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万亿投资的宣示,气壮山河地要为拉动世界经济做贡献,让力拓看到敲诈的战略良机。你举国都在大兴土木,对钢铁的需求是显然的,这是典型的战略泄密

中国在铁矿石谈判中连续六次遭遇价格敲诈之后,第七场谈判又已经陷入巨大被动。

日本、欧洲相继与力拓达成降价33%的协议,只有中国还在口头上坚守40%的降价条件,并以提供60亿美元的融资,换取一个小公司FMG同意降价35%。但真正的对手力拓立即表示,不会按照这个谈判结果同中国签约。

在完全失去战略主动权的情况下,这种战术只有“面子”意义。中国铁矿石谈判战略已入“死地”。如果这是战争,等于已全军覆灭。如果不改变思路,明后年的结果都是可以预计的。

在世界金融危机,各国对铁矿石需求大幅下降的时候,供应商尚且态度强硬。作为最大的铁矿石需求者,中国真的就这样任人宰割吗?笔者认为,应该召开经济界的“遵义会议”,对现行铁矿石谈判战略进行彻底反思。

财富大三角与中国两大出路

西方有一句名言:顾客是上帝。为什么到了中国这里,顾客成了被敲诈勒索的受害者?要搞清“中国顾客”与世界铁矿石供应者的关系,必须对当今世界经济有个基本的理解。

如果我们把世界看做一个大市场,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财富三角循环:生产低技术产品的国家,在发达国家赚取微薄的利润;然后又要购买后者的高技术产品——也是暴利产品,把一部分利润返还,其他的几乎全部地用于购买资源性产品,以实现生产的持续。资源性国家实际上是坐地当“地主”,不劳而获大笔财富,得到发展中国家大部分利润;而西方国家凭借高技术产品、军火等暴利物质,通过政治、金融等各种手段又从资源性国家那里赚取暴利,以购买发展中国家的低价格产品,供自己消费。看看中东国家和澳大利亚大肆购买美国的军火,就知道了。

全球化正越来越显露出“全球资本主义化”的最后真面目。它同时呈现出巧取豪夺、共同分赃、垄断剥削等等历史上所有原始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时代所有资本主义的特点。

把资源型国家想像成我们熟悉的地主;把西方大国想像成资本家,那些生产低技术产品的发展中大国,就是被剥削和压榨的“工人和农民”。这里完全可以套用马克思的《资本论》,只是范围从一个国家扩展到全世界而已。没有谁能通过革命或议会选举改变这一现状,因为联合国等“世界议会”的领导权大多被西方国家把持着。

发展中国家改变自身命运的唯一途径,不是打倒地主、资本家,而是努力从贫困阶层中脱身。方法有两个:一是利用自己的劳动力资源和其他优势,重新制订游戏规则,以实现自己价值的最大化;二是自己也努力成为地主或资本家。

兵法一:敲山震虎,釜底抽薪

用传统战争的观点看现在的铁矿石谈判和收购力拓案,感觉有关方面战略简单,战术呆板,指挥凌乱,甚至还出现大量“通敌”的情形(颇让人联想起当年的“国军”)。反观对手,兵不厌诈,声东击西,行贿用间,兵法运用得心应手。其实,看看古代兵法,我们也能找到眼前困境的破法。

国际政治关系的逻辑是实力主导,经济是政治的核心,依然通行实力原则。能战方能言和。从上述对世界经济这一通俗的解构出发,笔者建议有关部门,从当前苦苦应对高油价、高矿价(以后还会有高水价、高木价)等等价格的困局中跳出来,认真地盘点一下我们手中的王牌。

责任编辑:阙祝英

以铁矿石谈判为例,中国有执世界牛耳的焦炭。焦炭是炼钢业必须的原料,关掉这个阀门,世界钢铁企业就不得不削减产能,就会减少对铁矿石的需求。敲世界钢铁业的“山”,震铁矿石供应商的“虎”,这对世界铁矿石寡头无异于釜底抽薪。而中国钢铁企业趁机可以大量吸纳铁矿石,甚至参股世界铁矿集团。同时,世界炼钢厂产能削减必将使钢价飞升,这必将大幅度提高中国钢铁业利润。困扰中国多年的铁矿石敲诈局面,一鼓可破。

