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一万元90后校花被包养后染毒

maxmany 收藏 3 14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月一万元90后校花被包养后染毒

一月一万元90后校花被包养后染毒


这个在青岛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校花,没能抵挡得了金钱的诱惑——她认识了一个阔老板,原本以为就是普通的包养,但她不知道包养她的人是一个吸毒者,一个喜怒哀乐都不正常的人……



记者面前的张萌,是一个标准的90后小女孩,长相甜美,衣着得体,走在街上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乖小女孩。



这个在青岛一所高校读大二的校花,没能抵挡得了金钱的诱惑——她认识了一个阔老板,原本以为就是普通的包养,但她不知道包养她的人是一个吸毒者,一个喜怒哀乐都不正常的人……


19岁的她思想单纯,把吸毒者的世界看得太过简单,殊不知这里面暗藏的是她难以摆脱的荆棘。10月19日 ,她和包养她的吸毒者一起在酒店吸毒时香港中路派出所民警冲了进来……

一月一万块钱诱惑了她


张萌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学室内设计 ,目前读大二。她低头看着手上的手铐,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心中不安的情绪写在脸上。她讲述了这改变她一生的十天内发生的事情。


10日,张萌在网上的招聘信息内认识了一个负责招聘的大姐,那位大姐看了张萌的资料后觉得她外在条件不错,就告诉她说,目前有个男的很有钱,人也很好,想找一个能替他收拾起居的人,一个月一万块钱的报酬。每天只需下了课后去宾馆陪他,照顾他,第二天上午再去上课。说得很简单,但张萌听出来了,这其实就是包养。


听到这里她犹豫了,在校园里她属于校花,追她的人并不少。怎么也不至于要被别人包养,大姐看出了她的顾虑跟她说,对方对性也没太多兴趣,主要就是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你想想你做一个月就可以赚一万块钱,平时说不定再给些小费,能赚不少钱,还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大姐一步一步地开导,张萌考虑许久后觉得钱来得这么容易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突破了心理防线后,她答应了。


大姐告诉张萌,要去见的人是个大老板,很有钱,长期在酒店开有包房,先去酒店的包房和他见面,要是看了后觉得可以,就谈谈合作,要是看不好到时候见完了就走。张萌觉得可以先看看人再决定,就答应大姐一起去了香港路上的一家酒店。在酒店的包房内张萌见到了要见的人,辛健。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斯斯文文。见面说话都很实在很有礼貌,辛健说,自己对性并不太感兴趣,主要是想找一个平时照顾自己的人,给他采购物品、收拾房间等。张萌觉得这个男人不坏,就同意了。


答应被包养后的当天晚上他们就发生了性关系,张萌也并没有回避,她知道同意了这件事就早晚要走这一步。再说各有所需,我拿我的钱,你做满足你的事情,各自都不欠谁的。前几天,辛健一直都很好,对她也有礼貌。张萌每天下午4点半下课,5点半之前赶到宾馆内陪他。隔天上午8点离开宾馆去学校上课。

包养她的大款是瘾君子


辛健通常晚上睡得很晚,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待在套房的另一个屋子内“溜冰”。他的毒瘾很大,几乎冰不离手。隔一阵子就要去“溜”上一会,晚上很少去床上骚扰张萌。基本都是张萌收拾完了房间后自己睡觉。


辛健在酒店内开了两个长期包房,一个是他们住的房间,另一个是他用来专门谈事情用的。张萌很好奇辛健是做什么工作的,那么有钱。问过他后,辛健说,我做的事情比贩毒还赚钱,具体做什么不能告诉你,你知道我很有钱就行了。有时脾气有些直的张萌和辛健闹别扭时,辛健通常会说,我让你干吗你就给我干吗,要给你多少钱你才能听话?一万,两万?三万够了吧,要钱我给你,但必须听话。


张萌发现这个平时看着挺实在的人会经常喜怒无常。吸了毒后,情绪通常会失控。时而开心 ,时而愤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她开始有些害怕了。刚接触时,他保证说自己从来不打女人,但张萌有事情做得不符合他的要求时,会被踢上几脚。原本温文尔雅的大老板,变成了脾气暴躁的瘾君子。


晚上辛健都在包房内“溜冰”,常常能看到他飘飘欲仙的神情。每天晚上辛健“溜冰”时张萌都躲得远远的,她说,自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她知道吸毒是很危险的事情。


