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我军坦克新型“全疆域”挂胶履带发展历程。

拉风的汉子 收藏 7 11005
导读: 挂胶履带其实早在1937年的时候就已经投入使用了,当时美国的M1战斗车率先采用了挂胶履带,后来美国的坦克也多使用这种挂胶履带,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路面,同时起到减震、降低噪音的作用。此外,挂胶履带还被应用于训练中。 但是这种履带的好处在当时并非轻易就能被各国所接受的,以至于在1945年二战结束后,获胜的英美盟军与苏联红军,在德国柏林的勃兰登堡广场上,举行了一次盛大的阅兵仪式,当时的M4、T-34等盟军的主力坦克也纷纷亮相在此次阅兵仪式上。这次阅兵式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挂胶履带其实早在1937年的时候就已经投入使用了,当时美国的M1战斗车率先采用了挂胶履带,后来美国坦克也多使用这种挂胶履带,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路面,同时起到减震、降低噪音的作用。此外,挂胶履带还被应用于训练中。


但是这种履带的好处在当时并非轻易就能被各国所接受的,以至于在1945年二战结束后,获胜的英美盟军苏联红军,在德国柏林的勃兰登堡广场上,举行了一次盛大的阅兵仪式,当时的M4、T-34等盟军的主力坦克也纷纷亮相在此次阅兵仪式上。这次阅兵式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当阅兵仪式结束后,却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情:柏林勃兰登堡广场的路面,因为无法承受众多坦克的重量,而变得面目全非——由于坦克本身的重量,加上其坚固的履带,使得广场上的大部分路面都被压碎了,有的地方甚至被坦克车压塌了整整三十多厘米。于是,一道难题摆在了世界各国的军事科学家面前,那就是该如何解决坦克车履带对路面的伤害。


于是乎,各国开始关注这个橡胶履带板。实际情况是,到了60年代,在我国诸多军迷尚未听说挂胶履带的时候,西方主流坦克已经使用质量基本过关的橡胶板了。当然苏联人还是老样子。


我军在这方面确实是下手的晚了点,尽管一追再追,还是落后,这就是我们所见到过的,只是在沥青路面才挂,土路和平时训练就卸掉了。其实,我们的坦克兵们又何尝不想在什么路面都挂呢?但那个时候没办法啊,别的路面挂不住啊!


直到建国50周年阅兵这个问题才基本解决,就是我们也能生产在什么路面都能挂住的橡胶板了!


用术语来解释,现在我们用的这种履带叫“全疆域挂胶履带”,这个功劳应归于山东省非金属材料研究所的专题项目组的全体同志!最值得称颂的个人当属课题组组长杜太华同志!杜华太,1987年进入省非金属材料研究所,最初从事的是密封橡胶的研发,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开始从事对装甲履带的研发工作,确切地说,是对“挂胶履带”进行创新研发。他告诉记者说,为了研发出“挂胶履带”,整个研究所的人足足花了二十多年的心血。


早在1975年的时候,非金属材料研究所就开始尝试着生产一种胶水来为坦克车的履带进行“挂胶”。“当时我们主要就是生产胶水,让胶水可以粘合住钢铁履带和橡胶。”杜华太介绍说,但是由于橡胶的特殊性,因此单单生产胶水是不够的:“比如说我们的胶水适合使用A种的橡胶,但是无法适用于B种的橡胶,所以最后我们所领导决定,自行研发挂胶履带,连橡胶带胶水一起研发。”


然而,自己研发挂胶履带又谈何容易,由于属于军事机密,因此各国对于挂胶履带等专利技术都不进行转让。而在国内,这种挂胶履带技术当时还是空白,无奈之下,非金属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们只好摸着石头过河。


“当然了,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大家都知道,就是把橡胶粘在履带上,但是把它从道理变成事实就很难了。”杜华太告诉记者说。”


要知道,挂胶履带中对于履带本身的要求非常高,橡胶太薄,起不到缓冲的作用,橡胶太厚,又会影响坦克车的行进,如何把小小的橡胶和钢铁履带紧密的“撮合”在一起,实在让科研人员们伤透了脑子。为此,非金属材料研究所投入了大量的科技骨干和资金,许多精英的科研人员带着满腔的热情投入到了对挂胶履带这一课题的研发当中。


在八五计划后期,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杜华太接过了前任课题组长的工作,开始带着一支科研小组对挂胶履带进行课题公关。十几个研究员几乎是天天泡在实验室里,甚至十多天不回家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那么,给坦克车穿上“胶鞋”,究竟难在什么地方呢?



