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六国的噩梦:大秦武安君白起(六)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2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5.破郢之战 比赛时间:公元前279年~公元前278年 比赛地点:楚国境内 楚军选手:楚倾襄王 楚军兵力:数十万 秦军选手:大良造白起,蜀守张若 秦军总兵力:7万 比赛意义:楚国的最后一次反扑,秦长平之战前最重要一战 比赛结果1:楚国人倒了十辈子霉了 比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5.破郢之战


比赛时间:公元前279年~公元前278年

比赛地点:楚国境内

楚军选手:楚倾襄王

楚军兵力:数十万

秦军选手:大良造白起,蜀守张若

秦军总兵力:7万

比赛意义:楚国的最后一次反扑,秦长平之战前最重要一战

比赛结果1:楚国人倒了十辈子霉了

比赛结果2:楚国西土尽丧,从此正式退出了强国俱乐部,



在白起出发之前,秦昭襄王曾问他要带多少兵去。


白起说,七万足矣。


昭襄王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七万,你开玩笑吧,楚带甲百万,你再厉害,没四五十万兵怎么拿得下来?


是啊,后来秦王嬴政时期,秦新秀将领李信以二十万人马主动出击,与楚军交战,结果连死七都尉,大败而还,最后没办法,秦王嬴政只好派出一代名将王翦率六十万大军攻楚,这才灭了楚国。白起现在说只要七万兵就足够了,岂不是痴人说梦?


可是白起还是那句话:七万足矣。


他的理由是:楚人之俗,轻剽颛急,战时勇于攻取而拙于守御,只需学昔日之伍子胥,选精取锐,长驱直入,数战则可破郢矣。


秦昭襄王真不知白起哪里来的自信,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白起,因为在这个人身上,实在拥有太多的奇迹了,再多一次,也不稀奇。




公元前279年,秦大良造白起来到上庸(在今湖北竹溪东南),接过司马错的指挥权,兵分两路,一路选取七万习惯在山水之间作战的精壮之士,由白起亲自率领,顺汉水而南下,直接出奇不意的深入楚国腹地,预备先夺楚陪都鄢之后再夺楚都郢;另一路由蜀守张若率领数万巴蜀之众,由四川出发,沿长江东下,配合主力部队,牵制楚国兵力,使楚军顾此失彼,首尾无法接应,同时夺取楚国西部地区。


这一招太变态了,以七万精兵深入数十万楚军团团包围的“绝死之地”,白起疯了吗?


白起当然没有疯,他脑袋清醒的很,对付楚国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能用蚕食那一招,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一把最锋利的小刀,不管不顾,直接插它心脏,这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当年伍子胥千里跃进、五战破郢,正式看准了这一点!


谁说伍子胥的成功不可复制,对于死神白起而言,没有什么不可能!


白起打起仗来是很疯的,他的七万精兵一点儿粮食不带,轻装前进,一路直接因粮于敌,掠取汉水流域丰饶的粮草补给军需,接着大搞政治攻势,用田宅、复除等种种优惠政策来诱惑楚人,楚人遂乐为秦军所用。如此,楚国的老百姓竟摇身一变成了秦军的运输大队——在别国的土地上作战居然能反客为主,劣势变优势,这仗打的真是太艺术了!


确实,战争这门艺术没有一点勇气与魄力是玩不转的,白起深入楚国腹地之后,又令秦军过河拆桥毁船,自断归路,示以必战。这惊世骇俗的一招立刻造成了楚国军民的强烈恐慌,楚军被秦军强大的必胜决死之势彻底压倒,再也无法阻止起有效的反击,节节败退。秦军长驱直入,迅速攻取汉水流域要地邓(今湖北襄樊北)及附近几座城池,直抵鄢都城下(今宜城东南)。


鄢是楚国的别都,历来鄢郢连称。它离楚都郢也就二百里地,是拱卫郢都的北大门,也是楚国的第二政治经济中心,此地 一旦失守,不但郢都危在旦夕,楚国军民的守土决心也将彻底崩溃。


