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出殡万人送行 出事时百人围观跪求无人救(组图)


英雄出殡万人送行 出事时百人围观跪求无人救(组图)


陈及时1990年3月生,湖北通山人,长江大学城建学院土木工程专业0901班,率先跳入江中救人,被暗流卷走


英雄出殡万人送行 出事时百人围观跪求无人救(组图)


何东旭1991年3月生,湖北枝江人,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广播电视技术专业5091班,搭人梯脚滑落入水中溺亡


英雄出殡万人送行 出事时百人围观跪求无人救(组图)


方招1989年10月生,湖北罗田人,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广播电视技术专业5091班,搭人梯救走,落水溺亡


3学生被追授荣誉称号,荆州数万市民送行;事发时岸边同学曾跪求渔船相助无果


不看电视,不听广播,不看报纸,不提不想……


19岁的姜梦淋最近常失眠,她感觉这一切像梦一样,生命和梦仿佛只有一步之遥,“梦里,何东旭笑得好憨,好傻。”


10月28日上午10点,为救落水少年而丧生的长江大学学生何东旭、陈及时与方招的追悼会在荆州市第二殡仪馆举行。


数万群众从四方自发而来,肃穆而立,不论年龄,不论职业,均面带悲伤。


“我们都是英雄父母的儿女”、“英雄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这些条幅伴着菊花,堆满灵堂。


灵堂前,同去下水救人的姜梦淋与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广电专业的53名同学手挽手,肩并肩,排成梯形,每个人脸上都是泪水。


“我想告诉他们,我们的生命在4天前已融为一体”,对着逝者的照片姜梦淋轻声说。


“美丽陷阱”旁野炊


长江边的宝塔湾被荆州人称为“美丽杀手”,每年有人戏水溺亡;长江大学学生来此处野炊


10月24日上午十点多,荆州市长江荆江段的宝塔湾沙滩,微风,江水无声。阳光轻柔洒在宽阔的沙滩上,闪烁一片炫目的光。


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广电专业30多名大一新生正在此野炊。


因为H1N1流感的暴发,学校取消了包括军训在内的所有集体活动。那天,是他们自9月进入大学以来的第一次集体活动。


“是我提议的,正好赶上周六,天气又好。所有人都欢欣鼓舞。”09级广电一班班长姜梦淋对记者说。


宝塔湾,这片海滩常被荆州当地人形容为“美丽的杀手”或“美丽陷阱”。


美丽,是因为这个占地接近4平方公里的沙滩非常平坦,是整个荆江段少数几个可以观赏长江沿岸风光的平滩。


但这个湾地势非常险恶。岸浅,而离岸不足10米远就是很深的河沟,沟里水流是暗流,且非常湍急。


“人一掉进去很难上来。”常年在长江宝塔湾锻炼的韩先生说。


据当地宣传部门透露,每年此处因游泳戏水而淹死的人都有5、6起,“仅我们宝塔湾游泳俱乐部自2003年至今就义务救出游客100多人。”


在宝塔湾,立着一块标志危险的牌子。据当地人说,这是今年7月刚立的。


姜梦淋对这块牌子并未注意,只是和同学们沉浸在野炊的欢乐中。


3个小时的野炊结束后,大家自由活动,有的三五成群追逐嬉闹,有的在江岸边闲谈漫步,还有几个赤脚站在水里互相洒水。


姜梦淋在和何东旭说话。何东旭是班上的体育委员。


事后回忆,姜梦淋觉得那天自两点以后就开始进入梦境,一个噩梦,至今未醒。


救人者成为被救者


李佳隆救落水少年时无暇顾及自己不识长江水性,且无救人经验,在水中失去意识


10月24日,2点10分,突然有人喊,“有人落水了”。


随后传来呼救声。


距姜梦淋不足100米的江湾处两名少年在水中挣扎浮沉。因为周末,当天在宝塔湾观光的游客很多,迅速围拢了100多名群众,但没有人下水施救。


正在水中嬉闹的李佳隆距少年落水处只有50米。


听到呼救声,他飞奔而至,分开人群,连牛仔裤都没来得及脱就跳入水中,向落水少年游去。


几乎与此同时,陈及时也和衣跳入水中,逆流而上向另一名少年游去。


陈及时是长江大学城建学院土木工程专业的大一学生,当时正和同学在宝塔湾一处游船样式的饭店吃饭。


李佳隆是09广电专业年龄最小的学生,身体最瘦弱。这名来自贵阳的17岁少年之前从没在游泳池之外游过泳。


英雄出殡万人送行 出事时百人围观跪求无人救(组图)


10月26日,江滩边摆放的鲜花寄托着人们对年轻英雄的怀念。新华社记者 魏梦佳 摄


英雄出殡万人送行 出事时百人围观跪求无人救(组图)


