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正文 (3) 喜结良缘

一介通天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size][/URL] 今天是陈家村陈家办喜事的大好日子,6月30日,这个特别的日子是陈家姐妹俩一生难忘的日子,青红与青紫同时出嫁,大的嫁给曾希强,小的嫁给刘智。 一大清早姐妹俩就去了镇上理发店,化妆盘头发,两姐妹经过理发师傅一打扮,真是迷人极了,青红粉面桃腮,肤色白晰,青紫面红龄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0.html


今天是陈家村陈家办喜事的大好日子,6月30日,这个特别的日子是陈家姐妹俩一生难忘的日子,青红与青紫同时出嫁,大的嫁给曾希强,小的嫁给刘智。




一大清早姐妹俩就去了镇上理发店,化妆盘头发,两姐妹经过理发师傅一打扮,真是迷人极了,青红粉面桃腮,肤色白晰,青紫面红龄白,一双美丽的杏眼,姐妹俩修长丰满的身段,穿着她妈妈亲手缝制的结婚嫁衣,美得全村人赞叹不已,都夸李桂枝的姑娘长得俊,她们身上的嫁衣面料虽不华贵,但穿上她们姐妹俩身上一点都看不出,反而显得特高贵和典雅,陈家今天特别热闹,亲威四友都来祝贺。青红和青紫坐在内屋,几个妹妹高兴得乐开了花,在本来不宽敞的房子里蹦来跳去,一个劲地喊着,“姐姐出嫁了哦,我有姐夫了。。。”





“阿妈,客都到齐了吗?”青香关心地问,“就是你姑妈姑爷一家人了,等下我带你去下后山,让你阿爸高兴高兴。。。”李桂枝眼圈一红,去招呼客人了,青香走进内屋,看着出待嫁的三妹与大姐,眼睛一红,抱着大姐还有三妹抽泣起来,“大姐,三妹、呜。。。”“傻妹子,哭什?今天是我和你三妹的大好日子,不许哭,啊?不许哭?”青红控制不眼泪,抱着青香抽泣地来,“大姐、二姐,都别哭了,啊?都别哭了,今天啥日子,是我们陈家大喜日子,一定不许哭,不许哭?再哭的话,我们的妆白做了,大姐、二姐,别哭了?”青紫眼圈早都是红红的,一直靠着意志力支撑着,“青香?青香?这个丫头,去哪里了?”“阿妈,我在内屋!”李桂枝拿着一个长方形的大木盘,里面放着,一支鸡、一块肉、还有一块大鱼,还有酒、米饭。。。“走,去你阿爸那里去!快呀,你两个姐夫那边的人来了就没时间了?快点啊!”“啊!马上来了!”青香擦干眼泪跟随着李桂枝走进了后山,李桂枝端着大木盘,青香帮拿着“香”还有“冥钞”两母女一前一后,李桂枝还是一身旧衣服,青香也很朴素,这大喜的日子还穿着打补丁的旧衣服,可想而知她们家的生活条件?李桂枝任劳任怨地照顾着六姐妹,“阿爸!阿爸!!”“傻丫头,大白天的不要吓阿妈!”?“你看,你快看,那不是阿爸吗?”“死丫头,你阿爸已经死了,走吧,今天是咋们家大喜日子,也让你阿爸高兴高兴!”李桂枝格格地笑了起来,“阿妈,真的,你看嘛!”青香指着后山的小路上的忆书记、小忆梦还有所长,孙向东他们,忆书记穿了一身中山装,还有平底布鞋,朝着这边走来,这时的李桂枝手拿长方形大木盘,就像一个木头人,一动也不动地张着大嘴巴,“阿妈?阿妈?!阿爸过来,过来了!”忆书记他们越走越近;面容越来越清;爽朗的笑声越来越大;忆书记看到她们后就从身边走过去,好像不认识她们一样,“阿爸!你就是阿爸!!”青香激动地叫了出来,嘭的一声,李桂枝手中的大木盘摔在地上,李桂枝号淘大哭:“你这个没良心地,你。。。呜。。。你女儿都要。。。出嫁了,苍天有眼啊,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为什么你现在才出现?陈根生!陈根生!!我恨你!!!”忆书记莫名其妙地摸着头,“陈根生?老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李肖说:“嫂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是我们镇上的书记忆重天,嫂子?”“是啊,嫂子,他是书记啊!”孙向东也跟着帮忆书记解释!“化成灰我都认识,根生啊,你知道我们娘儿们受了多少苦啊,从你那次上山后多少年了,一直都没有回来,你,你真狠心。。。”李桂枝的情绪也慢慢地稳定下来,“你就是我阿爸,我也不会忘记的,阿爸?你忘记了吗?你离开我们那年我都15岁了,有一次在山上我为要吃山上的树上的野果子?你说有毒,我最后因肚了饿还是偷吃了那野果子,最后食物中毒,不是您抱着我翻了几座山才找到卫生院,恐怕我早就被毒死了,为了那个事,等我复原后,您狠狠地打了我一次,我屁股上还有您打的痕,阿爸?你都忘记了吗?”忆书记惊讶地看着她们母女,一脸地无奈,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像傻瓜一样地呆着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这时旁边的小忆梦说:“不许你叫我阿爸叫阿爸,他是我阿爸!。。。呜呼。。呜。。。”小忆梦被刚才摔大木盘子给吓到了,“乖。。。忆梦,来,叔抱你走,所长?我们先走一步,陈家还在等着哩,喝完了喜酒,还要去刘家哩!书记,你跟她们说清楚吧,不要吓到了小孩子。”“啊!你们先走吧,在前面等我下,马上就过来!”“好的!”孙向东抱着小忆梦和所长先走一步,只剩下青香、李桂枝还有忆书记。





