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对抗女兵(2)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对抗女兵(2)

赵子军跟父亲撒了个美丽的谎言,根本就没人给他安排好工作。决定去北京打工,是他在茫无目的地情况下,下意识地作出的决定。骆敏根本就没有跟他承诺过什么,甚至都不知道他会辞了工作去北京。

杜超和雷霆也不知道赵子军辞了工作,他们一直还以为他的工作很光鲜。赵子军不说,是怕自己的兄弟们会担心。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当然了,赵子军不是圣人,不跟兄弟们说,还有自卑的思想在作怪。他觉得,当初四个兄弟一起去当兵,自己混得最惨,江猛虽然受了重伤,但他毕竟是英雄。只有自己,当了逃兵,好不容易混了一份工作,连自己都养不活。

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赵子军就是个倒霉鬼,人还没到北京,身上的钱和证件就被偷掉了。下了火车,一摸背包,他就倒抽一口凉气。背包被划了一道足有十厘米长的口子,里面的证件和两千块钱早就不翼而飞。

赵子军脑袋一片空白,拼命地把背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抖落了出来,然后又回到车上,趴在地上找。他没有报警,知道这是无用功。东西是肯定找不到了,赵子军拖着两条发软的腿几乎被人群裹出了北京西站。

钱丢了是小事,可身份证不能丢,那可是他安身立命找工作的资本。好在,老天对他不薄,身份证和一百多块零钱放在了身上的口袋,逃过了小贼的法眼。

失魂落魄的大兵赵子军,坐在火车站广场上足足楞了一个小时。直到天快黑,他才爬上了一辆公交车,北京这么大,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到哪里算哪里吧。

到了军博站,赵子军下了车,绕着军博转了一圈后,又开始茫无目的地往前走,一直走到了长安街,钻进了地下通道。天安门就在眼前,可他已经没有心思去那里观光了。本来他想在地下通道对付一晚上,可他发现总是有警察来来往往,又怕被当作盲流给抓起来。

晚上十点多,赵子军在天安门广场边的绿化地带,寻了一处背人的地方,四顾无人,放下背包,准备在这里过夜。身上只有一百多块钱,赵子军是决计不敢乱花的,还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工作,毕业证和退伍证全丢了,在哪里能找到工作?

赵子军迷迷糊糊地上了天安门广场,转了半圈后,就发现有两个人远远地跟着他,一直跟到他离开烈士墓后,才放心的离开。

他知道这两个家伙一定是便衣,因为自己这副尊容的确不像什么好人,这里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心脏的心脏,那些警察哥们儿也不容易,有点小紧张是可以理解的。

赵子军刚躺下,那两个神出鬼没的便衣又出现了,径直向他走来。这下把他郁闷得,只好狼狈地收拾起背包开溜。好在,这两个便衣并没有上来盘问他。赵子军倒是希望他们追上来,也好给他们找点儿麻烦,说说自己那不幸的遭遇,说不定还能去派出所过一夜,人民警察要是给安排个工作,也不是不可能。

这天晚上,赵哥又一个人走回到了火车西站,然后跟所有来这里找工作或者等待回家的民工一样,在火车站广场上凑合了一夜。

就在赵子军在火车站广场上失眠的这一夜,他的兄弟杜超也失眠了。上午和一群女队员对抗,输的是太窝囊了!

杜超清楚地记得,自己最多和那个小丫头走了两个来回,就被她冷不丁地一脚踹出了一米开外,趴在地上。自己还不服气,觉得有点儿轻敌了,准备起来再来一次,没想到那小丫头不等自己爬起来,上来就是一胳膊肘,抡在了自己的下巴上,按照规则,自己眼冒金花,算是被废掉了。不服都不行,如果真是实战,小丫头那一肘子肯定是招呼自己的喉部,能不挂吗?

不仅杜超睡不着,欧阳虎和其他参加对抗的队员估计比他还难受。杜超好歹捡了个最瘦小的女作战队员,除了差点儿晕过去,身上还没受伤,起来跳一跳,啥事没有。

欧阳虎就惨了,和他配对的是一个比他还高一头的少尉。这女少尉估计知道欧阳虎是带头叫嚣要和他们作战队对抗的那个牛兵。这女少尉一声断吼,没等欧阳虎反应过来,生生把他给扛了起来,扭腰顺胯,直接把他给扔了出去。欧阳虎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女少尉垂手站在那里,像一只猫儿在逗耗子,根本不着急,也不使杀着,冲上去速战速决。她在等着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才冲上去又是一个扫趟腿。

欧阳虎是彻底被打蒙了,理论上讲,以他的身手,还不至于在这个女少尉面前输得这么惨。关键是,他跟自己的所有弟兄们一样,一是轻视对手,二是放不开手脚下狠招。等到他清醒过来,疯了似的使出祖传的南拳,少尉同志腾挪闪跃,瞅准了机会又给了他一下子。这一下,欧阳虎闷哼一声,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少校同志当场举手判定了胜负。

坐在地上的欧阳虎,垂着脑袋,半天没缓过劲来。

所有参加对抗的集训队队员,没有一个不挨摔的。最惨的一个家伙,右手关节生生地被一名女队员给打脱臼了,抚着胳膊在进学院的第三天就进了卫生室。

三十多个号称各特警部队精英的爷们,就像霜打的茄子,蔫头搭脑地狠不得找个下水道集体钻进去。

最可气的是这帮与他们年龄相仿的丫头们,打完了还捂着嘴巴笑,搏斗的时候她们个个都像女金刚,这会儿把男人们收拾完了,又全都眼波荡漾,笑得花枝乱颤。把个集训队的队员们狠得是牙痒痒。

少校对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既不鄙视这群挨了收拾的爷们,更没有去表扬那些姑娘们。在他看来,这种事就像每天跑步有人掉队一样,再正常不过了。但他一定会兑现自己的诺言,就是亲自带队,领着一百多名队员扛着圆木,提前开始了体能超极限训练。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惩罚。

因为惺惺相惜,又分在了一个宿舍,杜超和欧阳虎很快成了朋友。这个在自已部队自我感觉太好了的家伙,至从被教训了一顿,还拖累了所有的兄弟们后,一夜之间就变了一个人,看上去没一点儿脾气,见谁都是一张笑脸。这就是部队神奇的地方,你不是牛吗?捏住你最自以为傲的地方,将你踩在脚底,搓你个粉身碎骨。就欧阳虎其人原有的性子,丢到学校里再读十年书,他也改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