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 第三章 初入职场 第三节 男人钱守国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3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size][/URL] 第三节 男人钱守国 “兄弟连”散伙后,刚烈的钱守国消沉了好长时间,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苦苦维系的兄弟感情为何如此经不起考验?就在自己看到胜利的曙光的时候,冷不丁被人踹下了万丈深渊,付出那么多代价,到头来,却落到个被“亲兄弟”出卖的下场! 有过这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心冷了的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三节 男人钱守国

“兄弟连”散伙后,刚烈的钱守国消沉了好长时间,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苦苦维系的兄弟感情为何如此经不起考验?就在自己看到胜利的曙光的时候,冷不丁被人踹下了万丈深渊,付出那么多代价,到头来,却落到个被“亲兄弟”出卖的下场!

有过这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心冷了的钱守国根本就打不起精神再重头来好好经营自家的小饭店,除了偶尔骑车去镇里买买菜,基本上不出门。这个饭店热闹过那段日子后,人走茶凉,那些之前受过兄弟连“关照”的老板们像似约好了似的,现在根本就不上门了。有时候两天也难得烧一桌饭,曾经热闹一时的“守国菜馆”现在基本处于半关闭的状态。

最可怜的莫过于漂亮的女人桃花了,她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妊娠反应越来越强烈,而眼前的一切又让她无法释怀。虽然自已的男人终于不再干那些让人提心吊胆的事了,可是看到男人整天借酒消愁,郁郁寡欢的样子,桃花儿心里更难过,私下里也不知道偷偷抹了多少次眼泪。

桃花儿依旧好吃好喝地侍候着钱守国,没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流露出半点不满,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来之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她希望用女人的柔情来慢慢融化和感动这个濒临崩溃边缘的男人,她无悔地深爱着钱守国,更固执地相信自己注定要一辈子厮守的男人终有一天会爆发出眩目的超能量,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曾经心细如发的钱守国现如今却自私地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悲凉氛围中,没有觉察到,或者根本就无暇顾及自己的女人那些慎小慎微、处心积虑的行为,他反而对这一切是那么的心安理得。

钱守国这一天又醉了,而且醉得不省人事。周大虎一早就开车来找他,这也是一个多月来,第一位来探访的兄弟。

周大虎一进门就大骂赵卫是禽兽,嚷嚷着要钱守国与他一起去磨刀,然后削了这个不是人的禽兽!钱守国心烦气燥地没等周大虎把事情经过讲完,就怒发冲冠,一脚踢飞了放在地上的一个暖水壶。

周大虎在老大发火的当口,冲进厨房操起两把菜刀,出门的时候,一直躲在暗处的桃花儿,一声尖叫,扑倒在钱守国的面前死死抱住他的双腿,声泪俱下地呜咽着。周大虎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嫂,红着眼睛一刀砍在门框上狼嚎:“大哥,老子咽不下这口气啊!”

钱守国挣脱了两下,桃花儿倔强地抱住不放,钱守国心痛得厉害,闭着眼睛怔了好久,才一声长叹,丢了菜刀,扶起了自己的女人搂在了怀里……放开妻子后,钱守国转身强装镇定地对周大虎说道:“兄弟,天无绝人之路!”

清晨的阳光缓缓地滑过硫瓦青砖,倔强地照在两个落魄的男人和一个水波荡漾的女人身上。周大虎蹲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掐着头发。钱守国仰头靠在门槛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泪水还挂在粉脸上的桃花儿,守在两个男人的中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泣着。良久,钱守国站起来走到周大虎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陪哥哥去喝酒!”

整个上午,周大虎与钱守国一杯顶一杯的灌完了两瓶头曲和十瓶啤酒,然后一个在地上一个在桌子上躺到了晚上六点。

周大虎不知道什么时候,摇摇晃晃的开走了那台破卡车。桃花儿一个人费力地将钱守国拖到了床上,钱守国吐了三次,桃花吐了五次……

这天半夜,被干呕声惊醒的钱守国,看到自己女人那张扭曲着的,憔悴得让人痛心的脸庞,悔得肠子都青了,惊慌失措地紧紧地将桃花抱在怀里……

第二天,钱守国下了二楼那个巨大的“守国菜馆”的招牌扔进了杂物间。然后拖着一把铁钎和村里的几个壮劳力上了山。

周大虎在被赵卫算计后的第三天下午将手上的八千块钱反复点了三遍后,无比留念地绕着自已的破车转了一围,然后将钥匙丢给了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卖了车的周大虎,双手插在口袋里,在那个曾经飞扬跋扈过的镇中心的街道上,留下了一地的口哨。

赵卫的狠是周大虎和钱守国都始料未及的。

赵卫的日子并不好过,企业被改制过了的单老板,开始显露他激进和阴狠的一面,而赵卫就是他手头最锋利也是最好使的武器。扔给赵卫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单老板就拍着桌子指着赵卫的鼻子骂道:“凡事多动点脑子,我一个月花五千块钱请的不是酒囊饭桶!”