对稀土资源的巧妙利用也是一样。人无我有,就可以漫天要价,这也是目前国际资源垄断集团和高技术国家对中国的做法。中国当务之急是对国家所有硬性资源进行统一盘点,找出可以参加世界垄断性博弈的东西,像俄罗斯一样对重要的资源实行国家统一管理和调控。

兵法二:因势利导,高技术立国

以资源垄断应对资源垄断,是改变眼前屈辱接受勒索的应急之策。但从长远看,还必须另寻道路突围。因为中国无论在整体实力还是在目前对世界资源的掌控上,都不占优势。一直对抗的结果,只能加重各种包围,将短时的阻击战打成持久的阵地战

西方一直把铁矿石和石油的涨价,归因于中印等国的需求旺盛。虽然有掩人耳目的成分,但中国当前急功近利的经济发展模式,的确给了人“欲加之罪”的口实。比如中国的钢产量,上世纪80年代还是3000万吨,到2008年已超过5亿吨!由于在近代工业化进程中的巨大落后,当代中国的发展毫无疑问将需要大量资源。无序的重复建设又加剧了资源需求。

笔者认为,应该趁眼前资源危机的机会,甩掉消耗资源性的发展思路,走高技术立国的道路,努力使国家和国民也挤进“资本家”的行列,才是上策。

其实,油价也好铁矿石价格也好,都是“不法商人”在世界范围内的哄抬物价,把赌注压在中国和印度等国对初级产品巨大需求上。

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日本和德国一样,靠高技术产品,多赚取资源国家的利润,以弥补购买资源的损失?印度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在计算机软件方面,正异军突起。如果我们不改变目前的经济发展思路,就不会改变当别人奴隶的命运。

兵法讲因势利导因敌应变。资源涨价,我们正可以趁机推动产业升级,把资金从房地产业转移到国家现代化真正需要的战略产业去,何必非要逆势而为?GDP增速即使暂时出现下降,也是高烧病人的退烧现象,并非坏事。这里的关键是要丢弃GDP的迷思。没有抗击世界经济地震能力的经济形态,GDP数字越庞大就越是潜伏着巨大的凶险。

大兵力 缺大智慧

美国多年来发动的战争,其中一个明确目的就是夺取资源。经济是政治的核心,军事是政治的继续。现在大家可以通过和平的手段争抢,跟战争只有激烈程度不同,没有本质区别。

我们四万亿投资的宣示,气壮山河地要为拉动世界经济做贡献,让力拓看到敲诈的战略良机。你举国都在大兴土木,对钢铁的需求是显然的,这是典型的战略泄密。孙子曰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毛泽东时代的战略艺术享誉世界,现代中国人似乎已完全没有了战略思维。

美国伊拉克战争中,全国一盘棋。国务院、五角大楼、新闻媒体等等,各司其职,真假难辨,大打国家战略心理战。其实,铁矿石谈判跟刀光剑影的战争规律是一样的。铁矿石事关中国现代化计划的全局,不能仅由一个具体的部门执行。国家应该成立战略规划部,协调各方战略专家,统一行动,各方配合。古人要求为将者要天文地理无所不晓,今天搞经济的人就是国家的主将,其知识结构也应该超出本专业,而涵盖各领域。

中国现代化进程,其实就是适应资本主义游戏规则的过程。没必要对 “国际资本家”和“大地主”充满仇视。最大化逐利的规则也是适用中国的:中国有那么多资源王牌,为什么不断一下对手的“粮道”?中国有那么多外汇,为什么不去其他地方兴风作浪,顺便把现有资源寡头的体制动摇一下?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国家真正的军队是资金。而中国偏偏就有着雄厚的资金。以笔者愚见,我们既可以使用这支大军于资源市场,也可以用于在高技术领域做战略性出击,为国家未来发展开辟通道。可是我们还没有学会怎么使用这支外汇大军。

我们不缺乏兵力,缺的是指挥这支大军的大智慧。戴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