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三

sipingtai 收藏 4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三 宋怀仁终于从木衲的回忆状态下中清醒了过来,现在他需要马上将这一切,告知徐英杰和司马烁,让他们对此有所准备。现在的问题是极其严重,这伙人的出现,弄不好对于特别行动处是个严重的威胁。必须想办法,将这伙人彻底清除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徐英杰处理完前面训练的事情回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宋怀仁终于从木衲的回忆状态下中清醒了过来,现在他需要马上将这一切,告知徐英杰和司马烁,让他们对此有所准备。现在的问题是极其严重,这伙人的出现,弄不好对于特别行动处是个严重的威胁。必须想办法,将这伙人彻底清除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徐英杰处理完前面训练的事情回来,已经很晚了,看到宋怀仁严峻的脸色,就知道肯定碰到什么大麻烦了。同时也隐隐的感到,这与司马烁传回来的影像资料有关。能让宋怀仁都出现这种表情的事情,肯定属于极其严重的事情。所以徐英杰忙坐到宋怀仁对面,看看他能说些什么。


宋怀仁看了一眼坐到对面徐英杰说:“这次抵近侦察回来的影像资料,非常重要。这份资料揭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也是关系到今后我们行动成败的大问题。另外我们的这次侦察活动,很可能已经被他们知晓。并且迫使这些对手,将其行动计划重新修改或者是重新拟定。”


这时徐英杰插嘴到:“那又怎么样,我们每回面临的不都是复杂多变的局面吗。难道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


宋怀仁说:“这事确实是不一样了,前者我们对付潘逸,就已经很费脑筋了,对付这个人恐怕更加不容易。再说他现在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我相信这群人的能力,并不会比我们低多少。只是他们没有我们这样的经验罢了,所以应该重视起来。明天司马烁回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我们怎么应付。我今天感觉累了,我得休息一下,也趁此机会好好的回忆思考一下这些人。”


徐英杰一听乐了,心说,这个老家伙,今天是怎么了?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吗?好吗!他还累了,真是的!想到这里徐英杰说:“那就这样吧!回头明天司马烁回来咱们再说。您正好也好好回忆一下,别遗漏了什么细节。”


司马烁等人下了飞机,就直接搭乘汽车直奔特别行动处总部。当他进入总部的时候,徐英杰和宋怀仁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看到宋怀仁严峻的表情,司马烁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司马烁没有顾的上洗漱,直接就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英杰说:“我现在也不清楚,你问老先生吧!”


司马烁将疑惑的目光转向宋怀仁,宋怀仁看了司马烁一眼,清了清嗓子说:“事情是这样的,你发回来的图像资料中,不是有个面目阴森可怖的老者吗。这个人和他的手下,将来一定是我们的头号大敌。也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最为机手的对手,现在这个人的情况怎么样我不敢肯定,但是这个人的原来却是极为恐怖的,他们的能力决不会在我们之下,所以我们必须有所准备,现在就是要说说这个人。”


司马烁说:“不会吧?有这么严重么?千万别弄点耸人听闻的东西出来,那个老家伙已经够让人起鸡皮疙瘩了,要是再来出别的什么还得了。”


徐英杰笑着说:“你别打岔,听听宋老怎么说。不过这个人从影像资料上看,确实够邪行。”


宋怀仁开始向两人讲述有关殷梓郴的事情,两人听完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让两人感到心惊,也让俩人感到事态的紧迫。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殷梓郴原来是徐英杰的师叔,和徐英杰的师傅龙隐同出自一个师门,不过两人学的却是截然不同的,龙隐学的是至阳功夫,而殷梓郴则是学的至阴的功夫。不过龙隐先一步学成下山,而殷梓郴则是一年后才下山闯荡。当时正好赶上内战爆发,局势混乱。这也造成了俩人从此分道扬镳各侍其主,这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也是特别行动处最早对付的人马之一,而当年特别行动处,曾经很多次栽在他的手里。这个人阴险狡诈,又有着超强的功力。所以很难对付,当初能够治住他的只有龙隐一个人。现在那些参加训练的东方人,肯定都是殷梓郴先期训练的。而再经过劳斯的现代军事技能训练,其战斗力不可小视。宋怀仁最后说,这个殷梓郴当初是被龙隐干掉了。当时我们都亲眼目睹了的,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呢?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司马烁说:“是不是您弄错了?或者说是张冠李戴了,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再说那个人怎么看,怎么像五十来岁的人,要是你说的这样的话,现在最少得有八十多岁了。”


徐英杰说:“所以这才是个迷呢,现在咱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有这么个人物了,那么咱们就应该注意了。关键这些家伙肯定是冲着咱们来的,要是稍微不留神,很可能被其所乘,那样咱们就被动了。”


宋怀仁说:“这个殷梓郴实际年龄确实得有八十多岁了,只是面相上给人感觉没有那么大罢了,到底是问麽回事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英杰,你师傅当初教授你武功的时候,给你说过那种至阴的功夫吗?”


