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0.html


上方的彩色云层低低地垂着。那小溪的水量虽然大,但是由于流域的面积宽,所以水不深,岸边全是大大小小的砾石。众人就是踩在砾石上,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一会上一会儿下的。

而且由于地势的高低不平,河流也九曲十八弯,拐过一道丛林,又是一道丛林。大家一次次地希望,又一次次地失望。到最后都要泄气了。

就在这时,溪水拐了一个大弯之后,流速突然放缓,流径收缩,河水也深了,两岸的砾石变小,已经没有了大的砾石,都是差不多鹅蛋那么大。两旁的树木也不像刚才那么杂,现在几乎全是清一色的阔叶树,树底下全是凄凄迷离的野草,盛开着片片的野花。

如果刚才出来的是热带雨林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温带阔叶林一样。可是这是在河流的下游呀,难道越往下游走,温度会越低吗?

这可完全不符合地理学。

而现在,那些彩色云层越来越低了。仿佛大家不是在往下走,而是在往上走,一直走到云端去。

大家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河流和树木已经被矮矮的厚厚的彩色云朵压着。在往后什么也看不清楚了,一切都像是淹没在浓浓的雾气之中。

那些雾气闪耀着柔和的光芒,看起来其中蕴含着无数颗金属小颗粒一样。

众人走进了浓雾之中。

果然正如所看到的一样。这雾气正是那彩色的云朵,里面明显能看到很多微小的可以发出柔和光芒的小颗粒。流淌着的雾拂在脸庞上,会有一种沙沙的感觉。

乔荒读过很多的书,他说:“这有可能是某种矿物质的粉尘与水蒸气凝成的结晶。这种矿物质是一种自发光矿物。带有一定的放射性,就像是夜明珠一样。”

“那么说我们都受到辐射喽?”李泽飞问。

“这是肯定的,但是受到多大的辐射?会不会有什么危害?这还不太清楚。不过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你看森林的那些动物都活得好好的嘛。”

“但是,它们看起来变异了好多呀?跟外界的生物完全不一样。而且,他们的身体自身机制大概已经进化到能够可以抵消这样的辐射的程度,而我们这些外界的生物就不能。”李泽飞说。

“有这个可能。不过得等到验证过之后,才可以肯定。”

雾气越来越浓。两旁的树木已经完全不可见。甚至从眼睛往下面看,都看不到自己的脚。每个人都像是漂浮在空中似的。

“我们上天啦!可以驾着五彩祥云到处飘荡了。就跟那些神仙一样。”穆天笑着说。

“那你赶紧飞起来试试看。”牛金说。

大家又哄笑一阵。

走在前面的唐虎突然“哎呦”一声,众人连忙跑过去看。原来队长撞到了一堵石壁上。

那石壁光滑。由于雾气的阻隔,看不到大小、长宽和高度。可是往两边走,都还是石壁,看来已经走到了异世界的尽头。这个世界是由一大圈石壁包裹起来的世界。我们已经走到了边缘。

可是刚才的河流呢?河水淌哪里去了?

众人伏在地上面上,慢慢地爬着寻找,终于找到了。河流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粗大的水流从一个洞里无声无息地钻了过去。只能看到水的流动,完全是无声无息。就像是一直流到了地狱一样。

水面距洞口的上方只有一个人头那么大的高度,虽然空隙不大,但是从里面源源不断地喷出浓浓的雾气。看来这里的雾气都是从这个洞口喷发出来的。可是里面是什么东西在产生这种能自发光的雾气呢?造就了这片独特的异世界?谁也猜不出来,只有亲眼看了才能知道。

而其它的地方全是石壁,别无出口。只有从这个地方才能够出去。

既然这样,肯定不能再回去了。

大家冲着彼此点了点头,唐虎把身上的东西还有枪都绑好,第一个下了水。水不算太深,刚好能没过胸部。然后大伙儿一个挨一个下水,然后手拉手,朝前走。

大家连成了一串,走进洞去。

水面上的雾气发出柔和的光芒,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前方一米远地方的景象。可是什么也没有,周围的石壁是光滑的,也没有附着什么苔藓之类的。看来没有什么孢子类植物生存在这里。

众人走在雾气里。迎面而来的雾气不断冲刷着裸露的皮肤,感受到沙沙的麻痒感。

而且周围没有什么发出声音。仿佛是走在一片无声的世界里。水流鬼魅一样无声无息地朝前流去,像是被施了禁声的魔法一样。

还好,水温不算低,正好是适宜的范围。没有因为水的温度过低或过高,而使身体感受到不舒适。

走了不多久,前面突然开阔,水位就开始降低,不一会儿就降到了脚脖子以下。而且地表突然向下倾斜起来,同时能感受到温度突然升高。四周仍然是浓雾,透过雾气能看到不远处是一片模模糊糊的红色。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众人感觉脚底下变得滑溜溜的,再加上坡度的关系,众人纷纷站立不稳,摔倒在地。由于谁的手都没有松开,于是就没有人滑下去。

谁知到下面是什么,最好不要贸然下去。

唐虎摸了摸四周,有一些凹凸不平的石块。于是就摸着这些石块往旁边爬。众人也学着他的样子,松开手,慢慢地爬着。侧面来的水流不住地冲击着身体。但是谁的手都没有放松。牢牢地抓住那些凸起的石块。

不一会儿水流没有了,坡度也和缓了不少,能感觉到爬到了一块平地上。继续往前爬,是一块石壁。看来是到头了。

大家翻过身来,身体挨着身体,背靠在石壁上,坐了下来歇息。周围的温度仍然很高,而且还有很浓的雾气,就像是在洗桑拿一样。每个人的身体上都在流着汗。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热?桑拿房啊?”穆天说。

“不知道,我去看看。”牛金站了起来,挨着石壁走,不一会儿就隐没在雾气中。

“啊——!救命!”

不好,牛金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