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折磨世界第一强国 成美国的“帝国坟墓”

10月28日对于以美国为首的反恐阵营来说极为血腥的一天。阿拉伯首都喀布尔的联合国机构、阿富汗总统府、一家五星级酒店和巴基斯坦的的白沙瓦同时遇袭,死亡人数已接近100人。就在同一天,美国计划发射承载着其登月和登录火星梦想的“战神1号-X”大型运载火箭。一位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剑指火星的同时却在阿富汗这样一个人均寿命40岁、人均收入350美元的国家备受煎熬。曾由美国人戏称塔利班武装分子像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野人,但正是这些人在南亚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对抗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军队。用美国《时代》周刊的话说,重振旗鼓的塔利班的影响力“如同扩散的癌细胞”。这说明连美国人也不得不承认,塔利班是毫无争议的“南亚之癌”。

巴阿遭遇“血腥星期三”

10月28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抵达巴基斯坦,开始为期3天的访问。当天下午,在巴基斯坦西北重镇白沙瓦,一枚汽车炸弹袭击了皮帕尔·曼迪集市街,造成包括大量妇女儿童在内的至少92人死亡,217人受伤,是两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恐怖袭击。现场目击着阿克尔·拉合曼向路透社记者描述说:“剧烈的爆炸个这片由砖木结构老房子、繁华商业网点和狭窄过道构成的地区造成了严重破坏,好几幢房子和一座清真寺被损毁,大火还吞没了其中一幢建筑。”巴基斯坦Geo电视台报到说,白沙瓦市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各家医院向白沙瓦居民发出了献血呼吁。

白沙瓦爆炸事件发生后,巴基斯坦官方和西方主题媒体纷纷将矛头指向塔利班。美联社认为,这是塔利班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下马威”。就在爆炸发生的同时,希拉里在专机上对随行记者说“美巴关系要翻开新的篇章,而不是像过去几年那样只限于安全与反恐议题。”

就在白沙瓦爆炸之前的几个小时,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也遭到塔利班袭击。64岁的艾哈迈德·福莫里家驻联合国工作人员寓所附近,他一大早听到动静后就出门看:“弹雨纷飞的场面把我吓坏了,赶紧跑回屋里躲起来。”他告诉记者,枪声和爆炸声持续了近两个小时,期间掺杂着叫喊声和尖叫声。保安努尔·阿拉则对记者说,他亲眼看见二层窗户边有一个外国女人用英语尖叫求救,许多惊恐的外国人甚至将身子探出窗外求助。稍后,联合国发言人安德烈·爱德华表示,这起袭击事件至少造成12人死亡,其中包括6名联合国工作人员,两名保安,1名阿富汗当地雇员和3名枪手,另有9名联合国雇员受伤。

此后不久,一枚火箭弹还袭击了阿富汗总统府的外围,另一枚火箭弹同时袭击了外国人聚居的喀布尔塞勒纳饭店。袭击事件发生后,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哈迪打电话给美联社称,正是塔利班的3名武装人员带着炸弹、手榴弹和冲锋枪血洗了联合国工作人员寓所。穆贾哈迪还说,3天前塔利班就发表声明,要阿富汗远离 11月7日的阿富汗第二轮选举。他威胁说:这只是我们的第 一次袭击。”

30万人与2.5万人的对决

美国在阿富汗被动挨打的局面令很多美国人困惑不已。曾有人问美国有坦克、飞机,面对的又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军队,为何能夺取战争主动权?马伦无奈地说:“他们精于此道,这是他们的国家,他们知道如何作战……仅依靠军舰是无法实现 (胜利)的,仅消灭几个坏小子也行,我们应该长期在那里待下去。”

美军要想待下去最大的问题是是否增兵。美国《空军时报》27日报道称,目前与阿富汗20万安全部队和警察一起战斗的多国联军已超过10万人。他们与塔利班武装分子的人数之比已高达12:1。在军事力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指挥官居然还要求增兵。此举引发了美国学者的质疑。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和历史学教授安德鲁·巴塞维奇说:“美国及其盟军已拥有的兵力和武装配备足以消灭塔利班,但条件是,塔利班武装分子极其合作,站着不动,任凭我们将其炸得粉碎。只可惜塔利班针对盟军的暴力袭击不断,杀伤力惊人。”据估计,塔利班的兵力不过2.5万左右。赛尔维亚军事分析家和游击战研究专家卢伯默·斯托加迪诺维奇说,即便白宫满足了增兵要求,将多国部队和塔利班的兵力对比提高到20:1,也无法彻底消灭当地的各类极端主义势力,反而会带来更多的麻烦。从游击战的的历史看,正规军和游击队的兵力比通常要达到至少3:1,才可能有效对付游击队威胁。即便兵力比“达标”,正规军也往往占不到便宜。比如,1968年的越南战争时期,美军和当地游击队的数量对比为4:1,但最后仍然撤军了事。1999年至2000年车臣战争中,俄罗斯军人和车臣叛军的力量对比也是 4:1,但损失很大。对此,北约军官表示,实际情况是,塔利班兵力的的真实数据很难把握。“当鸦片产量好时,他们(阿富汗人 )就在家务农。而一旦鸦片收成不好,巴黎就会拿起枪支 (加入塔利班 )。

