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十八章 峻岭鏖战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砰——”随着左手边的山岭上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一团灰黑的烟雾随即从树丛中腾起,就像一条跃出池塘的大鱼一样。无数细小的沙石泥块混杂着干枯脆黄的树木枝叶从沿着山脊上的低洼处迅速流下,很快就流到了正在向今天的预定宿营地行军的东亚国士兵们的脚下。 由于山区里平时相当安静,因此非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砰——”随着左手边的山岭上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一团灰黑的烟雾随即从树丛中腾起,就像一条跃出池塘的大鱼一样。无数细小的沙石泥块混杂着干枯脆黄的树木枝叶从沿着山脊上的低洼处迅速流下,很快就流到了正在向今天的预定宿营地行军的东亚国士兵们的脚下。

由于山区里平时相当安静,因此非常容易就能够凭借声音辨别方位,特别是这种让附近山峰都微微颤动起来的爆炸声。“营长的部队遇袭了!”第3加强营的副营长苟祝声嘶力竭地嚎叫着,“占领制高点,做好防御突袭的准备!”

那些紧一步慢一步地在山路上行进的东亚国士兵们大多没有听到他的喊叫,一个个都还呆呆地站着,盲目地将手中的步枪指向各个方向。接着,他们的连长、排长或班长们的耳光立即就相当有效率地落在他们脸上,像赶牲口一样把他们赶向了陡峭的绿色山坡。

几个士兵刚接近爆炸声传来的山坡,树林中就“簌簌”地射出一串大口径子弹,让他们在惨叫中拖着爆裂的肠子滚回了路上。与此同时,一名通讯兵的报告更加使得苟祝大尉确信了“营长业已遇袭”的判断:马前营长在光学无线电中威胁他说,十分钟之内不能把这一带的敌人肃清,今晚就把他脑袋拧下来当夜壶使,虽然野外不一定要用夜壶。

能够成为一个加强营的副营长,不得不说苟祝也是有着不少战斗经验的。很快,他就在一群下级军官的配合下,在狭隘的山路上组织起了一个连,在几门55毫米迫击炮和37毫米枪榴弹的火力掩护下,高呼着口号朝着山上冲去,誓要解救出马前营长以使苟祝副营长的脑袋得以免于变成夜壶的悲惨命运。


不到一公里外的山上,马前正在匆忙地指挥着手下的数百名士兵在山顶布置防御工事。由于视野被无数高大的的阔叶乔木严严实实地遮住,他基本看不到山下的情况。不过上到山顶布防其实是一理论上来说正确的选择——在敌众我寡之下,万一在山腰上遭到对方居高临下的冲击,那就要为委员长献身了。所以哪怕冒着踩上地雷的危险,也一定要占领山顶固守待援——不过还真有两个人被地雷炸死。

虽然他们轻松占领了空无一人的狭长山顶,但好运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当士兵们正在紧张地寻找足够大的石头木块堆砌工事,或者挥汗如雨地在植物根系盘根错节的泥地上挖掘着散兵坑时,一片迫击炮弹和枪榴弹就尖叫着朝他们头上落了下来。

“敌军火力急袭,快隐蔽!”马前一边声嘶力竭地叫着,一边扑倒在了一块刚刚垒起的石头后面。

“砰——啪——”“砰——啪——”清脆的爆破声次第响起,先是山腰处,然后迅速接近山顶,最后是——在他们头顶响起!

虽然山顶树木较为稀少,但还是隔几步就有一棵。枪榴弹和迫击炮弹一旦碰上树冠,触发引信就会被立即引爆。结果,绵密的弹片和钢珠雨从树梢上落了下来,就像有个调皮的孩子蹬了一脚雨后的大树一样。很不幸的是,大部分保安旅的官兵都不知道这一点,并没有刻意躲开树荫卧倒,眨眼间他们背上的皮肉就混着衣物碎片飞起了老高。

“妈的,给老子闭嘴!”在确认这轮炮击结束后,马前立即站起来,枪毙了一个惨叫声最响的伤兵,怒喝道:“你们这帮没蛋蛋的狗日,伟大的委员长的队伍难道还怕几个毛贼?炮兵还击,快点!”那些迫击炮手们连忙一边应和着:“委员长万岁!”一边仓促地把炮弹打开保险,把炮管随便倾斜了一个角度,照着下面就轰击起来,结果招来了更多的敌方炮火,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在山下,副营长也接到了士兵们的报告。报告称,那个连的人在试图冲上去时,先是遭到了密集火力射击,导致伤亡数十人。在对射一阵后,对方却神秘地从山腰上不见了,却在接近山顶的地方遭到了更为猛烈的还击火力。他们不知深浅,也没敢追上去。苟祝闻言大怒:这些匪军也太他妈猖狂了,看来得认真对待。于是他一边下令再把4连调上去,五分钟后进行下一次冲锋;一边联系团部,说是遭遇了敌军主力,希望团主力速速派人支援。

