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奥巴马面临美声望再下降危险

重装武器 收藏 0 10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0_28_92400_10192400.jpg[/img] 声望对美国外交政策很重要,美领导人若不关注这一点,将面临真实世界的不利后果。 中评社香港10月28日电/新华网消息,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最近刊发文章说,声望对美国外交政策很重要,美领导人若不关注这一点,将面临真实世界的不利后果。明确承认在决策过程中维持声望的代价和益处是必要的。美国的声望影响着其他国家是否乐意提供 “有利的判决”,有助于塑造美国人的一体感和团结感。

外交政策》:奥巴马面临美声望再下降危险

声望对美国外交政策很重要,美领导人若不关注这一点,将面临真实世界的不利后果。 中评社香港10月28日电/新华网消息,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最近刊发文章说,声望对美国外交政策很重要,美领导人若不关注这一点,将面临真实世界的不利后果。明确承认在决策过程中维持声望的代价和益处是必要的。美国的声望影响着其他国家是否乐意提供 “有利的判决”,有助于塑造美国人的一体感和团结感。明智的决策者有时即使要付出短期代价也要保护国家声望。该刊刊发的这篇文章题为《三思:美国的形象》。

奥巴马已经解决问题。”如果真这样就好了。很多人把美国声望的下降与乔治.布什担任总统联系在一起。对于美国在世界的地位,美国公众的满意度从2002年的70%下降到2008年的30%。国际社会的一些成员也有类似想法。2008年,只有31%的德国人、22%的埃及人、41%的中国人、19%的巴基斯坦人和47%的墨西哥人对美国持赞许态度。但是,2009年,美国得到的赞许率在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都迅速上升。

这种改进被普遍赞为“奥巴马效应”——新总统的行事方式加上他的当选本身就改进了美国的全球形象。但是,剖开问题的表面,你会发现,一道断层线威胁着奥巴马的总统职位。声望不仅体现在有利的民调上。

比如,想想,即便应答者从更积极的角度看待美国,仍然有明显迹象表明,全球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政策仍然怀有持续的、深刻的不满。外国舆论明显不赞成美国在阿富汗驻军、美国多边主义的缺乏、美国对他人利益的忽视、美国的经济影响以及美国整体的影响。

奥巴马面临的危险在于两个层面之间的压力。一方面是对他有很高的期望,人们认为奥巴马将解决全球对美国政策的不满这一问题。另一方面,美国的利益、国内政治以及全球问题的艰巨将阻止他在很多领域以别人可能喜欢的方式行事。其结果可能是一场政治地震,让美国的声望再次动摇。

过去,美国的声望也有过类似下降(比如越战期间和里根执政初期);而按照某种标准(比如对美国在联合国大会投票的同意度),美国声望最近的下降始于布什上台以前。值得注意的是,在奥巴马当选之前,美国的声望就已经开始提高。在多数国家,美国的支持率于2007年跌至谷底,然后又开始回升。

“ ‘声望’是一个过于模糊的概念,难以衡量。”不对。的确,“美国的声望”———它在世界事务中的声誉、地位或威信———不像巡航导弹、小麦或欧元那么具体或容易衡量。此外,关于声望,有很多东西是我们不理解的。但是,美国的声望体现了美国信誉的关键方面,不能由物质能力的标准描述。

用会计学词汇,声望就像“善意”,它反映了一个国家有形资产净值以外的无形资产,这种信誉使之在“顾客”中间更有价值。声望在国际政治上提供了长期政治资本———就像我们看到的,在国内也是如此。

声望有两个方面:信誉和尊严。信誉指美国政府去做自己说想做的事情的能力———坚持自己的信仰,抵抗对其利益和理想的威胁。尊严指的是美国的地位,或者说美国在外国公众和决策者心中的形象。信誉和尊严可以彼此加强,但有时也难以一致———马基雅弗利的名言暗示了这种平衡:“受人爱戴远不如受人惧怕安全。”

