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阿鲁纳恰尔邦的硝烟 略马东空降战3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9 1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size][/URL] 呼,呼,呼!一阵阵PLZ-45型155毫米榴弹炮炮弹摩擦空气所发出的特有的“呼呼”的声音伴随下,略马东公路上的印军据点犹如狂暴的大海上一叶轻舟一样被风雨摔打;18门155毫米自行榴弹炮以每分钟4发的射速向略马东公路北段的印军阵地砸去愤怒的炮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呼,呼,呼!一阵阵PLZ-45型155毫米榴弹炮炮弹摩擦空气所发出的特有的“呼呼”的声音伴随下,略马东公路上的印军据点犹如狂暴的大海上一叶轻舟一样被风雨摔打;18门155毫米自行榴弹炮以每分钟4发的射速向略马东公路北段的印军阵地砸去愤怒的炮弹。


两门59-1式130毫米加农炮也加入了炮击的行列之中,两架无人侦察机在印军阵地上空来回盘旋为炮兵引导目标同时校正弹着点,天空中一架架飞过的运八和运七运输机飞过了印军阵地直奔略马东而去,前一天还拼命射击的ZSU-23-2高射炮今天已经难见踪影,一个ZSU-23-2高射炮营的兵力仅仅在一天的战斗中就损失一半的作战兵器和人员。剩余的ZSU-23-2高射炮都伪装起来在解放军固定翼飞机飞走之后用于压制步兵和打击轻装甲目标。


155榴弹炮就如同长了眼睛一样,专炸印军的要害部位,迫击炮炮垒、M46型130加农炮阵地、前沿指挥所,两门59-1式130加农炮打起了徐进弹幕,同时100毫米迫击炮、82毫米迫击炮也以最高射速进行徐进弹幕掩护,两个连的伞兵借助炮兵和装甲车的掩护向印军阵地发起了第一轮进攻。天空中数架强-5M强击机出现在了视野之中;机翼下挂载着的火箭弹和航弹显得分外狰狞。


嗵嗵嗵嗵!地面上的ZSU-23-2高射炮再次怒吼起来,这些伪装起来的ZSU-23-2高射炮犹如一群讨厌的苍蝇一样哪有腥味就往哪里飞过去,强-5M强击机仍然勇敢的冲下去用机载的57毫米火箭弹狠狠的教训了地面上的印军高射炮,三架强-5M投弹完毕之后拉起返航,地面上印军的阵地上被火箭弹和机炮犁成了月球表面一样,但即便是这样印军仍然在顽强的防御着阵地。迈亚兰·森中校超强的指挥能力指挥着一个团又两个营坚强的钉死在略马东公路上。


两架FBC-1攻击机结伴而来,飞机高速掠过目标区上空同时飞行员按下了投弹按钮,四枚凝固汽油弹顺着飞机的飞行轨迹滑落下去,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司空见惯了,凝固汽油弹落地爆炸出一条长长的火线,火墙内的印军士兵即便没有被烧死也会被窒息死以及上千度的高温烘烤成干尸。听着印军士兵凄厉的叫声,满身是火的踉跄走出战壕没两步就扑倒在地上,大火逐渐吞噬着他的皮毛、衣服直至将其烧成灰烬。


三辆BMD-3伞降战斗车隆隆的碾过印军设置在公路上的铁丝网,猛的一加速BMD-3顺着印军修筑的上山公路边开炮边高速冲上去,在上面就是迈亚兰森中校的指挥部;同时更多的伞降战车冲过公路封锁线,30机炮猛烈的收割着在低地地段设防的印军士兵,很多印军士兵被30机炮干掉了脑袋或者胳膊,被炸中胸口那么前胸上就会被炸烂成一片血肉。


反坦克小组准备,保持镇静,保持镇静,都呆在战壕里别动。迈亚兰森中校头戴钢盔手持英萨斯自动步枪在山上的环形工事里给士兵打气,四组携带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无坐力反坦克火箭筒的反坦克小组前出到了战壕最前沿。两支L4A4轻机枪不断的朝跟随在伞兵战斗车后面的空降兵扫射以阻隔装甲车和步兵之间的联系。


