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极限训练(1)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极限训练(1) 很多从特警学院学习过的警官,私下里都管这个地方叫作“兽营”。杜超和两名“战狼”大队的战友临行前,马啸杨和骆敏就专门提醒过他们,去这里,要等着脱三层皮。 骆敏说:“到了那里,你们千万别把自己当人,也没人把你们当人。都说咱们大队训练苦,我告诉你们,就咱们这训练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极限训练(1)

很多从特警学院学习过的警官,私下里都管这个地方叫作“兽营”。杜超和两名“战狼”大队的战友临行前,马啸杨和骆敏就专门提醒过他们,去这里,要等着脱三层皮。

骆敏说:“到了那里,你们千万别把自己当人,也没人把你们当人。都说咱们大队训练苦,我告诉你们,就咱们这训练强度,还不及那里的一半!”

“进了特警学院的,没有一个孬种!十多年来,那里只有被淘汰的,没有自己主动退出的。我要提醒你们,不管遇到多大的障碍,都要给我顶住不能掉队,就是死,也要给我死在那里!”马啸杨补充道。

这三个预备干部把学长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可特警学院的训练到底有多残酷,他们还是没有概念。两个老兵很多话没有明说,比如女子作战队那群丫头们的厉害,他们就绝口未提。说多了,就会有压力,他们知道,真要是个好兵,到了那里就什么都明白了。

杜超记得在新兵连的时候,就听刘二牛讲过马啸杨的故事。说他在特警学院落下了个病根子,因为在粪便池里滚了好几天,从此再也不吃汤汤水水的东西。并且还得了洁癖,甭管什么季节,天天都要洗澡换衣服,每周拆洗床单,头发一个月理两次,还被徐杨勇送了个绰号“马阿姨”。

进了特警学院不到十天,几个人就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兽营”。头几天,除了被作战队的丫头们教训了一顿,接着挨了处罚,被狠狠敲打了一次外,所有的训练跟“战狼”大队并没有多大区别,而且,这些训练犹如蜻蜓点水,只是将所有的常规科目都走了一遍。最难受的也不过就是天天晚上还要背英文单词。

到了第七天,少校同志突然宣布要开始第一轮的突破极限训练,时间为七天,以后每个月一轮。兵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头几天他们是在摸底,真正的大戏还没开始呐!

这七天时间,按照少校的意思,几乎是不停歇的运转。总训练时间120个小时,平均每天纯训练时间超过17个小时,抛除吃喝拉撒,每天最多只能睡上四个小时。这已经不是体能极限的问题了,简直就是拿人当作机器。如果没有超强的意志力,只有天知道,到底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

这些,还不足以吓倒这群从各个部队精挑细选出来的尖子们。真正让他们感到心寒的是,这七天每天都要负重50公斤行军40公里,七天累计不少于260公里!

这50公斤的负重,换作一个身强体壮的民工,走不了十里路就得累趴下吐血。可这群兵们却是别无选择,这里没有金钱的诱惑,支撑他们的是军人的荣耀还有一个男人的尊严。

这一次的极限训练,他们被丢在了北京郊县和河北交界的一片蛮荒的丘陵地带。这可是个天然的训练场,方圆数百里广袤的地方,是驻京各兵种山地训练和演习的乐土。老百姓们经常能在通往这里的路上看到坦克、步战车和各种各样叫不出名的先进武器出没。

清晨七点,十多辆卡车在扔下两百多名官兵和保障设备后,掉转头,驶向了来时的方向。兵们面面相窥,都不约而同的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欧阳虎冲着杜超苦笑了一下,低着头开始点检装备。这小子到现在肋骨还隐隐作痛,几天来,他说的话加起来还没有原来开一次班会说的话多。

“各位宝贝疙瘩们!今天是个好天气,再过两个小时,阳光就会普照大地。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带着你们踏上一段美妙的旅程。沿途都是迷人的风景,只要你们懂得去享受,再残酷的人生,都是妙不可言地!”少校拖着他那低沉的男中音,开始了序曲。

“走吧,跟着我!不要掉队,不要停歇,永远都不要停歇!翻过前面那座山,去到山脚,猪肉炖粉条,还有白花花的东北大馍。”少校手一挥,兵们开始了漫长的第一段负重远行。

赵子军从海淀走到了昌平,又从昌平走回了朝阳,就这样不知疲倦地走马观花。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他走过了无数的工厂和无数的工地,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他。口袋里还有七十八块三毛钱,这七天,他每天都要从口袋里把钱掏出来数几遍。

不知道有没有人算过每天有多少人涌向首都,又有多少在这里挣扎后,黯然地踏上了返乡的列车。大街小巷,除了人还是人。赵子军算是见识了,只要有人作出招工的模样,马上就会围上来一群人,一群南腔北调的人,他们互相推攘,互相叫骂着。

在他们的面前,当了四年兵,见过大世面的赵子军像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用哀怨而又有点不屑一顾的眼神远远地看着他们,然后又有点依依不舍,却装着一副义无反顾的模样,甩开双臂,继续赶路。

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毫无原则地挤到他们中间,他觉得自己是个有身份的人,是个有身份证的人。尽管那张可以证明他曾经当过军人的身份证明,早就被那个该死的、该被剐千刀的偷儿扔到了一个他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任人贱塌。

赵子军找工作太简单了,简单得后来他坐在北京最高档的酒吧里,想起这段经历,就笑得合不拢嘴。他只会问一句话:我是个当兵的,但我退伍证丢掉了。然后招工的人会白他一眼,然后他就转过身子继续赶路,继续去重复一模一样的话。实诚得像在新兵连每天起来都要跑操一样,从来不去问为什么。

他不是没想过跳上车,去部队找自己的战友们,从来北京的第二天,他就这么想过。他甚至都想过去医院找江猛,去报社找马稚婷。只要找到一个人,厚着脸皮,就不用露宿街头,天天吃馒头和面包了。但他拉不下脸,这种近乎变态的自尊,跟他当初为了追求心仪的女人,可以不顾原则,放弃男人的自尊,完全是旁若两人。

俗话说“看山跑死马“!少校手指的那座近在眼前的山头,兵们整整花了四个小时,才走到了山脚下。

“不要停歇,永远不要停歇!翻过这座山,猪肉炖粉条,还有白花花的东北大馍!”轻装上阵的少校同志,跃上最高处,中气十足地提醒着这群随时都可能瘫在地上,起不来的宝贝疙瘩们。

“跟我一起唱:雪皑皑、路漫漫……”半山腰上,少校的声音再次响起。

“雪皑……皑,路……漫……漫……”两百个人的声音还不及少校一个人的声音大。

“唱啊!爬过这座‘雪山’,前面就是猪肉炖粉条了!”

“能撑得住吗?哥们。”欧阳虎看起来气色不错,挤到了杜超的身边,轻声地问道。

“还行!就是肩膀勒得好痛。”

“我也是,他妈的!到现在还没听说有掉队的,咱们不能当孬种!这才是开始,哥们你有信心坚持下来吗?”欧阳虎一个趔趄,死死抓住杜超,气喘吁吁地问道。

“废话!没信心也得坚持!别说话了,保存体力。”

从出发开始,六个小时后,兵们爬上了山顶。站在高处极目远眺,所有人都傻眼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