“阿爸,你真的是陈根生!是我阿爸!”青香有些急,“青香!不要说了,你阿爸死了,他不是你阿爸,我们走吧,客人都到了,你阿爸还有青绿还躺在那里,走吧,去坟前吧!”“阿妈,你怎么了?连大姐、三妹都说是的!”“你们真的误会了,我是青红和青紫的干爸爸,我不是什么陈根生,而是忆重天啊!时候不早了,青红和青紫是乖丫头,我要道喜去了,哈哈!”李桂枝五味醋坛子被打翻,往日的夫妻情油然而生,往日的陈根生很大的改变,变得精神多了,变得连笑声都那么有魄力,连笑声都那么有感染力,连笑声也变得干练干脆。此时局面相当的尴尬,忆书记解释完后朝着陈家村走去, “阿爸,您。。。您,如果您今天不认我和我阿妈,以后就甭想我叫您一声阿爸!我恨您。。。恨您!”青香死死地盯着忆书记的背影,忆书记被这么一激,停止了脚步,回个头来,说:“我。。。我有可能伤了你们的心,我真的是。。。是忆重天啊!”忆书记难过地蹲了下来抱着头,“您是看重你的地位!不认也罢,阿妈,走,就当我阿爸过世了,现在就去他的坟前!阿妈。。。呜。。。”青香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号淘大哭起来,“青香,走。。。走!”李桂枝面对她昔日的男人不知是爱还是恨?这么多年来,自己含辛茹苦地一直守着这个家,为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直都未改嫁,邻村有位单身汉外号叫黑皮的前些年就有这个心,但李桂枝一直都不愿意,因为她要为几个孩子的阿爸守一辈子,没想到昔日的男人就在面前,却不认识自己,而且还有了一个娃,此时此刻地李真想一头撞向大树,死了就可以解脱了,这种念头只是在李桂枝的脑子里一闪,因为她舍不得,舍不得娃们,舍不得那个让她欢喜让她忧的家,忆书记看着两母女痛苦的表情,还有她们消失的背影,心如刀绞,难道自己真的是陈根生?忆书记拼命地击打着自己的脑门,一个人蹲在原位发疯似地虐待着自己,忆书记本来很开心的来陈家喝喜酒地,这下子弄得他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因为青紫与青红的阿妈把自己误认为是陈根生,忆书记正在左右为难时,正好遇上了刘智,刘智一身笔挺的西装,白色的衬衫领子上打了一个蝴蝶结,今天特别的帅气,“忆书记是不是来喝我们喜酒的?今天我得好好地感谢您,待会儿再去我家?”刘智带着盘嫁装同村男丁们,因为农村有这样的风俗,女方家必须得给女儿准备嫁装[陪嫁物品],家庭富裕点的,嫁装一定非常齐全,这样的话女方在村子里才有面子,让男方感觉到女方是很重视女儿的,但那时最好的陪嫁物品莫过于有一台收录机了,几张桌子还有几床被窝,一些家庭日用品。。。“好的!”忆书记掩饰着难过的表情,跟着抬嫁装还有刘智向着陈家方向走去!他们有说有笑,刘智变得比以前成熟多了,逗得忆书记把刚才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不到一会儿,就到了陈家!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