徐英杰想了想,摇摇头说:“没有!从来没有说过,只是我师傅的功夫一点没有保留的传授给我了。不过对付这种至阴的功夫我是没有把握。不过现在不是冷兵器时代,大家用的都是现代的武器化装备,实质上双方角逐的是双方的智慧,双方角斗的是勇气。”。。。。。。


要说殷梓郴现在明白,自己现在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起码现在特别行动处有人知道自己,看来现在既然浮出水面。现在从装备上并不比他们差,但是人员的战斗素养上,却不在一个等级上,自己这边的人员,没有实际的作战经验,特别是对现代这种枪炮相向的战争,除了自己其他人谁也没有经历过。而对手却各个都是战场上的老油条,别看现在训练时各个有模有样的,但是训练总归与实战有着相当大的差别,每回殷梓郴想到这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萧条感,虽然一定会有劳斯一类的人在参与,但是那是两种不同的文化信仰人,这是很难调和的。这些人要是能够战胜对手,就不会找到我们了,没办法那就任其自然吧。俗话说的好,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随缘吧。


劳斯现在是极端的佩服殷梓郴,甚至是到了崇拜的地步。只不过还有挨于面子罢了,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尽量找机会与殷梓郴搭话。而殷梓郴也碍于目前有求于人的层面,也就有一搭无一搭对付着,不过这次无论是劳斯还是殷梓郴,对于重新拟定行动计划却是出奇的一致,这让约翰.斯米尔克感到一丝安慰。他知道,如果俩人没有办法调和,那么整个计划基本上就有一半失败了。只有俩人能够精诚团结,才有可能完成计划。


劳斯根据对手的情况,重新拟定了一整套计划。并且非常虚心的找殷梓郴商量,请他给于指点。而殷梓郴也毫不客气的予以分析,并且指出其中的问题,现在他们等于已经万事俱备,随时可以按计划行动了。但是约翰.斯米尔克并不同意马上行动,他觉得现在行动不利因素要大很多。现在既然已经泄露了秘密,那就索性做个迷魂阵。让对手不知所云,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站得先机。所以约翰.斯米尔克要求两人,想办法将自己的行迹涂抹干净。然后隐伏一段时间然后在突然出现。殷梓郴告诉约翰.斯米尔克,要想将踪迹涂抹掉,最好的方法,就是来回的大范围扯动,踪迹凌乱了,也就是涂抹干净了。约翰.斯米尔克对此表示同意,所以劳斯和殷梓郴马上带领人马,进行大规模扯动。


由于事先做了布置,劳斯和殷梓郴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特别行动处的监视之下。可是劳斯、殷梓郴突然的大范围运动,使得这种监视变的异常艰难起来,最后彻底失去了这些人的踪迹。这让徐英杰等人感到困惑,也感到无奈。


宋怀仁说:“我感觉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隐藏踪迹。从而使自己淡出我们的视线,这样才有可能进行他们的下一步计划,这样也能继续保持他们的神秘性。”


徐英杰点点头但是并没有说话,司马烁看了一下地图说:“应该是这样的,他们一旦淡出我们的视线,这就表示我们变成了瞎子。而他们则是变的自如起来,他们可以随意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出击点。而反观我们自己则变的被动了起来,防范起来则是漏洞百出。我觉得我们应该寻求出击,与其被动挨打,不如我们主动出击,这样一来反而让他们来防范我们,从而把这种不利转嫁给他们。”


徐英杰点点头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案,进攻在某种情况下是最好的防守。不过有一点我们得注意,做的一定要狠才行,他们不疼就不会放手寻找我们。他们不动,那么我们的出击方案就是一场空。那样反而有可能被对手所乘。”


宋怀仁点点头说:“有道理,那马上开始制定方案。既然他们欲对咱们不利,那么咱们就给他们来个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任之身,将他们在他们的地盘上打掉。”


现在看似平静,但是双方都在磨刀霍霍,随时准备给对手致命的一击。所以双方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手。其实这么说也有问题,现在实际上在明处的是特别行动处,而劳斯殷梓郴的人马则是在暗处。这就等于瞎子面对敌手一样,你那里都得进行防范,但是你那里都防不了。因为你不知道敌手在那里出现,也不知道敌手什么时候出现。所以现在徐英杰等人决定,来一个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样一来逼迫对手跳出来与之决斗。这样一来瞎子就不瞎了,也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与之对垒了。


却说劳斯与殷梓郴带着人马,到处溜达。将本来清晰的身形,搞的逐渐模糊起来。最后则是完全淡出对手的视线之外,也使得自己处于最佳的进攻位置。这使得约翰.斯米尔克非常满意,虽说约翰.斯米尔克不是一个好的军事专家,甚至可以说对军事上的事物晕头转向无所是从。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可恶的政客,也不妨碍他做个狡诈的阴谋制造者。制造阴谋是他的专长,这倒是与军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明白暗地里下黑手,要比明面上下手容易的多,成功的概率也要大的多。


劳斯与殷梓郴现在做着出击前的准备,大量的装备已经到达,现在两人在选择具体的攻击方向。


现在特别行动处已经准备完毕,并且由徐英杰和司马烁带队,悄然向预定目标进发。虽说劳斯殷梓郴现在行迹模糊,但是并不是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只是不能够完全确认其准确动向而已。现在需要的就是要先敌发动,将其部署完全打乱,使其首尾不能相顾。


