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章:审讯和新计划

王大三 收藏 1 3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66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押解谭莉的轿车除了曹胜元外只有一个司机,是曹胜元的心腹。另外就是惊魂未定的谭莉了。

由于谭莉被戴上了手铐脚镣,因此并不需要更多的人看押,这也是曹胜元可以支走其他特务的原由。

但是好色的龙三以为曹胜元不让他同车,是为了自己调戏谭莉方便那,所以不大高兴。


要是没有占了阎敏的话,曹胜元也许真的会那么做,但实际上他自从有了阎敏后,很感满足的他就几乎很少在掂花惹草或者霸占其他良家妇女了。

谭莉也朦朦胧胧的似乎知道一些曹胜元的情况,他好象和军统有联系,并且和许轶初的关系也挺紧密的。另外,上次自己去景德,在头风哨卡巧遇曹胜元,他并没有逮捕自己,所以在谭莉的心里曹胜元并不可怕。


果然,车子开动以后,曹胜元说话了,他让谭莉要有信心,不要害怕。

谭莉道:“曹先生,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我也不能告诉你,反正你知道我不是汉奸就成了。”

曹胜元说:“谭小姐,我要先给你打针预防针。按说你是《七仙女图》里日本人圈定的人,入了日本军部的‘明日樱花计划’,所以进了特种所后也不该为难你什么。但是你身份的八路独立旅的敌工部长,掌握着不少机密,鬼子要想彻底消灭滇西南的八路军的话一定想从你的嘴里挖出秘密来,你要有接受严刑拷打的思想准备,那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谭莉深思了一下说:“严刑拷打我肯定能扛的住,就是担心万恶的日本鬼子会不会使用更卑鄙的手段。”

曹胜元说:“我明白谭小姐的意思,你是想说鬼子会不会奸污你对吧?这个很难保证,但依我的判断,至少在短时间里他们不会这样对你做的,除非日本国内取消了‘明日樱花计划’,那样的话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连张蕾也得一块遭殃。但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迹象,你可以暂时放心的。”

谭莉说:“谢谢曹先生,那我心里就有数了,不管你是什么人,会和什么人联系,都请你能告诉他们一声,我谭莉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出卖自己同志的。”


谭莉的话让曹胜元倍感佩服,他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早先存在希望八路军倒霉的念头有点卑鄙了。

他对谭莉道:“谭小姐放心,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的,但万一实在是力所不能及的话,也请你不要怪罪我。”

谭莉也知道进了特种所要想出去可能性极小,自己必须有长期斗争的准备。

她开始向曹胜元了解起特种所的现况和杜玫的情况。


曹胜元告诉她:“杜玫看上去暂时没事,其实这并不是好事,小鬼子才不是良心发现才没糟蹋她那,而是因为杜玫长的太漂亮了,一般的鬼子中下级军官没资格奸污她,一直在等着先由高级将领来糟践她那。上次来了一拨军官享乐团,没想到半道上让你们八路的王兴隆部给灭了,里面一个少将就是奔着杜玫来的。不是王兴隆那次的话,杜玫早就失身了。”

谭莉说:“对,就是那次,还碰巧俘虏了三岛正夫的太太枝子和孩子正男那。对了,枝子夫人现在还在三合吗?”

“在,在啊。你们救过她和孩子,这倒是个好线索可以利用,我设法把你被俘的消息通知枝子夫人,兴许她能侧面的劝说三岛少对你加害那。”

曹胜元觉得这是件好事。


押解谭莉的车子终于开进了三合特种所的那扇噩梦之门。

曹胜元让人给谭莉打开了手铐脚镣,让她的战友杜玫陪着她洗澡换衣服。按照特种所的惯例,所有进所来的女战俘必须按其身份穿上相应服役部队的军装,因此洗完澡后的谭莉也换上了看守队长李柱子送来的八路军军服和平跟敞口细带的军皮鞋,连白衬衣也是仿造八路军发的那种制作的,这正是谭莉还求之不得的事儿那,换上了自己部队的军装,戴上军帽,反倒是让她感觉自己更加有信心应对敌人是审讯了。

