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存的建议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匆匆吃完午餐后,施特莱纳顾不上休息,就在霍夫曼等人的陪同下,带着一大群随从来到党卫军营地的训练场上,实地观摩部队的训练状况。

虽然时值正午,但是训练场上并未因此人烟稀少,党卫军的士兵们以连排为单位组织在一起训练,有的是在练习走正步,有的是在练习攀爬障碍物,还有的是面对面的进行搏斗训练,整个训练场上因为施特莱纳的到来而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瞧,小伙子们多有精神啊,”施特莱纳笑着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克劳柏森说:“上校,您能告诉我自己对党卫军的看法吗?”

“我的统帅,”克劳柏森说,“自从战争爆发以来,我不止一次的与党卫军并肩作战,可以说,这是一支我从未见过的军队,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他们都被一种巨大的荣誉感所包围,他们在战场上往往能做出令国防军瞠目结舌的举动,别的不说,就以普吕格尔将军成名的地门扬斯克战役来说,当时被俄国人包围的五个陆军师已经失去了斗志,在俄国人漫天遍野的‘乌拉’声中节节败退,可是党卫军却在这个危机时刻挺身而出,他们在‘骷髅师’师长艾克将军的带领下发起英勇反击,俄国人虽然在兵力上处于绝对优势,但是却始终无法突破党卫军的防线,败退中的陆军师受到党卫军英勇作战的激励,也开始稳住阵脚,与俄军展开了殊死搏斗,并最终获得了战役的胜利,毫不夸张的说,那时的党卫军在敌我双方心目中都享有崇高的威望,几乎成了不可战胜的代名词。”

“作为国家社会主义的捍卫者,党卫军有理由也必须这样做。”施特莱纳言语中透出说不出的自豪。

“不过,党卫军的作战理念却存在着很大的误区,”克劳柏森接着话锋一转:“他们一向把消灭敌人和视死如归作为最高作战原则,表面上看起来,这句话倒也没错,可是在实际战斗中,很多军官们却盲目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们把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放在第一位,很少考虑通过合理的战术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随着战争的不断发展,很多有经验的军官和老兵相继阵亡,而随后补充进部队的官兵由于受训时间短,作战经验不足,直接导致党卫军作战能力一落千丈,第三十二‘1月30日’志愿掷弹兵师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这支被寄予厚望的部队成立不久后就被拉上战场,原本元首还希望这支部队能够捍卫党卫军的荣誉,结果他们刚一与敌人发生接触就败下阵来,全师官兵一路奔逃,根本无心恋战……”

“这群该死的胆小鬼!”施特莱纳不待克劳柏森把话说完就大发雷霆,“他们简直丢尽了党卫军的脸!我要是元首的话就该把他们全部枪毙!”

克劳柏森摇头道:“我的统帅,这些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尽快提升部队训练水平,恢复官兵们的信心,这比任何事情都更为重要。”

施特莱纳点头称是,“说的对,那么您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克劳柏森回答说:“依我之见,目前当务之急是要提拔一批富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把他们补充到军官队伍里,与此同时,对一些不合格的军官要组织起来重新培训,必要时,甚至要撤销他们的职务。”

施特莱纳心中一紧,脱口道:“您所说的军官是否包括一些高级将领?”

“当然包括!”克劳柏森说:“一支部队的战斗力是否强悍,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指挥官的意志,如果指挥官的意志很坚定,那么士兵们毫无疑问会在他的影响下表现出高昂的斗志,反而言之,如果一个指挥官遇事犹豫不决,那么他的士兵们也会像他一样胆小怯战。”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施特莱纳沉吟道:“雅利安城内的多数高级军官都是元首忠诚的部下,他们怀着复苏帝国的梦想来到地下世界,如果不能拿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就撤销他们的职务,万一他们在心里认为自己是受到了恶意打击,那对帝国的未来必将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是啊,这的确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克劳柏森说:“不过,这个问题我在来的路上与霍夫曼总理探讨过,他倒是有个好主意。”

“哦!”施特莱纳回头望去,正好与霍夫曼打了个照面。

“马克西米利安,说说你的想法吧。”

听到施特莱纳的问询,霍夫曼略作思考,便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我的统帅,最近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尽快恢复我军战斗力,克劳柏森上校的建议给了我一个灵感,我们可以给各部队指挥官一年的期限,在这一年当中,他们必须全力以赴提升部队训练水平,一年后,我们将组织一场大规模的演习,届时我们将以各部队在演习中的表现决定指挥官的去留,如此一来,指挥官的个人素质与领导能力将在众人面前一览无遗,就算他们因为打败仗而被免职,相信他们也无话可说。”

“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公平的办法!”施特莱纳点了点头,“马克西米利安,你马上以我的名义下达这道命令,而且还要加上一条,对那些因为演习失败而被免职的军官,我会再给他们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到时候他们依然无法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他们就必须接受被淘汰的命运。”

“您的话非常有道理,”霍夫曼说,“但是我建议再加上这样一条,由于雅利安城内的五个党卫军师目前都没有被授予番号,所以最高统帅部将根据演习的成绩决定该授予他们什么样的番号,其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师将会成为新的‘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

“这条建议我完全同意。”施特莱纳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普吕格尔说:“怎么样,我的将军,你有信心去争取这个神圣的番号吗?”

“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从我手中抢走这个番号!”普吕格尔傲慢的说:“我会用强有力的铁拳来证明这一点!”

