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出击 第一卷 逃出死亡基地 第三十章 打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


大家都在饶有兴致地看着穆天抓鱼,忽然见他的举动有些反常。只见他哆嗦一下之后,然后就全身僵硬地往前倒,“噗通”一声倒在了水里。

众人大叫不好,连鞋子也顾不得脱,赶紧跳到水里七手八脚地把穆天拉回岸上。

一摸心脏,坏了,已经停止跳动了。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心脏病突然发作?

哪里还能想这么多。这里李泽飞的医术最高明,赶紧吩咐众人把穆天抬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自己就开始做胸腔压迫和人工呼吸。众人紧张地站在周围,纷纷替穆天祈祷。

提心吊胆地过了三分多种,穆天的心脏终于重新跳动起来了。简直就是从鬼门关门口转了一圈又绕回来了。幸亏阎罗爷没有盛情邀请他,要是给他点好处,说不定就不回来了。

李泽飞也惊得是一头冷汗,生怕自己救不活穆天,感觉到穆天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这才安下心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穆天睁开了眼,看看上方的六颗脑袋,说:“刚才我是不是昏倒了?”

“刚才阎王爷请你去吃肉包子了。”乔荒说。

“是吗?那别让我回来啊。我现在如果能吃个肉包子就死而无憾了。”

你瞧瞧,别人好心好意地救他,大家还提心吊胆地担心了半天,现在居然还赖账埋怨起别人来了。这无赖耍的,都到家了。

“刚才怎么回事儿?你没有先天心脏病吧?”罗朴言问他。

“我哪里有心脏病。刚才那个东西狠狠地电了我一下。”穆天边穿鞋子边说。

“电了你一下?那东西会发电?”

“是啊,还挺厉害的。我当时就感觉浑身麻了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就躺在了石头上。当然,是你们救了我。感谢各位的救命之恩哪!”穆天穿好鞋子,冲着大伙儿抱拳。

“特别是李泽飞同志。我们的李泽飞同志医术高超,舍己救人,为了战友的生命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初吻。不过说实话,我感觉两个大男人嘴对嘴就是怪怪的。当然我也从来没有和女人嘴对嘴过。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这穆天,真是什么话都能说。

李泽飞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也没理他。

穆天还不死心,他说:“这人可不能因为没东西吃,饿死呀。我说大伙儿赶紧想个办法解决一下我们的伙食问题吧。没有力气,谁也走不动啊?是吧,牛金。”穆天来到牛金面前拍拍他的肚子说,“就看你这强壮的身材,大块头,胸大屁股大的,肯定一顿饭得吃别人两个。饿的肯定也比别人快。怎么就没听见你抱怨呢?”

“你以为谁都像你呀?饿死鬼托生似的。”

“哎,我要是死了,也得做个饱死鬼。怎么着也得吃顿饱饭。”

唐虎想了想,觉得穆天说的有道理,现在压缩干粮也吃完了,总得想个办法来填饱肚子。现在枪有,子弹也有,虽然不多,但是打几只野鸡野鸭野兔子什么的,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说:“穆天说的有道理。那咱们就去打猎去吧。现在不管怎么说,先弄点吃的,把肚子哄下去再说。”

众人一听,连队长都发话了,那就干吧。赶紧跳起,开始收拾手里的枪。

顺着溪流往下走,就是一小片树林,不像是刚才的那片莽莽的原始森林一样潮湿阴暗恐怖,里面长着脚脖子深的茅草,稀疏的一片阔叶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动物。

众人钻进了林子,四处张望,看哪里有什么活物。正寻着,只见旁边“嗖嗖”地跳过去两只不明不白的动物。

像是兔子,又像是狍子。比兔子大,比狍子小,兔子的皮毛,狍子的色泽。兔子的短腿儿,狍子的蹄儿。兔子的眼睛,狍子的鼻子。兔子的耳朵,狍子的尾巴。

哪里管他那么多,乔荒靠的最近,枪口一抬,两枪就撂倒了。两个东西挣扎了一番,然后就不动了。

“看起来肉质应该不错。就是有点小了,要是能再打两只就好了。”乔荒跑到猎物的跟前看了看,说。

要说这天遂人愿也有一定的道理。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两旁的草丛里,突然钻出了七八只这类的动物,想必是由于受到了枪声的惊吓,突然跑出来了。

众人各自瞄准猎物就开枪。瞬间,又倒下去了五六只。剩下的没命地奔逃。

由它去吧,反正也差不多够吃的了。多杀也无益,既浪费子弹,也是杀生。

众人纷纷捡回自己射杀的猎物,揪着耳朵,拎在手里。

“我射杀的这两只居然是一公一母哎,真是造孽啊!”乔荒说。

“人家夫妻俩当时正在调情,根本就没有注意你,要不然你能这么利索地解决掉了啊。也不裁量裁量自己的枪法。”穆天说话向来都是不中听的。

乔荒知道穆天也就是图嘴上的痛快,其实心里完全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也就没有理会他。

众人人手一只猎物,来到了河边。

然后就开始捡柴火,收拾猎物,开肠破肚,把毛皮和内脏什么的一扒拉,就剩下个亮光光的身子了。找根树枝,把上面的皮儿一拨,把猎物往上一串,点火,开烤。

那猎物的皮肉在火焰的烘烤下“滋拉滋拉”地响,不一会儿全身就油光光的了。

众人一看,纷纷开始咂摸嘴儿。那幽幽的烤肉香直钻鼻孔。穆天那哈喇子,都要滴鞋面上去了。

等待外皮儿焦黄,差不多就熟了。赶紧取下来,用手轻轻那么一扯,一大块鲜嫩的热气腾腾的肉就撕下来了。大家如同饿虎扑食一样,狼吞虎咽地大撕大嚼起来。一阵风卷残云之后,树枝上就剩下一串骨架了。

甚至穆天连这个也不放过,一手一根骨头,在那拼命吮吸骨髓呢。那些脆骨在他的嘴里,嘎嘣嘎嘣的,听得别人心里直膈应。

然后又烧开水,众人茶足饭饱,感觉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精神也大了。个个摩拳擦掌,好像要和谁打上一架才行。

稍微休息了片刻,大家继续顺着河流往下游走。

抬眼望去,只见弯弯曲曲的小溪,在密密麻麻的黑森林里蜿蜒穿梭,不知道哪里是个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