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正文 第九章 无妄之争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送走了刘秀儿,刘正平继续着自己单调的生活。

“嘭嘭”货场边的东街传来两声清脆的响声,工人们都放下手中的活计,惊讶地望着声响传来的方向。

有个有经验的工人搔了搔脑袋,“这好像是枪声呀。”“嘭”又一声响声传来,这次声音更巨大更清脆。才说话那人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大喊了声:“对,没错,这是枪声。”旋急变了脸色,慌了神情,“妈呀,打枪了,快躲起来。”

众人慌张躁动,不知所措时,外面风风火火闯进来几个人。

走在前面的正是刘中平,后有两个人扶着惊魂未定的黄老大,最后是一手捂着肩膀的刀疤,鲜红的血液正从他手指缝中渗出,巨大的疼痛让他的脸更加扭曲,丑陋。

“快关门,快关门。”黄老大叫道。

看到这个场景,工人们吓得都向屋子跑去。刘正平几个箭步冲过去,关上货场的大门,“铛”一声响,他推落了拴门的横杠。

当刘正平进入屋子时,屋子里却吵着一团。看到手下还有这么多人,黄老大的心神稍定。刀疤却在屋子一角的凳子上孤独地坐着,任由鲜血从指缝滴落。

刘正平穿过大厅,去到通铺取出自己一件干净的衣服,径直走到刀疤面前。“呼呼”他撕下一片宽大的布条,“刀哥,让我为你包扎一下。”

失血过多刀疤脸色苍白,眼光也失去了往日的凌厉凶狠,他有点诧异地看了看一脸诚恳的刘正平,终于还是松开了按着伤口的手。

一个拇指粗细的小洞洞穿了刀疤的左臂,两个小孔都流着鲜红的血液,再任它们流下去,任刀疤是头血牛,也有流尽的时候。左边的半幅衣衫都被鲜血所浸透。刘中平看准伤处,用力的一道又一道缠裹着布条。这大力的动作,让刀疤痛得脸上背上直冒冷汗,但刀疤知道只有用力缠绕才能将鲜血止住,痛!非常的痛!但是刀疤心中却对刘正平的行为充满了不解和感激。

黄老大环顾了四周的人群,大声喊道:“兄弟们,今天任排骨不讲道义,找枪手埋伏暗算我,今天咱们和他拼了。呆会冲锋在前的兄弟,我重重有赏。我一定不会亏待各位兄弟的。”

“大哥,究竟每个人奖多少哟?”毕竟还是有胆大的,如此危急的关头还是有要钱不要命的人物。

“帐房呢?去去去,马上拿钱来,在场的兄弟每人先发两个大洋。”黄老大知道此时为了收拢人心,看来得真出点血了。

一听到马上就能领到两块大洋,人群闹哄哄,心急的人已经在屋子里寻棍找棒,寻找趁手的“武器”了。

可惜两块大洋还没有到手,幻想就破灭了。任排骨的人翻墙而入,打开了大门,望着里面紧闭的房门,任排骨命令请来的枪手朝天上开了一枪。

“嘭”如此近距离的枪声,让里面的刚变得有点秩序的人群又乱糟糟起来。

“里面的兄弟听着,黄老大平常对待兄弟苛刻,整天只知道抱女人,数大洋。想要好事占尽,他是在剐各位兄弟骨头上的油呀。今天,任老大来替天行道,针对的只是黄胖子,与其它兄弟无关,为了不要伤及无辜,请里面的兄弟自动出来,任老大决不为难大家。不然,刀枪无眼,丢了性命怪不得别人呀。”

听到外面的枪声,有的已经丢掉了刚才找到的“武器”,毕竟棍棒怎么能敌得过刀枪呢。

“不准走,你们平常吃我的用我的,关键时想跑?不准走!”黄老大气急败坏站在椅子上叫喊道。

迫于黄老大的一贯淫威,想走的却不敢迈出进一步就能生的脚步。

“嘭”又一声枪响,外面又喊道:“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来了。”

这声枪响,如天平上加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天平的平衡被打破了。不知道是哪一个先开的门,一伙子人一下冲了出去。“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们出来了,我们出来了。”

黄老大想要拦却哪里能拦得住,只能看着一个个夺门而出,屋子里只留下刚才逃进来的五个人和刘正平共六个人。还是刘正平机警,赶紧把门关闭。

任排骨被手下兄弟簇拥着,兴致非常高,今天看来黄老大的好日子是走到尽头了,除掉黄老大这偌大的两路镇就老子一家独大了,想想哪数不清的耀眼的“黄鱼”和银光闪闪的银元,任排骨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旁边的小弟道:“老大,我们冲进去。搞他一家伙?”

“不急,不急,我们抽根烟,我到要看看黄胖子这家伙还能兴起什么风浪。”任排骨嘻嘻笑道。其实,任排骨是对刀疤脸有点顾忌,屋子不大,进的人又不多,自己一方真正会功夫的身手却稀松平常,其它的人虽多却经不起高手的摧残。枪手是自己请来的,可只有一把枪,近距离的格斗未必能占多大的便宜。反正黄胖子一伙被困在这里,还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稳操胜券的事情何必急在一时呢。

屋子里,黄老大如瘪掉的气球,松搭搭的坐在椅子中。两个手下神色土灰的站在身后,看看窗口射进来的光线,似乎对外面充满的生的渴望。刀疤脸依旧苍白,却神情冷漠的坐着,不言不语。刘中平在屋子一角踱来踱去,嘴里不停地念叨:“完了,完了,这下怎么办呢?”

刘正平知道自己揍了冯杀猪匠的事情与任排骨的梁子是结定了,自己和屋子这伙人现在是休戚与共。思索片刻,他站了起来环顾众人缓缓的道:“我有办法了。”

屋子里颓废的众人,望着刘正平眼中都露出对生渴望的目光。

抽完一支烟,任排骨似乎才想起问从里面逃出来的人。“喂,里面情况怎么样呀,还有几个顽固份子在里面?”

里面逃出的工人挤成一堆,你瞧我,我瞧你,谁也不愿先开口。

“格老子的,问你们话呢,都哑巴了?告诉你们,以后我就是这货场的老板,还想在这里求生活,问你们什么就得给老子回答什么。”

旁边的手下手中的武器拍得哗啦直想,威胁道:“快说,不说他妈的全砍了。”

总算有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站了出来:“任老大,不关我的事呀。我们说,我们说,里面好像就只有五六个人了。”

任排骨嘴里念唠“还有五六个人,才这么几个人?”

那人好像又想起什么,接着说:“刀疤刀哥肩膀受伤了,流了好多血。”

“刀疤受伤了?”任排骨“啪”的给了那人一个耳光,“格老子的,你为什么不早说。兄弟们冲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