这回行动分为两部分,一部分首先秘密前往JND国,消灭那些躲藏在那里的,从国内出逃的那些人渣。另一部分则是前去做掉,现在YD躲藏的分裂组织。而宋怀仁则是带领一部分人在国内坐镇。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完成之后,马上两股合为一股,寻机打掉劳斯与殷梓郴的人马。事情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复杂多变的,这需要高度的协调性。


此时正在做着最后准备的劳斯和殷梓郴,并没有发现对手已经先于自己开始动作。而已经到达JND的司马烁,率先发难,迅速开始清理那些人渣。一时间JND国血雨腥风,到处弥漫着恐怖的气氛。由于事先已经查清了,那些人渣的躲藏地。所以做起来相当顺手,也相当的快捷。仅两天时间,就有三十多个重要的家伙死于非命,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人渣高价雇佣的保镖。这让一直与Z国为敌的JND国极为震怒,但是他们派出的安全部队,根本就不起作用。根本就抓不到杀手的踪影,原本一些侥幸逃过一劫的人渣,很多都躲到了防卫森严的安全部队驻地。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了,但是这样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安宁。这些杀手居然渗透到了安全部队内部,并且将那里面进行了一番血洗。并且炸掉了驻地的军火库,点燃了油库。驻地变成了血与火的炼狱了,做完这些这些杀手在增援到达之前,溜的无影无踪了。而增援部队到达之后,看到的只剩下残缘断壁和满地的尸体了。这一切让JND国政府相当震怒,他们知道这是Z国人干的,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对付这些疯狂的杀手,大部队无疑是拳头打苍蝇,这也是让那些官员们不知所措的地方。但是短时间内,又没有更好的更理想的办法面对,这时他们想到了BY专门用于对付Z国的部门。也就是约翰.斯米尔克,并且请他帮忙,看看有什么办法解决。约翰.斯米尔克面对这种情况,虽说不是束手无策,但是也不是那么手拿把攥。他知道,现在只有自己的那支秘密的力量可以用来对付了。


这时劳斯和殷梓郴也接到了约翰.斯米尔克的通报,劳斯与特别行动处打过不少次交道,大体上知道对手的做事手法和特征。根据来报判断,这些正是特别行动处一手制造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了,这让劳斯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必须有所动作,不然事情无法交代,但是一旦自己随之动作,那么前面精心准备的计划,将被完全打乱。他马上与殷梓郴商量,看看怎么办。殷梓郴听完劳斯的讲解后,并没有马上表态。本就阴森的面部表情,显得更加阴森可怖了。他让劳斯先做前往JND国的准备,自己再好好想想。


劳斯出去后殷梓郴,告诉外面的守卫,无论是谁,在一小时之内都不允许打扰自己,这也包括劳斯。说完将门反锁后,盘腿坐在了床上,瞬间进入了忘我的境地。


司马烁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接近尾声。该死的杂碎已经被处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小鱼小虾们,已经不值得让自己耗费力气了。但是自己真正的对手还没有出现,这才是让司马烁心焦的。现在司马烁已经对袭击现场附近的机场布控,只要是对手一出现,自己马上撤离,去实施下一步计划,但是对手还是没有出现。看来自己必须大作一下了,不然激怒不了对手。所以司马烁马上下令,进行大规模袭击。


徐英杰此时也在焦急的等待着司马烁那里的消息,因为司马烁那里没有将对手刺激出来,自己这边动作就没有意义了。那样起不了作用,反而容易将事情弄的不可收拾。所以急归急,但是还得等待那边的消息。


司马烁那里,大规模袭击开始了。到处在爆炸,到处在燃烧。一时间平静的街巷变成了战场,JND安全部队东挡西追到处灭火,到处追击这些袭击分子,可是每每扑空无功而返。这让JND国政府大怒,他们质问约翰.斯米尔克为什么还不行动。约翰.斯米尔克无奈之下,只得命令劳斯快速开进JND国。殷梓郴刚刚打坐完毕,劳斯就来了,他告诉殷梓郴说:“现在情况紧急,咱们得马上前去JND国,协助清剿那些Z国特别行动处的家伙们。”


殷梓郴面无表情的说:“你认为这些家伙还在JND么?他们这些家伙可是长着两条腿的。”


劳斯无奈的说:“我还能不知道他们有两条腿,更知道这些家伙长着一副好的头脑。但是这是BY总部的命令。我们无权更改,更加无权不执行。”


殷梓郴点点头说:“这是实情,我知道命令必须执行。我觉得你我有必要分一下工,这次你带大队去JND,我带一部分人隐蔽机动,这样做可以兼顾到其它的。”

劳斯想了想表示同意的说:“好吧!那就这样吧!你准备带多少人?”


殷梓郴说:“我不用很多人,只要十四五个也就行了,另外给我留几个在行的教官,我有用。”


劳斯说:“行!就这样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