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母的印迹

yngjysl 收藏 27 111
导读:谁家的父母,都有自己的历史陈迹。与时代结合,父母的命运,也映照着子女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父母的印迹


不安分的父亲,不甘心于栽田种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贫穷的农民生活,梦想改变一生的命运哟。于是,就自解放前,那个兵荒马乱,盗匪横行,战乱频仍的民国年代,自滇中江川,艰辛辗转数百里,来到滇南一带,先后到过通海、弥勒、个旧矿山。解放后自家乡迎娶了母亲,父进铁路,母为家庭妇女,在这里留下了终生的印迹。

也因此哟,我们四儿女的命运,也不再是红土地上荷锄劳作,盘田种地,使牛养禽,后代依然是种稻栽谷的,子子孙孙都是村里人的小农生涯了。时光荏苒间,一变为,铁路工人,云锡工人,商业工人,都是新中国工人阶级一分子的了。自此,我们姐妹兄弟四人,也和其后的农村联产承包制大改革,温饱至小康,老家先后发家致富绝缘的了。幸也,福也,命也?


青年父亲,瘦长脸型,颧骨较平,眼睛不大,五官平常,肤色稍白,普通中国人模样。如今额头上虽添了几道皱纹,却非沟壑纵横啊,脸型变圆了些,肤色变白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十来岁样子。自幼丧父,兄妹3人,靠奶奶拉扯长大,少小离家,人情冷暖看得淡,有些孤僻冷漠。其性格坚定,执着顽强,待人态度温和,一副好脾气,不会轻易发火。50年代入党,上过几个月速成识字班,半文盲文化吧,在铁路先后干过装卸工、扳道员、值班员、车站站长等。人勤恳诚实,任劳任怨,有一定认识力和判断力,小农生产和生活技能较可。

39年,父亲11岁小小年纪,渴望外面天地的他,就背井离乡,到邻县通海城一名叫“大善人”的财主家帮工,做的是切烟丝的活计。开始是当学徒,跟了三年师傅,期满后才可单独切制刀烟。据父亲所说,该大善人其实是名副其实的,待他和其他乡亲及邻里还好的,与教科书上的凶恶财主似乎挂不上号。当然剥削自是免不了的,且其善行也许是个别的吧。为着自力的愿望,五年后,父亲又到了百里外的弥勒闯天下,仍然操持旧业,还是为财主切烟丝。

烟丝又称“刀烟”,是用山地里栽出的地产晒晾烟叶,俗名“老辣烟”,收获晒晾干后,不经任何加工,用特制刀具,置砧板上,所切出的淡黄烟丝。它与现代卷烟所用烤制原料“烤烟”完全不同。吸食方法是,取一竹制加一半水的大烟筒,再一小撮一小撮地置于大烟筒中部的烟嘴上,供城乡人丁“咕嘟咕嘟”吸食之用。据说,38年台儿庄大战时,滇军第60军与日寇相遇,其奇特的几乎人手一具的竹笠和大烟筒,曾被日军视为秘密武器一度被吓退了呢。

在弥勒,父亲见识了真正的血腥战争场面。44年后,面临太平洋战场的失败,特别是中国远征军从滇缅路的大反攻,末日疯狂下,为摧毁中国大后方的工农业生产力,日本鬼子自河内起飞了零式战斗机轰炸机,对云南全境进行了肆无忌惮的轰炸扫射。弥勒城数度遭到日本人的轰炸,全城成了尸山血海,无处不是残垣断壁。随着躲避战火的难民,父亲逃难至个旧,谁知这里因产战略物质大锡,更是日军飞机重点“照顾”的对象,空袭警报无日不响,人肉肠子胳膊大腿残躯到处乱飞。命大的父亲,只好和几个乡亲逃到矿山,成了锡矿砂丁。

原来抗日战争,云南也不是安全的大后方喔。随着日本无条件投降,小日本在云南欠下的血债,终以威武滇军在河内接受日军投降的方式,归还了大部分。父亲在锡矿山,叫马拉格的地方,爬“耗子洞”,进出几百数千米深的坑洞,出生入死,背锡矿砂,一呆又是一个五年。由于坑洞深深,炮烟长年入肺,特别是铅砷毒害,自此父亲落下了气管炎哮喘及肺癌病根。


爆竹震天迎解放,砂丁欢心脱苦海。解放后,个碧石铁路公司招工,父亲顺利当上了一名铁路工人,告别了每日不知明天能再见日出否,地狱式的砂丁生活。随后回家乡迎娶了母亲,五六十年代,先后有了五个子女,过上了安定的幸福生活。新旧对比,父亲常说,共产党好!