嗵!轰!伴随着84毫米无坐力火炮的射击声过后,一辆BMD-3伞兵战斗车的履带轰然断裂,同时还敲掉了大半的前装甲板,车里跳出来两个手持95短突击步枪的乘员,印军的机枪火力随即跟进,两名乘员应声倒地,布伦机枪改进的L4A4轻机枪依然继承了布伦机枪的精准的特点,接着第二发84毫米反坦克穿甲弹摧毁了公路上第二辆BMD-3伞兵战斗车,整个30毫米机炮炮塔被84毫米炮弹炸飞,里面的乘员一个也没有跳出来。


中国空降兵也不是吃素的,短时间内迅速的用88式机枪配合88式狙击步枪射杀了两个反坦克小组,呼啸而来的155毫米榴弹炮和100毫米迫击炮炮弹落到了印度第一伞兵团的阵地上,一时间被炸的人仰马翻,威力巨大的155毫米榴弹炮已经完全超过了印军在略马东使用的任何一种火炮的性能,无论是M46型130毫米加农炮或者是105毫米山炮的性能都不及PLZ-45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所以炮兵发挥的威力让印度陆军吃足了苦头,在不占据制空权的情况下炮兵就成为了印度陆军唯一的支援法宝,之前M46型130毫米加农炮和FH-77B型155毫米牵引榴弹炮都是山地作战的利器,但随着PLZ-45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的加入,这两型火炮的技术优势瞬间转化为了劣势。


伞兵部队从正面冲,特种兵从侧翼包抄,第二个白天的战斗刘云飞中校将上甘岭特功八连派上了前线,计划中预计夺占略马东公路的时间只有8小时左右,而现在已经整整拖延了16个小时,在略马东解放军空降兵付出了一百多人的伤亡,同时有十辆BMD-3空降战车被摧毁。特功八连一百一十二名士兵全部投入战斗,一些平日编程到八连内的机关人员也被告知拿起武器作战,刘云飞中校决心一定要在中午12点以前拿下略马东公路为部队打开通向略马东的道路。


印度把这条公路叫达旺-邦迪拉公路,而中国则喜欢叫它1号公路,“1”代表只有一条道路的意思,这条公路将决定中印双方在边境冲突中最终的战役走向,所以双方谁都不想轻易放弃对这条公路的争夺。


在略马东公路上,解放军伞兵和印度伞兵在近距离展开了激战,伞降战车上的30毫米机关炮刚刚扫倒了几名抵近企图投掷手榴弹的印军之后便被一发84毫米无坐力火炮击中,左半边的履带传动系统被炸飞,正当印度士兵以为乘员被击毙的时候那辆炸瘫的BMD-3伞降战斗车炮塔又继续急速旋转,30机炮再度迸发出令印度士兵胆战心惊的怒吼,十几名印军倒在了它的急促射击的炮口之下。


干掉它,快! 迈亚兰森中校一个点射打倒了一名冲上来的解放军伞兵之后看着那辆被炸瘫的BMD3战车的30机关炮不断的喷吐着火舌,两名近距离在战壕里射击的印度士兵竟被30机关炮削掉了脑袋,脑袋连同带着的钢盔一起飞了出去,躯体部分无力的软倒在一边,脚和手仍然在做着反射行为,手指一扣一扣的。几秒钟之后就彻底不动了。


两名头戴头巾一脸大胡子的锡克教士兵扛着一支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无坐力炮架在阵地上,装填手从弹药箱中取出了一枚穿甲弹装入炮筒内,发射手几乎不用瞄准整个瞄准镜内硕大的BMD-3的身躯占据了整个瞄准镜,随着扣动扳机的那一霎那,随着一声巨响,50米外的BMD-3的炮塔轰然爆炸,爆炸过后BMD-3只剩下了一个车体,炮塔早已不翼而飞了。


