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一代-西点军校七六级毕业生~

国军P-40战机 收藏 3 1420
导读:[size=16][B]翻译:小小冰人[/B][/size] [color=#0000FF][B]前言:西点军校76级的学员毕业的时候,恰逢军队的低潮期,也是西点军校的低谷期。但是那一年所产生的将军们参与了两场国家战争:伊拉克和阿富汗,而且他们是关键指挥者,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B][/color] 雷·奥迪尔诺被吸收进西点军校1976级打橄榄球时还是个留着一头松软长发的少年,一个成绩很一般的学生,他的业余时间花费在军校橄榄球场外开派对或者带着一帮“旅游团”去校外的酒吧。他的同班同学史丹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翻译:小小冰人


前言:西点军校76级的学员毕业的时候,恰逢军队的低潮期,也是西点军校的低谷期。但是那一年所产生的将军们参与了两场国家战争:伊拉克和阿富汗,而且他们是关键指挥者,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雷·奥迪尔诺被吸收进西点军校1976级打橄榄球时还是个留着一头松软长发的少年,一个成绩很一般的学生,他的业余时间花费在军校橄榄球场外开派对或者带着一帮“旅游团”去校外的酒吧。他的同班同学史丹利·麦克利斯特出身军人世家,史丹利的一个恶作剧就是假装袭击军校内的一所办公楼,使用了退役的武器和“手榴弹”——用卷起来的袜子制造而成。当他的胡闹被宪兵注意到后,麦克利斯特学员的职业生涯几乎就此结束。毕业33年后,他们两人成为了四星上将并指挥了国家的两场战争,奥迪尔诺将军是伊拉克战场的最高指挥官,而麦克利斯特将军则在最近接掌了阿富汗战争的指挥权。同一班级的毕业生同时指挥两场战争,这在西点军校207年的历史中还是第一次。


76级西点毕业生,他们离开西点时恰逢军队的低潮期,也是西点军校的低谷期,但在他们当中却产生了数目惊人的将军,现在他们对美国军队的发展极具影响力。在76级的855名毕业生当中,至少出现了33名现役或退役将军,他们现在大多是五十来岁。麦克利斯特将军在喀布尔的副手,戴维·罗德里格兹中将,是他的同班同学;带领美军努力训练伊拉克军队的弗兰克·赫尔米克中将;退役中将戴夫·巴尔诺——他曾经在阿富汗担任了19个月的最高指挥官,他们都是西点军校76级毕业生。“这真的是史无前例,”在西点军校担任了30年官方历史学家,最近退休的史蒂芬·格罗夫这样说道:“军校1915级因为有了奥马尔·布雷德利、德怀特·艾森豪威尔这些毕业生,所以成为众所周知的‘将星之班’,但是你可以认为西点1976级正在成为有影响力的一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星上将奥迪尔诺与约瑟夫·麦吉中校走在伊拉克萨迈拉的街上。)


西点1976级的这一代,是第一批没有经历过越战就进入军队的军官。他们取代了那些退役的将军,例如柯林·鲍威尔以及其他一些资深将军,鲍威尔他们都有越战的经验并且几十年来一直试图让军队置身于冲突以外——例如伊拉克,他们担心越战的悲剧会重演。而奥迪尔诺将军和麦克利斯特将军则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美军将会卷入到那些不确定的、低强度的冲突中,而他们将毕生致力于让军队做好战斗的准备并打赢任何冲突。奥迪尔诺将军是“增兵伊拉克”的主要倡导者,这一招显著地降低了该国家持续不断的暴力袭击事件。在巴格达,他和他的同班同学正面临的是“当驻伊美军大幅度减少后,如何确保胜利成果”这一艰巨的任务。麦克利斯特将军曾经指挥秘密特种部队抓捕过前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并击毙了恐怖分子头目阿布·穆萨卜·扎卡维。今年年初,奥巴马政府解除了前任指挥官的职务后,麦克利斯特将军开始负责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他和罗德里格兹将军在阿富汗率领着大批美军,设计出新的策略来扭转阿富汗当前不断恶化的局势。


