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五

sipingtai 收藏 4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谢谢诸位朋友的支持,谢谢诸位送我的鲜花,谢谢诸位朋友送的十分,谢谢朋友们的评论。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写书的动力也就灰飞湮灭了,在这里我向诸位朋友鞠躬了。我还是那句话,喜欢我的书的朋友送给我十分,送给我一朵鲜花我高兴,如果不喜欢这部作品的朋友,只要您开心,您尽可以恶狠狠的砸上一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谢谢诸位朋友的支持,谢谢诸位送我的鲜花,谢谢诸位朋友送的十分,谢谢朋友们的评论。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写书的动力也就灰飞湮灭了,在这里我向诸位朋友鞠躬了。我还是那句话,喜欢我的书的朋友送给我十分,送给我一朵鲜花我高兴,如果不喜欢这部作品的朋友,只要您开心,您尽可以恶狠狠的砸上一砖,从而一泄您的愤怒,我也很高兴,因为这部作品还是让您开心了。俗话说的好,百人百味,众口难调,不管各类型的朋友,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您尽管以可以让您开心的方式对待本书,这也是给本书的支持。希望诸位朋友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本书,更希望朋友们继续评判本书,从而让这本书能够更加完善。谢谢!谢谢!谢谢!

由于司马烁带人迅速消失,这使得劳斯的人马扑空。这时劳斯才想到,殷梓郴在自己来之前的所为的深意。这也就是说殷梓郴早就知道袭击者会消失的,同时殷梓郴还在观察分析这些袭击者的动向。想到这些劳斯感觉有些沮丧,起码感觉不是太舒服。殷梓郴对对手的判断上,总是高自己一头。看来这个殷梓郴确实有过人的地方,长此以往自己的地位恐怕是悬了。但是事情还得做,回到基地的劳斯,找到殷梓郴欲将这次行动的具体情况通报一下。没有等劳斯叙述,殷梓郴面色阴冷的将整个经过完整的描述了。这让劳斯大吃一惊,他不明白殷梓郴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更加不明白,这些都是刚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而他则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并且还知道的更多。殷梓郴告诉劳斯:“我觉得他们这些袭击者,已经完成了预定的计划,现在肯定在转移途中。我们只是上了他们的圈套而已,将我们自己毫无保留的暴露给了对手,不过这也不错,前面我们费心受累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了,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了,这样也好,公平。我判断现在应该还有另一部分人,在其它地方实施着某种行动计划。可能规模更大,只是我们现在暂时没有办法知道罢了。”

说句老实话,劳斯听到这些,先是一惊,他知道殷梓郴说的不错,如果不错的话,自己确实上当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只要是自己一动,对手马上就会发现自己的行动,这明摆着不可能再次脱离对手的视线了。想了一下变不以为意了。知道目前的这些,已经属于超常的了。如果对手想找到自己,实际上并不是很难。早晚会找到自己的。不过劳斯对殷梓郴说的另一部分人,实在不敢苟同,劳斯想他怎么会知道还有一部分人呢,这是战争不是算命。所以劳斯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不相信,但是还是对于这个忠告,表示出了怀疑,只不过挨着情面没有直说罢了,但是这事还得有表示,所以劳斯说:“这种事情就不是咱们能够管的了,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情有上面托着呢。咱们要是搀和,就属于越权了。”

说完这些后,劳斯觉得无味,所以就告辞出来了,不过劳斯的心情变的沉重起来。细想一下,殷梓郴的话也不无道理。对手别说派两股人马了,就算派三股四股都不过分。既然捣乱,当然是闹的越乱越好了。要不然起不到作用,要是这回他们闹的不大,也不会启用自己。看来还是应该相信这个殷梓郴说的,就算没有对此有个防备也好。正当劳斯脑子里面乱哄哄的的头疼的时候,电话响了。劳斯懒洋洋的拿起电话问道:“你好!是哪位?”

电话那边说:“我是约翰.斯米尔克,你怎么了?”

劳斯说:“我没有什么!只是有点累,没关系休息一下就好了。您有什么吩咐吗?”

