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个”杀软“引发的血案

加油飞飞鱼 收藏 3 113
导读:出处:IT时代周刊 [color=Red]造假、勾结、诋毁、监视、藏匿……这些经常在影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在中关村常常会有现实版本上演。最近,上演这场“大戏”的主角是国内知名杀毒软件厂商瑞星的创始人王莘和刘旭。[/color]   故事的起源是几年前那场著名的“微点事件”,这一案子本来已有初步结论,但直到一涉案官员被审查,事情真相才得以水落石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类离奇的故事在中关村并不鲜见:从联想柳倪之争到方正逼宫再到四通暗斗,因产权不清晰,企业创始人从合作走向决裂的情况屡有发生。   很多

出处:IT时代周刊

造假、勾结、诋毁、监视、藏匿……这些经常在影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在中关村常常会有现实版本上演。最近,上演这场“大戏”的主角是国内知名杀毒软件厂商瑞星的创始人王莘和刘旭。

故事的起源是几年前那场著名的“微点事件”,这一案子本来已有初步结论,但直到一涉案官员被审查,事情真相才得以水落石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类离奇的故事在中关村并不鲜见:从联想柳倪之争到方正逼宫再到四通暗斗,因产权不清晰,企业创始人从合作走向决裂的情况屡有发生。

很多人将中关村比作“中国的硅谷”,但事实证明,中关村离硅谷还有很大一段差距。硅谷因其对高科技企业的强大孵化功能而闻名全球,但中关村的企业仍然缺乏这一成长环境。反复上演的内讧故事似乎在告诉人们:如果说硅谷是高科技企业的“摇篮”,那么,中关村则更像是一个IT业的“江湖”。

第一章 杀毒行业,一个不平静的江湖

2009年,杀毒行业最受关注的话题显然来自某主流媒体刊发的《一项重大原始创新何以大难不死——北京东方微点公司起死回生始末》一文。文中揭露了一段鲜为人知,又足以令国内杀毒行业蒙羞的丑闻:北京瑞星公司与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于兵等人官商勾结,制造假案,打压科技创新。

这篇文章直接将两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公司——北京瑞星公司和东方微点公司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直自称拥有8000万正版个人用户的瑞星公司在中国尽人皆知,而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东方微点)虽然不算知名,但其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旭却在国内杀毒行业赫赫有名。

案件始末

刘旭,曾在瑞星公司工作10年的元老,离开瑞星而另谋他业时,也许根本未料到和老东家会在庄严的法庭上见面。

2003年,刘旭辞去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总工程师一职。蛰伏两年后,在2005年1月成立东方微点,并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开始人生的第二次创业。

重新创业的刘旭,带领科研人员开始了以防新病毒和未知病毒为主要功能的新一代反病毒产品的自主研发,并研制出一套以程序行为监控、程序行为自动分析、程序行为自动诊断为技术特征,与杀毒软件思路完全不同的反病毒产品——微点主动防御软件。

然而,正是这款产品,让刘旭遭遇噩梦。

2005年7月5日,在新软件即将上市的前夕,东方微点遭到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的调查,理由是“反病毒公司资质调查”。后来,审查理由变成“东方微点未采取安全防范措施”。由此,刘旭创办的东方微点公司业务完全被打乱,在一个多月的“检查”中,包括刘旭在内的公司管理和研发人员被频频传唤。

7月21日,办案人员将扣押的装有东方微点公司核心技术的计算机送到了瑞星公司。让刘旭庆幸的是,微点对被扣计算机中的核心技术数据进行了加密处理,这增加了微点主动防御软件源程序等信息被窃取的难度。在此期间,时任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的于兵还曾通过办案人员给刘旭“指明”两条出路:一是把公司卖给像瑞星这样有实力、有背景的公司;二是不要在北京设立公司,搬回原籍福建。

刘旭并不买账。于是一连串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2005年8月,于兵指示网监处案件队副队长张鹏云和网监处产品管理科副科长齐坤,到北京思麦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北京健桥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调查了解公司电脑被病毒感染及造成损失的情况。

在得知上述两家公司有病毒感染但未造成损失的情况下,于兵仍授意让思麦特公司和健桥公司,分别出具了10万元虚假损失证据材料。8月27日,为证实从上述两家公司查到的蠕虫病毒是从微点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笔记本电脑中传播出来的,于兵授意他人召集病毒专家进行论证。但论证过程中并没给专家如实提供材料。论证结束后,于兵又授意将专家论证的结果——“基本可以确定”改为“可以确定”。

8月30日凌晨,网监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将涉嫌“故意制作、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造成严重后果”的微点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刑事拘留(依据是田亚葵所用的与互联网连接的笔记本电脑中,有四种病毒于2004年12月21日被激活,通过ADSL向外传播,造成较大损失)。

同年9月6日,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收到公函,以微点公司涉案为由,要求其对微点产品不予检测,迫使微点公司防病毒产品无法取得上市资格(我国对病毒防治产品实施销售许可证制度。按照规定,申请销售许可证,必须提供企业经营执照、产品研发备案证明、公安部指定机构的产品检测报告三个要件,而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尤为关键)。

在一系列的精心部署下,一个阻止微点“主动防御软件”上市的计划终于完成。但事情还远未结束。2005年10月21日,“破获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的新闻对外正式发布,而新闻的主角——微点公司在“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的新闻传播下名誉扫地。同时,网监处还通过网络和电视,通缉微点另一名员工崔素辉,使得微点公司上下人心惶惶。“有时甚至从下午3点一直传唤到夜里3点,根本没办法工作。”微点员工向本刊记者介绍。

