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六章 回颖暗笑:名门闺秀不假,七步之才就有假了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回颖惊魂不定,回头一看,抱她的是她的两个小丫环。快性丫环神色惶恐地说:“小姐,救国军集合啦,这点子利不利斯集合啦。” 回颖一愣,回复了端庄外表。她问:“这有什么可怕的?”快性丫环说:“救国军让全村人都跟着集合。”腼腆丫环也说:“连女的也得去。”回颖感到莫名其妙:“这也值得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回颖惊魂不定,回头一看,抱她的是她的两个小丫环。快性丫环神色惶恐地说:“小姐,救国军集合啦,这点子利不利斯集合啦。” 回颖一愣,回复了端庄外表。她问:“这有什么可怕的?”快性丫环说:“救国军让全村人都跟着集合。”腼腆丫环也说:“连女的也得去。”回颖感到莫名其妙:“这也值得你们吓成这样?”快性丫环带着哭腔说:“救国军就要大开杀戒了。小姐,这点子利不利斯就要大开杀戒了。”


回颖摇着头说:“不会吧?刚才我还说得他们哑口无言呢。” 快性丫环一拍手:“这就对啦。小姐啊,祸就是你惹的。这点子利不利斯恼羞成怒啦。”回颖说:“刚才他们还说要开村民大会,当众认错呢。”快性丫环快言快语:“你听他们的啊?小姐啊。他们开着枪打进来,闹得狼烟地动,鸡飞狗跳墙,他们还不抢钱,抢女人?他们傻呀?小姐,你不上他们眼面前晃悠,他们还不急呢。我的小姐啊,日本子在捷地杀人的时候,就说,请你去喝酒。喝酒?到那里就都用机枪突突了。”


回颖吓得把花瓶也扔了:“不至于吧。刚才那两个救国军头头说话答理的,挺要脸要面啊。”快性丫环总有理:“阿訇要主刀的时候,先得对小鸭子大牛念段儿好听的经文。”腼腆丫环安慰回颖:“小姐,你甭怕。你身价高贵,又好看,又识文断字,他们兴许会留你一命,纳你当压寨夫人。”回颖更害怕了:“我求你们别说了。”快性丫环还在说:“宋江不就纳了扈三娘当夫人吗?”腼腆丫环说:“是武二郎纳了扈三娘,宋江哪会爱惜夫人?宋江光会怒杀阎婆惜。”


回颖也吓哭了:“我求你们别说了。快跑吧。”三个姑娘泪流满面往外跑。慈振中迎面走来。回颖哭:“主啊,我脚发软,老想摔跟头。”快性丫环说:“小姐,我已经摔倒了。要不咱们爬着跑吧。”慈振中问:“你们这是怎么了?”回颖问快性丫环:“他老是咱家哪村儿哪屯儿的账房先生?”快性丫环说:“咱家各地的账房先生太多了,我也不认得他老。”回颖告诉慈振中:“先生,救国军就要大开杀戒啦。”慈振中不由失声大笑:“谁说的?”回颖说:“先生,我们回凤舞家族对不住你老,让你老跟着遭此劫难。为主的看照,让你老得‘舍西代’,上天堂。”快性丫环补充说:“救国军都是反脸无情的土匪。”


慈振中说:“三位姑娘别哭了……”忽然一声脆响,快性丫环吓得蹲下身去。快性丫环喊:“开枪啦,到末日年了。”响声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越来越密集。腼腆丫环也吓得坐到地上。回颖勉强扶着墙站着。快性丫环:“这群利不利斯开杀戒啦。”


慈振中说:“这是围着会场放鞭呢。救国军要当众认错。杀戒是要开的,不过杀的不是村民,要杀的是罪该处死的士兵。”回颖摘耳细听:“还真是放鞭。”她埋怨丫环:“都赖你,一惊一乍的,吓唬人。我早就说没事没事,你就是不听。”快性丫环不服气:“丘八们血祭之前总要放挂鞭驱驱邪的。他们就是要屠杀!”快性丫环不肯服输,瞪着美丽的大眼睛说瞎话,一口咬定救国军要杀人。腼腆丫环吓得心怦怦跳,她捅捅快性丫环:“别说啦。你别周瑜要饭穷嘟嘟(穷都督)啦。万一把他们说急了……”


慈振中说:“我慈振中向三位女士担保,救国军不会开杀戒。”快性丫环一下子站起来,趴在回颖肩头,说:“小姐,这位就是你老说的那个,‘心慈手软,讨饭没碗’的汉族人慈振中啊。”回颖气急了:“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喽。”回颖对慈振中说:“我们回去换身衣裳,立刻就去。”


谁也没注意到,崔祥明正在拐角处向一个亲信暗传旨意:“救国军是我立的。手下有人人有枪,老子就是草头王。听命于耘府,我也不在意。毕竟一个头磕在地上,又都是在家理儿()的,帮中的弟兄。可惜耘府吃错药了,对慈振中是二十四孝、五十三参。慈振中是哪来的块儿云彩?他凭嘛儿罩着我?买连瑾、杨赫烈跟慈振中都是共产党的,同烧一炷香的盟同志。老子是日本子的灵药——他姥姥的人单(仁丹)。老子今天命你办的事要是能成功,管教金耘府乖乖听话,慈振中威风扫地,买连瑾颜面无存。”亲信陪着笑脸儿说:“大哥瞧好吧,兄弟一定办妥。”


亲信刚走,郑松林就赶来了。郑松林问:“总指挥,你找我?”崔祥明说:“老郑,别太讲究那些俗套子。我也不跟你讲些个虚的飘的,我也不打算藏着掖着。我打算跟你换帖子,拜盟兄弟。你要是愿意,咱立刻撮土为香,从此后,有肉同吃,有难同当。你意下如何?”郑松林就信江湖义气,当即同意。俩人拜了盟兄弟。


救国军列队开进大广场。村民们延颈旁观。金耘府跌些着脸,质问违纪士兵:“你犯了什么错?”第一个士兵说:“俺,俺没抢钱。”金耘府沉着脸问:“你身上这身衣服哪来的?”崔祥明厉声说:“脱下来!”士兵赶紧往下脱,不料脱了件蓝的又露出件绿的,气得金耘府直摇头。村民们笑出声来。民团头目赶紧示意村民别笑,别惹祸。金耘府眼瞪得溜圆:“脱!”士兵脱了绿的,又露出件黑的,脱了黑的,又露出件黄的。村民们哄堂大笑。守事老人想拦住大家,他老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金耘府气坏了。回颖淡淡地看了村民们一眼。大家都止住了笑声。杨赫烈小声地对慈振中说:“回凤舞家族在穆民心中很有威望。回氏家族的一小黄毛丫头也能呼风唤雨。”慈振中点头。


崔祥明大骂:“现眼现出圈儿去。你小子的脸皮真是,皇后的婆婆——太后(厚)啊。”金耘府拿马鞭狠抽了一下违纪士兵,而后命令中队长撒纲举:“掌嘴!”撒纲举上来,给违纪战士劈头盖脸一顿耳光。村民瞪大眼睛想看明白是演戏还是真打。守事老人慌忙解劝。回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救国军战士们,想:“吴子星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