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正文 (3) 团聚 (大结局)

一介通天 收藏 5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size][/URL] 忆书记弄明白真相后但一直都没有敢去面对,一晃就是三年过去了,李桂枝呢?那天去医院查忆书记那个事,什么都没查到,只知道忆重天这个人就是忆书记,因为医院有规定,不是直接病人,任何人无权去打听或者侦察病人的隐私,所以那次青香还有李桂枝什么都没查到,也死了心,青紫生下一个男娃,长得很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


忆书记弄明白真相后但一直都没有敢去面对,一晃就是三年过去了,李桂枝呢?那天去医院查忆书记那个事,什么都没查到,只知道忆重天这个人就是忆书记,因为医院有规定,不是直接病人,任何人无权去打听或者侦察病人的隐私,所以那次青香还有李桂枝什么都没查到,也死了心,青紫生下一个男娃,长得很像刘勇,青紫和刘智非常恩爱,经常回娘家看望妹妹们,青香也出嫁了,嫁给了一个做小生意的男人,日子也过马马虎虎,青红呢?三年了,都没有怀上,药吃了一大堆,就是怀不上,过得不太幸福,婆家人对青红有些改变了想法,女人三年肚子没动静的话,要看村里人的脸色不说,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婆婆也会给脸色,中医、西医都看过,两个的生育能力都没问题,就是怀不上,曾希强一如既往地爱着青红,而且更加疼爱她,越是这样,他越是对青红照顾有加,生怕在曾家受半点委屈,陈家的青青、青新、青根,都在读书,几个妹子的学杂费都由他姐夫刘智负担,刘家的刘老去年过世了,过世前一直都在问那个叫刘四的犯的什么罪,为什么还没有放出来,刘智撒了一个谎,说是抢劫罪,老人家一直都把刘四当成他儿子一样看待,所以临终前不忘刘四那事,刘智为了这事伤透了脑筋,因为他阿爸一直都是心脏不好,受不了太大的刺激,所以一直都瞒着他老人家,不敢告诉他,直到去年,刘老刘将才结束了他的辉煌的一生,而刘家的生意呢?当然全都由刘智打理,青紫主内,刘智主外,两夫妻夫唱妇喝地把生意做得更加红火!






今天忆书记带着方市长、还有省长视察凤凰山旅游景点,整个凤凰山被修建得如此壮观,有观音亭、凤凰池、月亮阁,还有地下鬼迷宫,最多人想见识的就是——凤凰山的外型轮廓,因为远看凤凰山外型轮廓很像一只凤凰,而直上山顶的公路就像一条巨龙,把一只也即将腾飞的凤凰缠缠绕着,寓意似“龙”与“凤”的结合!景象太壮观了,光是这个项目就投资了二千多万,这个项目吸引了无数游客。忆书记领着方市长还有省长转到了大门收费亭,光是一张门票就达到了130元一张,省长说:“方市长、忆书记,你们功不可没啊,凤凰山的建设记入史册一定有你们的名字啊,太壮观了,在忆书记带领下,只花三年多时间,乡亲们不仅通了公路而且都有了电视啊!”省长看完整个景点后感概貌万千,非常高兴,“我也该退休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忆书记摸了摸白发,方市长说:“在我没退之前,你就甭想了!”“说的对,走,咱们喝几杯,庆祝庆祝!”省长也打趣起来,“今天我做东,我请客,不能用人民一分钱,不然那就是腐败!”“说得对!”方市长也笑了,三个人谈笑风声地离开了凤凰山旅游区直奔重天酒楼。





酒店里很多人,也可能正是用餐时间,很多游客都是固定在这家酒楼用餐,省长、市长、还有忆书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点了四个菜,上了三瓶行吟阁,湖北名啤,“老忆,你儿子呢?”市长关心地看着忆书记,“在家里,等下带点饭给他吧!”“现在日子好过了,该找个女人过日子,你孩子都九岁了!应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年纪大一点好歹有个伴?”省长也关心着忆书记,“嗯!我考虑考虑!”“这就对了,我叫我司机回家去把你孩子接这里来,一起吃饭,小孩子一个人在家你也放心?”省长说完就出去安排他的司机了,不到二十分钟,司机钟亮把忆梦接了过来,这孩子长大了几岁后,更聪明,古灵精怪的,嘴巴特别甜,还没到,就开始喊:“伯伯好,叔叔好的!”省长、市长被忆书记的儿子逗得乐开了花,一个劲地夸着忆梦聪明!