有天张萌看他“溜冰”后很享受的表情,就好奇地问他,吸毒到底是什么感觉?你这么喜欢吸。辛健听到这个问题后有点兴奋,讲道,吸了之后感觉想要飘起来一样,浑身都很舒服,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他看了看眼前乖小的张萌说,你是个好女孩,人也很单纯,你千万不能吸毒,不能害了你。


原本张萌每天和他住在一起,很害怕自己也会沾上毒品,但听了辛健这样说,胆小的她心里顿时有了底。她虽然觉得有点害怕,但想想这对自己也没什么危险,赚完钱就走人。


瘾君子失控后逼她吸毒


18日晚上,辛健在房间内看到张萌收拾房间没有收拾干净顿时就发火了。质问她到底会做什么事情,必须要回答,要是回答不出来就让她从那里出去(辛健用手指了指窗户),他们的房间是在12楼,张萌顿时很害怕。


她想自己在家里被宠坏了,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一时间也说不出自己会做什么,在辛健的逼问之下,张萌哭着说,自己会唱歌、会化妆。辛健听了后说,滚一边给我化妆去,化得我不满意非打死你。


张萌知道他吸毒后隔一段时间会心烦意乱,这个时候她做什么都没用,即使化得再好他也不会喜欢,就哀求他放过自己。谁知道辛健变得更为过分。


他逼着张萌跟他一起“溜冰”,她强烈拒绝。辛健恶狠狠地对张萌说,今天你必须要跟着我一起玩,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指窗外)。这时的张萌被吓坏了,这些天来她开始了解辛健了,知道他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他想做的事情你要是不答应他,那么什么无耻、危险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


张萌被逼无奈也吸食了毒品,辛健还很得意地问她什么感觉,爽不爽?张萌说,没有什么爽的感觉,就是觉得头皮有点发麻,不太舒服。辛健笑着说,刚开始就是这样,几次之后你就会感到很舒服了。


经历了这些后,张萌心中萌生了要离去的念头。19日上午8点左右,张萌的同学给她发短信通知她上课,说学校要检查。辛健不让她去上课,让她谎称自己病了。正当他们在房间内消遣时,香港中路派出所的民警冲了进来当场抓获了两人,并缴获了所有的毒品。



◎对话张萌


记者:当初为什么会想去认识这个人?


张萌:现在上大二学习也不是很忙,原本想找一份兼职。遇到了一位大姐,她跟我说我的条件不错,可以帮一个大款收拾一下房间,酬劳很高。我看可以赚不少钱,犹豫后就答应了。


记者:当时知道是被包养吗?


张萌:知道,所以也很抗拒这个事。当时本着去看看那个人怎么样,要是让我很厌恶根本就不会答应。但见了面之后觉得他人不错,也很斯文,还说自己不喜欢性。


记者:知道他吸毒后,害怕吗?


张萌:害怕,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道吸毒的危害性,早就告诫过自己,他吸他的,我过我的,绝不沾一点。


记者:后来发现他喜怒无常,甚至变态后,有没有想结束这一切。


张萌:有的,19号上午,如果不是他逼着我不让我去学校,我极有可能走了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记者:现在坐在这里,后悔吗?


张萌:非常后悔,我觉得这十天毁了我一辈子,真想要是退回去十天,我一定不会选择这个。特别特别后悔。


记者:你恨他吗?


张萌:怎么说呢,说恨也有。但现在我更恨我自己,是自己的愚蠢、自己的过错害得自己变成这样的,我错了。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新型毒品


摇头丸


出现时间:2000年左右


出现地:迪厅等娱乐场所


性质:安非他命类衍生物 ,化学名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DMA),属于中枢神经兴奋剂。


K 粉


出现时间:2002年左右


出现地:歌舞厅、KTV 、酒吧


性质:医学上称为氯胺酮,俗称“K”粉。20多克的量就能麻醉一头大象。呈白色粉末状,也可以是药丸或透明无色的液体。


***


出现时间:2003年


出现地:旅馆、赌场


性质:甲基苯丙胺,为纯白色晶体,晶莹剔透,外观似冰。


麻古


出现时间:2004年


出现地:旅馆、赌场


性质:“麻古”系泰语的音译,是一种加工后的***片剂,属苯丙胺类兴奋剂,具有很强的成瘾性。


神仙水


出现时间:2008年年底


出现地:歌舞厅、会所


性质:俗称液态快乐水,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能够刺激神经,10多分钟就能让人昏迷不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