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四

sipingtai 收藏 6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宋怀仁现在紧盯着两队人马的行动情况,并且时刻注意着一切微小的变化。宋怀仁知道,现在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能稍有一点疏漏。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酿成大祸。为了这回的行动,宋怀仁调集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所以整个态势一览无疑。这给他对于时局的分析判断,带来了方便和快捷。

司马烁此时已经发现了对手的到来,但是只看到了劳斯,以及大部分人马,那个殷梓郴却不在其中,这让司马烁感到费解和不安。司马烁马上将此事向宋怀仁和徐英杰通报,并且下令,全体人员迅速有序的撤退。

劳斯带人全力向被袭击地点扑击,但是等待他的是满目疮痍。同时他也发现对手突然失去了踪影,整个JND国又恢复平静了。这让他不能理解,对手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他马上求见约翰.斯米尔克,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约翰.斯米尔克此时也感到奇怪,刚刚还闹的乌烟瘴气的袭击者,怎么就突然失踪了呢?劳斯不管这些,他想起来之前殷梓郴的话,这说明殷梓郴,肯定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没有说破罢了。

他马上将这里的情况,通报给殷梓郴。而殷梓郴知道情况后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因为这都在自己预料当中。其实殷梓郴在那一个小时里就已经想到了,只要是自己方面动作,对手必然会马上淡出。而这实际上是对手引诱自己出现的一种方式罢了,而己方实际上这是上了对手的当了。对手现在要是不想当瞎子,必然会想方设法的引诱和逼迫自己这方现身,只要自己这方出现,想要再次隐身,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原来费心费力作的一切都白费了,现在等于双方又回到原来的起跑线上了。如果不出所料对手还会有一连串的动作,而自己方面却不知道他们下手的方向。

徐英杰得到通报后二十个小时,开始在YD国行动。顿时将这里搅的天翻地覆,那些平日里借助于外来势力,到处叫嚷着独立的家伙们,此时就恨爹妈少给自己了两条腿。而自己豢养的那些准军事组织,根本就不堪一击。刚一接触就土崩瓦解了。徐英杰的话说,不留活口,一个不留。这些家伙那个身上都浸透了国人的鲜血,为了一己私利勾结外敌,对国家进行骚扰,对民众进行残酷的侵害。对待这些人没有必要怜悯,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也让那些欲至国家民族利益而不顾的家伙,胆寒!所以见到这些杂碎根本就不留活口,只是一瞬间就将他们完全剿灭了。而这时的YD国增援的军队,还在路上缓缓的晃悠呢。徐英杰看到事情已经差不多了,问道:“那个满世界捣乱的老家伙干掉了?”

姚新民苦笑着说:“很遗憾,那个老家伙并没有在这里,而是去了他的行宫了。叫这老家伙,无意中逃脱了。”姚新民指着地图继续说:“行宫的位置在这里,如果走公路绕行大概两百公里,如果翻山直接过去,直线距离也就是不到五十公里,不过翻山恐怕不是很好走,但是这里要隐蔽的多,行动起来也有突然性。”

徐英杰笑着说:“呵呵……狡兔三窟呀,行,就让他多活会。马上命令翻山向这里进发。”

当YD国军队到达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一片瓦砾,看到的是横七竖八血淋淋的尸体,看到的是燃烧产生的黑烟。这一幕让这些平常自以为是的YD国军官们,浑身发冷汗毛倒竖,他们现在从内心开始发抖。YD国国政府为此大为恼怒,但是根本没有办法。因为到现在为止并不知道这是谁做的,也不知道袭击者的去向。他们隐约的感觉了事态的严重性,也隐约的感觉到这事肯定与Z国有关。不过他们没有证据直接指责Z国,就算是有证据证明这是Z国干的,也没有力量对Z国针锋相对的实施报复。现在他们想的就是,如何对这些袭击者有针对性的打击。为此愤怒的YD国政府特地派遣了他们的特种部队,前去寻找并且消灭这些袭击者。而YD国政府的这一决定,马上就被通报到了宋怀仁那里。宋怀仁又马上将这一情况,告知了徐英杰,并且要求他们密切注意YD国军队的动向。

徐英杰接到通报后,只是微微一笑不屑的说:“就YD国的那些杂耍军队,也想来凑热闹,看来也是死催的。”

姚新民笑着说:“也别看不起这些没屁眼的臭虫,这些家伙终归是在本土作战,总的来说他们比我们更具优势。咱们还是注意点的好,别到时候小河沟里翻船。”

