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经理:老板,我不是一条狗(图)

圣旨 收藏 19 6730
导读:  前 言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一个在南方打工13年人事经理的不堪往事。   我是一个打工者,一个农民工,一个从一名保安一直“混”到人事经理的农民工。   写这个贴子的时候,我正坐在广州花都新华工业区一个挂有人事部的牌子的办公室里,仍然做着我的人事经理,只不过,这已经是我打工的第七家公司。   我有时候是个弱者,同样被老板强行扫地出门过,同样遇到过欲哭无泪求助无门的时候。   我有时候又是无情的“刽子手”,一个又一个工友在我的“屠刀”下,丢掉了工作,拿不到合法的报酬和应得的利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 言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一个在南方打工13年人事经理的不堪往事。

我是一个打工者,一个农民工,一个从一名保安一直“混”到人事经理的农民工。

写这个贴子的时候,我正坐在广州花都新华工业区一个挂有人事部的牌子的办公室里,仍然做着我的人事经理,只不过,这已经是我打工的第七家公司。

我有时候是个弱者,同样被老板强行扫地出门过,同样遇到过欲哭无泪求助无门的时候。

我有时候又是无情的“刽子手”,一个又一个工友在我的“屠刀”下,丢掉了工作,拿不到合法的报酬和应得的利益-------

偶尔,我也会一时冲动,不顾一切帮着工友们出头,可往往结果就是同样会失去工作和生活保障,下场最终落得跟他们一样。

大多时候,我又只能是老板身边的一条“狗”,在工友们的唾骂声中,为老板“出谋划策”,尽可能的盘剥着他们的“血汗钱”。

13年的风风雨雨,13年的坎坷打工路,我一直处于这样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为了保住自已的工作,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帮着老板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每当想起工友们那种失望无助的眼神,让我的良心无时不刻都在饱受着双重的煎熬。

我一直努力寻找着一个平衡点,既能满足到老板,又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到工友们的利益,但是,说的容易做到难,这就如同一门高深的艺术,需要很多的技巧和临场应变能力。大多时候,“两全其美”只能是一种奢望。

我该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谁能告诉我------

为了证明此段经历是本人的真实经历, 我将真人上阵, 现将本人照片发上:

人事经理:老板,我不是一条狗(图)

引 子

今天,公元2009年10月23日,是我亲手将南方分公司剩余的150多名员工“劝退”,并一一帮他们办理手续的最后一天。我也不清楚10多年来,这是多少次做着同样的事,经我的手被这样辞退而送走的人,如同被我亲手招聘进来的人一样,记不清有多少个了。

我叫朱小兵(化名),来自湖北省仙桃市某镇的一个小村庄,从1997年出来打工至今已有13个年头了。我的文化程度不高,高中未毕业,后到武警某部服役5年,退伍后就直接来到南方打工至今。

虽然从当初的一名保安,混到了现在的“人事经理”,但是,经济方面并没有本质上的多大改变,60多岁的父母仍在老家农村种着本来属于我的那3亩多地,还帮我带着8岁的儿子。我的老婆,一个同样来自农村的打工妹,此刻,正在与我同属一座城市,却分相隔一个多小时车程的两个不同的区,我们如牛郎织女一般,每月多则相聚3、4次,少则1次也没有。

我现在要讲的这个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大型办公家具企业,也是我在南方打工的第六家公司了。公司设在南方的这个分公司因经济危机的影响,苦苦支撑了一年后,2个月前,老板决定关闭这个分公司,只保留销售部负责本区域的售后服务和市场开拓。我作为这个分公司的人事经理,当然清楚我的“职责”所在,那就是怎么样用最小的“代价”来妥善处理好这批原来被当作是“优质资源”而现在变成“累赘和负担”的工友了。

作为一个在南方从事人事工作多年的农民工。此时,多年的人事经验告诉我,等我安顿好这些工友时,我的使命和利用价值也将全部结束了,也会如工友们一样,面临失去工作,何去何从的境地。

老板承诺,只要我能帮助顺利的完成这次清退工作,给我的“补偿”除了严格按法律规定的外,还会另外多给我3个月的工资作为奖励。想到遥远的湖北乡下的年迈多病的老父老母,想着留在农村年仅8岁的儿子,想着跟我一样仍在城市的另一端打工的妻子,我还能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不做,老板会请别人来做同样的事。

于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好戏又上演了。

下图为打工者住的集体宿舍:

人事经理:老板,我不是一条狗(图)