“挂胶履带难就难在橡胶的选择和使用上。”杜华太一语道破天机。他告诉记者说,任何一种挂胶履带,首先要符合一个特点,那就是“全疆域”上。


举个简单的例子,坦克车要在布满鹅卵石的戈壁上行驶,那么那些密密麻麻遍布戈壁的鹅卵石就是对挂胶履带的一种“考验”,因此履带上的橡胶一定要有足够的抗穿刺性,以免对履带造成损伤;再比如说在寒冷的东北三省,行进中的坦克将面对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如果橡胶不耐低温,就会造成变形导致脱落;在潮湿的南方,挂胶履带还要有强大的抓地力,以便于在泥泞的山路上行驶。


“除此之外,挂胶履带还要求橡胶具有‘低生热’的特点,”杜华太解释说,橡胶的寿命往往取决于其自身产生的温度,“比如说我们开车,夏天的路面由于温度高,有时候就会发生爆胎,所以我们的挂胶履带还要低生热,别的橡胶在路面上可以高速行驶十分钟,我们的橡胶就要能行驶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说到这里,杜华太半开玩笑的说,有时候他挺羡慕俄罗斯的同行们,“那里常年低温,他们的挂胶履带也不需要像我们这样‘冷热通吃’,只需要耐寒就足够了。”


精确到克的加工


为了能够生产出合适的挂胶履带,杜华太和他的同事们付出了巨大的心血,首先摆在他面前的,就是如何选择一种合适的橡胶。“这种橡胶既要耐磨擦,还要耐热耐寒。”为此,杜华太和同事们开始自行加工生产橡胶。


鉴于挂胶履带必须要符合“全疆域作战”的特点,因此橡胶的加工要求也非常高。“如何增强橡胶的强度,一吨原料中要加多少配料,都是要精确到克的。”杜华太告诉记者说,从原材料的采购,到符合挂胶履带的橡胶的生产,都有着严格的要求,任何一次操作失误,都可能前功尽弃,为此整个科研团队可以说是耗尽了心血。


“怎么说呢,我们一般没有大礼拜,都是轮休的,每次到了公关的难点,我们基本上是一连十几天都加班,吃住都在实验室和车间里。”杜华太半开玩笑地告诉记者说,团队里大部分研究员,都是一群“不分香臭的”人。


做实验几乎失去嗅觉


与橡胶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橡胶本身就带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长时间的呆在实验室里与橡胶打交道的研究人员们,都已经把自己的嗅觉“修炼”的“不因味喜怒”的境界。


“说真的,我们现在不少科研人员的鼻子,都不太好使,闻不出香臭来。”杜华太还记得他最初接触橡胶的时候,一走进实验室就觉得鼻子难受,脑袋发晕。“刚开始呆时间长了,觉得鼻子难受,眼睛想流泪。”当时杜华太的老领导还半开玩笑地告诉他说,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果然,干了一段时间后杜华太发现,自己对橡胶本身的味道已经感觉不到了。“不是有句老话吗,说‘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最初我还真以为自己是习惯了,后来我发现,我的鼻子闻不出味道来了,饭菜好不好吃不能闻,得亲口尝尝。”杜华太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接过前辈的枪”后,杜华太和同事们开始对挂胶履带的研发展开了新的课题公关,为此他们付出了很多。就拿今年春节来说,杜华太和他的研究员们一直干到年三十下午才放假,正月初三一大早,他们又都回到了研究室开始实验。


“说真的,做科研真没有多少故事可说,很枯燥,而且很苦。”杜华太说,在整个研发过程中最苦的,莫过于那些负责检测的科研人员。


跟坦克同吃同住同运动


每当团队通过实验制作出合格的挂胶履带后,还要负责样品的试用情况。每当此时,研究员们就会带着复杂的测试仪器前往全国各地,测试挂胶履带的使用性能。


冬天的时候,他们要带着样品前往寒冷的东北三省,跟随装有挂胶履带的坦克车进行训练,只要车一停,研究人员会用最快的速度冲下车,使用仪器对履带上的橡胶进行检测,由于机器操控起来比较复杂,因此他们只能不戴手套在零下十几度甚至几十度的低温下进行检测;夏天的时候,他们会前往戈壁滩,跟着战车一跑就是好几天,有时候车体温度达到六七十度,研究人员也必须顶着酷暑下车检测;“我们都开玩笑,说是跟着坦克同吃同住同劳动。”


正是凭着这种严谨的科研态度,最终使得杜华太和他的团队们成功的研发出了“挂胶履带”,并且在国庆50周年阅兵的时候,被装备在受阅坦克车上,而随后,杜华太和他的科研小组,则开始继续研制挂胶履带,并且开始根据99式坦克的特点,研发新型的挂胶履带。


“怎么说呢,现在我们的军事实力在不断的增强,坦克的型号和种类也越来越多,所以我们的科研工作也必须要跟上。”杜华太说,不同自重的坦克,不同的行驶速度,不同的发动机对于挂胶履带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因此对于挂胶履带的研发也不会停止下去。


“说实话,干了这么多年,我也参考过不少外国资料,我发现咱们国家的挂胶履带技术跟外国还是有差距的,所以说我们的科研课题还要继续下去。”杜华太告诉记者说,“我觉得外国人既然能研发出来的东西,我们也应该可以,大家都是正常人,学的理论也是一样的,他们可以做到的,我们也可以做到。”



简述我军坦克新型“全疆域”挂胶履带发展历程。



5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