徐英杰笑着说:“你说的没错!咱们还是马上袭击下一个目标,这回我估计那些YD国军队前来增援的速度一定快。咱们就给他们来个一锅烩,将他们的胆子一次性吓破。”

要说那个分裂势力的头子,命还真大。徐英杰他们袭击自己的总部的时候,他正好刚到这里的分部,其实这里与其说是分部,实际上还不如说是自己的行宫更为合适。作为佛教的长老,本是不可以接近女色的。可是这个老混蛋,居然毫不知道羞耻的,在此建立了自己的后宫,他在这里养着几十个女人。今天他感到有对女人的需求了,所以从总部来到了这里,也是这种需要暂时挽救了他的性命。当他得知自己的总部遭到袭击,并且在袭击中无人能够幸免的时候。他顿时抖做一团,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自己长期跟Z国政府作对,看来Z国政府这次是真的被自己激怒了,现在估计就算向政府投降的机会都没有了。想到这里这个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家伙,只剩下万般的悔恨浑身的颤栗了。这让人很不明白了,既然被称作为神,怎么就没有一丁丁点神的能力呢?要是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的神,就不应该有此一劫了。看来他还是个普通的人,甚至智力水平还不如普通人高呢。

这时他身边的大管家将他从木呆的情绪中唤醒,问他目前该怎么办?现在他的心里已经大乱,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在这里肯定不是安全的场所,一旦袭击者到来,必将是一场残酷的血洗。总部那里守卫的武装,虽说不是正规的武装,但是也有好几百人,武器也不能说不先进,人也经过严酷的训练。但是这些人跟袭击者对阵,根本就没有一战的资本,半个小时不到就土崩瓦解被彻底打掉了。现在自己这里也就是百十人,能够拿枪战斗的,不足五十人。虽说这些人都是最棒的,但是有没有能力使自己安全脱险却不是一个定数。

看到主人发呆,管家建议说:“袭击已经过去了将近五个小时了,那些袭击者不会不知道咱们在这里,这里实在是不安全,咱们一方面马上通知YD政府,让他们派军队前来保护我们,另一方面,先暂时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藏起来。等到YD国的增援部队到达的时候再说。只要是有了军队的保护,我们就不用怕什么了。”

管家的一席话,将分裂势力头子点醒,他急急的说:“那就快些走,赶紧多带上一些值钱的东西,这地方不宜久留,不宜久留,马上走!”

管家问:“这里的几十个妇女还带走吗?”管家得到的回答是,这些女人影响行进速度,一个不带。

十分钟之后,百十来人的队伍,开始向山中逃窜。又过了十多分钟徐英杰带着人马来到了,结果没有花费任何力气就将这里占领了。经过搜索,姚新民表情沮丧的来报说:“所有的地方都搜过了,除了几十个妇女之外,其他人于十分钟之前已经逃跑了。具体向什么方向逃跑的,就不清楚了。这些女人怎么处理?”

徐英杰笑着说:“这个老王八蛋!怎么还养娘们,这不是违反教规吗?算了,将这些女人找个舒适一点的地方,暂时关押起来,以免她们乱跑走漏风声,但是记住要善待她们,她们是无辜的。”徐英杰接着在地图上指点了一下说:“你马上带人到这里设伏,多带单兵火箭和单兵防空导弹。我估计YD国军队的增援马上就要到了,我观察了一下,这里是最为理想的机降地点。另外找点那些教徒的服装穿上,别到时候那些个YD国士兵傻乎乎的跑到行宫的上面,跳下来,到时候一看不是他们要保护的对象,就麻烦了。”

姚新民看了一下地图后笑着说:“好!这下够这些杂耍兵们受的了。咱们是不是弄两架完好的,这样咱们机动起来要快速的多。”

徐英杰笑着说:“我不反对,但是你小子记住,不要冒险,更不要拿士兵的生命冒险。如果没有机会就全部干掉。”

姚新民笑着说:“您就放心吧,我给直升机设圈套是一绝,前一阵子训练的时候,我们特地准备了一整套生俘直升机的方案,这回该用上了。”说完姚新民转身出去布置去了。

这回接到求救电话后的YD国政府,马上派遣一百多特种兵,前来救驾。这些特种兵还是真不含糊,马上搭乘直升机快速赶来。对于这一带这些特种兵还是比较熟悉的,适合机降场的地点并不多,能够适合多架直升机降落的场地,就有一处。现在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怎么样,现在也一时联系不上要保护的对象,看来得到了再说了。