不料,联系倒是联系上了,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对面也是一片密密麻麻听不出点儿的枪声和开山似的爆炸声,团长大人对着他大骂了一顿,原来30多公里外的208团主力就在今天的宿营地被袭击了,敌人数量相当多,为此他们还向旅部求援,一个增援的加强营刚刚赶到不远处,正在与包围他们的敌人交火,场面十分混乱。所以他坚持认为第三加强营遇到的仅仅是“少数小股敌人”,要他们“自行解决”“不得谎报军情”。苟祝无奈,只好提出能否帮忙呼叫空中支援——乙、丙种部队要团级以上才有呼叫空军与陆航的资格,这主要得归咎于东亚国那长期差强人意的航空工业,毕竟造飞机可不像造人那么简单。可惜团长告诉他,现在他自己都叫不到攻击机,叫他滚一边去,苟祝只好闭嘴了。


几公里外的一座无名山岭中,尹风灵正坐在被当做临时指挥部的窝棚里,等待着旁边无线电监听员的回报。这座窝棚与山里人的住房一样,在木质结构上盖了一层泥土,上面满是花草与灌木。在浓密的森林中,就算走近也难以发觉。何况现在也不可能有东亚国的人走近——所有进山参战的东亚国部队的位置都被潜伏在丛林中的抵抗军的斥候严密监视着,每十分钟汇报一次。而现在,上百名刚刚袭击过最深入山区的敌军先头部队的战士们正从不远处安静地走过。他们披着用植物的新鲜枝叶插在斗笠上制成的土制伪装服。虽然这种服装或许远远赶不上大洋国友爱部特别工作队的伪装服,但却已经够用了。

“报告指挥官,他们没有增援,”监听员总算听出了些眉目,“似乎208团团长认为自己被包围了,根本不敢派人前去。”紧接着,另一个监听员也摘下了耳机:“指挥官同志,444保安旅50团的团部已经把驻地的两个加强连派出去增援那个自认为‘被包围’的第4营了。”

尹风灵摇摇头,又点点头。其实,他们到现在为止在各处投入战斗的还不到2000人,主力压根就没上场,根本无所谓包围谁。不过这些长期驻守后方的部队大多没有除了到农村打小股“反革命分子”或者守卫林场或农场防止破坏之外的任何作战经验,指挥官们也缺乏作战态势的判断能力,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支部队同时宣称自己“遭到包围”和“遭遇敌军主力”。

“嗯,那么这些东亚国部队的火力配置如何,他们的空中支援呢?”在窝棚的门外,史密斯正斜倚在一棵树上,询问着一名刚刚撤下来的连长。

连长似乎心情很好,一边用蘸了热水的毛巾抹脸,一边答道:“跟你们开始预料得差不多,他们都没带重武器,除了迫击炮,也就枪榴弹特多,老烦人的。”

“嗯嗯,”史密斯点头表示理解,东亚国由于基础重工业薄弱,不能像欧亚国或者大洋国那样给士兵大量配备单兵火箭筒和便携式导弹。为了加强步兵火力,他们转而大量生产简单便宜的榴弹发射器与枪榴弹。几经改进后,东亚国枪榴弹的射程与杀伤力都大为改观,虽然还是远远比不上另外两国,但至少缩小了不少差距。“没有重型压制火力就好,不过他们的空中支援情况又如何呢?”史密斯继续问道。

连长摇摇头,许多粘在头发上的土粒与草屑也随之落了下来:“一架也没。既没有‘羲和’,也没见‘飞蛇’,天上根本没飞机。不像前几天在县城那样。”

“哦,”史密斯转头走进了窝棚:“风灵,等大家就位了之后就动手吧,这些家伙比凯尔盖朗岛上的那些好对付多啦。”


半小时后……

苟祝大尉以及一应军官们正站在他们花了相当大工夫才拿下来的山顶。不过现在没有谁想吭声,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回去该怎么交代。

这次战斗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不过在树木都几乎被全部炸断的山顶,发现了营长的尸体——他的后脑勺上挨了一枪,不过其他在场士兵坚称:他是在背对山下时中弹的。由于没有其他人能证实,所以也只好这么认为了。不过这次严重误击事件总共导致全营200多人阵亡,倒是“优势敌军”只留下两具尸体。不过回去如何报告还是次要的,关键问题是,各支部队都遭到了袭击,那就是说,敌人不可能单单放过他们,何况他们闹出了这么大动静。

苟大尉正用望远镜极力眺望山下部队的行动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占领制高点,伺机而动,反正这山上有水源,部队给养也还足够,现在三分之一的人以及那些伤员已经陆陆续续上来了,只要在给他们半个小时……

远处响起的爆豆般的枪声给了他们重重的一击,在望远镜中可以看到,那些仍然停留在山下的部队陷入了一团混乱当中,很多人开始离开队列,向高处奔逃,还有不少人则朝着对面的森林射击。他连忙用无线电询问:“是不是团部派来增援了?不要再发生误击!”

很快,一名军士就答复了他:“长官,这不是误击,我们也遭到攻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