所以,鄢都是绝对不容有失的,既然原先围歼秦军的战略意图已然宣告失败,楚倾襄王只好采取最保守的战法,命令汉水流域各战线所有楚军回援鄢都,不惜一切代价将秦军扼在此地,时间一长,秦军后援断绝,自当不战而退。


鄢都作为楚国第二大都市,其坚固可想而知,孙子曰攻城,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方有必胜之机。而今楚军数十万主力云集在此,就算白起真的是神仙,凭他那七万秦军,也绝无可能将其强攻而下。


有人说了,楚主力毕集于鄢,郢都一定防守薄弱,白起何不绕过去直接攻郢?


这句话很蠢,白起若是如此,楚军主力部队一定会出鄢城断秦军后路,前后夹击之下,秦军必有被围歼的危险。


如此便一个大难题摆在白起面前了,他必须在短时间内攻下数十万楚军严守的鄢都,否则拖延日久,秦士气一丧,楚再举兵反攻,身陷绝地的秦军只有败亡一途。






屈指算来,秦军在鄢都城下已经坐困十几天了,所有人都很着急,只有白起仍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每日里不是看书,就是吃饭睡觉,好像他不是来打仗,而是来旅游度假一般。


因为他明白,形势越是糟糕,自己就越要冷静,光着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白起的沉着就是焦虑的秦军最好的一个镇静剂,因为他们对自己战无不胜的主帅有着类似于神的崇拜,他们坚信这位神坻一定会带领他们走向最后的胜利。


这一天,白起还是没有下达任何命令,他优哉游哉的在营里转了一圈,便带着几个亲兵,去汉水游泳了。


汉江之畔,残阳如血,白起脱光了衣服,像条鱼一般跃入水中,挥臂逆击,于风吹浪打之中,闲庭信步。


他一面游进,一面仰望。楚地的天空这般辽阔,任人舒展。虽风浪叠起,他依然从容,掩抑不住一贯的自信与潇洒。在自信和潇洒中,他感觉自己就如那一天到晚游泳的鱼,融在无边的水天之中,宇宙万物归于一片汪洋,浮浮沉沉,飘飘洒洒,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


正这时,白起忽然奋力一击水,从江中腾空而起,带着如雨的水花,落在岸边的一块巨石上,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吾有计矣!”


是的,白起在汉水之中悟出了了一个残毒无比的毒计,那就是水攻!


第二天,白起秘密派出了一支几千人的部队在离鄢都西北约百里的蛮河武镇筑坝拦河,又自这条汉江支流东西向秘密修筑一条百里长渠。


渠修好了,江水也开始越涨越高,一切蓄势待发,就等着死神白起一声令下,宣判数十万楚人的死刑,而与此同时的鄢都,一切还在睡梦之中。


那是一个恬静而轻爽的清晨,楚国军民刚刚起床,忽听到城西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霎那间,地动山摇,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仿似地底传来的恶鬼惨号。从鄢都的城楼上看去,一道滚滚的白浪从天际奔腾而来,转眼已从城西灌了进来,大地一片汪洋。


在大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大水已经横贯了整个鄢都,再从城东北角溃出,奔流而去。


再一看,鄢都已经变成了一个苍茫水世界,数十万楚国军民就这么被滚滚洪魔瞬间拉入了无边地狱,鄢都城内,处处飘满了人畜的浮尸,时值夏日,尸体腐烂,臭气冲天,人们把那里称为臭池。


于是白起就这么坐着船轻松进入了鄢都,一个已经没有半个楚人的鬼蜮——但凡水性好一些的,也都游水逃走了。


“哼,尔等若是早日降秦,本帅又何需费心至此,该死!”白起看着满城的尸体,恨恨的想。


白起的心中,住着一个魔鬼,他的眼里只有胜利,没有慈悲,生命只是一场游戏,人总是要死的,或早或晚而已,为了帝国的荣耀,一切都是值得的,死一个人与死一百万个人没有区别。


顺便说一句,这条夺去了楚国数十万生命的“白起渠”,经过了数千年的风风雨雨,而今不但尚存,还在为当地的农业生产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历史总喜欢跟我们玩些黑色幽默。





鄢都告破,三十五万国人尽丧白起之手,消息传开,楚举国大震,痛失亲人的楚国百姓个个恨不得扒了白起的皮,吃了白起的肉!


