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方高层密集互动 中美南海僵局求解



数月前,美国一纸65亿美元的台湾军售合同,让处于上升期的中美高层军事交流戛然而止。经历了今年的南海撞船事件之后,中美军事互动成为两国共同的需求,以减少摩擦和误读。


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10月24日起,开始对美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标志着停滞的中美高层军事交流正式恢复。


按照双方约定,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将于明年访华。参与双边军事互动的高级官员还包括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海军上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在这之前,按照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主任钱利华少将介绍的那样,两国国防部在北京举行了防务磋商;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拉夫黑德将军和陆军参谋长凯西将军先后访华;两军还就海上军事安全问题进行了坦诚对话。钱利华少将还称:“这些都是美方的团组来中国访问,也说明两军关系还存在一些困难,尚未恢复到正常水平。”


尽管两国军方之间仍存在诸多问题有待解决,但开放式的交流,有利于消除疑虑,这是减少误读甚或冲突的前提,尤其是南海问题


建立军事互信至关重要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称,为了消除各自的疑虑,中美两国应该讨论采用何种途径为对方提供更大的“战略性保证”。


美国官员以及媒体一直关注的是中国军力的提升,担忧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受到挑战。上月,美国情报部门将中国单独列为美国的一大挑战,主要是因为中国“日益提升的以资源为核心的外交以及军队的现代化”。


对此,徐才厚将军进行了明确、透彻的说明。


“我们发展导弹、巡航导弹,这是事实,”徐才厚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时称,“但是中国发展武器完全为了自卫。”他指出,中国面临严峻挑战,还没实现完全统一,解放军专注于保卫中国经济发展,防止分裂势力和极端势力的挑战,有必要保持适当的武器装备的现代化程度。


美国方面对于增加中美军事联系以及透明度同样极为重视。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前不久访问韩国时表示,华盛顿将“尽一切可能拓展与中国的军事关系”。他说:“与中国开展对话,分享各自的军事目的,提供更高的透明度,这符合我们的长远利益。”他认为,双方进行这样的对话能够避免误会和误读的情形发生。


中美军方的这种互动,为南海僵局的松动拉开了序幕。双方确认将于今年12月,召开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和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


这次美方特意安排徐才厚上将访问美军战略指挥部以及太平洋司令部等敏感机构,用意也不言而喻。而且,双方达成的7项共识中,压轴的第七条是, “为海上运输安全,进一步发挥现有外交渠道和磋商机制的作用”,其内容无疑是要在南海(乃至印度洋)等中美存在军事交集的区域内建立军事互信。


解决南海问题尚需时日


不过,交流开始并不意味着双方的分歧能够在短期内消弭,毕竟,取得信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尽管今年在中国南海以及黄海发生的中美船只对峙事件得到了和平解决,但是,葛来仪警告:“(两国军事)关系可能随后会出现倒退。”


“北京与华盛顿之间已经设立了军事热线,但真正的考验是,他们是否会拿起电话。”美国国防部前官员亚伯拉罕·丹马克说。


与中国直接产生军事接触的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该司令部统辖30万陆海空以及海军陆战队官兵,占美国武装力量的20%,辖区从阿拉斯加到印度洋,涉及了37个国家,中国则是太平洋司令部“鹰眼”关注的焦点。刚卸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蒂莫西·基廷上将在2年半任期内曾两次访问中国,并积极推动中美海上联合演习。据估算,基廷和他的参谋人员至少将30%的时间专门用于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目前,在太平洋地区,美军对中国军队的态度仍然以猜疑甚至以敌视为主,一系列部署也是有针对性的。基廷离任时强调美军实力没有下降以及“中国不是威胁”,其实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军的对峙情绪。


“即使我们的3000名士兵被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抽调,太平洋司令部的实力丝毫无损。早在21年前,我刚刚进入太平洋司令部服役之时,各国专家学者就在预言美军在太平洋实力的衰弱。时至今日,即使中国崛起,俄罗斯重返太平洋,也不能断言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实力下降。”《华盛顿观察》援引基廷的话称。基廷还认为,在对中国军事实力的评估上,许多防务专家过于关注导弹、飞机和战舰这些硬件设施,忽略了无形的评估指标,如训练水平。


接替基廷的罗伯特·威拉德上将近日也在韩国称,过去10年,中国军力的增长超过了美国情报部门的预计。“他们以空前的速度成长着。”他称,“我们的地区伙伴对中国军力对于整个地区的意义感到有点不确定。”威拉德同时宣称,美国有权在中国南海附近海域进行军事和商业活动,“我们无意进行任何改变”。


对话符合中美未来利益


当然,中美亚太地区目前以及将来的军事格局并不意味着会产生一道新式冷战铁幕,双方通过对话以及其他国际性事务的合作,完全可以做到双赢。


“我们需要打破中美军事关系时断时续的怪圈。”五角大楼新闻秘书杰夫·莫雷尔称。他表示,在过去,中美军事交流“有过阔步前进的情形,我们有很好的互访,我们同意在某些问题上展开合作,但是总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中断双方的接触”。


现在,“某些问题的合作”具备了战略性意义,比如阿富汗与巴基斯坦反恐问题,这不仅事关美国总统奥巴马能否兑现竞选诺言,也符合中国的切身利益。


更具现实意义的是,通过对话和交流能够将现阶段可能出现的摩擦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减轻其对两国关系的冲击。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国防部官员称,美国的信息是,与中国对话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应该能够在合适的氛围中讨论两国的政策性分歧。”他说,“但是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能让这些政策分歧带来危机甚或破坏双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