却说姚新民带人刚埋伏好,几架直升机就呼啸着来了。这些直升机并没有直接降落,而是在上空不停的盘旋着。其中的一架直升机还呼啸着,向行宫方向飞去。姚新民明白,这是直升机在查看着自己选择的机降场地,看看有没有埋伏,另外他们想看看,那些将要被保护的对象,是否安全。实际上还真是这样,直升机在高空盘旋之时,也在用各种探测设备,对地面进行着一系列的勘测。主要目的就是要观察一下,看看地面上有没有生命的迹象。这有红外线探测,也有其他的探测方式。只要是发现有生命存在的迹象,就说明即将场地四周可能存在埋伏,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先实施对地攻击,然后再降落。而这回也该YD国特种兵倒霉,他们碰到了专职于此的家伙了。由于姚新民在做针对性训练的时候,特别在为机降的直升机设置陷阱上面,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从人员的隐蔽,到防止各种空中探测手段,都进行了一番研究,并且对于这些不利因素都加以了解决,当将这些手段用于训练时,效果出奇的好。所以现在盘旋的直升机根本找不到他们,不过这些YD国特种兵,还是对这些先进的探测设备深信不疑。他们认为,有这些设备的存在就不怕机降场地有埋伏存在。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现代化仪器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可靠。当直升机盘旋了一阵子之后,机上设备并没有显示地面有生命存在的迹象时,使得YD国军队认为并没有埋伏存在,另外行宫也都是一些他们要拯救的人的打扮,这使得他们人为可以安全降落了,从而这几架直升机开始降落。

机降场地距离行宫不是很远,大致有两三公里左右。此时徐英杰穿着一身可笑的,露着半边身体的红了吧唧的袍子。笑呵呵的站在行宫的制高点,看着那些直升机缓缓的降落。螺旋桨那巨大的破空声,震的人两耳生疼。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天色逐渐昏暗了下来,看远处依然是模糊不清了。这时一架直升机已经落地,剩余的几架也在缓缓接近地面,其中有一架仍然在天空小范围的盘旋。徐英杰知道那是一架用于警戒的直升机,同时徐英杰还知道,这架直升机将是最先倒霉的那架。当降落的直升机全部降落地面时,突然三道烈焰腾空而起,朝着那架低速盘旋的直升机冲去。猝不及防的直升机瞬间中弹,并且在天空爆出了一个漂亮的火球。几乎是同时枪声四起,已经落地以及将要落地的直升机,瞬间被弹雨包围,其中的一架直升机,反映比较快,迅速爬升准备脱离,但是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步,一枚火箭弹穿透机身,在其内部爆炸。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力将其斜着推向地面,而下面已经落地的直升机,瞬时遭到殃及。被斜砸下来的直升机砸扁,原本已经降落停稳的直升机,飞行员几乎在同一时间,被飞来的子弹击毙。YD特种兵顿时乱作一团,并且死伤惨重。此时只狠爹妈少给了两条腿,他们哭喊惨叫着,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瞎撞,根本就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心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放下武器跪地举手投降的命令。一时间这些被打蒙了的YD兵,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武器远远的扔掉,跪倒地上举手投降。全部用时不到二十分钟。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徐英杰从高处下来,笑嘻嘻的说道:“这些神油兵,怎么这么不禁打,还没有怎么样呢,就他妈的全撂了。”

旁边的手下笑着说:“他妈的!估计今天这些狗日的没有抹神油,不然不会这么不禁打的。”

徐英杰笑着说:“很有可能,一会那些战俘押过来的时候,你小子去看看,到底今天抹神油了没有。”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那些一个个沮丧的YD兵,像被窜了串的小鸡子,被押了过来,姚新民笑嘻嘻的跑过来报告说:“报告!来敌一共一百一十人,死亡六十三人,伤二十人。其余一个没有跑掉全部被俘。击毁直升机三架,击伤一架,缴获状况完好的直升机两架。我们自己没有阵亡,只有一人受伤,请您清点。”

徐英杰看了一眼说:“先押下去,等会再审问。姚新民今天你是头功,祝贺你。那个受伤的弟兄是怎么受的伤,伤势严重么?”

