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十二章 卧虎山庄风云骤起

13519614509 收藏 1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size][/URL] 众人看时,不知从何处冒出如此一个莽汉,鼻歪眼邪、横眉冷眼的,不像是正路人,大家心里觉着不悦。可是见他牛高马大,人长得很凶,呲牙咧嘴,面目狰狞,身后又跟着相从,遂不敢惹他,只好由他去说。   刘继尧莞尔一笑,双手抱拳,轻轻一躬,做个姿势,恭恭敬敬道:   “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众人看时,不知从何处冒出如此一个莽汉,鼻歪眼邪、横眉冷眼的,不像是正路人,大家心里觉着不悦。可是见他牛高马大,人长得很凶,呲牙咧嘴,面目狰狞,身后又跟着相从,遂不敢惹他,只好由他去说。


刘继尧莞尔一笑,双手抱拳,轻轻一躬,做个姿势,恭恭敬敬道:


“大叔请指点!”


“你敢和我打一架吗?”大汉出言就是挑衅。


“小子不敢!”少年人不亢不卑。


“你老虎都敢打,为何不敢打我?”东方兆步步紧逼。


“老虎是吃人的畜牲,所以才打。大叔是人,我怎能无故打人?”少年据理相争。


“你敢骂我是畜牲,你活腻了是不是?”东方兆露出凶相。


“我没骂你,也没活腻,我说你是人不能打你怎叫骂人呢?原来是你不懂人话呀!再说我也没活腻,我才十岁就活腻了,我死了我爹你养活呀?”少年人不肯示弱。


东方兆不在理上,因而多说无益,所以他也不含糊,仗着自己有些功夫,说是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纵身一跃进入圈子当中,还未等众人反映过来是咋会事,就已经将十岁的小毛孩拎起来举到空中。


少年虽然力大,然而自身体重不够,所以才被壮汉轻轻举起,看样子几乎没费东方兆多少气力。


刘际遇心急如焚,欲要上前分辩,被妇人从后面紧紧拽住,分身不得。急急得他在场子外头大喊大叫:


“好汉饶了我儿性命吧!他少不更事,得罪了您老人家,我来给您陪罪。”


众村邻也跟着纷纷相劝说:“好汉放了他吧!他又没惹你……”


“爸爸莫要和他说好话,乡亲们也不要求他,看我怎样收拾这个恶徒?”少儿在东方兆的头上挣扎着喊道。


东方兆冷冷笑道:“你死在眼前,还说硬话?刚才不是你说老虎就是让你摔死在那个碌碡上的吗,今日老子也把你摔死在那个碌碡上。让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长长见识,也让你们这些汉人百姓,榆木疙瘩穷叫花子们知道知道这儿谁是大爷?”


听他的口气,众人这才知道来者是夷族,乃是化外人氏,怪不得这样不通人性呢?


“小毛孩,”东方兆又说,“你若要喊我一声爷爷,我便放了你。没准还可以跟我一道去到大辽国做个官儿,吃香喝辣,强似你在这穷乡僻壤里挖泥刨地混饭吃。”


众人齐齐暗叹一声:果不其然,原来真是个契丹番贼。


刘继尧啐一口吐沫,叱道:“呸!你狗大的年龄,竟要给我当爷爷?你给我当儿子我还不要呢!”


东方兆大怒,骂道:“好个伶牙利齿的小毛孩,今日饶你不得!”

说罢,东方兆奋神威,逞蛮力,就地旋转十八圈,猛一撒手,少年被抛出七八尺开外,直往那个石碌碡上奔去。


刘际遇吓得闭上了双眼。众人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忽听撕心裂肺一声惨叫,众人看时,少年安坐在碌碡上,嘻嘻笑着,左手一缕头发,右手一把碎肉。


回头再瞅那恶汉,番巾不知去了何处,头顶流血不止。面上五道深坑,亦是血糊淋漓。东方兆疼不堪言,怪叫一声,俯在地上半晌不起。


少年扔掉手中污物,走过去朝着大汉的屁股上踢了两脚,骂道:


“我本不想伤你,无奈你要取我性命。现给你留下一些记号,免得日后相见不识。怎么,继续再打,还是你马上就流?”


东方兆从地下爬起来,一手捂头一手捂脸,指着少年的鼻子恶狠狠骂道:


“有种的你别跑!明天我就带大辽的军队过来,我给狼主说一声,定要灭了你们这狗村!”


少年不知“狼主”为何物,嘿嘿一笑,说:


“刚杀了虎,又要来狼。好啊,我正想换换口味,吃狼肉哩!”


东方兆恶语相向,道:“不和你说了,明天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走了!”说罢,朝人群里挥挥手。


东方兆来时本带得两人,奈这俩人见了少年本事,未敢出手。听东方兆说声要走,急忙过来,一左一右扶定恶汉,仨人落荒而去。


刘际遇匆匆走进圈子,两手合拢,拱手道:


“小儿给诸位乡邻添了麻烦,又惹下这塌天大祸。不如我爷俩就此别过,倘若明日番兵来时,不见了真凶,必不会为难众乡邻。”


众人齐声道:“这是何话?不是你儿,我等早晚也要落入虎口,横竖是死,不如和他们拚了!”


“使不得使不得!”刘际遇急忙制止道,“有道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尔等手无寸铁,如何抵挡得了如狼似虎的鞑子兵?”


刘继尧说:“爸爸你不要怕,不管明日来了多少,孩儿定要他们有来无去!”


“小孩子懂得什么?快快收拾,随爹爹一道逃命去吧!不要连累了乡亲。”


刘氏父子要走,众人不让,正在拉拉扯扯。关键时刻,还是妇人有主意,她走出人群,大声说:


“奴家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乡亲们不要拉不要扯也不要留了。刘兄弟的话也是正理,他们走了也让大家免去一场祸灾,不如就让他们去了罢了。那恶人不是说明天才来的吗,我们这就赶快回去准备准备,多备些干粮吃食,今夜我和他们一道走!”


“大嫂,你是?”众人不解。


“为人不能没良心,我就嫁了刘秀才,给这可怜的娃娃当后妈,一路也好照应他们。”


众人称赞,纷纷翘起大拇指,说:“大嫂侠肝义胆,好样的!”


刘际遇一颗心忍不住嘣嘣乱跳,拉过儿子,说:


“快给恩娘磕头!”


刘继尧懂事地俯下身去,连叫了三声“恩娘”。


妇人喜眉笑眼,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说:“叫娘就行了,别恩娘恩娘的,听起来别扭,以后你爹,就叫爹爹,爸爸是新名词,听着也别扭。”


当晚回家,妇人准备干粮,刘际遇给儿子讲起了鞑子兵犯中原的故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