母亲和父亲同是邻村家乡人,亲友说媒成婚。得益于江川养人的好山水吧,母亲年轻时较白皙漂亮,1米6多的身高,脸相近似鹅蛋型,五官较匀称,九个兄弟姊妹,母亲是老五,大家庭呢。遗传因素吧,外婆少女时曾被称为当地一枝花嘛,故小妹18岁进铁路时,因唱歌天赋较好,还曾参与过铁道部职工文艺全国巡回演出团呢。母亲性格极热心,脾气却急躁易怒,当然更有爱唠叨的通病,一辈子家庭妇女,典型文盲。不太擅长当家,生活常捉襟见肘。

难忘的是,58年大炼钢铁,家庭妇女的母亲,和父亲一个样,整日难得一见,全靠姐弟几人自我相互照顾。由于长年野外炼钢铁,风餐露宿,母亲因此落下了类风湿病。印象深刻的是,全国人民勒紧裤带还苏联欠债,粮食蔬菜几无供应,或上山挖各种野菜,或吃又苦又涩的蒿枝叶,甚至饿极了时,姐弟几人捉蟑螂烧了吃,简直美味无比呢。后得知,蟑螂极助消化,故姐弟们一生留下了个好胃口,因饿得福吧。悲伤的是,此时体弱的二弟吃不下任何东西,生生饿死了,一领草席让人埋在了无名荒野,至今找不到。母亲为此悲伤数月之久。惊怕的是,60年,因长期饥饿,父亲患了重水肿病。全家伤心不已,幸乐观父亲挺过了难关。


文革灾难那几年,生产停顿,学校停课,父亲和子女均“赋闲”在家。初期姐弟仨,和同代人一样,响应毛主席号召,积极参加学校战斗队,当了“红卫兵”,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曾热情高涨地参与过斗走资派,张贴大字报,游行示威,抄家查产等活动,后因父亲说了几句真话,突然成为车站走资派的帮凶,遭到与走资派们同等的批斗、坐飞机、游街示众等待遇,姐弟仨的红卫兵生涯,自此才戛然而止。中期两派武斗,道路封锁,粮食和煤炭无法正常供应。结束批斗后,为解决六口人的吃饭和柴草问题,远离农民生活40年后,父亲重新拿起了锄头,带我和弟弟三人上山开荒种地,以渡过缺粮少柴、生活无保障的特殊年代。

数年间开垦荒地大概达三五亩地吧,栽种包谷南瓜京豆,上山时种地,下山担柴草。母亲和姐姐则在家养猪鸡,照顾年幼妹子,和做家务等。那时的日子,回想起来,颇为艰险呢。城里城外,无处不见全副武装的两派武斗队员,到处是枪声响子弹乱飞,几度开垦种植了包谷瓜豆的荒地,数次被武斗队员驱赶收缴,美其名曰反“走资本主义道路”,只得不时转移另择荒地。常年上山挑柴火吧,回家路上,又经常遭到持枪戴红袖章者们的围剿,东躲西藏,好不辛苦,没收是家常便饭。当了一回现代版“城市农民”的好处是,练出了一副好身板,真正懂得了“小锅是铁打的”这一至理。这为后期,69年后全家疏散下放农村奠定了基础。

69年初中苏珍宝岛冲突,苏联威胁核武器解决中国,中苏大战一触即发。按照当年中后期中共中央国务院一号紧急命令,全国数亿城市人口紧急大疏散至各地农村,除父亲留守个旧外,母亲带领我们四姐弟到了建水县漾田公社梭罗生产队安家落户。由于父亲文革期间为我们打下了劳动锻练的好底子吧,再度重温农民生活,虽然这是最真实的情景,母亲日算8分工分,姐弟三人算5分,也没让我们感到太难适应。不过却对前途感到非常失望和悲观呢。


两年后,72年经父亲主动要求,上级将他自个旧调到我家下放地附近的火车站任站长,才结束了全家两地分居的窘境。其后,经父母努力,铁路有关领导的关心,除小妹外,姐弟三人先后到外地或回个旧,走上了铁路、云锡、商业等工作岗位,76年我再从个旧市商业局去当兵,复员后仍回原单位。80年代,随着疏散下放政策的调整,先是母亲和小妹重新于建水转为城镇居民,接着是铁路推行干部学历化,仅有3个月速成识字班文化的父亲,虽未到退休年龄,仍自觉地申请提前退了休,然后是最小的妹子初中毕业,不愿再读书,随之入了铁路。最后,在建水城里,承蒙上级领导的关照吧,为父母亲分配了一套六十平米的房子。