但是大家都挺奇怪,这些日本人是如何搞到自己部队的服装的,真有点匪夷所思。


杜玫还把张蕾介绍给了谭莉,很快大家彼此之间就熟悉了。张蕾建议让谭莉担任特种所战俘团结小组的核心领导,谭莉告诉她们俩,自己肯定要受审的,还可能被鬼子上刑,目前事情没了解之前,还是由张蕾继续担任团结小组组长更妥当些。

张蕾和杜玫都同意了谭莉的看法。


第二天,谭莉果然被从特种所带去了宪兵队刑讯室接受审讯。

她被绑上了老虎凳,鬼子用鞭子抽她,但用烙铁要烙她的时候以及扒去了她的上衣要用针刺她乳头的刑罚都被曹胜元制止住了,他的理由是谭莉为军部“明日樱花计划”中的人,不能伤及到她的敏感部位以及身上不能留下严重的伤痕。用刑的鬼子见曹胜元说的很有理,也只能不对谭莉用这些刑了。

即便是这样,谭莉还是被老虎凳的砖头和鬼子的皮鞭打的昏死过去两次,最后又被冷水泼醒了过来,坚强的她连一个字也没对鬼子吐露,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这些狗强盗,等着中国人民给你门的惩罚吧!”


鬼子的审问官没了办法,让打手把谭莉吊在房梁上,准备继续拷打下去。

这时候三岛的副官进来传话,三岛传令为了确保帝国“明日樱花计划”的顺利实施,暂时不能对谭莉拷打过量,审问官让人把谭莉放了下来。

曹胜元趁机说:“森天先生,我看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谭小姐已经尝到了皇军的苦头,让她回特种所里再考虑考虑,下次再继续接着审问就是了。”

审问官森天也累了,摇了摇手,示意曹胜元可以把谭莉带回去了。


曹胜元亲自把谭莉送回了特种所的监舍里。

谭莉知道今天要不是曹胜元在场,自己一定要吃许多大的苦头,她向曹胜元道了谢。

曹胜元一走,张蕾、杜玫等赶紧过来安慰起谭莉来了。

由于鬼子给她上了老虎凳,谭莉一时还不能走路,她躺在床铺上对张蕾、杜玫说:“你们放心,我没事的,幸好曹胜元及时制止了小日本要给我用上的好几样刑,否则我不会象现在这样轻松了。”

杜玫说:“这个曹胜元真怪,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上次从思茅过来预备糟蹋我的鬼子少将被苏政委他们半路上打死了,他还特意跑来祝贺我免除了凌辱之苦。弄得他很象个我们的地下工作者似的。”


谭莉说:“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他不是汉奸我们就可以和他联系,这样对特种所的环境改善和配合外面的营救行动都是有利的。”

张蕾听完谭莉受刑情况后,说:“真是奇怪,三岛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怎么会突然不许他的手下对你用重刑了那。”

她的话让谭莉想起了昨天曹胜元说要把她被俘的消息通知给三岛夫人枝子的事来,于是她便把自己的推测说给了张蕾和杜玫听。


实际上原因还真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曹胜元知道三岛招回了宫本和渡边在司令部开会商讨向军部汇报“铁桶之火”大扫荡成果总结,以及做好攻打景德事宜。

因为曹胜元没参加“铁桶之火”行动,所以他可以晚些到会,利用这个当口他去了三岛的家,拜会了三岛夫人枝子。

听说谭莉被俘了,枝子非常着急,但她也明白谭莉他们八路军是和自己丈夫你死我活的对手,要劝说丈夫放了谭莉几乎是没可能的,再说作为三岛他早认为自己释放了林翠萍等九人,已经回报过八路军了,因此也不可能再放谭莉的。