“对美国的反对主要因为其权力过大。”根本不着边际。尽管20年来美国始终在世界占据首位,美国的声望在世界各地却相差甚远。其声望的下降在不同地区各不相同:在中东和欧洲非常明显,在拉美和南亚明显,非洲、南亚和东亚不太明显(除某些明显的例外)。最近在这些地区开展的民意测验中,美国声望的恢复程度也各不相同,欧洲和美洲上升得最明显。区域利益很重要,而且各地彼此不同。在中东,美国自2002年以来声称实施的民主化政策威胁着极权政府;美国与以色列— 巴勒斯坦冲突的脱离强化了一种观点: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不是一个公正或专注的仲裁者。在东亚,美国市场继续向东亚出口产品敞开,这对国家繁荣有强烈影响,而国家繁荣得到精英和公众的强有力支持。此外,很多欧洲人认为,美国转向单边主义和先发制人式战争,这破坏了欧洲更喜欢的国际秩序的多边结构。奥巴马的领导风格将给欧洲公众信心,但不会消除他们的疑虑:这种改变或许有名无实。

美国的声望也受到区域大国的影响。当存在这样一个敌对的大国,比如冷战时期的欧洲(苏联),或可能并不完全友好的国家,比如当代东亚(中国),美国的声望就会提高:因为人们担心,受区域大国控制可能更糟。即使在中东,伊朗的区域雄心也使美国在逊尼派国家的精英当中得到有力支持。

美国的声望不仅随区域和国家的变化而变化,而且在一个国家内部的精英和民众之间也有所不同。美国在外国精英当中地位如何的一个重要预测因素在于,美国的政策是促进还是妨碍他们的利益。但是,公众往往关注美国的行为是否合乎道义。当外国公众认为美国不按规则行事、适用双重标准或言行不一时,美国的声望就会下降。伊朗对美国敌意的合法性就源于美国尽管声称遵守民族自决和自由民主等原则,却于1953年推翻民粹主义领袖穆罕默德.摩萨台,支持伊朗国王。

“美国模式将失去竞争对手。”现在还没有。尚无明确结论表明,因为中国、欧洲或俄罗斯提供的政治和政策模式的崛起,美国的相对声望在信誉和尊严等方面出现下降。2009年开展的调查表明,这些因素的相对吸引力有所下降。与此同时,2008年—2009 年的经济衰退使美国的经济模式遭到普遍批评。一位自由派中国经济学家哀叹,“普遍看法是,美国模式要失败了”。德国议会的一位社会民主党人得出结论: “(美国模式)已经彻底失去吸引力。” 40年来,美国的声望有时也出现明显下降,但通常都能恢复,因为美国模式仍然有很强的吸引力。一个标志就是美国高等教育体系的持续吸引力,很多留学生最后都留在美国。在卡塔尔、新加坡和中国等地,美国大学被当作榜样,并积极开设课程。

尽管如此,美国当前地位复苏的程度依地区不同而不同,美国如何应对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尤其重要。如果美国提供的全球和区域公共产品(比如经济或军事援助)减少了,美国在东亚的声望将有所削弱,在欧洲则将削弱得更厉害。同样,如果不断扩大的美国预算赤字要求美国削减最近在非洲的援助计划,这也可能破坏美国在非洲的声望———而近些年来,在非洲的情况一直是积极的。

“党派偏见止于水边。”当时是这样。今天,对于美国在世界上的声望,派性观点有了显着分歧。对共和党来说,声望似乎让人想起“决心”这种硬实力概念,倾向于信誉的一面。民主党似乎更强调尊严的一面,比如“合法性”和“道德地位”。