其实公司已经处于半停产的状态,工人们每天在车间无所事事,聚在一起闲聊。闲聊的话题大多数是将如何应对接下来公司可能的裁员行动了,因为,他们也都得到了消息,分公司很可能撤掉了。他们常常纠结在一起商量的结果,就是选出了以生产部经理为代表来跟公司谈,无非是要按照规定,给予足够的经济补偿。

而老板的“指示”很清楚,如果全部按照法律规定的来执行,公司将要付出一笔非常昂贵的支出,所以,指示我尽可能的采取“非正常”的手段。因为,这些员工里面不少是工作了5年以上的老员工,就按一年一个月工资的赔付,一个人都要上万元的补偿,公司所有人加起来超过了200万了。

我是老板亲自跟总部的人事总监在广州天河路的精典大厦六楼的南方人才市场招过来的。入职的时候,他说在我自已提出来的的工资基础上多加1000,只有一个要求,将人力成本死死的控制在他所指定的范畴内。招我入职的时候,正是新的劳动法开始实施的半年后。他说,他看中我的就是简历上写着“曾多次参加劳资纠纷方面的培训,对如何规避新的劳动话有实战经验”。

其实,我虽然在公司只干了1年左右,但是看过财务报表上的数据,这个只有一百多人的分公司,前五年为公司的净利润最少也有5000多万。而现在,只不过拿出200万来补偿员工而已,为什么就变得这么难呢?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有一天我做了老板,一定不能这样对待自已的员工。

对于这种事,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很快就有了一整套的“计划”了。首先,我建议老板,先将所有人的工资降至最低工资标准线,也就是860,取消伙食补贴和住宿补贴,连工龄奖、全勤奖这些当初人员紧缺招不到人时出台的一些福利也全部取消。

我告诉他,企业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是可以通过降薪的方式来减少开支压缩成本,只要不少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一般是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并且告诉员工,公司的现状就是这样了,没有订单,没有活做。如果主动提出辞职,将会有1000元的经济奖励,不提出辞职的,公司也不会或裁员,每天上正常班八小时,没有加班,每周由单休改为周六周日双休,这样,平时就靠加班来赚取加班费的员工,一个月下来,除了少得可怜的最低工资外,根本就所剩无几了。

果然,通告发出去三天不到,公司一半的人都自动办了离职手续。其实,我比谁都清楚,这些人本身都是有一定的技术,工资一降,养家糊口都困难,谁还会留在这里跟公司耗,公司耗的起,可这些人耗不起呀,只拿最低的基本工资,他们家里的老人小孩怎么办?

下图, 为正在生产车间劳作的我的农民工兄弟姐妹们:

人事经理:老板,我不是一条狗(图)

过了半个月,我又让人事部发了一个通知,意思说公司由偏远的郊区不日将搬到同一个城市的另一个中心的位置去,其实就是销售部的办公和展厅所在地。不愿主动辞职的人,公司也不会炒,但是公司有权力调动你,劳动合同上写的工作地点是城市名,并且入职时都签了一份同意公司调动的承诺书,也就是说公司可以在本城市的任何地方来进行调动。

这个通知一发,剩余的人中又有一半的人办理了离职手续。我知道,市区的房租及生活成本远比郊区要高,且市区的工厂少,再找工作比较难。再说,这些人都是老婆或者亲人就在附近工业区打工,如果搬到市中心去,对他们来说无法与亲人在一起也是让他们无法接受的,还不如再到附近找一个厂。

这“两招”下来,只剩不到十个“顽固”分子,还在死扛,听说还准备好了材料要到劳动局和法院去告。我决定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先跟为首的生产经理私下谈。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生产部经理约到会议室。首先我按照他说的数额,砍掉三分之一,并且说只要他同意,马上接现金走人,最后告诉他,这个行业也就这么大,你作为一个在本行业内打拼了多年的管理人员,不要把事情闹绝了,到时候,只要我们老板一个电话,传到其他同行业老板耳朵里,对你今后找工作也不利。

生产经理考虑了半天,也自动到财务办了手续。生产经理一走,剩余的群龙无首,都一一被我用同样的方法送走了。

最后,老板也并没有食言,我的补偿款比别人的都多了三个月的工资。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正常情况处理这些员工需要200万,而这次公司仅仅只用了不到50万元就“打发”了。

而我呢,也再一次跟许许多多的打工者一样,跨入了找工的队伍行列。

当天晚上,我站在南方这座大都市的最高处——白云山上,俯瞰着这座繁华的大都市的夜景,车来车往,灯流如炙。此刻,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很多东西,13年打工生涯的许许多多的画面,变化着的,不变的,犹如电影镜头一般,一一闪现着----------

3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