赵卫想发作,但是心里却虚得很,甚至腿都有点发软!没有了四兄弟,赵卫就是一只病猫,一只病猫如果想不被主人丢弃,就得夹起尾巴,服从主子的安排,让他咬谁就得咬谁。

周大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刚刚在那个福建人开的煤矿里交了三千块钱保证金,拉了三天煤,二老板就拿了三千块钱哭丧着脸来求周大虎:“大哥,别怪我玩你,是你那个兄弟要玩死我们……”

赵卫自己早已经预感到了会再次被抓,只是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那些被单老板,准确地说是被赵卫逼得走投无路的个体运输户和他们的家属们,组团围在黑山镇派出所吵闹,有的人甚至以死相逼。

老所长刚过了几天安份日子,一听说这事儿又与赵卫有关,问清原委后,立马带了两名治安员亲自驾着那辆服役已经超过了十年的北京吉普去抓赵卫。这次赵卫什么都没说,无论把他当着仇人的治安员王小五如何羞辱他,他都闭口一声不吭,很老实的戴了手铐跟着老所长上了车。

几个月后,因为那些司机坚持不懈地状告赵卫,本来可被免予刑事处罚的赵卫,被判入狱半年。而我们的单老板被县政法委叫过去谈了几次话,交了一份厚厚的检讨后,继续以县政协常委和地区人大代表的身份履行着大国公民最神圣的使命。

钱守国变得有些自虐,每天早上六点多钟起床吃点东西,然后提着桃花儿为他准备好的饭盒,拖着铁钎和榔头上山砸石头,中午在山上随便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吃了桃花精心准备的可口饭菜,然后心满意足地躺在那里眯一会儿。

六七月的天,晚上不到八点天都不会黑,而钱守国不等到天黑是不会进门的。村里最厉害的劳力一天可以在这个水泥厂挣上七八十块钱,而钱守国十天下来,整整领了一千一百块!

桃花儿虽然心痛自己的男人,可她觉得这日子过得是前所未有的踏实。男人在外面挣血汗钱,她就变着法儿多做些好吃的。在她眼里,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守在餐桌旁,看着自己的男人有滋有味地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饭菜,喝干最后一口汤。

钱守国第一次拿工资的那天晚上,小两口即心酸又兴奋,桃花儿轻轻地抚摸着钱守国那红得发黑,脱了几层皮的后背,长长的睫毛一眨,一串泪水顺着钱守国乌黑的脊梁肆意滚落。

钱守国一直刻意回避与心爱的女人讲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他见不得桃花的眼泪。钱守国转过身搂住桃花儿,轻轻地咬着爱妻的耳垂,柔声道:“傻瓜!”

桃花拱起头在被单上蹭干了眼泪然后嘟起小嘴朝钱守国的脖子上吹着气。钱守国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桃花感觉自己男人的那活儿顶住了自己微微突起的小腹,闭起眼睛娇嗔道:“国子,想了吧?”

钱守国点点头道:“嗯。”

桃花伸手在被子里褪下了自己的睡裤,转过身,背对钱守国说道:“轻点,不要惊动了宝宝。”

这是钱守国最喜欢的体位,也是桃花感觉最酣畅淋漓的体位。两个年轻健康的身体,狠命地纠缠在一起……

一个月后,钱守国泪别娇妻,投奔了在深圳做集团公司老总的表叔,半年后就升上了仓库主管的位置,直到回乡创业。

周大虎卖了车子,又输光了八千块钱,后来听说去了温州,到底在那里干什么,谁也不清楚,他自己也从来不会提起。好多年后,周飞在家乡依稀听人说起:在温州的某个小镇上,人们都管周大虎叫“南霸天”,手上有上百号兄弟!赵卫已经无法表态,周飞不相信,钱守国不相信,程胖子也不相信,而且,他们也根本没有兴致去考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