约翰.斯米尔克不满的说:“你们这里打不起精神来,将来的事情还怎么做。你也别休息了,又有事情了。”

劳斯悻悻的说:“哦,这个我知道,该不是又有那里遭到袭击了吧?”

约翰.斯米尔克惊奇的问:“我还没说呢,你怎么就知道了?你跟我这里算命呢?确实是躲藏在YD国的Z国的分裂势力总部遭到了袭击,根据袭击手法和袭击时间判断,应该是在JND国搞袭击的那伙家伙干的。”

劳斯有点惊异了,这不是正应了殷梓郴说的了吗。看来殷梓郴确实有一套,这个人真是不得了,想到这里劳斯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一部分人马,袭击的应该是另一部分人马。他们应该是旨在吸引我们出来,现在我们等于已经上当了,我们先期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您该不是让我们前去协助YD国军队,或者干脆让我们去对付这些家伙吧。”

约翰.斯米尔克说:“哦,你是怎么知道袭击者是另一部分人的?是怎么知道要你们前去的?难道有人给你们通风报信吗?”

劳斯摇摇头说:“没有人给我们通风报信,另外我也没有这样的头脑,这些都是殷梓郴分析的。我只不过在重复他的原话罢了。”

约翰.斯米尔克沉默了一会说道:“好了不管是你还是谁,既然分析到了就应该有所准备,现在可以马上行动吗?我要求你们半小时之内起程。”

劳斯说:“没问题!我们随时可以启程!不过那些袭击者都长着腿呢。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等你去打击。我们去了也不会有什么意义的。”

约翰.斯米尔克说:“这个没有办法,这是政治,上面的那些大佬愿意这样,他们就想对那些袭击他们的家伙穷追不舍,他们就是想要报一箭之仇,这是你我可以左右的?好了别说那么多了,接你们的飞机已经过去了,飞机一到你们马上出发。有什么问题到了那里再说,就算是扑空也得去。”

劳斯说:“好!我们马上行动。”说完他放下电话,马上传令人马马上集合。准备出发,另外请殷梓郴先生来一下。

殷梓郴进来就冷冰冰的说道:“不幸被我言中了吧,这回的方向应该是西南方向吧?”

劳斯说:“完全正确!你对这事怎么看,咱们应该怎么做呢?”

殷梓郴想了想说道:“咱们去也是白去,对手既然达到目的了,必然迅速转向下一个目标,甚至有可能迅速逃逸。捕捉住他们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就算遭遇了也难与之一搏,甚至有被打击的可能。实际上我觉得他们现在应该是两股合为一股,然后会有更大的动作。现在我们不应该全部出动,应该留一部分机动力量,随时应付突发情况。”

劳斯点点头说:“这样好,这样吧留下一半人,您还是留下来坐镇,我带人去YD国。咱们两下里要注意联络,有什么问题马上联络。”

殷梓郴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这个劳斯,现在已经完全信服自己了。……

徐英杰看着那个浑身赤裸的YD国军官范夫里特,笑了笑,对那个进来的手下说:“你叫人给这个家伙弄块遮羞布来,在这里扭扭捏捏成什么体统。另外把姚新民叫进来。”

手下笑着出去叫人,姚新民进来看着那个扭捏的范夫里特,又一次有想大笑的冲动,但是看徐英杰的表情,姚新民忙把这种冲动,压了下去。这时一个手下拿着一条女人穿的大花裤衩子进来了,在徐英杰的示意下递给了那个范夫里特。那个军官忙接过来,并且马上胡乱穿上。徐英杰示意那个范夫里特坐下,看到范夫里特坐下后。徐英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旁边的手下翻译后,范夫里特又将刚才的说辞背诵了一遍,徐英杰表示明白,徐英杰说:“这不能怪我们,我们原本是有原则的,是不能对俘虏搜身的。但是你们是否将身上的武器以及工具一类的东西,全部交出来了吗?这是由于你们自身的行为造成的,怨不得别人。所以你没有权利说什么抗议,也没有权利说什么我们虐待你们。估计换了你们也不会不顾自身安全,任战俘身上留有凶器吧。”

范夫里特听到这些,顿时感到理屈词穷,不说话了,徐英杰继续说:“我现在请教阁下几个问题,还请阁下给予合作。我希望咱们能够愉快的交谈,您不反对吧?”

