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正文 (2) 团聚 (大结局)

一介通天 收藏 2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size][/URL] 人民医院的病人家各家的家属人来人往,有的病人低声呻吟;有的病人在后院的花园里散步;有的病人躺在过道上的长椅子上看书。这是一个救死扶伤的神圣之地,不知挽救了多少被病痛折磨着的生命。。。。。。 忆书记急匆匆也来到医院,“请问医生?院长办公室在哪里?”忆书记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


人民医院的病人家各家的家属人来人往,有的病人低声呻吟;有的病人在后院的花园里散步;有的病人躺在过道上的长椅子上看书。这是一个救死扶伤的神圣之地,不知挽救了多少被病痛折磨着的生命。。。。。。






忆书记急匆匆也来到医院,“请问医生?院长办公室在哪里?”忆书记来到刘智住过的那家医院,正好对面走来一位穿着白大卦的医生,“哦,是找刚调回的王院长吗?”“对啊,他在哪个办公室?”“奇怪了,怎么今天?咋回事?”那医生摸着脑门,“医生,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其它人来找过他?”“对,有两个人一起,一个四十的妇人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那妇人是不是大眼眼,长头发?只有这个个头?那女孩子是不是很像那妇人?”“对,对啊,正是的。”“王院长办公室呢?”“往前走十米,拐个弯,就到了!”“好的谢谢你!”忆书记快步向着那医生指的方向而去,一路上忆书记头脑里想着刚刚那医生说的一切,李桂枝还有青香来过?难道她们也在调查此事?他们又怎么知道是王院长?忆书记一路上不知怎样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里,思量了许久,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请进!”正是那熟悉的声音,就是他救了自己一命,出院时忆老跟他说过此事的经过,只是说他受了严重的伤,没有交代是怎么受伤的,忆书记推开门,此时的王院长明显有些发福,比以前长胖了许多,穿着白大卦,戴着一副黑色的金丝边眼镜,精神很好,他们互相看了很久,还是忆书记打断了沉默,“王院长啊,你好,好久不见,听说你刚从武汉调回来,升了呀!”“你不是忆重天吗?我的天,咋变得如此苍老?”忆书记走过去握着王院长的手,这时门又响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医好刘智的主治医生,“忆书记,你也在啊,怎么了?刘智又复发了吗?”“没有。。。没有!”“哦,你是来找你的主治医生,对不对?”“正是,正是!”“院长,我们新进来一例心脏比较特殊的病例,必须得马上开刀,但病人家属又不肯签字,因为这次手术有生命危险,该怎么办?”“你先过去吧,你马上去通知心外科主刀医生会诊,能够今晚动手术,今晚就做了!”“嗯!我马上去!”那医生跟忆书记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院长办公室,“你是不是很忙呀,要不明天再来拜访?”“不会,你一定有事吧!”“嗯!”王院长笑着说:“几年没见,你都做书记了啊,难怪那么苍老?做官难啊,做个好官更难!”“哪里啊,我想问一下,我是怎么住进医院的?”忆书记直接问,“刚有两母女也来问过?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要问那么多了,我是怎样住进来的?”“我想想,一晃都过去了几年了,我医治的病人无数,你?我想想。。。”王院长手衬着下巴,“我记得那一天晚上,都凌晨了,你先送到急救科,第二天你被转到住院部。你刚来医院时,满身都被树枝划破,流着血,这都是小伤,最致命的就是你的脑部?”“我的脑部?”“对,你的脑部受了重创,摔伤造成重度昏迷,当时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多亏了那个女孩子啊,女孩子一直守着你,照顾你,不是忆老的女儿吗?你们结婚那天,我还去道喜了哩,忆老为人处世特好,很有名望,没有多少人不给他面子,硬是说我给了你第二次生命,所以就宴请了我!”“这个,你都知道的。”“接着讲我昏迷的那段日子!我想知道!”“你昏迷后,忆老天天来探望,刚开始,我还以为。。。”王院长说了一半就没有说出来,忆书记就问:“怎么了?继续说啊!”“有些话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直说无防”“当初还以为你是他的儿子,没想到你只是他的女婿,还姓忆,有那么巧的吗?”忆书记在思索着什么接着说,“忆老没有跟你说我是如何受伤的?”“说了!”“怎么说?”“说你是从山崖上摔下来的,好久才被忆老的女儿发现的,所以。。。”“我是不是失忆过?”“嗯,你能保住命就算不错的了,因为你的脑损伤特别特殊,重度昏迷一个多月,真是累坏了忆老的女儿啊!”“这个我清楚!难怪我老是做着同一个梦,梦见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右手还死死的抓着我胸前这枚铜钱,真不知这个铜钱意味着什么?左手牵着一群小男孩?这个梦,我一直梦了五年。”忆书记连忙掏出了铜钱,王院长看了看,也没有说什么,就解释了他所做的同一个梦是为什么?王院长说:“这是正常现象,病人如果失忆过,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长期做同样一个梦,第二种就是经常闪现以前印象比较深刻的事,第一种是在梦中,第二种是在平时的触景生情的情况下,你那属于正常现象,你的记忆细胞那时完全已经死亡,偶尔做做梦很符合这种情况!”“王院长!王院长,快,病人不行了。”一阵急促地敲门声还有喊声打断了他们的说话,“这样吧,你去忙吧,谢谢你给我讲了这些,一切都明白了!”“明白什么?”“总之得谢谢你!”王院长也没再问什么就说:“也好,那我先去忙了。”“走,我也得回去了!”忆书记告别了王院长离开了医院。





忆书记现在才明白,此时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正如李桂枝所说,弄不好真的是陈根生?他真不知该怎么做?为什么会摔下山崖?为什么要一个人独自上山?为什么忆老去世时不和他说出真相?为什么摔下山崖时还死死地抓着胸前这个铜钱,难道是护身符?忆书记的脑子乱透了,今天他感觉到好疲惫,好疲惫,一回到家,急着洗了澡就躺下睡着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