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1.html


第四节 天降丽人

樊静进厂的那天,周飞正在声嘶力竭,浑汗如雨地组织六个保安走正步。头一天常主管就交待周飞,第二天会有一批广东梅州的学生来报道,公司需要给这批学生安排一天军训,由周飞作好计划并担任总教官。周飞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一种久违的冲动,赶紧找笔铺纸,没到一个小时就详细计划好了一整天的军训科目,常主管拿到周飞的计划后,二话没说就签完了字,交给了行政部的文员打印。

第二天快到三点的时候,一辆大客车停在了公司门口。正在走正步的保安队伍一下炸了锅,没等常主管与指挥训练的周飞反应过来,就有三个人争着跑去开门。

常主管脸都气绿了低吼道:“快回来,都给我站好了!”

周飞赶紧召唤着那些有点兴奋过头的保安重新组了队。常主管走到队列的后面咬着牙:“丢脸!过几天我再好好收拾你们!”然后整了整衣服,堆了笑脸,不紧不慢的走过去,亲自卖力地推开了大铁门。

这一车除了两个带队的老师和司机外,全是女生,有人说过:“一个女生顶五百只鸭子!”这笼子一打开,蜂拥而下的整整有一万五千只鸭子!把个守在车门前的常主管和闻讯赶来的人事小姐冲得是左摇右晃。这群初出校门的女生,来到这个陌生而又新奇的环境后,一草一木都是那么地新鲜,根本顾不上老师们临行前的教导,更顾不上还在车子上的大件行李,跳下车就三五结群的四下乱窜,不到五分钟,就满山遍野地姹紫嫣红。带头的老师是个谢了顶的中年人,脑袋上全是汗水,挤下车用近乎绝望的语气不停地喴着:“站队啦,站队啦,都给我回来,先站好队!”

另外一个上了年纪的带队老师更是汗流浃背地到处扑腾,希望能逮住一两个不听话的门生。看到这乱哄哄的场面,周飞索性停了训练,保安们更是乐开了花。无奈的常主管,冲着保安大声叫道:“还愣在那里干嘛?快点过来帮忙!”

周飞冲在最前面,但他在车子上扛下两只箱子的时候,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樊静,惊得怔在了当场!

眼前是熟悉的白色长裙、丰腴得能掐出水的身材、妩媚清秀的眉目……周飞的第一反应是:“秦芳?秦芳来了!”

那一刻,周飞犹如突遭重击,雉心之痛让他喘不过气来,更是恍如隔世。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先兆,秦芳仿佛从天而降!

如果周飞退伍回来后没见过秦芳,不知道秦芳的一头少女飘逸的秀发已经换成了妇人的模样,周飞一定会把这个眉头微锁、嘴角上扬的丫头当成了自己的初恋情人!

樊静不是秦芳,她是个不折不扣十里挑一的广东女子,外形的确与秦芳有几分神似,长得也是秀丽动人,但却没有秦芳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姿婉约的气质。

周飞是被自己吓住了。等到稍稍冷静下来,周飞再一次上车,刻意透过大巴车的玻璃仔细端详的时候,他失望了,甚至有些失落和怅然。

周飞再次见到樊静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十点多钟了,人事部破例让这群新生睡到了八点钟,然后填了“入职申请书”,才领着她们浩浩荡荡地来找周飞。

在其他保安的眼里,周飞有点自视清高,对这群兄弟冷冷淡淡的,总是与他们的主基调格格不入,似乎永远都找不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而且周飞从来不会主动喝酒,也不会打牌,更不会下了班就扎在女员工堆中神吹海侃。

还有最让人受不了的,周飞同志有点拿鸡毛当令剑,训练的时候几乎不讲一点情面,把一群朝夕相处的兄弟当作新兵蛋蛋子来操练,一点不考虑他们的感受。周飞的冷并非他的本性,他在保护自己,或者说是在维护自己的那点小小的自尊。虽然现在有了工作,可以暂时栖身,可现实与理想的差异太大了,看到那些比自己还小的同事坐在空旷舒适的办公室里,恣意张扬和怒放着年轻活力的生命,心高气傲的周飞无法平静,他在羡慕别人的同时也在感慨自己身份的卑微,但这一切似乎又很难改变,内心的痛楚和不安让他无法释怀……

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尤其是女人,特别是未成年或刚成年的小女人。周飞越表现的这样冷酷,就越是有人对他感兴趣。

早在周飞刚进厂的那几天,通过义务宣传员常主管和老葛同志,以及周飞面试当天的目击者们不厌其烦的渲染,周飞的知名度和受关注程度,早就不在那个台湾老板之下了。毋庸置疑,周飞更是成了这家工厂女员工们私下里争议最多的人物,而争论的焦点不外乎都集中在:“那天他是有意一屁股坐在地上还是被石头绊倒的?这样一个身材魁梧,气质不错,长像一般的男人算不算帅哥?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