范夫里特回说:“这恐怕不行,作为军人您应该知道,很多牵扯到军事机密的问题,是不能说的。您该不是想破坏这种规矩吧?”

徐英杰笑了笑说道:“这是必然的,轮到我,也会这样做的。不过要想得到需要的情报,很多时候都需要一定的手段。恐怕你们也经常这样做吧。很多情报来源于俘虏的口中,你想既然你的对手需要这些,不向你这样的军官询问,难道要向什么都不知道的士兵去询问吗。”

范夫里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您要是逼迫我说,我只能说,但是您不怕逼供得到的东西,真实性难以保证吗?”

徐英杰不置与否的说道:“我觉得应该能够保证真实性,因为这很简单,你说完了,再弄两三个你手下对质,是真是假基本上就会很容易的分辨出来了。不过这样一来,很容易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们这些人的忍耐性不是特别的好,在紧急的状况下也很容易发怒,你觉得我们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能等待吗?”

范夫里特想了想说:“好吧!不过我有个要求,不知您是否答应,要是您能够答应,我将知无不言。”

徐英杰笑着说到:“请讲!但是事先必须告诉你,不要提出我们做不到的事情。那样我们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范夫里特说:“这点您放心,我不会提出无理要求的。”

徐英杰笑着说到:“这样就好,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范夫里特说:“您只要保证我们这些人的生命安全,只要是我知道的,什么都可以告诉您。”

徐英杰点点头说:“这个可以满足诸位!好了你可以说了吗?”

范夫里特点点头说道:“您想知道什么,就请问吧!”

……

却说司马烁目的达到之后,带人马不停蹄的,快速向预定汇合地点退去。而此时的殷梓郴看着两处袭击完成,从而去感觉他们可能的汇合地点。虽然殷梓郴有这种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弱了,很难被自己捕捉到。所以感到十分无奈,他知道这是因为对手也有着不凡的能力,双方能力相互碰撞抵消之后造成的。看来对手确实不凡,能力和自己在仲伯之间。这要是对垒起来,看来还真难以取胜。

劳斯此时已经到在前往YD国的飞机上了,他们奉命协助YD国军队围剿袭击者。其实现在劳斯知道,自己这些人就算去了,也是白跑一趟,实际意义不大。那些人的目的就是调动自己,使自己无法隐藏。现在对手已经达到目的了,根本不会在这里等着自己前去。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远走高飞了,最起码也是将身形隐藏了。不知道现在殷梓郴那里有没有进展,如果有那该怎么办。

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了YD国的XDL,并且在一个军用机场降落了。下得飞机呼吸了一口南部YXY的灼热空气,这让劳斯感到憋气。他知道马上还得有四五个小时才能到达现场,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马上会知YD国官员,以了解最新的情况,起码要知道YD国军队目前的状况。

负责接待的YD国官员,在劳斯的不断追问之下,将目前的情况简要的做了说明。劳斯知道了,分裂势力总部被袭击,但是分裂势力的头领幸免于难,现在在其分部,而YD军方已经派遣了一个中队的特种兵前去保护,现在已经在那里了。但是并没有发现袭击者前去,那里显得很平静。这让劳斯感到一丝欣慰,因为如果头领遭遇了不测,那就说明这个组织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也没有必要劳师动众的前去追索袭击者了。所以劳斯要求马上派直升机,送自己的人马过去。YD国人做事的效率让人难受,干什么都磨磨蹭蹭的。这个负责接待的官员,先是支支吾吾的不动地方。后来被逼无奈,只得前去联系相关事宜,但是让劳斯头疼的是,此人一去便再无踪影。劳斯一干人被撂在下榻的基地营房中,再无人问津了。任凭劳斯如何暴跳如雷,那些侍者都笑呵呵的似懂非懂的听着,但是就是没有人管这事。万般无奈的劳斯,只得联系约翰.斯米尔克,而约翰.斯米尔克,又通过外交途径联系YD国官方,再由YD国官方联系军方。一圈下来,就是十多个小时。不过此时劳斯倒是冷静下来了,他明白,这是YD国方面故意在冷落自己。看来YD国当局不愿意自己掺和此事,也不愿意将此事扩大化。所以对自己在冷处理,让自己最后感到无趣自己退走。