这种党派分歧在公众对美国地位的看法中也很明显。布什执政期间,党派分歧明显扩大。但是,对美国世界声望的党派分歧在布什任期引发争议之前就存在。这种分歧自2008年中以来已经缩小,但并未消失,也不大可能会消失。原因在于,民主党共和党对美国声望的立场取决于哪个党执政。比如,在克林顿时期,民主党对美国声望的满意度比较高;鉴于现在是民主党人入主白宫,民主党对美国声望的满意度又开始上升。相反,共和党在布什执政期间的满意度较高,奥巴马上台后开始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党派分歧自冷战结束后急剧扩大。对美国全球声望的党派分歧分摊到各个总统任期后表明,比尔.克林顿和乔治.布什时期,这种分歧创下新高。在艾森豪威尔、约翰逊和里根执政时期平均为18%的党派分歧到克林顿和布什执政时扩大50%以上,达到28%。

但是,党派分歧并非事情的全部。共和党与民主党都认为,美国的声望自2002年至2009年不断下降。布什的第一个任期,民主党的不满急剧上升;布什的第二个任期,共和党的不满急剧上升,或许因为对布什政府的能力越来越不信任。这种疑虑,无论在国内外,都很可能受布什增兵计划后美国在伊拉克命运如何的影响。

总体说来,美国人当前对美国在国外的声望很不满意。自2002年以来,公众对美国声望的满意度几乎逐年下降,现在还不到高峰时的一半。公众对世界其他国家如何看待美国的自信也遵循类似轨迹:“9.11”恐怖袭击之前,75%的人认为美国拥有正面的国际形象;今天,这个数字仅为45%。

“声望不重要。”大错特错。冷战时期,美国认为,在苏联领导人和欧洲人眼里,他们保护盟友、尤其是欧洲盟友的声望是可信的,所以对此很紧张。正如林登.约翰逊 1965年初向马丁.路德.金解释的: “如果撤出(越南)……我想,德国人会怕得要死,以为我们对他们的承诺没用了,天知道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会怎么看待我们。”

布什主义在布什的第二个任期之所以修订,一个原因是美国在国外的支持率下降———这涉及到信誉和尊严———使美国难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当然,其他很多因素影响外交政策成功与否,我们不应该欺骗自己,以为声望就是关键因素。此外,声望决不能是美国外交政策背后的唯一考虑。在具体情况下,其他紧迫利益之间也会有不可避免的平衡;比如,美国或许需要采取行动避免迫在眉睫的威胁,这种行动可能在某些人当中损害美国的声望。

然而,明确承认在决策过程中维持声望的代价和益处是重要的。面临压力的决策者很容易只关注具体的、眼下的、有短期影响的问题。但是,正如企业领导人只关注季度利润忽视企业长期健康一样,美国领导人必须考虑这个国家的信誉和尊严。

美国的声望影响着其他国家是否乐意提供“有利的判决”。此外,美国的信誉和尊严有助于塑造美国人的一体感和团结感。声望很容易被忽视,但明智的决策者应当考虑其影响,有时即使要付出短期代价也要保护它。

声望维护需要在不同岗位利用不同工具。声望是一种微妙的现象,在地区与地区之间,外国精英和公众之间、美国国内的党派之间都有所不同。决策者必须注意这些具体区别。美国也必须注意权力与声望之间的关系,通过有力的领导、协调其他国家、分担代价提供公共产品。

提高声望需要把行动扩展到公共外交以外。现在的问题不仅在于沟通,而且在于政策的执行。就像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最近说的:“每次我们没能实践我们的价值观或没有履行诺言,我们就越来越像敌人所说的傲慢的美国人。”

最后,我们需要有关美国声望的更好的数据和分析。美国在国内支持定期的全国选举调查,应该在调查中加入有关美国声望的问题,同时还需要公共资金对其他指标(比如外国媒体分析)加以研究。

美国声望的变化是复杂的,对于美国在全世界的信誉和尊严取决于什么,有什么影响,我们的理解是不完善的。但是,声望对美国外交政策很重要,美国领导人必须关注这一点,否则将面临真实世界的不利后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