西点76级毕业生现在正成为平乱战略最主要的军事鼓吹者,这一战略的重点是保护平民百姓而不是杀死敌方战斗人员,这在军事上是一个具有影响深远但却颇有争议的转变,因为在传统上,打大规模战争是军队的首要任务。“我们这一代人并不害怕转变,因为我们以前就遇到过并看见过它给部队带来的积极意义。”奥迪尔诺将军在接受采访时说:“不同的是,现在对此负责的是我们。”站在西点军校内山坡上哥特式石建筑的峭壁上俯瞰哈得逊河,一种永恒的感觉——这是西点军校颇为自傲的,这说明它的所有毕业生,无论何时,他们融入了学校,成为“西点军魂”的一部分,这也是西点军校1802年建立在前革命战争堡垒现场的一种精神延伸。西点军校76级学员加入军校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恰逢一个适当的时机,早几年前军校的规模扩大了一倍,这使得学校可以吸收更多的申请者,他们在1972年入学,正值越南战争开始逐渐结束。他们加入的军队正在变得更加专业化、更加多样化,越战时期的征兵制度变成了今天军队的“全自愿”制度。


绝大多数将军们解释他们加入西点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父亲或兄弟曾在军队里服役,这使他们认为有义务效仿。例如,奥迪尔诺将军的父亲就曾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巴尔诺先生家族里的男性成员都在军队里服役过。自军校毕业后,他们却面临了社会的敌意。凯斯·沃克准将说他在纽约市穿着军装时被人吐唾沫;已经退役的三星上将巴尔诺先生记得他在锡拉丘兹出席某学校的橄榄球比赛时,那些学生向他投掷鸡蛋;身高六英尺五英寸,健壮结实的四星上将奥迪尔诺将军说,他在校外尽量避免身着军装。“当你打算身穿军装外出时,你最好自己想清楚。”他说道。西点军校的历史上也有过令人震惊的最大的作弊丑闻,在1976年进行的一项带回家完成的电气工程考试发生了作弊,结果有超过150名学员退学或被开除,然而有98位学员在第二年又恢复了学籍。但那一期毕业出来的现职将军或退役将军,没有一个人与该事件有牵连。当时,一幅时代杂志封面的照片被广泛转载,照片上,一名西点军校的学员伸出手指指向背后的标题:荣誉值几个钱?奥迪尔诺将军回忆说,当时他被告知,有一些年轻的学员被赶出学校,因为他们涉嫌参与了作弊丑闻。“我觉得震惊的是,到底有多少人牵涉进该丑闻?”奥迪尔诺将军说道:“让我震惊的另一点是,他们试图指责每一个学员,好像我们每个人都参与了校园舞弊案。”


76级学员卷入的另一场激烈争论是关于西点军校是否应该接纳女学员,在国会的命令以及公众对当时军校校长的反对声下,第一位女学员进入了西点军校。仅仅在几周后,76级的学员们毕业了。“当女学员进入西点时,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就此完蛋了。”沃克将军说道,他现在正带着美军训练伊拉克军队,他说他在毕业后开始与那些聪明能干的女兵一起服役,这让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后来,他的女儿劳拉也进入西点军校学习,并于2003年毕业。奥迪尔诺将军在新泽西州洛克维长大,这个小镇大约有6000名人口,距离西点军校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他被招募进学校打橄榄球,但是由于膝部受伤导致他作为西点棒球队投手的运动生涯就此结束。麦克利斯特将军出身于一个显赫的军人家庭,他的父亲,赫伯特,作为一名二星少将曾在二战后的德国服役。麦克利斯特将军的家庭中有五个男孩一个女孩,要么在军队中服役要么嫁给了在军中服役的人,他的一个兄弟作为首席牧师曾在西点军校任职多年。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72年秋季,作为西点军校一年级的新生。当时,麦克·沙舍夫斯基——他后来在杜克大学非常有名(冰人注:喜欢篮球的朋友都应该知道他吧。),他当时作为陆军篮球队总教练正带队进行第二个赛季。巴里·麦卡弗利,后来升至四星上将并且是最早提出在伊拉克制止暴乱的倡导者,当年他还是一名年轻的少校,在西点军校社科系讲授一门广受欢迎的课程,当时还有一些将军也来旁听。


西点军校黑白年鉴上的条目这样介绍奥迪尔诺将军:“无论是在米基体育场外的派对上还是在校外的酒吧里,OD总是在他的朋友之间。”而对于麦克利斯特将军的介绍则是:“好竞争、奉献精神以及渴望铸就了麦克——我们了解并尊重的一个朋友······他的成功中最臭名昭著的是‘会议大厅袭击’”(冰人注:这是拿麦克利斯特当年的恶作剧开涮。)一年级的新生不允许离开校园,老师们几乎每天都要进行测验,课程到周六才停止,每个人必须来上课,这是强制性的,甚至对那些校运动队的成员也不例外——他们通常在每周六下午训练。1973年10月20日,数以万计的大学球迷涌入西点军校的米基体育场,观看陆军球队对抗从未被击败过的圣母大学球队。“当时我在二年级,上午八点开始上数学课,而对圣母大学的比赛是下午一点开始。”退役上校鲍勃·麦克鲁说道,他是西点76级毕业生,而且和奥迪尔诺和麦克利斯特一样,都是军校橄榄球队的成员:“这是规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阿富汗库纳尔的一座美军前哨基地,左起第二人是麦克利斯特将军——注意他衣襟处的四颗将星。)