一直作为非传统正规作战部队使用的特种侦察营也被迫投入到了正面的阵地攻坚战之中,他们连同空降八连一起负责侧翼攻击,空降兵在战车的掩护下向印军阵地发动猛烈的波浪次攻击,整个印军的环形阵地上印度第一伞兵团正在倾其全部力量来阻止解放军的这次攻击,印军两个步兵营在被解放军的155毫米榴弹炮和130毫米加农炮炮击之后发生了混乱竟然被连一级的解放军割裂了防线,切断了同伞兵团的联系。


马利克少校虽然连续组织了多次反冲击,但无奈每次都被准确的100毫米和82毫米迫击炮的空爆弹和地爆弹猛烈的弹片杀伤,由于印军缺乏反炮兵雷达和射程上构成威胁的大炮所以只能任凭解放军的155毫米榴弹炮在无人机的引导下肆无忌惮的破坏印度军队精心构筑的阵地,一发82毫米迫击炮弹落入了迈亚兰·森中校的单兵坑前爆炸,爆炸蹦起的石块砸在森中校的头盔上,森中校的头皮还在发麻,大脑有一种嗡嗡的感觉同时视觉似乎有些模糊,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阵地机降失守自己成为中国军队俘虏的可能,踉跄的支撑起身体靠在单兵坑里,森中校环看周遭的伞兵团兄弟,英萨斯步枪和解放军的95式以及56式冲锋枪的声音不绝于耳,隔几秒钟就会有一名士兵倒下。


等意识恢复了少许他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确信没有受伤之后他从阵亡的通讯兵莫戈尔身上抓过来电台,他呼叫邦迪拉空军基地请求派遣战机支援;而此时解放军的一个空降营已经成功的在略马东到德让宗一线的后方公路上机降并且正在构筑工事修建简易直升机停机坪,略马东彻底与后方邦迪拉乃至德让宗失去了联络。一架运八电战开始在略马东上空活动干扰印军的通讯。


喂喂,旁遮普、旁遮普!迈亚兰·森中校再次呼叫,这次他必须要动用自己手中的王牌了,也是他最后的一张牌,如若这次再不能成功那么他只有带领伞兵部队撤退的一条道路了。


十分钟之后公路上出现了印度陆军的BMP-2步兵战斗车和BMP-1步兵战斗车,73毫米低膛压炮和30毫米机关炮畅快的吼叫着,被摧毁的印军卡车残骸在他们面前被一路撞下公路或者压成碎片,这是印度第一伞兵团下属的独立装甲车营,营长J·拉普特少校;他亲自坐在头车上的一辆BMP-2步兵战斗车上带头冲锋,作为虔诚的锡克教徒J·拉普特少校作战十分勇猛,在伞兵部队中素有“空中老虎”的绰号。


他的BMP-2步兵战斗车用一链机关炮穿甲弹摧毁了一辆正在用30机关炮收割印度伞兵的BMD-3空降战车,双方各装备的俄制步战车和空降战车在南亚次大陆上发生了正面的硬碰硬式同室操戈。


BMD-3上装有红箭-73C型反坦克导弹,BMD-3上原有的AT-4反坦克导弹发射筒经过改装之后使其可以发射红箭-73型导弹,改进后的红箭-73C反坦克导弹的垂直破甲能力达到850毫米,对付二代和准三代主战坦克已经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两辆跟随在拉普特少校后面的BMP-1步兵战斗车用车载73毫米火炮发射榴弹杀伤解放军的迫击炮阵地上的人员,虽然73毫米炮无法有效对付坦克,对付工事也有些威力不足勉为其难,但其所发射的73毫米高爆榴弹对暴露在外边的无防护人员仍然具有致命的杀伤能力。