10月28日上午,湖北荆州市数万市民送别救人溺亡的大学生。陈卓 摄


教育部日前决定授予长江大学徐彬程等15名同学“全国见义勇为舍己救人大学生英雄集体”荣誉称号,追授陈及时、何东旭、方招同学“全国舍己救人优秀大学生”荣誉称号。


“当时怎么想的?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是想救人,要救出少年”,李佳隆后来对记者说,“陈及时所在的基建学院在另一个校区,我们素不相识”。


在水中,李佳隆拖住一名少年,同时被少年紧紧抱住,动弹不得。


“牛仔裤也吸水,双腿越来越重,游泳的动作越来越僵硬,我感觉到,江水下面暗流汹涌,仿佛有漩涡将我向下拉。”李佳隆说。


李佳隆决定放弃营救,先游回岸边,但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当时我想过坚持,一定要坚持住,但最后大脑都迷糊了。我和少年离岸边已经很近了,我知道我坚持不了了,就大喊我不行了,然后就没意识了”。


姜梦淋说,李佳隆从跳水救人到喊不行也就是5分钟,随后方招和徐彬程迅速地跳入江水。


方招去救李佳隆,徐彬程则游向落水少年,将其拖出水面送到岸边,方招也将李佳隆救上岸。


“此时我们已经看不见陈及时了,只见那个少年还在水中挣扎”。姜梦淋说。


李佳隆上岸后,已口吐白沫人事不省,有同学迅速拨打120,将其送到医院输液。


人梯断裂,8人落水


方招、何东旭等自发手挽手搭人梯救少年,2人位列最前,落水后未能被冬泳老人救起


“李佳隆上岸后,方招和徐彬程决定再次返回水中救人。”姜梦淋说,当时围观的人群大概有200多人,没人下水营救。


姜梦淋还记得,120来拉李佳隆的时候说,这里水下地形复杂,暗流汹涌,每年宝塔湾都会淹死好多人。


“我们排人梯时没有人组织,也没人提议,就自发地手拉手,挽着向深水处走去,想救回少年。”姜梦淋说。


方招、何东旭和姜梦淋都排在人梯的最前面。


突然何东旭脚下一滑,人梯瞬间断裂。姜梦淋等8名同学落水。围观的人群一阵惊呼,岸上的学生哭做一团,叫喊救命。


“我在水里也就是几分钟,落水后,我极力告诉自己要冷静,努力回忆在游泳馆中学习的游泳姿势,可是大脑一片空白。”姜梦淋说,后来她被冬泳锻炼的老人救起。


杨天林、韩德元和鲁德忠是宝塔湾冬泳俱乐部的三名老队员。当时,他们正在附近锻炼,闻讯赶来,入江施救。


“距离事发处有100多米,我们跑过来也就几分钟。但长江水是浑浊的,人一旦沉水我们在水里根本看不见,沉水者很难幸存。”61岁的杨天林对记者说。


因为受过专业的游泳和救人训练,鲁德忠找来几个救生圈扔下去,他和韩德元、杨天林很快就救出了6名大学生和那名落水少年。


而方招、何东旭则被水冲走。而陈及时更是不知去向了。


姜梦淋被冬泳队老人救起后,老人告诉她那之前救人的三名同学可能救不上来了,“我当时脑袋嗡的一声,就蒙了”。


跪求渔船救人


参与救人的同学说,少年落水处有渔船,他们求其救人,船主说,活人不救,只捞尸体


“我们开始报警,110、119和120都拨了。”姜梦淋说,消防队队员来了后,说他们也不是专门的搜救队,救不了。


李佳隆事后说,在两个少年落水不足5米的地方就停着一艘机械渔船,20米处有一家叫蓝色家园的水上渔船改装的饭店。


“我们同学都给渔船的老板跪下了,求他们看能否捞救方招三人,老板说,长江上哪天不死人,不死几个人我们靠什么挣钱啊?”当天参与人梯救人的一名同学说,“当时老板说了,活人不救,捞尸体,白天每人1万2千元,晚上1万8千,一手给钱一手捞人”。


“我们同学落水遇难后,能有人给我们扔几个救生圈,就不会有人牺牲。”姜梦淋说。


荆州市冬泳队的队长王珏对记者证实了当天大学生向渔船下跪求救遭到拒绝的事。


参与救人的韩德元说,“如果那艘渔船施救,没有人会死亡”。


“宝塔湾地带落水遇难很多,于是就经常有些渔船停在附近,以打捞牟利,”韩德元说,“价格很高,一般不救活人,捞尸体,价格在一万多,晚上更高”。


“现在救人能捞一句谢谢就不错了,而且落水的大多是少年,救出后都不敢给家长说,哪还敢向家人要钱,现在已经形成一个民间牟取暴利的打捞队,专靠此发财。”韩德元解释说。


记者到离事发地不远的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分局水上派出所了解当天学生报警情况。


王玉秀告诉记者,宝塔湾附近的确存在一群人,专靠打捞落水者尸体牟取暴利的民间搜救队,“救人不是义务,他坚持不救,政府也没办法。”


