们刚刚提到过的贾相臣。另一个人就是有‘赛半仙’之称的江湖术士皮万祥了;这个人是个算卦先生,与三教九流、黑白两道都有些交情,也称得上是一个江湖豪杰。”

袁恩沛大喜道:“兄台不亏是金沙镇的坐地虎,人缘脉络历历在胸。在我看来,这两个人都是上佳人选,贾相臣德高望重,一言九鼎,皮万祥江湖同道,更宜沟通,均可堪此重任。承蒙兄台指教,多谢,多谢!”

两个人说到好处,抚掌相对大笑了起来。袁恩沛又火急地催促道:“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咱们既然谋划已定,兄台就赶快帮我给引荐引荐吧,别让兄弟我这么眼巴巴地干等着了!”



——煽风点火鬼吹灯,假作谢恩攀交情!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