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连队

代号诡刺 收藏 1 197
导读: 我刚入伍时的部队在“闽西”龙岩市,因其地处福建西部,而福建又号称为“闽”,故龙岩市称为“闽西”。 部队全称为福建省龙岩市32281部队,我们连队有三个排十二个班(其中有一个是炊事班),每个班有12名战士,分别驻守部队的各个哨所。连队的老乡有喻进军、汪长寿、舒德金、谢情来、朱顺生.连队四面环山,营房其实就是和地方上产房一样,院门外有一条横向公路,它通向整个部队,部队是个团级单位,几个营级单位。连队的住宿条件比较差,二个班挤在一个房子里,睡的全部是上下铺,每个班只有一张桌子(专属班长的),由于

我刚入伍时的部队在“闽西”龙岩市,因其地处福建西部,而福建又号称为“闽”,故龙岩市称为“闽西”。


部队全称为福建省龙岩市32281部队,我们连队有三个排十二个班(其中有一个是炊事班),每个班有12名战士,分别驻守部队的各个哨所。连队的老乡有喻进军、汪长寿、舒德金、谢情来、朱顺生.连队四面环山,营房其实就是和地方上产房一样,院门外有一条横向公路,它通向整个部队,部队是个团级单位,几个营级单位。连队的住宿条件比较差,二个班挤在一个房子里,睡的全部是上下铺,每个班只有一张桌子(专属班长的),由于是正规连队,铺位安排也很讲究,铺首是班长,铺尾是副班长,班长隔壁是机枪手,它的上铺是副手,当时的连长是福建浦田人,指导员是浙江人,副连长是山东人,几个排长是江西人.


连队的伙房离住处大概有一百多米,每天三餐到点只要哨子一响,大家迅速的在操场上排好队,唱着早已熟透的军歌走进饭厅,只听见值班排长一声坐下,大家的注意力全部在吃饭上,整个饭厅一百多人吃饭没有一个讲话的,有二个原因,一是不敢讲话,二是时间紧(五分钟内必须完毕),记得有一次一个班的战士吃饭时私语,被值班领导发觉,害得整个班没有饭吃,据说出去后老兵找了他的麻烦.我们碗筷在饭前是由每个班的值日生放好,然而后打上菜,汤是由一个铝桶盛着放在大厅里,米饭也是一样.尽管生活这样,可大家身体很棒,这可能就是部队吧.


我们平时的主要任务担负着部队的安全保卫,因为部队是储备仓库,主要保障福建二个野战军的军需,它们都放在洞库里,比较隐蔽.同时还担负着整个部队的勤务工作.其它时间从早到晚反复训练,队列\单杆、双杆,打枪锚靶,投手榴弹以及战术等。为了提高对地形地熟知力,要求每个战士对整个营区地形要熟悉,并画出地形图,在图上都标上方向、距离,可以这么说,我们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壑,一山一洞。


为了改善生活,提高生活水准,连队给每个班定有生产任务,在完成任务之余,我们开荒种菜,来改善我们的伙食。战友们都来自于安徽、上海、江西、福建、山东、江苏、浙江、河北等地,可以说是五湖四海,为了班里的荣誉,大家想出各种办法,弄来菜种,让它们在这里生根发芽。我们每个班都有自己的菜地,或大或小分部在营房周围的山坡上,按照连里的统一布置,有的种青菜、辣椒、茄子、豆角,有的种南瓜、冬瓜、丝瓜,有的种马铃薯、有的种大白菜、卷心菜、芥菜、萝卜,还养猪、养鸡、腌制咸菜,极大地丰富了部队的生活.


我们的连队是一个富有激情的连队,从指导员、连长到每一个战士,不分老兵、新兵,大家就象一家人一样,团结、友爱、相互帮助、相互支持,几年来,我们生活在那里从来没有发生一次争吵,即使有一些不愉快,也是相互自我批评,分别时大家都是依依不舍,泪流满面。现在我已离开二十多年了,还经常怀恋、回忆 那个年代,那个在部队的年代,那里有我的追求,那里有我梦想,那里有我许多许多值得回味的东西。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