自感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刘旭开始自救。他一边取证一边上访、举报,新华社等几家权威媒体也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此案终于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2008年7月,北京市纪委接到实名举报,反映于兵等人存在徇私枉法等问题。经查,于兵涉嫌收受瑞星公司贿赂。

而网监处指证的田亚葵笔记本电脑上网的ADSL当时并未开通(是在几个月后的2005年4月1日才开通使用),另所谓的田亚葵“激活”4种病毒,经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在田本人的笔记本电脑中仅发现上述4种病毒中的3种,且从未被激活过。

案情终于大白于天下。2007年11月20日,田亚葵在被羁押11个月和取保候审12个月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田亚葵作出了不起诉的决定。而微点主动防御软件在所谓“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后,于2008年2月拿到了被阻扰近三年的销售许可证。

第二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瑞星和微点的纠纷本质是瑞星两大股东王莘与刘旭之间的恩怨。二者的恩怨并未因“造假案”的曝光而有所了结,相反,刘旭虽然身为微点公司总经理,仍然手握瑞星31.92%的股份,按说每年还能从瑞星获得分红。

这层股份关系的存在让刘旭和老东家瑞星的关系依旧显得很微妙。

结缘瑞星

今天,回忆起当时发生的一切,刘旭自言“整个人都好像生活在电视剧中”。

因为与瑞星的纠纷,从2005年开始调查到2007年初,微点公司开销800多万元,但因产品无法上市获得收入,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为发工资,刘旭将自己价值400万元的房子抵押后,又贷款160万元苦苦支撑。但他早年与瑞星及其董事长王莘关系却是非常密切:王曾多次公开表明刘旭对瑞星的重要作用,刘旭在瑞星也曾有过一段“幸福时光”。

在外界眼中,瑞星董事长王莘神秘莫测,连内部的员工都极少见到他,公司日常管理工作都由其他高管来完成。据传,王莘身体一直不好,公司有重大事情需要开会研究时,都是瑞星高管去王莘家中商议。

资料显示,生于1963年的王莘仅有高中学历。1985年,时年22岁的王莘在中科院计算所工作,面对身边人纷纷淘金中关村的诱惑,也抛弃了“当导演,跳出中关村”的想法,进入联想工程部。3年后,辞去联想工作,在中关村倒卖软件发家,后通过在中科院工作的母亲与比自己大3岁的刘旭相识。当时,刘旭是中国科学院数学所计算机科学研究室的高级工程师、计算机科学家

与从大学院所来到中关村的“街上”,思想意识、行为逻辑也来到“街上”的王莘相比,刘旭在思想意识、行为逻辑上仍属于“院里的人”。

二人合作的达成并非一帆风顺。1989年底,王莘邀请刘旭出山,当时刘旭一句话就让他碰了钉子:40岁以前只做实验系统,不想搞商品化的软件。那时,纯粹技术出身的刘旭根深蒂固地认为搞计算机是科研和学问,同商品没有关系。

但王莘不死心。1990年,受深圳华星防病毒卡一年销售两万套的刺激,王莘拿着新加坡的一个杀毒软件TNT再次找到了刘旭,希望他能参照TNT,开发一张反病毒卡。当时,刘旭只看了一眼就说自己要做肯定要比它做得好,但没时间去做。再次婉转拒绝。

1993年,王莘和当时在某企业担任要职的田亚葵再次共同出面邀请刘旭下海,刘旭终于点头。于是,三人创办了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王莘是出资人,刘旭出技术,田亚葵跑市场。

在这个创业三人组中,田亚葵的结局也许最惨。据了解,他在1979年考入武汉大学,4年后顺利从该校物理系半导体物理专业毕业,获理学学士学位。1983年进入中国电子器件工业总公司工作。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创办时任总经理助理。后来,公司改制为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副总裁。2005年2月,进入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任副总经理。但也因此遭受牢狱之灾。

1993-1997年间,刘旭任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后改为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担纲瑞星反病毒产品的研发。作为我国第一个发现并解决CIH病毒的专家,刘旭花两周时间就为瑞星做出了防病毒卡。四年里,这套防毒卡曾创下一个月卖出一万套的好成绩,名不见经传的瑞星公司一举成名。刘旭也因此被誉为中关村软件“五杰”之一、中国杀毒软件市场旗手,曾被国家“863计划”反计算机入侵和防病毒研究中心聘为特聘专家。企业界获此殊荣的,仅他一人。

对于刘旭取得的成绩,瑞星董事长王莘当时这样评价:“没有刘旭,就没有瑞星”。而刘旭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态度也感染了公司的所有同事。一位瑞星前高管告诉本刊记者:“1997年到1999年的三年时间,刘旭带着瑞星,在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

但市场的快速发展,让王莘和刘旭对防毒卡市场的萎缩始料未及。1996年底,瑞星出现资金链断裂,账面上仅剩十多万元,另外还欠了十多万元的广告费。刘旭临危受命,接任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总经理一职,再次带领瑞星走出困境。

1998年,王莘调整瑞星股权,时任瑞星总经理的刘旭获得了35%的股份。2003年,王莘眼里的瑞星灵魂人物刘旭以出走方式结束了这段激情的创业时光。但离职后,他仍握有31.92%的瑞星股份。

微点事件始末

在瑞星和微点事件中,无论最终结局如何,双方都不是赢家。

在中国民营企业,“功高盖主”往往意味着危险的临近。事实上,在瑞星公司,王莘曾给了刘旭很大的发挥空间,而刘旭也支撑起了前期瑞星的整个技术命脉。但危机也由此诞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