四子女的先后离家工作,和父亲也退休了,母亲绷紧了几十年的神经,一下子彻底放松了。早在大跃进大炼钢铁时,就深深“潜伏”在母亲全身细胞中的病毒,此时也开始了其长达十五年的疯狂增生,让我可怜的母亲受尽了病痛的折磨。自85年起,由于类风湿等病的先后发作,母亲就一病不起了。开始是全身疼痛,手脚趾全部关节处骨节渐次膨胀,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苦敖了约五年吧,此时尚可勉强行走;其后是蔓延至手脚腕部关节处,手指脚趾关节明显弯曲变形,再强行挪步的话,动辄摔倒,雪上加霜的是,几年间双腿数度骨折,只能坐和躺了,如此又是第二个五年;最终,手肘腿膝甚至肩胯部关节,亦都跟着膨大弯曲了,心绞痛,冠心病,红斑狼疮同时出现了,一点也动不了了。可的松等激素药物大量治用的结果,重度胃溃疡找来了,还有妇科病等。到2000年底,天国来召唤,终得了幸福。

同时,也要说明的,其间父亲自身亦多种病症缠身,高血压、气管炎、哮喘、便秘等常时发作,大把服药常年不断。特别严重的是,尿血严重查出膀胱癌后,98年,父亲还上昆明铁路中心医院动了膀胱癌手术,所幸手术十分成功,这全靠弟弟及弟媳的多方奔走努力。故父亲是病人服侍病人,本身也是重危病人一个哪。父亲之无私和耐心,常令我们感动和仿效。

幸亏全程有父亲的始终服侍和陪伴,感谢父亲大人,才令母亲的痛苦稍减一二呢。前后约七八次吧,父亲和四姐弟及弟媳送母亲,分别到昆明、开远、建水当地医院等住院治疗或手术,累计约一二百天了吧。在家中治疗的日子,则由姐弟们抽时间,轮流到建水探望,短时一周一次,长时一月一二次,尽了儿女绵薄孝力。因母亲系家庭妇女,父亲工资仅能维持日常生活及简易治疗,家中无积蓄,故大部所需治疗费用,约十多万吧,基本是儿子及女儿承担了。


母亲去世,外向肉体疲劳和精神折磨的消失,虽然自身病痛仍在,也终于让父亲缓了几年难得的气息了。05年父亲再婚,除了它因,大概主要是年近80岁左右了吧,身体各部件退行性病症日渐明显,双眼白内瘴出现了,尤以肺部不适越来越严重。近年到开远和建水检查多次,右肺部积液竟然达到9公斤之多?多次住院抽取,再发现肺部有空洞,进而发现肺部癌细胞,且已到了三期,真是造化弄人哪。这自然和几十年的气管炎哮喘等分不开,是其长期演化,治疗未断根,病情日益加重的结果了吧。四子女们,作为父辈们孝心的承继者,不得不再度启动养老钟程序,配合父新妻,尽自己该当的责任义务,用天理良心来为父亲奔忙了。

父母生涯,子女映照。父亲11岁自谋生路,12岁后的三子女,随父开荒种地栽菜养活自己;父亲遭遇过战乱,我们生逢文革灾难,同时掇学;父亲14岁出师,姊妹14-15岁后下乡或工作;父母此生没有受过上辈眷顾,家乡亲情淡漠,儿女成家立业全靠自己,各尽绵薄孝心。时代虽不同。命运却相似,天意弄人?幸运的是,父母青年时就多病,我们却至今尚健康。


总括我父母的一生,是时代命运所使然。民国时,为生存少小就奔波劳累,伤了先天精元气;建国后,为动乱左右,为子女操劳,身体精神一损再损不得养;文革中后期,工作生活环境一再变,仅存天元硕果稀,接近衰竭了;八九十年代至今,病症集中性爆发,则系为天命所限,走至或接近人生终点站了。改革开放前生产落后,物质缺乏,生活困顿,全国无不如此,难道仅是我家的个别命运?终归说,人是时代社会的产物啊,谁又能摆脱固有社会引力呢?

父母几乎都是文盲,至多半文盲。科学生物节律上讲,除了没文化,主要还是自我保养调节太缺失,一切只知道工作工作,养家糊口,不知道适当兼顾一下自己的身体。否则是不会有这么多病症的。可这在那个时代,一是无能去做,二也是难有如此意识的,三更是科学发展未到当今文明阶段哪。再说了,如果父母们照顾好了自身,也就相应减少了散居外地子女们的麻烦和经济负担。这仍是文化,和文化。归根结底一句话,是科学文化知识少的缘故啊。


愿旧时代悲剧远远离去,永不再重返中华大地,愿这一代用现有科技谢却父母辈的悲剧,警醒自己尊重节律保养好身体,愿我们下一代更健康文明地高歌猛进,创造并享受生活的美好!



2009-10-25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