1972年,他们在军校生涯的第一年,奥迪尔诺和他的同学们坐在学校的食堂里召开“战前动员会”以面对即将到来的陆军VS空军的橄榄球比赛,结果却变成了对食物的“声讨大会”。“这简直就像动物屋里的类固醇。”盖伊·斯万少将说道,他现在是驻伊拉克最高指挥官奥迪尔诺将军的参谋长。飞掷在空中的马铃薯和三明治损坏了墙上那些有几十年历史的绘画,这些画上绘制了战争场面,从十字军东征第一次世界大战。“我记得我把那些什锦水果用餐巾纸包裹起来对着那些画像猛砸过去,那些陈旧而又美丽的画像。”巴尔诺先生这样回忆道,他是一名退役的三星将军,曾在阿富汗担任过19个月的最高司令官:“这就是我成熟的程度。”2001年,他们的第25次联谊会上,这些76级的毕业生们捐献了50万美元用于修复那些绘画。“西点会议大厅”是位于军校中央的一座华丽的办公大楼,为了对它搞一次恶作剧的“军事袭击”,麦克利斯特向学校博物馆借来了一些老式武器,当时他告诉教授说这是用来研究的。一天夜里,他和几个同学穿上迷彩服,用那些老式的汤姆森冲锋枪和假手榴弹武装起来,然后袭击了那座四层楼建筑。


“当时正好有一些女士在校园里参观,当她们看见这伙野蛮人在楼里乱跑并投掷‘手榴弹’时,她们被吓得脸色苍白。”麦克鲁先生说道:“这些家伙很幸运,他们没有一个受到过重的处罚。”奥迪尔诺将军与麦克利斯特将军在学校里就是好朋友,而且在毕业几年后参加了陆军指挥参谋学院,他们是毕业后冉冉升起的新星。在指挥参谋学院,两人彼此住得很近,他们的妻子也成为了朋友。奥迪尔诺将军被派遣到伊拉克是在2003年4月,当时他是陆军第四机械化步兵师的指挥官。一开始,内部军事通报会上批评该师太过于好斗,而且还不分青红皂白地对逊尼派男子进行大规模的抓捕行动,虽然后来该师在抓捕逃亡的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03年12月,当侯赛因先生在一个地洞中被找到后,奥迪尔诺将军说了一句著名的话:伊拉克领导人“像耗子一样被抓获”!伴随着军事上的胜利而来的是个人的悲剧,2004年8月,奥迪尔诺将军的儿子安东尼——一名陆军上尉,在巴格达附近遭遇火箭弹袭击,悍马车被打穿,他身负重伤。安东尼·奥迪尔诺,跟随他父亲也考上了西点军校,在伊拉克,他失去了他的左臂,从军队退役。奥迪尔诺将军在2006年12月重返伊拉克担任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他发现伊拉克已经陷于内战的泥沼,而政府新组建的安全部队根本无力控制这一切。奥迪尔诺告诉他的助手,如果没有更多的部队,美国及其盟国就无法改善伊拉克的安全局势,他要求五角大楼派遣5—10个旅的增援部队。他达到了他的目的,布什总统宣布了很快将向伊拉克增兵30000的计划。


麦克利斯特将军因为指挥特种精英部队而出名,那些部队里包括陆军的“三角洲特种部队”,政府部门不会正式承认他们的存在,所以他职业生涯的绝大部分详情依旧是保密的。当他还是一名年轻军官时,麦克利斯特的工作需要他在常规部队和指挥陆军游骑兵以及特种部队成员之间来回穿梭。后来他与哈佛以及纽约的对外关系委员会建立了友谊,每次去那儿他会从布鲁克林的家中慢跑过去,大约10英里的距离。2003年,麦克利斯特将军受命指挥五角大楼的“联合特种行动指挥中心”,他管理着驻伊拉克的精英部队,例如陆军的“三角洲特种部队”和海军的“海豹特种部队”第六队,那一年12月,他的手下发现并抓获了萨达姆·侯赛因。他的特种部队通过极强的能力袭击目标,利用现场缴获的电脑或手机找出有用的情报,然后立即开展追踪——针对其他激进武装分子的行动,这些特种部队以及情报人员在麦克利斯特将军的指挥下在伊拉克服役。他的特种部队在伊拉克境内专心致志地猎杀那些具体的恐怖分子首脑,一年多来,他们一直在寻找他们的首要目标:阿布·穆萨卜·扎卡维——已经确信他策划了数十起人肉炸弹恐怖爆炸事件以及亲自执行了斩首一名美国承包商。


