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龚剑诚还以为让他看沈智豪被开膛照片,没想到林湘已经将矛头直接引向他,顿时一愣。林湘逼视着龚剑诚,将照片递给他,旁边的安德斯也开始注意龚剑诚的反应。

林湘为了让龚剑诚了解CIC的用意,旁敲侧击道:

“照片背景熟悉吧!

重庆观音岩下罗家湾,警察训练所礼堂,你不会陌生。

这是军统成立十二周年庆祝大会照片,是中美技术合作所美国军官拍摄的,上面清晰地显示,主席台上的军官,坐在戴笠和郑介民后第三排右边的你,和现在没有大的改变,而你右侧后第四名军统高级人员,就是尹泽,也就是军统朝鲜族中校沈智豪。

他的容貌变化也不大,你们同是戴笠得力干将,一同在大会上露面,所以你刚才的回答,我很不满意,龚少校,仅仅七年时间,你就忘记了自己老同事?”

林湘的这句话刺中了龚剑诚,想要蒙混过关的企图是徒劳的,在那张该死的照片面前,龚剑诚再也遮挡不住谎言的苍白,此刻,安德斯似乎也屏住呼吸,林湘的提示勾起了他怀疑的欲望,身子探前,观察龚剑诚的反应。

房间内气氛阴森,剑拔弩张,如果回答有差错的话,龚剑诚这一关就是鬼门关。




龚剑诚不愧是王牌特工,微微一笑,想好了对策。其实,刚才林湘那一段足有两分钟咄咄逼人的滔滔不绝,给了他喘息的机会,当他拿到照片的时候,确实吃惊不已,要想回避他和沈智豪不认识这个事实,几乎不可能,在中央情报局特务机构里,隐瞒既成事实很难做到的,他们可以进一步搜集材料,甚至可以使用电传直接向毛人凤询问。

只是他有个担忧,就是在仁川收复仪式大会上,与沈智豪的见面,会不会被林湘的CIC跟踪队抓到证据。


按照林湘所说,沈智豪早就被跟踪的话,那么那一次,他们一定有照片留下,尽管龚剑诚当时并没有与沈智豪说什么,可是,两人后来不约而同去了江北……,这就显得极不正常。

他必须当机立断,否则不用安德斯亲自过问,就是这个恶毒的女魔鬼林湘,也会撕下他的面具。


“林少校,我听威洛比少将说,你曾经在中国战区工作过几年,应该知道军统是一个多么庞大的体系,我不知道CIA的前身,战略情报局有多少雇员,但是我要告诉你,中国的军统戴笠先生的部下,有三十万之众。

军统机关控制着水警、全国税务警察和交通警察,加上全世界范围的特工,你非要找出我与“黑狼”特工的关系,未免太过分了吧。我刚才说过,确实对尹泽有点印象,但是如果非要搞出个莫须有的罪名,要我与这个该死的北方间谍有关系的话,那么请便吧!”


龚剑诚越说越激动,开始愤怒起来,然后取出配枪,放到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