枝子只能对曹胜元表示,自己可以说在摇栗村的时候谭莉对自己很照顾是个好人,由此劝说丈夫不要对谭莉下毒手,然后还要去特种所看望她,别的她一个妇道人家也做不了什么了。

曹胜元希望的也是日本人别对谭莉下毒手,有了三岛夫人的保证,他也满意的告辞后赶去了司令部参加会议去了。


曹胜元赶到司令部的时候,第一个议题,就是本次铁桶行动的总结刚刚结束,三岛正夫中将正在做最后的发言。

由于近来三岛的功绩还不错,被降了一级的他又被军部恢复了中将军衔,在日军里旅团长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少之又少,只有阿布归秀,三岛正夫等四人。

三岛的报告对军部宣称的是本次行动中日军基本歼灭了八路军滇西南独立旅主力约一千多人,保证了安理到三合一线粮食运输线的畅通,八路一分区政委周洁失踪,抓获了独立旅敌工部长谭莉以及七名男性战俘。

三岛让秘书去把总结打出来以便上报军部。


接着,县长周大彬和保安团长以及伪一师师长张鸣九和日军18、19两个联队的联队长都赶到了。

于是会议进入到了下一个议题,就是要预备回兵攻打景德的事情了。

谈到这个话题,大家都共同的想到是,景德是国民党六战区的地盘,攻打它会不会引起国军的大肆反击,或者干脆抽兵反攻三合那?


三岛谈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只要是摆出景德确实危及到了三合的安全,因此日军需要控制,而无最后和六战区翻脸的意思,那么就有可能不激怒孙连仲而爆发大规模的战争。

宫本首先理解了,他说:“司令官的意思是要先礼后兵,先发文让国民党六战区让出景德来,如果六战区拒绝或者不予回应,再发兵攻打?”

“对,是这样的。”

三岛说:“要在发文上措辞斟酌,说明我们要下景德并非是要对大锅山和四关山不利,仅仅是出于对三合安全的考虑,这样做也许会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景德来。当然,依照景德守备司令贺天朝的脾气,他是肯定不愿意撤出景德的,因此发文归发文,我们还是要在一个月内作好攻打景德的准备,一定要在冬季到来之前拿下浸德来。”


一边听的曹胜元紧张的来了神,他在想景德的朱瞎子难道真是神仙投胎的,算命都算成真仙了。上次他就算到了日本人要在今后的两和月内攻打景德,现在为期一个月的铁桶之火行动刚刚结束,再有一个月日本人就要打景德了,这不正正好是两个月吗?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在日本人动手之前再去一次景德,找朱瞎子算一下景德之战爆发后,许轶初会不会被日本人俘虏,会不会遭到不测,他要送一个大人情给自己的老同学,说不定许轶初会从心里感谢自己那,他开始进入了梦幻。


曹胜元觉得上次朱瞎子没有把实话都说出来,也许他早算出日本人会抓住许轶初而故意不说,反倒要自己帮助许轶初避难那。

他开始进入了幻觉之中,他在梦幻中清晰的看到自己搂着许轶初的腰,深情的热吻着她芳香的嘴唇……。


“三太郎,三太郎你睡着了吗,司令官阁下在叫你那!”

宫本一把把曹胜元摇醒了,他吓了一大跳。

“我没睡,请司令官阁下指示。”

他“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三岛正夫示意他坐下说。

三岛说:“三太郎,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你率队完成,那就是在半个月内,完成对景德防务的侦察,最好在侦察完毕后能画出一张完整的景德城防图来。”

“是,请司令官阁下放心,三太郎保证完成任务。”

曹胜元心中不由一阵窃喜,真是正瞌睡那,就来了送枕头的了,这下自己可以有机会大明大白的往来于三合和景德之间了。

这样的条件让他感觉有帮助许轶初的机会了。


自从得到了阎敏,对别的女人曹胜元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但是他的许轶初之梦从来就没淡化过一丝一毫,已经牢牢铭刻在了他的世界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