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名字叫炮神 正文 第三十四节 协助打鬼子坦克

而立迈步从头越 收藏 4 1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URL] 白子谓在国民党军队的野战医院苏醒后,一个国军低级军官面色严肃地盘问,“你们是八路军那一部分的?怎么到我们防区来了?” 白子谓“听说过八路军六团神炮连吗,我们是在无名崖阻击日寇后突围的。” 国军军官即刻显露出敬仰的神色,啪的一个立正,“长官,你们是阻击日军肥田联队和井口联队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


白子谓在国民党军队的野战医院苏醒后,一个国军低级军官面色严肃地盘问,“你们是八路军那一部分的?怎么到我们防区来了?”

白子谓“听说过八路军六团神炮连吗,我们是在无名崖阻击日寇后突围的。”

国军军官即刻显露出敬仰的神色,啪的一个立正,“长官,你们是阻击日军肥田联队和井口联队的八路军神炮连啊,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想不到你们这么点人和鬼子周旋了两天。连我们军长都知道战报了。”

白子谓有气无力问“你们是国军那部分的?”

“我们是第七集团军。”国军军官回答

“你们参谋部是不是有个叫陈聚德的长官?”

“是的,长官,你认识他?”

“他是我同学。”白子谓浮出欣慰的微笑,

国军军官立刻去通知陈聚德。

陈聚德听说巡逻队救的八路军中有好友白子谓,兴奋不已,他骑马赶到医院。

翻身跳下马,人未进屋,老远就喊着“白子谓,啊,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见面,这几年可把我想坏了。光听说你去了八路军,就不知在哪一个战区。太好了。”

白子谓笑着握住陈聚德的手,“你倒是一点没变,哦,有一点变化就是有点发福了。看来在参谋部也不累着你。”

“你老兄,七年不见面,一见面就调侃我。怎么样,身体没有大碍吧?”

白子谓活动一下肩膀,“还行,没被小鬼子的105毫米炮弹沾着”

陈聚德佩服的说“我听说冈部由秀是你们指挥八路军神炮连炸死的,我说你和冈部这真是有缘分啊,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死于一个学生的炮下。”

白子谓含笑“你知道指挥攻打无名崖的日军中有谁吗?井口宽,他还亲自向我劝降。”

“这小子,和你同班三年半,还不了解你的中国血性,纯属个笨蛋。”陈聚德仿佛想起什么要紧的事赶紧接着说“子谓,你来的太巧了,日军最近调了一个机械化师团,扬言要聚歼我部。军长正为如何对付日军的集群坦克伤脑筋。我记得你在东京时专门研究过步坦协同战术,当时我还纳闷你一个学炮兵科的学生,炮兵战术还没学深入,去研究别科的东西干什么?”

“军事上没有哪一门不是互相融汇贯通的。”

陈聚德“我现在才看出你的远见。你知道么,集团军上个月从别的战区调来了一个骑兵团,但是骑兵团长有勇无谋,居然组织骑兵向鬼子的坦克群冲锋,想用马刀去砍躲在坦克后的小队日军步兵。结果被日军十几辆坦克上的机枪,干掉上百名骑兵。真是乱弹琴。你帮我们好好看看,怎么对付这鬼子乌龟壳?”

白子谓“走,到前沿阵地去看看。”

在堑壕里,白子谓和陈聚德边走边看,白子谓突然停下,问一个正在整理军火箱里手榴弹的班长,“你们为什么没有炸毁日本人的坦克?”

班长操着浓重的山西口音说“长官,鬼子步兵全躲在坦克后面,我们正面阵地上的重机枪打不着,一开火反被鬼子坦克炮打中了。鬼子坦克靠近后,我们的爆破兵一上去,鬼子步兵就用步枪齐射,兄弟们全都壮烈报国了。”班长痛不欲生的表情感染了白子谓、陈聚德和跟随人员。

白子谓扭头对陈聚德说,“难怪你们的骑兵团长明知道拼死也要派骑兵上去。这支日军的步、炮、坦的协同战术运用非常纯熟,我早先读过德军装甲兵闪电战战术创始人古德里安的理论,显然日本人也借鉴了这种先进的作战思想。”

“我军的武器装备和日军相比处于劣势,这里连一门反坦克炮都没有,难道我们就只能束手无策任凭他们的坦克攻城掠地吗?”

白子谓“你们有没有37毫米的高射炮?”

陈聚德“军部炮团只有37毫米的战防炮。”他突然想起来,“在仓库里好像有两门,还是淞沪会战中炮兵拼命保护才拉下后方来的。因为基本没有打下敌机,我们之前没有在防空力量上投入太多的精力,高射炮有些故障。所以没用上战场。”

白子谓一拍陈聚德的肩膀“太好了,这种口径的高射炮是日式92式和93式坦克的克星。我们立刻回去找兵工机械师修复。”


白子谓在国民党军部弯着腰研究日本 95式轻型坦克,他用铅笔敲着头,念叨着“坦克车身长宽约:4.36米,车身宽:2.06米,车高:2.21米。嗯,炮塔正面的面积不小,装甲厚度:6-12毫米,最大行驶速度:每小时4.5公里/小时……”

陈聚德陪着一个中年将军一行进屋来,陈聚德向那位长官介绍“薛参谋长,这是我的同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高材生。八路军大名鼎鼎的神炮连的营长白子谓先生。”

薛参谋长“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白先生在无名崖激战让本战区的抗战军队无不热血沸腾,很希望听听白先生对付日军坦克有什么高招?”

白子谓谦让“薛参谋长过奖了,我的建议仅供你们参考。”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