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悲歌

赵雍 收藏 9 503
导读:命运悲歌

“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在劫难逃,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第三帝国《装甲兵之歌》

1944年1月。东线。“切尔卡瑟钢铁口袋”。

1月28日,以苏联近卫第5坦克集团军为首的精锐部队完成了对卡涅夫突出部德军的合围。德军两个军近6万人被困,其中唯一的装甲师是著名的武装SS“维京师”。自2月10日至2月15日,前来增援的德军与坚守的苏军激战连天。包围圈内外的德军仅距离不到10千米,但是这最后几千米的路程,对外围业已精疲力尽的帝国军人而言,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完的。

包围圈中,最高指挥官是施特默尔曼将军。这位典型的日耳曼军官,一直在整编部队,保持士气,顽强抵抗。此时他收到了曼施坦因元帅无奈的电报:救援部队力量已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

随后苏军派来了劝降使者,心情沉重的施特默尔曼尽可能丰盛地招待了他。这名苏军中校严肃地要求,“将军,请下令放弃无谓的牺牲吧——如果您和您的士兵们还希望见到心爱的家人的话。”将军微微地笑了,“抱歉,但我想这不符合日耳曼人的性格。”他笔直地站起来,“中校先生,让我们战场上再见吧。”

将军下定决心,自行突出重围。

2月16日,暴风雪夜。被困德军丢弃了所有辎重,含泪放弃了两千余名重伤员(在东线,无论苏德都没有收容敌方重伤员的习惯)。施特默尔曼将军布置好突围措施后,平静地对部属说:“我将与后卫部队在一起,兄弟们,包围圈外见。”部属们默默敬礼,因为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五万五千名德军以维京师为先头,开始出发。骄傲的维京尖刀捅开了缺口,被围德军在2月17日中午冲到格尼洛伊提基河边,援军就在彼岸——但是,面前没有桥,也没有船;而身后和两侧,是源源不断涌来的苏军集群 尽管后卫部队殊死抵抗,但强大的苏军仍切断了缺口,没来得及渡河的还有两万多德军。他们在冰凉的荒野中,没有任何重武器,又累又饿。苏联将军对此的指示是:“我们已经给过德国人不止一次投降的机会了,既然他们不珍惜,那么,小伙子们,尽情地攻击吧!”

定格瞬间:战后,苏军打扫战场时,在战况最激烈的高地上发现了施特默尔曼将军血迹斑斑的尸体,手里紧紧握着一枝步枪。在他的上衣口袋中,有一张泛黄的照片,上面是一位甜甜笑着的可爱的小女孩。这个高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维京师的后卫营——负责在此阻击的这支小部队,以尽数战死的代价,换来了大量同胞的生还。

苏联人默然良久,最后以军礼安葬了这位从容倒下的德国将军。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