但是白起是不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的,破鄢一役狂胜之后,白起并没有冒进,而是停下来休整部队,补充兵员和军资,同时将秦之罪人刑徒迁徙到所得楚地,充实后方,以此为进一步攻楚的基地。一切准备就绪后,次年,白起大军继续南下,攻陷了郢都北面最后一个桥头堡安陆,楚兵四散,白起的宝剑,已经搭在了楚倾襄王的颈项之上。


楚倾襄王再也没有撑下去的勇气了,他当了一个逃兵,抛弃郢都,将国都迁到楚东北的陈,是为“陈郢”。(即原来的陈国,今河南淮阳)


郢都,这个楚国第一大都市,这个当时中国最大的手工业中心,在一百多年前被吴国荼毒之后,这一次又落到了秦国人的手里。当年,是秦人帮楚人从吴人手中夺回了它,而今,秦人又将它收回去了,而且还变本加利息。但是这一次,白起不会再将这座苦难的城市拱手让人了,因为他不是伍子胥,秦昭襄王也不是吴王阖闾,已经吃进肚子里的肥肉,他们决不会吐出来。


白起获得郢都后,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分兵三路,第一路向西攻到了夷陵(今湖北宜昌东南);第二路向南攻到了洞庭、五绪乃止,第三路向东攻到了竞陵、安陵、西陵乃罢。短短数月时间,楚都周围数百里辽阔富庶的土地尽归秦有,秦昭襄王于是在这里设置南郡,其治所就是曾为楚都数百年的江南第一大都会——郢。


说一句,秦西路军所占领的夷陵乃是楚历代先王的陵寝所在,但既然现在它已成了大秦的领土,这个陵寝似乎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以,白起决定放一把大火,让这个楚国王权的象征在人间彻底蒸发。


然而,白起是宣太后与穰候魏冉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爱将,宣太后姐弟又本是楚国人,他们会不会不同意呢?


正在白起迟疑的时候,宣太后一纸命令下来,烧!


白起笑了,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女人,从前她能为了灭掉义渠而不惜与义渠王共度春宵,现在她就能为了帝国的前途而烧掉其先祖的陵墓,好一个心如磐石的铁娘子,佩服佩服!


于是白起一声令下,在夷陵放一把冲天大火,将楚先王的陵墓与宗庙烧了个干干净净!


一百多年前,伍子胥只是将楚平王的尸体挖出来鞭一鞭,就已经够让楚人痛心疾首了,现如今白起竟将楚国历代先王的陵墓一把火全给烧了,楚人之哀可想而知,一时间,楚举国大恸,所有士人素服举哀,痛不欲生——白起一通大水淹死35万楚国军民,又一把大火烧毁了楚国的王陵宗庙,此国仇家很,虽漫天溢海,不能容也!


所以,全体楚人在这一刻立下重誓——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所以,数十年后的楚人项羽,不惜身背千古骂名,在新安坑杀秦卒二十余万,还一把大火烧毁了秦国的阿房宫,想来,他是在为那死于白起之手的数十万楚国英灵,报仇雪恨吧!


而就在这一年,流亡在江南的楚国诗人屈原,眼见着郢都沦陷,山河破碎,祖先陵寝被焚,父老乡亲惨遭屠杀、颠沛流离之苦,自觉国家前途渺茫,不觉心如刀绞!


呜呼!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


呜呼!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


眼见国破家亡,屈原的理想也宣告破灭,生无所恋之下,他便在这一年的五月初五怀抱大石自沉汨罗江而死,涅磐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