加速,加速,分散开,击中火力!J·拉普特少校拍了一下驾驶员告诉他加速,而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山坡上的伞降战车,第一轮打击下来被BMP-1/2战斗车上的73毫米火炮和30毫米机关炮击中的BMD-3伞降战车有三辆,其中有一辆被73毫米炮弹破片打断了履带和打坏了两个传动轮。


刘云飞中校看着印军的后援装甲车分队隆隆的开上公路,一面向山坡上鏖战的解放军攻击梯队射击,一面向开阔地带上的解放军炮兵阵地射击,不断有迫击炮手倒在印军BMP-1步兵战斗车的73毫米火炮的轰击之下。不断有伞兵倒在战车的炮口之下,刘云飞的心里在流血,虽然炮兵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支援作战,但很可惜空降兵们仍然对印度第一伞兵团把守的公路无能为力,第一伞兵团牢牢的控制着公路制高点,同时在空袭和炮击中幸存下来的迫击炮以及ZSU-23-2高射炮都成了空降兵们的重大威胁。


眼下刘云飞中校已经拿不出什么预备队来填补上去了,刚才秦炽已经带着特种兵最后的一个排的预备队冲上去了,而刘云飞自己的团部警卫连以及一些伤势不是很重的轻伤员也都组成了一个突击小队上去了。而他的对手迈亚兰·森中校更好不到哪去,全团减员达三百多人;反坦克弹药全部耗尽,连L4轻机枪的弹药也逐渐枯竭,迫击炮连生下来的人编组成步兵部队已经投入战斗了,至于高射炮营满编时装备35门ZSU-23-2高射炮,而现在全营只剩下7门ZSU-23-2高射炮,整个伞兵团已经精疲力竭了,双方的弦都绷的很紧这个时候只要有一枚轻轻的羽毛就可以折断这根绷紧的弦。而这个弦现在就要因为印军伞兵团的装甲车反击而断裂了。


八连二排排长张学成带领两个89式12.7毫米重机枪小组冒着不断投射来的子弹和炮弹将重机枪架设起来,突突突突突!一阵阵令人心悸的12.7毫米重机枪射击声响起,800米以外的印军BMP-1战斗车上被打的千疮百孔,.50口径穿甲燃烧弹轻易打穿了BMP-1步兵战斗车的侧装甲,一些正面薄弱的装甲部分也被12.7毫米穿甲弹打穿,被击中的BMP-1犹如一个喝醉酒的醉汉一样失去了控制,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坑里。


在八百米开外的射击散布上89式要比美制m2hb要差一些,不过在这里这个缺点反而成了优势,两挺12.7毫米重机枪的射击散布同时让几辆BMP步兵战斗车挨了子弹,打头的J·拉普特少校的BMP-2步兵战斗车的前装甲板也被12.7毫米重机枪穿甲弹打的叮当作响,多亏BMP-2防护性比BMP-1要好,不然难免车毁人亡。同时解放军的PF89火箭筒小组在侧翼展开了打击,行进在公路上的印军装甲车纵队中间的一辆BMP-1装甲车被PF89击中爆炸起火,同时另一发PF89摧毁了纵队右侧驶下公路的BMP-1步兵战斗车。本来就不宽的路面和草地瞬间就被摧毁的两辆装甲车堵的满满的。


双方在略马东的血战一致持续到了中午,解放军伞兵有些狼狈的撤回了出发阵地,攻击山坡阵地的九辆BMD-3伞降战斗车有八辆被摧毁,加上第一天的损失,整个空降营两天就已经战损17辆BMD-3空降战车,其他的BMD-3不同程度的带伤。


J·拉普特少校带领的装甲车营的38辆战车中有12辆丢弃在了略马东公路上,以至于公路上原有的卡车、伞降战车、步兵战车残骸堆积的无法通行车辆,而J·拉普特少校的BMP-2也被12.7毫米重机枪子弹打的千疮百孔的,驾驶员的肠子都被打了出来,最后靠拉普特的高超技术才把战车勉强开出来,不然一样报销在那犹如战车坟场一样的略马东公路上。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