这一天天气特别热,酒楼开了电风扇还是无济于事,忆书记还有省长、市长们都脱了衬衫,穿一件背心,大热天喝着啤酒聊着凤凰山以后的变化。。。。。。





“阿妈!五十岁生日快乐!”说这一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家最小的女儿青根,举着饮料祝福她的阿妈李桂枝,青香、青紫、青红、青新、青青、还有刘智、曾希强。。。。。。外甥二岁多刘福心轮流地敬着他们可敬的阿妈李桂枝,由于气氛特别热闹,坐在不远处的忆书记都看在眼里,忆书记坐在那里开始有些慌乱。。。他经过三年的时间,完全明白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离开陈家,离开了本就应属于他幸福的一家人,命运作弄人,忆书记命不该绝,被挂在一棵大树上再重重地摔在地下,造成重度失忆症,让他更痛苦的是被改名换姓,而且重新组织家庭,他觉得自己很对不住李桂枝,此时的他多么想去跟他的原配妻子敬上一杯酒,他恨自己当初的冲动,他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无法摆脱世俗的观念,没有生男孩就等于没有后人传种接代?这三年里弄清真相后无法去面对他这么多亲生的娃,没有脸面,此时的多么佩服他的爱妻李桂枝,这三年里走到陈家本来属于自己的村子都不敢再走一步,几次都在村口停住了脚步,因为他觉得跟爱妻比起来太缈小了,“忆书记?忆书记??你怎么了?”方市长看见忆书记有些不对劲,他像一个木头一样。。。。。。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忆书记在想些什么?忆梦说:“阿爸,那不是青红姐姐吗?”这时青红也看到了忆书记,“阿妈?我干爸爸也在这里,我过去打声招呼,希强,去敬我干爸爸一杯酒?”李桂枝啪的一声,“不要过去!”省长、市长看了看忆书记,又看了看那一家人,摸着头,都没有啃声,这时一个服务员过来了,“请问你们?”这时忆书记站了起来,李桂枝朝忆书记这边瞪了一眼,恰巧看到了忆书记挂在胸前的红线铜钱,这次李桂枝疯狂了,情绪特别激动,因为这一次她才真正地证实忆书记就是他失去多年的丈夫陈根生,这根红线铜钱,就是她嫁给陈根生时亲手制作的“定情”信物,曾经两个人的海誓山盟记忆犹新,(新昏那天,李桂枝依偎在陈根生的怀里,李桂枝亲手给老实而又善良的丈夫陈根生戴上了这枚定情信物,两人的共同誓言——不管生老病死,都不会厌弃对方独自离去,永远一辈子为情厮守,互相爱护,一辈子要永远爱着对方。。。。。。)朝忆书记这边冲了过来,一把拉断忆书记胸前的那根红线栓起的铜钱,号淘大哭,“你不配!你不配拥有它!!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呜呼。。。呜。。。”李桂枝边哭边从衣服内掏出一模一样的红线铜钱,忆书记一下跪在了李桂枝的面前,“桂枝。。。桂枝,我。。。我是根。。。根生啊。。。”“阿妈。。。”此时的青紫准备上前去被青红拦住了,李桂枝也跪了下去,“你知道吗?每个晚。。。晚上我都会想起你说的话,你会照顾。。。我我。。。我一辈子,你却早早地当。。。当了逃兵!你。。。”“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知道自己是陈根生后这三年来我也不好过啊,我。。。我每次来到村口就是没有勇气来面对我们这。。。么这么多娃儿,我对不起你们!!桂。。。桂枝!” “你真狠心啊,三年后还不来找我?你。。。呜。。。”“我们不是有七个女儿的吗?嗯?”“青绿那年她。。。采药时坠下了山崖,走了!我可怜的娃!不是看到你胸前这根铜钱我还不敢?”“都是我不好啊!”“阿妈!阿爸!”几个女儿还小忆梦全都来抱着他们哭天喊地。。。。。。





重天酒楼的服务员、省长、市长、游客。。在场的人每个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都祝福着这一家人,大家情绪稳定后,一个外国人拿着相机给他们这个大家庭拍了一张全家福。。。。。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