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Ⅱ 密洞擒敌 (五)

sy65048 收藏 14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3.html


凉爽的晨风吹拂着空旷冷清的站台,燕子望着伸向远方的钢轨静静的伫立着。昨天晚上她接到的消息,说今年早上将有一趟从前线返回的军列,但是方天勇能不能跟随这次列车,并没有确切的消息。思念至深的燕子决定还是来看一看,所以天还不亮便随团里的汽车来到火车站。虽然前不久深夜里神密身影在方天勇的窗前出现过,但是燕子并没有因此而离开方天勇的宿舍。她感觉如果这个身影是针对自己来的,就算是躲到天边他也会跟过去,如果这个身影子是针对方天勇来的,他想要伤害方天勇那自己更不能答应。

一列火车卷带着冷风从远方奔驰而来,喷吐着巨大烟雾停靠在了站台上。车站的军代表与部队代表进行交接后,各种军用装备开始进行卸车。燕子走在长长的站台上,一边躲闪着忙碌的战士,一边四处张望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军人。可是经历血战征尘未洗的士兵,能区分的只有身材的高矮,他们身上沾满泥土和血迹的军装,脸上还没怎么洗净的烟灰,同样消瘦的脸庞,一时很难分清和辨认。内心焦急的燕子只好沿着站台走下去,在人群中来回的穿梭。

“燕子……”一只大手紧紧的拉住了燕子的胳膊,对方有些用力过猛,让燕子感觉到了胳膊麻木和酸痛。她转回头看到面色清秀略带憔悴的方天勇,由于长时间不修边幅,他的嘴边也挂上了黑黑的胡子,而且身上的军装比战士们还要脏乱破旧,沾满黑褐色血迹的军装都被荆棘挂破成,其中一侧军装下摆都快成了布条。如果不是方天勇拉住燕子,燕子是无法认出这就是方天勇的。

“方……”燕子的鼻子发酸,话还没等出口眼水先模糊了双眼。她上前一下子扑进了方天勇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方天勇的腰。由于伤口还没有愈合,感觉到疼痛的方天通身体挺直了一下儿。燕子马上抬起脸,哭着问:“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方天勇忙说:“没事儿,只是腰里擦破了一块皮。”望着燕子的满脸泪水,方天勇的心里涌起了淡淡的苦涩,他强忍住了差一点流出的泪水,看了一眼燕子有些隆起的腹部,说:“燕子,这么早你怎么来了,你现在应该多注意休息……”

还没等方天勇把话说完,燕子又一头扎进了方天勇的怀里,把压抑太久的情感,把等了太久的思念都释放出来。方天勇轻轻的拍了拍燕子的后背,说:“别哭了,你看你还穿着军装呢,让这些战士看到多不好呀……”

燕子哭着说:“不,我不管,我现在不是军人,我是你老婆……”

跟随方天勇刚刚完成任务的战士们,看到自己的营长和爱人拥抱在站台上,他们都呼喊着奔跑过来,紧紧的把方天勇和燕子围在了中间。

“营长,你可真幸福呀!”

“营长,这让嫂子抱着,是不是很暖和呀,你和我们说说是个啥子感觉呀!”

“噢……”

战士们的哄闹给沉默的站台上,带来了一丝欢乐的气氛。燕子把伸手把脸上的泪水擦去,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方天勇阴沉了太久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对着身边的战士们大声说:“哎,都别在这吵吵了,那个一连的三班长呀,快把我们营的人整队集合!”

一只大手从人群外伸进来,重重的拍在了方天勇的后背上,方天勇回头看到是冯铁虎。忙握住他的手说:“冯大哥……”

满脸胡子活象“黑旋风”的冯铁虎,大笑着说:“兄弟呀,你着抱上弟妹了,就把大哥给忘了呀,不象话啊,哈……”

方天勇忙把燕子叫过来与冯铁虎认识,然后说:“冯大哥,没想到我们多年之后前线相逢,更没想到我们还能有这样一次合作。”

“哈……”冯铁虎大笑着说:“我的兄弟呀,我和你想的是一样的,能和你这样的小帅哥在一起合作呀,我呀很开心。弟妹的眼力真是不错,把我这小兄弟给按到手里了。行了,我也不多说了,有机会你们到5师话一定要记着找我,哈……我们一醉方休,我可是知道你方天勇的酒量的。”

方天勇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冯铁虎,有些动情的说:“冯大哥呀,我也期盼着与你再相逢……”

冯铁虎大笑着拍了拍方天勇的后背,说:“兄弟,我们会的,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由于5师驻地在下一座城市,所以冯铁虎和他的手下还要继续坐上火车前行。火车又开始运行的时候,方天勇向车上的冯铁虎致以军礼,车窗里冯铁虎也忙向方天勇举起了右手。直到火车驶离站台渐渐远去,方天勇才拉着手燕子的手走出车站。


从前线回来的第一件事,方天勇先是找到了副营长周龙,替牺牲的刘二宝还上了欠下的200元钱。周龙说什么也不要,方天勇硬是塞给了他。说只要自己能活着回来,刘二宝的这个帐就要替他还上。周龙知道方天勇和刘二宝二人的情义,眼睛湿润着把钱收下了。他告诉方天勇,由于刘二宝的父母多病家境困难,他向营里的干部们借钱不止一次了,而他这些来的工资也都补贴给了家里。方天勇听的心里一阵阵的发酸,感觉到这些年来自己对刘二宝关心不够,真的有些愧对这位好兄弟了。

经过和燕子商议后,方天勇给远在山东的荷花邮去了200元钱,并把刘二宝留下的遗书用挂号一同寄去。方天勇原来想给荷花写上一封长信,可是提起笔后,难以平静的他却写不下一个字,最后只好放弃。他现在知道,任何语言都难以抚平和安慰,荷花内心失夫的巨大伤痛。但是信寄出出很长时间以后,很长时间都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而方天勇给姐姐家写信询问,也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这让他的内心很不安,无法猜测刘二宝的家里是什么样的一番境地。

刚刚参战完的部队在完成战后休整之后,又接到了军区代号为“雪箭”的大型军事演习的命令。1师在全师范围内,抽取了三个主力步兵营参加此演习,而方天勇的一营正是其中之一。突然来临的紧张训练,让方天勇对荷花的牵挂之情暂时先放下了。为了这次军事演习,团里也给方天勇下了全训命令,并提供了全力保障,只要方天勇训练所用的都会满足。然而就在全营训练最紧张的关键时刻,教导员韩柏林忽然接到了外地学习的通知,而副营长周龙也接到了转业命令。营里所有的工作都压到了方天勇一个人的身上,这让他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星期六的下午,方天勇特意安排手下三个连队的炊事班,每个班做两个拿手菜送到营部,晚上他为马上要离开和离去的营主官送行。方天勇指着满桌子的菜对副营长周龙说,这是咱全营炊事班做好送来的,就算是全营为副营长送行了。周老听方天勇这样说,举起酒杯话还没有出口,眼泪先流了下来。他说要离开部队了,什么都可以扔下,可是最放不下的就是营里的这些好兄弟。以前黑着脸在训练场上骂,在战场上咧着嘴哭,现在回想起来是人生多么痛快的事呀,可是现在就要脱下军装离开了,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生龙活虎的战士们在一起了。

教导员韩柏林与周龙共事的时间还要久一些,看到他没喝就醉的样子,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拍着周龙的肩膀说,以后想部队了就回来看一看,只要我们在这里一天,迎接你的永远有好酒,话音刚落他先把一大碗酒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