2006年6月,麦克利斯特的特种部队追踪到扎卡维位于伊拉克巴古拜附近的一处“安全屋”,随后,一架美军F-16战机对那所房屋投掷了两枚500磅的炸弹,当场炸毁了房屋并重伤了扎卡维。麦克利斯特将军立即从巴格达基地赶到轰炸现场,帮助他的手下鉴定恐怖分子头目的尸体。他俯视着扎卡维,扎卡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被绑在担架上,其间还点了一次头。在阿富汗,麦克利斯特将军试图确定应该从伊拉克汲取哪些经验策略而哪些是不可以效仿的。他已经暗示,他计划学习奥迪尔诺将军在伊拉克实施的一项关键创新:在一些邻近区域和城镇建立起一些小型前哨基地,以此保护当地的居民。目前还不清楚,是否他会以奥迪尔诺将军为榜样试图也依靠当地武装来对抗“基地”及其他恐怖组织,此举令很多阿富汗人担心:那些阿富汗官员会不会把阿富汗再次带回军阀混战的局面。


最近几个月,伊拉克已经成为了“特定班级聚会”的现场,其成员是西点军校76级毕业生,包括赫尔米克将军、斯万将军以及沃克将军,他们都在奥迪尔诺将军麾下任职。“几个月前,我这儿来了四五个家伙,他们都是当年在军校的室友,我们开始谈论关于西点的那些往事。”奥迪尔诺将军说道:“旁边的十来个人觉得非常无聊,可我们几个非常愉快。”与此相伴,这些西点同学也遭遇了他们的个人悲剧。沃克将军的女儿劳拉在阿富汗服役,2005年夏天,一枚路边炸弹在她乘坐的悍马车下爆炸,劳拉·沃克中尉,24岁,死于8月18日的炸弹爆炸。当时,盖伊·斯万少将与凯斯·沃克准将相识已有33年,他们一起毕业于西点军校,一起参加了游骑兵学校的学习,他们做邻居也有好些年。当劳拉·沃克的遗体运抵特拉华州的多佛空军基地时,斯万就站在他的朋友旁边。“盖伊·斯万就站在我身边,”沃克将军说道:“他不会让我孤独一人在那里的。”(本文翻译自《华尔街日报》,作者YOCHI J. DREAZEN )


冰人:翻译这篇文章的目的主要是因为我的阿姨想让我看看这一篇。我觉得,美军是我国最可怕的对手——如果真的不幸成为敌手的话,这篇文章里没有丝毫“先进武器”的炫耀,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人才选拔机制,76级毕业生目前在美国军方挑起了大梁,这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我们最欠缺的,尽管作者在文章里并没有详谈。美军赖以发展的根基是什么?这个问题可能有很多不同的回答,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他们的人才培养和选拔。而我们经常大谈特谈的则是他们的各类“高科技武器”,殊不知那些仅仅是他们的辅助工具而已。很多对比在这里不再一一详谈,想说的仅仅是,某些东西我们学不了,对方具有的恰恰是我们最欠缺的。有些朋友可能要反驳:我们拥有的,对方也可能欠缺。我很想赞同,但可惜不是,就像你绝不会羡慕一个乞丐具有跪在地上伸手向人讨钱的勇气一样。美国人怕死吗?我觉得世界上的人都怕死,除非是疯子。所谓的“怕死”与“不怕死”其实是指“是否具有完成任务的勇气和决心”,要是以这个定义来看的话,我不认为美国人怕死,至少和我们一样。战争中,“炮灰”与“烈士”的唯一区别在于牺牲者是否具有某种信仰,为什么而战!文章中提到的几位将军,他们的子女都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枪林弹雨的战场,我们惊异地发现:他们没有得到丝毫的“照顾”,你能想象一个四星将军——二战后美军最高军衔——的孩子,竟然不是待在后方,竟然不是分配到文工团,竟然没有开公司,竟然没有倒卖军用物资,竟然没有挂了军牌在街头横行······而是和普通士兵一样,坐在悍马车里,在险象环生的伊拉克街头巡逻。我觉得,这远比美军又在日本或某地部署了XX架F22更让人震惊。遗憾的是,人家习以为常的事情,我们却震惊了,更令人遗憾的是,我们这儿,并不是每个人都“震惊”的。就此结束。


本文内容于 2009-10-29 22:53:49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