姚新民笑着说:“不算严重,这小子冲击的时候,没有注意正在燃烧的飞机突然爆炸,一块飞溅的碎片给这小子胳膊上豁开了一条三寸长的口子,还好没有伤到筋骨,伤口也不深。现在已经给他缝合包扎了。”

徐英杰摇摇头说:“他妈的!这些混蛋小子,怎么这么不注意,是不是想挨罚了,告诉他们谁再这样不注意,就他妈的趁早滚蛋。省得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姚新民笑着说:“是得罚这些混蛋了,一说冲击,这些家伙就他妈的像疯子一样,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怎么样。还好这些YD兵老实,举手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要是赶上那些像RB兵一样的家伙,拉个手雷什么的就他娘的损失大了。”

徐英杰无奈的笑着说:“勇猛顽强没有错,但是还有机智呢。这就是咱们平时训练落下的毛病,得马上纠正。要是为此送了小命,就太不值了。对了,你们对这些俘虏搜身了吗?”

姚新民先是一愣然后呐呐的说:“这倒是没有,怎么?还要对俘虏搜身呀,这行吗?”

徐英杰一乐说:“你小子太实诚了,你以为这些家伙都是善男信女呢。这些可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家伙,都有相当的身手。就算是徒手他们还想蹦达呢,要是身上藏着什么家伙,到时候倒霉的是咱们自己。咱们在外面,很多时候是无法顾及那么多的。因为咱们面对的是险恶的环境,没有支援没有接应,一切全凭咱们自己。没有外援,没有后方,所以咱们得对一切重新定位。”

姚新民点点头惭愧的说:“您说的对!我现在就命令对这些家伙搜身。”

徐英杰说:“搜完身之后,将他们换个地方关押,我估计那些经验丰富的家伙,就算身上有家伙,也都藏起来了。另外注意他们的口腔,他们有时候将钢丝锯一类的小东西别在牙齿上,那样很难发现。”

姚新民听完马上转身安排去了,徐英杰则坐到椅子上。看着那些地图,这时徐英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忙命令手下,一部分人换上YD军队的服装,并且在四周安排警戒。不过当穿衣服的时候,那些手下表现的极其不情愿。徐英杰知道这是因为YD兵的衣服味道极其差劲,甚至是让人难以忍受,但是还是逼迫这些家伙换上了YD军队的军服。因为徐英杰知道,那个分裂势力的头子,要是看到不是YD军队在守卫,肯定不会回来。那样自己还得找他们,那样是非常麻烦的。所以换上YD军对的服装,就是为了吸引这些家伙放心返回的。

这时姚新民进来了,他对徐英杰说到:“您说的还真准确,这些家伙身上还真就藏着家伙呢。有些机灵点的家伙,真就把家伙藏在了关押他们的地方,哈哈……让这些家伙脱裤子,他们的指挥官居然还他妈的抗议呢。”

徐英杰笑着说:“哪个抗议的家伙呢?”

姚新民笑着说:“在外面侯着呢,叫他进来吗?”

徐英杰嘿嘿坏笑着说:“叫他进来吧?我有话问他。”

姚新民随即吼到:“带进来!”

这时只见一个手下押着一个浑身光溜溜的家伙进来了,那个家伙一手捂着下身,一手举手敬礼,身体由于手在遮挡羞处的缘故,显得歪歪斜斜的甚是滑稽。礼毕这个家伙就叽里咕噜的开讲,并且是那种极其暴怒的叫嚷。徐英杰强忍着想要大笑的冲动,将脸部表情弄的很是严肃。这时已经忍不住了的姚新民,忙跑了出去。徐英杰皱着眉头心说,这他妈的小子,怎么这么不禁逗。至于吗?这时那个光溜溜的家伙已经把说辞朗诵完了,正直勾勾的看着徐英杰呢。

徐英杰看了这个家伙一眼,向旁边的手下问道:“这小子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没有听懂。”

那个手下摊开两手无奈的说:“他说的应该是YD语的一个分支土语,我他娘的也听不懂狗日的再说什么。”

徐英杰皱了皱眉头不满的说道:“问问这小子会不会其它容易听懂的语种,要是不会说,叫狗日的滚蛋。别在我跟前弄点子鸟语,让人云里雾里的。”

那个手下忙用纯正的YD语将徐英杰的话复述了一边,那个光溜溜的家伙,忙一个立正,接着一口纯正的YD语,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那个手下翻译说:“他说他是YD特种兵大队,第一小队少校小队长范夫里特,他抗议我们这种虐待羞辱战俘的行为。他要我们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还说,士可杀,不可辱。”

徐英杰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大吼道:“来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