28日,记者向宝塔湾停靠的两艘渔船求证收钱捞人的事,两位船主均予以否认,称当天船未在宝塔湾。


王玉秀说,水上派出所接到学生报警后,派警员去了现场。他们看大学生都上岸了,也就走了。


“我们主要职责还是巡逻治安,宝塔湾乃至荆州市并没有一支专门的搜救队”。王玉秀说。


记者了解到该水上派出所管辖宝塔湾等荆州长江段治安,连王玉秀一共7名警察,其中4人超过50岁,“平均年龄就是50,人少,精力也不行,事发当天我们的警员正好在别的江段巡逻,如早发现应不会出人命”。


冬泳队的活动室是一个蓝色的小铁皮屋,壁上挂着一个铜牌“宝塔湾搜救基地”,创办者是王珏。


王珏是长江边长大的,深谙长江水性。他也知道周边少水上巡逻的,就组织了一批爱好游泳的退休老人平时锻炼,有人遇难则义务救助。


“我们的队员年龄都在50岁以上,精力也有限,但能做一点算一点。”王珏说。


三少年未竟的梦


陈及时梦想住进自己设计的屋子;方招想成为明星;何东旭想当篮球巨星。同学回忆时唏嘘不已


事发后,教育部授予长江大学徐彬程等15名同学“全国见义勇为舍己救人大学生英雄集体”荣誉称号,并追授了陈及时、何东旭、方招同学“全国舍己救人优秀大学生”荣誉称号。


“时间重新来过一百次,陈及时都会选择跳水救人”26日,陈及时的同学董烨君称,“他是个特别上进充满集体荣誉感的人,敢于承担责任”。


董烨君比陈及时大一岁,两人即是老乡又是高中同班同学。


董烨君说,陈及时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能住在自己设计的房子里,“他家很贫穷,父母都是农民,有个姐姐和妹妹,家里靠种地养殖为生,因为他父亲39岁才有他,所以取名及时”。


“他说过他虽不是党员,但他时刻愿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陈及时的大学同学对记者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地震中很多房子倒塌,那么多同胞遇难,陈及时希望自己以后能建造更坚固的房子,即使碰到地震也不会有那么多伤亡。


方招是广电专业公认的“班马“,班里的白马王子。


方招最好的好朋友徐彬程对记者说,方招想成为明星,“他们学院正在拍一部青春偶像励志剧,就是说一个现在的90后,乐观向上不抛弃不放弃,执著自己的理想最后成功的故事”。


“如果24号不出事,我们25号就开拍了,他是我们的主人公。”徐彬程说。


提及何东旭的梦想,班长姜梦淋则笑弯了眉梢,“他想成为科比那样的篮球巨星”。


“他是一个比较绅士的人,他经常会帮助女同学打水,拎东西,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个男生嘛,应该绅士,应该保护你们女生”姜梦淋说,救人那天,何旭东本来是站在人梯的后面,但他说自己壮力气大,主动站到我前面,才被水冲走的。


荆州万人送别


有母亲打条幅“儿子们,一路走好!不相识的母亲为你送行!”一些市民送了一程又一程


10月28日,9点12分,三位大学生的灵堂前。在家长的陪同下,被救少年张志鹏、陈天亮来到遗像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痛哭失声,“三位哥哥,你放心的走吧,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做一个像你们一样优秀的人,你们的爸爸妈妈,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跪在地上,张志鹏和陈天亮恭恭敬敬地将两捧菊花,放在三位哥哥的脚下。


上午10时,三位大学生的追悼会正式开始。由荆州市委副书记傅立民主持,长江大学党委书记张忠家致悼词。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打来电话,委托长江大学和荆州市委、市政府,看望慰问三位英雄的家属,并送上慰问金。


荆州数万市民来到灵堂。


有四位母亲打着一个条幅“儿子们,一路走好!不相识的母亲为你送行!”其中一位母亲郭春香哽咽着介绍,她们四个母亲本来不认识,都是自发来看他们最后一眼的。


在从荆州殡仪馆去八岭山火葬场火化的路上,一些市民自发送了一程又一程,300多辆的士和私家车,也是一路相送。


下午1时许,三位英雄的骨灰由其家人分别带回了家乡。


临行时,陈及时年过半百的父亲陈崇香拉着记者的手泣不成声。陈父说,“他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


遇难经过


●10月24日下午2点,长江荆州段,两少年落水


●大学生李佳隆入水救少年陈天亮,遇暗流并感体力不支


●大学生陈及时游向另一少年张志鹏,被浪卷走


●大学生方招入水救出李佳隆,徐彬程入水救出陈天亮


●10余大学生搭人梯救张志鹏,人梯被浪打散,8名学生落水


●冬泳队队员闻讯入水,救起6名大学生和张志鹏


●方招、何东旭、陈及时相继沉入长江水底遇难


遇难背后


●事故地只有一块警示牌;若有更多防护措施,此次事故可能不会发生。


●事发处江中有一渔船;若船上人员先对少年施救,事故可能也不会发生。


●救人学生多不熟悉江中水性,只在泳池练习;若大学生有更多水中急救常识,事故可能也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