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无价的古董 无价的古董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唐功站起身两眼有神地看着邓卓。

邓卓平静地看着唐功,合上手中的书本,对唐功点了点头。

唐功立刻以冲锋的速度冲了过去,伸手拉开门闩。

门闩一松,木门就“嘭”的一声开了,一人冲进来就推了唐功一把:“滚开。”

既然自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下人,当然得装得像一点。于是唐功顺势往后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装出极为痛苦的表情说道:“你们干什么?我们家没钱!”

没有理会唐功。

四个穿着黑色丝绸上衣的男子冲进庭院,四下看了看,其中一人大声叫道:“胡先生,有事请教,出来吧。”

唐功坐在地上看看四人,其中三人应该就是上午跟踪自己和邓卓的三个汉奸。

邓卓立刻弓着腰小跑出来,扫视一圈,立刻脸上堆笑对准刚才说话的人,一抱拳说道:“哟,什么风把郑翻译吹来了?蓬筚生辉,蓬筚生辉啊!”

什么风?羊角风。唐功心中暗暗骂着。

日军的翻译官郑熊眉头一皱,警惕地问:“你认识我?”

邓卓笑着说道:“看您这话问的,咱芜江镇的黎民百姓只要有眼珠的就都认得两个人?”

“哪两个人?”郑熊感兴趣地问。

“一个是城隍庙里的老爷,一个就是您了,您二位可是咱中国人在芜江镇天上地下最大的官,谁能不认识。胡某虽避世之人,但久居芝兰之室,岂能不闻其香?不信你问问他们。”邓卓一指郑熊身边的三个随从。

赵开马上接过邓卓的马屁:“对对对,胡先生不愧是做学问的,一句话就说出了咱大哥在芜江独一无二,不,独二无三的地位。”

钱三也大拇指一竖:“那当然,咱大哥是什么人?出过洋留过学的,城隍庙里的土地爷都未必认得日本字。”

孙骑也说道:“钱小弟说得太正确了,咱们别看日本人凶,没咱大哥,那日本人在芜江可是听不懂看不懂,就算日本人有八只脚也寸步难行啊!”

唐功刚从地上站起来,听到三人的对话,立刻胃中一阵阵酸水上涌。

邓卓急忙上前扶住唐功,轻轻抚摸着唐功的后背:“阿狗,你没事吧?唉,看把你这孩子饿的。都怪老爷我不中用啊!”

趁唐功直起身子的时候,邓卓的手在唐功的后背摸到肉多的地方狠狠一掐一扭。

唐功“呃”一声,痛苦地看着自己的老爷:“老爷,我,我没事,我不饿,我还撑得住。”

郑翻译一抱拳对邓卓客气地说道:“今日造访,不为别事,只因家中有祖传的一件宝物,我却看不出来历,还望胡先生能不吝赐教,指点一二。”

“惭愧惭愧,郑翻译既然是留过洋的,自然才高八斗,目力非凡,何劳老朽班门弄斧。况且,老朽已不问世事多年,胸中所学,多已淡忘,唯恐贻笑大方之家。”邓卓也客气地回绝。

郑翻译也懒得跟邓卓多说,听得文绉绉的,自己还得尽量文绉绉地回答,全然不如日语听得舒服用得自在,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钞票,用右手食指中指夹着:“你听好了,你跟我去看看,这钱就是你的,你也不想你的下人跟着你挨饿吧。”

邓卓忧虑地看了唐功一眼,唐功立刻十分默契地装出一幅坚强的样子,眼泪汪汪地看着邓卓:“老爷,我真的不饿。”

邓卓痛苦地闭上眼睛,轻轻拍了拍唐功的肩膀,然后睁开眼,一把从郑翻译手中抢过钞票:“好吧,自古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就破例一次吧。”邓卓说完就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看着邓卓把钞票塞进口袋的动作,唐功心中一阵不满:队长,人家出钱可是给自己解决温饱的啊!太腐败了!

邓卓跟着四人一起往门外走去,唐功正要跟上,郑翻译却手一挥:“你留下。”

“老爷,我……”唐功等待着邓卓的指示。

“好好看家,我去去就回。”邓冲唐功点点头。

看着邓卓远去的背影,唐功心中一阵茫然,还有紧张。


出了胡同,胡同口早停着一辆轿车,邓卓跟着他们拘束地坐进车内,眼神紧张地朝车窗外四下张望。

轿车启动了,邓卓有意无意地看着窗外的景物,汽车的路线与方向在他心中洞若观火。

不对,这条路线不是去前田正夫司令部的,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引起他们怀疑?邓卓心中默默回想着今天的一个又一个细节。

汽车在一处热闹的街市停了下来,邓卓走出车门,抬头一看,只见一幅半人高的隶书招牌:鸿运酒楼。

到酒楼干什么?请自己吃饭?想到这一点,邓卓的肚子还真唱起了空城计。

“胡先生,里面请。”郑翻译客气地说道。

“不是说,去你家吗?”邓卓疑惑地问。

“东西就在里面,胡先生请跟我来。”郑翻译款步走进鸿运酒楼。

酒店的小二一见郑翻译等人进来,立刻迎了上来。

“哟,郑爷,都给您安顿好了,天字号雅间,里面请!里面请!”