其实YD国当局还真是这么想的,他们不愿意让这些BY的家伙掺和。那样对国民好有个交代,不然传出去,国人会认为,纳税人出大钱养的是一群废物,那么今后就不要打算混了。再者现在局势暂时平静了,袭击者没有再次出现。而派去的先头部队也控制那里。后续部队由于陆路交通状况不佳,虽说不能马上到达,但是最迟十个小时后也能到达了。这会冷处理BY派来的人,还是可以的。其实他们不知道,先头派去的特种兵分队,此时已经全军覆没了。现在与自己联系的那些特种部队官兵,是在袭击者的枪口下于自己联络的。而后续部队由于碰到山体滑坡,道路中断,在距离目的地八十公里的地方无法向前挪动一步。向前路断了,向后路也断了。由于地处边远地区,人烟稀少通讯落后。加之他们自身的通讯设备也是非常落后,所以被堵在里面很难与外界联系。而那些YD国官员又不是特别负责,所以到现在没有消息也是正常的。

其实山体滑坡是徐英杰他们的杰作,当他得知自己俘获的特种兵,只是先头部队,还有后续部队由陆路向这里开进的时候,马上在八十公里的路段上,制造了两起山体滑坡事件,将两个营的YD军队搁置到了那里。这样一来就可以从容的对目标实施有效的打击了。徐英杰知道,在天亮之前,那个分裂势力的头子,是没有胆量返回的。这中间的十多个小时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分裂实力头子此时,正躲在四十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之中。他们一行人心惊胆战的过了一夜,结果并没有发现追兵。这才使他们放下心来。分裂势力头子心中感觉此时应该没事了,但是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派了一个人前去行宫查探一下,看看有事没有。要是没有事情马上回来报告,然后全体返回。查探的人悄悄的来到了行宫,当他远远的看到四周警戒的都是YD国军人的时候,他放心了。所以忙现身前去联络,一个YD少校接待了他。并告诉他袭击者并没有来到这里,可以让他的主人安全的返回。如果需要可以派直升机去接他的主人。那个人顿时感到欣喜若狂,忙说谢谢,并且愿意马上带路,前去迎接自己的主子。接待他的少校问他,你们现在有多少人?那个家伙马上恭敬的回答,我们现在有一百多人,其中武装人员有五十多人,剩下的就是官员了。少校说,现在我们这里只有两架直升机,恐怕一下子运不了那么多人。这事比较难办,那个家伙说,没关系先将主子和随行官员接回来,然后再接那些警卫也行。那个少校点点头表示只能是这样了。

却说分裂势力头子,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以为是对自己不利的人来了,顿时吓的面无血色。当手下进来报告说,YD国军队的直升机来接他时,才算安下心来。这是被派出去查探的那个家伙,恭身进来。将事情前后向自己的主子一一做了说明,这使得分裂势力头子非常高兴。在手下的搀扶下,来到直升机前。登机准备返回自己的逍遥窟,好好的弥补一下因为惊恐造成的精神亏欠,看到自己的主子登上飞机,其他的手下争先恐后向飞机上爬,场面一时混乱起来,结果被制止。并且解释说,由于飞机空间有限,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先让官员们先走,下一趟才能运送诸位,才将这种纷乱的场面控制住。

当分裂势力头子和他们的官员,从直升机上完全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事情不对,因为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都是一副东方人的面孔。他们知道自己上当了,但是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这些平常猖狂的勾结外敌,拼命要至祖国于死地的败类们,只能是颤抖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