驻阿美军最高指挥官麦克利斯特尔在向白宫提交增兵计划前,特意找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扎米尔·卡布洛夫“支招”。卡布洛夫的建议是不要再增兵,说美国扩大军事存在,将西方民主强加给当地人会重蹈苏联的覆辙。如果苏军1979年推翻阿明政权后撤出,并留下一个友好政府,阿福很或许至今仍是克里姆林宫的势力范围。

塔利班影响如“癌细胞扩散”

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恐怖袭击事件说明,塔利班在阿巴两国乃至整个南亚的的影响力非但没有因为美国的军事打击而消退,反而有不断扩散的趋势。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塔利班的影响其实不只局限于南亚,奥巴马入主白宫后,对布什的政策做了调整,准备从伊拉克抽身,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阿富汗。阿富汗反恐是奥巴马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而巴基斯坦则是其实现这一政策的关键环节。美一位反恐专家甚至说,如果巴基斯坦倒下去,美迄今为止在反恐战斗中取得的一切成绩都将黯然失色。塔利班在南亚的新一轮扩张引起了美国的极度担忧,认为巴当前的局势“对美国和世界构成了致命威胁”。

是什么原因让强大的美军面对塔利班游击战束手无策,甚至怨言和泄气的话越来越多呢?据《亚洲时报》今年4月披露,这与塔利班对传统的游击战术进行了改良有关,表现在对阿富汗城市的突然袭击,在城市多用汽车爆炸增强杀伤力;对偏远的美军和阿政府军据点“集中力量力争全歼”。有消息称,现在的塔利班 “新战略思想家”是在克什米尔打了多年游击战的毛拉纳。此人曾是克什米尔游击队司令,同印度军队作战多年。他带给塔利班的战术是“先行扰乱”,把地方局势搅成一团乱麻时,对敌人发动正面攻击,以次令敌人胆战心惊、不敢轻易走出军营。

除了新游击战术外,当地部分民众的支持也帮了塔利班。美军曾试图用金钱收买塔利班武装分子和阿福很的部族成员,以瓦解对手。但中情局的一位战场情报官说:“当阿富汗山民对1美元都没有概念时,你给他1000万美元又有什么用呢?”相比之下,当地人的族规有时更管用,比如说“不能出卖客人”就深深地扎根在边民的头脑中。所以他们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来抵抗“外来侵略者”,这样一来,拥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军也就无能为力了。

美国不敢再乱用“猛药”

对于增兵与否,奥巴马政府出现分裂。国务卿希拉里、中东问题特使霍尔布鲁克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都倾向于支持增兵,而副总统拜登、白宫办公厅主任亿曼纽尔和国家安全顾问琼斯则反对增兵,他们担心如果再次增兵可能会引发美国民众的强烈反对。国防部长盖茨则态度中立。就在争论增兵与否的同时,美国也在转变政策。

美国国防部网站27日报道称,美国最近已着手实行“握手阿·巴”计划。30名军官接受国防部语言学院培训,学习简单的达理语、普什图语和乌尔度语。美军想培养一些骨干军官,使其精通当地的语言文化,四五年内限制其职责范围和驻扎地点与当地百姓保持联系。美军想通过该计划取信于当地百姓,以更好的对付塔利班。而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已经创建了一个负责与塔利班谈判的“指挥部”。美军上校戴维·海特说:“我们已经与曾杀死过美国人的敌人展开对话了……你不能靠杀人和抓人来结束叛乱。”对此,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佛罗洛夫并不看好。他对俄《红星报》说,严格来讲,阿富汗并非一个统一国家,那些部族联盟不承认强加给他们的政府,塔利班的下面有近50支武装,其中一支想停战,并不以为着其他部队也会放下武器。敌人与世隔绝、缺乏统一战略,但想战胜它反而更为艰难。

“帝国坟墓”并非虚名

对于小小塔利班给美国制造的大麻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伟说:“塔利班如同南亚的顽症,像癌细胞一样扩散,表面上一打就散,又在其他地方纠集起来,在哪一天又出现在市中心,给美军沉重打击。塔利班成了全世界最凶悍顽强的一支游击队,让美国这个拥有全球最先进武器、最大军费开支的国家的国家拿它毫无办法。因此,对付塔利班只能用占思路,不能只讲军事手段。”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中心主任赵干城则说:“阿富汗人生活贫困,没有享过什么福。他们没有保险,对死亡的感觉似乎也与西方不同。这使赤膊上阵的塔利班与坐在钢铁中的美军形成了鲜明对比。阿富汗被称为“帝国的坟墓。它的未来是凶是吉,现在难以判断。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说:“现在,阿富汗的塔利班已经与大部分普什图组人结合,使反美成了民族运动。更何况塔利班擅长游击战,只要没被消灭,对他们来说就是胜利。其实,美国也明白自己打不赢,现在国内游一种新观点——把矛头指向基地,争取塔利班就算完成任务。不过,现在美国国内对这个新观点还没有达成共识。如果到了这个地步,美国地位难免受损,而倒霉的却是阿富汗的周边国家,这也值得我们警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