郑翻译并不理会小二,径直向里面走去。

等五人走进雅间,小二望着雅间的关上的木门脸色一变,笑容如花立刻变成鬼脸夜叉,头一歪,“扑”地冲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再用力一踩,捻了几脚,像踩小强(蟑螂)一样。

邓卓走进雅间,果然布置与外面的不同,崭新的桌椅,芬芳的熏香,洁白的墙壁,两面墙壁下还挂着两幅工笔的仕女图。

邓卓盯着两幅仕女图,呵呵一笑:“假的,一看就是假的,水平太差了,刚刚入门的水平。”

“不是墙上的画,是一件祖传的宝贝。”郑翻译说着就向身后的人做了一个手势,赵开钱三孙骑三人立刻涌进雅间内的一个套间,不一会,三人一起抬出一个半人高的木箱,然后吃力地、慢慢地放在地面。

“箱子里面应该是青铜器。”邓卓不假思索地说道。

郑翻译惊讶地说道:“胡先生怎么知道的。”

“听它落地的声音,比铁重,比金银轻,再加上你说过是古董,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郑翻译佩服地点了点头:“开箱!”

赵开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箱,揭开一层厚厚的棉被,里面露出一个青铜方鼎上部,四角立着四个不同的兽头,方鼎四周一圈也让棉被紧紧裹着。

邓卓不由得走上去,蹲下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箱内的青铜器。

郑翻译等人大气也不敢出。

约摸过了五六分钟,邓卓终于发话了:“快,抬出来我看看。”

看着邓卓欣喜的样子,郑翻译也心中一喜,马上命令:“快,抬出来。”

赵开和钱三立刻准备伸手去拿。

“啪啪”两声,邓卓闪电般地在赵开和钱三手背上打了两巴掌,站起身怒目而视:“老祖宗的东西能用手拿吗?手套,用手套。”

赵开和钱三摸着通红的手,不知所措地看着郑翻译。

“衣服脱了,把手包上!”郑翻译不愧是高智商人才,立刻想出了对策。

赵开和钱三马上脱下丝绸上衣,用两只袖子套住手,一起小心翼翼地把青铜器向外抬着。

“慢点,慢点。”邓卓的眼睛也一直跟着方鼎挪动着,好像这个青铜方鼎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青铜方鼎终于接触了地面,赵开和钱三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汗湿了。

邓卓从口袋里取出手套,蹲着身子一动不动地盯着青铜方鼎,眼皮都不眨一下。

半个小时过去了,邓卓终于站起身,长吁一口气,对郑翻译缓缓说道:“果然是老祖宗的东西,色泽、质地、纹路、工艺、铭文都是西周的。无价之宝啊!”

郑翻译欣喜若狂:“哈哈,老子就知道是好东西,这回发达了!”

邓卓缓缓将手放到青铜方鼎上,像抚摸子女似地抚摸了一下,突然脸色大变:“不对!这,这怎么可能!”

邓卓的这一声怒吼差点就把郑翻译的心脏吓得跳出来了。

“什么不对!你说!”郑翻译的眼球几乎要从眼眶里挤出来。

邓卓转身弯腰仔细看着青铜方鼎的内侧,然后用手轻轻抚摸着方鼎的每一条棱线,脸上逐渐浮现出冷笑。

“高明,高明,几乎可以假乱真了。”邓卓平静地说道。

“什么?这不是西周的?”郑翻译几乎要崩溃了。

“什么西周的,极可能是上周的。”

“上,上周的!这怎么可能,我上周才买的,五根金条!”郑翻译歪着头几乎是在威胁邓卓,要邓卓改变自己的结论。

套间内轻轻传出一声咳嗽,郑翻译迅速冷静下来。

邓卓心中立刻猜到了套间内那人的身份。

“怎么,不是你祖传的吗?”邓卓问。

“民间收购的,我担心国宝会流落民间,所以出高价买了,想不到。”郑翻译苦笑一声,“胡先生,我对中国古董也自认颇有研究,我怎么就没看出一丝破绽。”

邓卓微微一笑:“我与君一样,也不曾看出,只是感觉。”

郑翻译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略抱侥幸地问:“胡先生凭什么感觉这是仿制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