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六篇 武汉会战 第二十三章 7

寒岫冷月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URL] 以后的10来天里,双方来来回回经过了无数次拉锯式的战斗,付出的代价都不小,但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成了胶着状态。到了这时,不仅是两军的士兵们比勇气,比耐力,也是两个指挥官比机智,比沉着,比果断的紧要关头,正所谓“一着棋错,满盘皆输”,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带来的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以后的10来天里,双方来来回回经过了无数次拉锯式的战斗,付出的代价都不小,但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成了胶着状态。到了这时,不仅是两军的士兵们比勇气,比耐力,也是两个指挥官比机智,比沉着,比果断的紧要关头,正所谓“一着棋错,满盘皆输”,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带来的可能就是失败的苦果。德成达郎是日本陆军鼎鼎有名的虎将,在上海作战时,带着一个旅团一天就击溃了中国守军5个师的阻击,得到日本媒体大事宣扬而名噪国内,成了许多年轻人狂热崇拜的偶像,他本人也因此狂妄自大,不断扬言:“支那兵哪里配称军队,根本就是乌合之众,我只用一只手就可以把他们消灭!”


德成旅团是来自日本本土的军队,德成和他的司令官冈村宁次不同,他不太了解中国军队,不了解嫡系部队和杂牌军的差别。事实上,他在上海登陆时,淞沪抗战已接近尾声,中央军大多已被打残,他遇到的几个师全是刚投入战场的川军,这些部队虽然号称是师,实际上一个师也就5000人,相当于一个旅。士兵拿的是老掉牙的汉阳造,大多数连膛线都快磨没了,既不准还老卡壳,为数不多的一些迫击炮是自己造的,常常炸膛,把自己人给炸死。这几个师是川军的先头部队,因为是从贵州出发,比从成都出发的先期到达,成都出发的直到淞沪抗战结束都没赶到。这些身材矮小的四川汉子都是不怕死的硬汉,也不管敌人坦克厉害,端着枪迎着敌人的炮火就往前冲,被日军密集的火网罩住,死的人堆积如山,鲜血流成了一道道溪流。他们有一腔热血,但无回天之力。德成看着这一切,心里发痒,他会开坦克,竟亲自驾着坦克参加作战,在杀戮的快感中,他树立了中国军队不堪一击的思想。他没想到是,这次来江西作战,他与新25师交战了一个多月,损失的人员已逾千人,却毫无战果,也看不到一丝胜利的迹象。最初的时候,他暴跳如雷,以为是自己手下不努力,竟连中国军队的1个师都对付不了,大骂几个联队长:“笨蛋!蠢货!你们这是丢旅团的脸,丢大日本帝国军人的脸!”


在接连进攻受阻之后,他终于察觉到这支军队与以往的不同,反倒冷静了许多,这才想起找情报部门要来了中国指挥官的材料。在仔细看完了张一鸣的资料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好胜的表情:“哟西,这才是真正的对手,这仗打得有意思了。”


既然放弃了小觑之心,德成开始认真对待,调整了攻击方案,甚至派出突击队穿插到敌人背后袭击,可是突击队一去就再无消息,电台也联系不上。几天后情报人员返回消息,他的突击队遭到敌人埋伏,全部“玉碎”。德成恨得咬牙,一心想要报复,可是他无论施行何种方案,都被张一鸣看透,一一击破,山上的中国军队就像一道铜墙铁壁,他始终越不过去。他的好胜心完全被激发了,决定不惜一切手段、一切代价也要吃掉这支部队,可是他的上司不肯再给他时间,要他尽快赶到庐山。他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不敢违抗命令,只得悻悻地离开了。


在前往庐山的路上,他经过了一个村庄,把一腔怒气发泄在了无辜的村民身上。他命令手下血洗了村子,屠杀了200多名村民,连刚出生的婴孩都没放过。村里的妇女,从12岁的幼女到70岁的老妇,全都是先轮奸后处死。做完了这一切,他下令放火,把村子烧成了一片白地。


到了庐山,他把刘波的部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心里却没有喜悦和激动的感觉。象一切以打仗为乐的将军一样,他喜欢打恶仗、硬战,这样的仗过瘾、刺激,而且更能让他立下赫赫战功,早日换上中将的军衔。就在他即将击败广东师、拿下高地的时候,却受到意外袭击,连占领的阵地都被夺了回去,当他得知夜袭自己的是新25师时,不怒反喜,对着资料里张一鸣的照片说道:“好啊,我们的决斗又开始了,鹿死谁手,可就看这一次了。”


他知道新25师是一块不好啃的骨头,这一次,他使出了浑身解数,白天强攻,晚上偷袭,正面佯攻,侧面迂回,花样层出不穷。攻击的武器更是不择手段,地上大炮轰击,天上飞机配合,还使用了毒气武器,如毒气筒、毒气炮弹、毒气手榴弹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毒气的种类不仅有瓦斯,芥子气,还有呕吐性毒气"赤剂"等毒性更强的新型毒气。对于使用国际上禁用的毒气弹,他不以为耻,反而洋洋得意:“对于这些支那人,不光要消灭他们的肉体,还要消灭他们的精神,要让他们知道,和大日本帝国作对的下场!”


中国官兵对毒气的厉害确实心有余悸,日军爱用窒息性的毒气,中毒者不能呼吸,口鼻出血而死,只要毒烟袭来,阵地上几乎剩不下几个活人,即使不死,也毫无防卫能力,照样被日军用刺刀捅死。新25师虽然配备了一些防毒面具,也从日军那里缴获了一些,但数量远远不够。张一鸣请求军部全部配齐,军部答复他,你们有一些已经不错了,很多部队还一个都没有。张一鸣无奈,为了减少伤亡,他下令各部队一旦发现敌人放毒气,立即撤出阵地,等毒烟散后再从鬼子手里夺回来。


因为无法对付鬼子的毒气,官兵只能寄希望于天气,希望老天爷多多下雨,雨水会使毒气效力大减,日军不会在雨天放毒。他们也希望风尽量往鬼子那边吹,这样鬼子就不敢放毒气了。有几次,他们看到日军刚施放毒气,不想风向变了,毒气掉头扑向日军阵地,鬼子兵没有防备,等他们感觉到不对,想戴上防毒面具时,已经晚了。一些日军军官为了自己士兵的安全,劝德成少用这种东西,德成是个典型的“武士道”军人,一向以“军人战死沙场”为信条,他连自己的命都不放在心上,又怎么会顾惜手下官兵的性命。所以,只要天气好,风向合适,他照放不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