施特莱纳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普吕格尔,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是你要记住,我决不会因为我们之间良好的私人感情就对这件事情大开绿灯,荣誉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这一点你要始终牢记。”

普吕格尔表情严肃道:“请您放心,我这个人历来不喜欢搞什么阴谋诡计,再说眼下克劳柏森上校已经全面负责训练我的部队,有了这位英雄的协助,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取得成功!”

施特莱纳闻言精神一振,“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如果你真的可以率领自己的部下赢得那份荣誉,到时候我一定为你的部队亲自授旗!”

“那我们一言为定!”普吕格尔笑道。

“哈哈!”在一阵开心的大笑后,施特莱纳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情。

“马克西米利安,你刚来的时候不是说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我的统帅,”霍夫曼答道:“最近我们的粮食供应非常紧张,尤其是作战部队更是叫苦不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军需部门提出了捕捞水产品供应部队的设想,但是您也知道,我们身处的这个地下世界虽然有很多条地下暗河,可是里面却没有多少可供食用的生物,这样一来,捕捞水产品唯一的途径似乎就只剩下了出海这一条路。”

施特莱纳吓了一跳,“出海捕鱼!不!这绝对不行!一来我们没有捕鱼船,二来这样做太危险,万一被敌人发现我们的踪迹,这对雅利安城的生存将造成极大的威胁。”

霍夫曼微微一笑,“我的统帅,请您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好吧,但愿你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施特莱纳努力平息自己紧张的心情,等候霍夫曼的答案。

“我在接到这项建议之后,专门召集海军将领研究此事,通过仔细商议,我们认为出海捕鱼确实太冒险,而且我们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但是我们可以在潜艇基地附近设法建造一些水产品养殖基地,并且安排海军部队上岸捕杀企鹅,根据初步计算,如果一切顺利,我们每天可以再多提供50到100吨左右的水产品,这对缓解目前的粮食危机将起到一定的作用。”

施特莱纳听完霍夫曼的汇报,倒是有些心动,可是他还是不敢贸然答应。

“这个主意听起来倒是不错,可是我想知道在安全方面你是怎么考虑的。”

“这一点我已经和海军方面达成一致意见,所有的行动都将在夜间进行,而且在运载人员的潜艇上浮前,必须通过潜望镜观察四周情况,确认周边没有其他国家的捕鱼船或是敌人的舰艇后才能开始作业,一旦遇到紧急情况,不到万不得已时绝对不能开火。”

“太冒险了。”施特莱纳想了半天,还是不敢下这个决心。

霍夫曼见施特莱纳有些犹豫,便耐心的劝说道:“我的统帅,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需冒险就能获胜的赌注,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以目前的粮食储备,我们很难坚持到获得丰收的那一天,要是士兵们都饿死了,我们即使保住了雅利安城的秘密又有什么用呢?”

霍夫曼这么一说,让施特莱纳想起了在餐厅里看到的一幕,那一碗碗稀得见底的燕麦粥和一张张饥饿的面孔,这些无情的事实逼着他不得不做出了冒险的决定。

“唉,事到如今,也只有照你说的办了。”施特莱纳无奈的摆着手说:“就让我们骄傲的海狼们去当一回渔民吧,但愿他们喜欢自己的新差事。”

“当渔民总好过饿肚子。”霍夫曼说:“等到这项计划开始执行后,我们将把所有捕捞到的水产品全部供应给战斗部队,尽最大可能不让勇敢的士兵们饿肚子。”

“没错,是该这样做。”施特莱纳将赞赏的目光投向霍夫曼,“马克西米利安,你可真是个天才,总是能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想出解决的办法。”

“这难道不正是您任命我为总理的理由吗?”霍夫曼微笑着回应。

施特莱纳哈哈一笑,接着对普吕格尔说:“听见了吧,你的士兵们很快就能吃上新鲜的海产品,到时候你要是以士兵们饿肚子为理由推卸训练不力的责任,可别怪我对你发脾气哦。”

“怎么会呢?”普吕格尔满心欢喜道:“我一定为您打造出一支强大的军队!”

一行人说笑间,来到了训练场的最北端的一处训练场前,这片训练场南北长约六百米,东西宽约四百米,上面分布着许多人造的景物,有水井、有房屋、还有一小片蜡黄的草地,训练场被人用铁丝网与训练场隔开,铁丝网上每隔十米就有一个醒目的警示牌,上面赫然写着“严禁进入雷区”的字样。

铁丝网的后面,一名少尉正在组织一群士兵训练,当他看到施特莱纳领着一群人走过来时,急忙迎上前报告道:“我的统帅,武装党卫军少尉赫尔托克正在组织士兵训练,请您训示。”

“赫尔托克少尉,你们现在训练的科目是什么?”施特莱纳停下脚步问道。

“我正在训练士兵们如何埋置反步兵地雷。”赫尔托克回答说。

施特莱纳闻言向赫尔托克身后望去,只见一群士兵手里拿着工兵铲,一个个在训练场里站得笔直。

“地雷已经埋好了吗?”他好奇的问道。

“是的,我的统帅,”赫尔托克得意的说,“在我的指导下,这些新兵们干的很不错,他们埋放地雷的水平已经足以满足实战的需要。”

“赫尔托克少尉,”施特莱纳高兴地说,“我喜欢听到这样的回答,希望你再接再砺,为帝国训练出更多的优秀士兵。”

听到施特莱纳的夸奖,赫尔托克激动的大声回答道:“我的统帅,我一定会这样做的!”

“哼!”站在施特莱纳身后的克劳柏森突然冷笑道:“真是大言不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